轉貼圖片若侵權,煩請告知



『 騎士與惡魔 III 』








中場休息二十分鐘,看台上不斷的傳來各隊的加油聲,可愛惡魔蝙蝠也在賣力舞動熱場子,只是不斷有人在批評隊長不夠性感。





但兩隊的休息區中卻都安安靜靜,只有雙方領導人畫著白板解釋戰術的聲音,瀨那邊讓真守幫他冰敷雙腳和受挫的背,邊看蛭魔手中的板子,他聽是聽進去了,但心中的沮喪感還是升了起來、並壓住他,連續輸給了近幾次,雖然是防守戰術需要,但他覺得沮喪,自己的光速鬼影馬上就被進破除了,他不知道自己能用什麼去挑戰進。




而且他還是懼怕著那股敵意,像以前一樣。







喀嚓。冰冷的金屬圓孔抵上他的額頭,瀨那回神,赫然發現是蛭魔再用槍桿子對著他,幸好在真守的阻止下槍口馬上就被拍開,但蛭魔沒放棄,繼續用他的M16自動步槍瞄著瀨那。




「死矮子,你那什麼表情,死了人啊?」他罵,「你可是主將,我們能不能贏你要負一半責任阿,竟然敢給我露出這種要死不活的表情,啊?」


「你不要嚇他啦!」真守生氣的回罵,「瀨那很努力了!」




「我不要他只是『努力』,我要他『盡全力』!」蛭魔的槍口又抵上瀨那胸膛,綠眼銳利一掃,看得他抖了下身子。



「死矮子,你最好給我覺悟,」沒再搭理不斷抗議的真守,蛭魔冷冷的,一字一句的對瀨那說,「我要你去打倒進清十郎,穿過他的防守,只要是你持球,我都要你有和球同歸於盡的覺悟,聽到沒!?」





三兄弟斜眼,看那被槍桿抵著的垂毛小惡魔有氣無力的點點頭,忍不住在蛭魔再次發火之前先撲上去痛打他一頓。


雖然他知道瀨那現在很不好受,但方才的激戰讓他們管不了那麼多,揍他打他也要他和他們一樣拿出鬥志來。





第三節開始,攻守交換下由惡魔蝙蝠開球,武藏屈了屈膝,他在要踢球前突然向看台望去。






「?」


盤戶區的功太郎在接收到那他挑釁眼神時不解的拿出梳子梳了梳,接著他立刻因為旁邊赤羽丟來的一句「他的音樂性比你高多了」而和他吵了起來,讓樹里忍不住拿起赤羽的寶貝吉他給他們一人一記重擊。





武藏奔向球,他的腳在要觸上球剎那突然鬆弛、向上翹起,以極小的力道將球給踢了出去。





「!」


白騎士在之前的經驗中都知道他的大砲右腳威力十足,沒想到他會改成這樣輕盈的踢法──「快上去搶球、是短踢!!」高見大喊。





「休想搶到球!!」

三兄弟帶頭衝了上去,一路用不良少年沙法開出條血路,讓瀧和門太可以衝向落點。



但防守的白騎士沒有這麼好對付,進輕易地推開雪光和瀧,讓櫻庭負責去掙球。



櫻庭看到門太也和自己一樣要接球,他站穩身子,有了之前攔下多球的經驗,他相信門太沒辦法搶贏自己──門太卻直接撲向了他,將他撲住,對落在他旁邊的球視若無睹。




看到球落地,白騎士們又衝了上來,包括進也是,扯開阻路的瀧就要搶球。



坐在休息區看場上一片激戰的高見突然冒起冷汗,在看到某顆珊珊來遲的栗子奮力一躍,以極驚人之勢撲向搶球人陣時…






「嘻嘻嘻…」背後尾巴甩動極快,蛭魔完全是高聲刁笑著對他們喊,「上吧!145公斤的人肉火鍋蓋──把死騎士們通通給我壓扁吧!」



櫻庭和白騎士們在看到那光陰影就可籠罩他們的巨大身軀時全傻住了,尤其是櫻庭──泥門一個月的恐怖經驗──逃都沒能夠逃,在一陣恐怖的擠壓聲中,觀眾們全發出了同情的慘叫──為被壓得扁扁的白色騎士們哀悼。




但是有個人倖免,那是在栗田跳起時就發現不對的進。






「怎麼可能!?」



離球最近的十文字立刻看到那存活的身影,他拾起球,用最快的速度奔向達陣區,但他馬上就感到那有著幾近光速腳程的怪物追了上來,他知道自己的速度無法甩開對方,他回頭,想要給進一記單手不良少年殺法──





「十文字,繼續跑!!」


吶喊的聲音突然出現,十文字在回頭的同時看到一道紅影阻到了白色怪物前面。






「瀨那!!」


十文字吼,但他不能停下腳步,只好硬轉回頭,繼續向前奔去。




瀨那是以最快加速度衝刺到近前方,他知道進一定追得上十文字,如果不拖住進,那這次的奇襲就會功虧一匱…




一定要想辦法拖住進!瀨那咬緊牙根,他的腳尖用力下壓,身子能壓多低的就壓多低──他直接撞向進的胸口,他伸出手,要抱住進的腰去拖住他──




這是他鼓起所有勇氣才做得到的,像是打架般的衝撞。





但就算是鼓起一切勇氣所做的,以現實的條件而言,若是論及打架、鬥毆,或是純粹攻擊的本能,他完全無法與專司防禦的進相比。





幾乎是輕而易舉,進那隻壯碩的右手筆直刺來,瀨那感到自己向前的身體被硬生生遏止住,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抬眼、向進看去,在還來不及解讀出那雙黑藍究竟是殺氣還是敵意居多之前,他感到自己雙腳騰空。




強勁的風壓之後是痛徹心肺的撞擊。







連原本打定注意不回頭的十文字也忍不住因這聲巨響而返顧了,他在看到那被狠狠摔擲、在地上拖出起碼五六公尺的身影時發出憤怒的吼叫,但縱使他有多想停下腳、將球丟掉,然後以攻防線球員的身後狠狠揍進一頓討口氣──




只是達陣線不遠,瀨那成功拖住了進些許時間。






他狼狽咬牙,奮不顧身的抱緊球,怒吼著向前奔馳,他不願那小矮子、也是泥門中最受大家疼愛的小蝙蝠承受的痛苦被自己的憤怒白白浪費。




他一定摔昏了。十文字心寒的想,剛才他看的最後一眼,那倒在地上的紅影沒有動靜…絕對是直接昏過去了…




但被後傳來的刺痛讓十文字無暇再擔心那麼多,他在進擒抱住他時悶哼一聲,腳步硬是被拖住,停在達陣線數十公分處。





十文字垂首,看見狠擒住自己的進的側臉。






他還沒有倒下,身子站得還算穩。






十文字和進同樣都是175公分71公斤的相等身材,而力量上有明顯差異罷了,但攻防線的十文字在推擠戰中自然佔了優勢,儘管進對他從後方施出擒抱,只是要攻防線的他輕易認輸…





除非殺了他。





「進清十郎,你果然是個怪物。」


他咬著牙說,沒有再回頭去看進,只是將懷中的球抱得更緊。





力道極重的步伐在水泥上拖曳出深重的括痕,進張大眼,看著他擒抱著的紅色惡魔緩慢的向前邁出腳步。




「但是,我們這些凡人,可不能看著自己的同伴被你打倒,還一直悶不吭聲…」






十文字深吸口氣,進緊勒在他胸口的手發出喀啦的響。






「被你打倒的,瀨那的那一份,我一定會為他討回!」







「Tough──Down!!」



裁判的宣判一傳出,立即被看呆了的觀眾們突然爆出的尖叫給蓋過,十文字掙開進,丟掉球,雖然成功的達陣得到六分讓人值得開心,但惡魔們都更掛慮另一件事。




「瀨那,你沒事吧?」





最先趕上來的門太慌張的喊,十文字看到那倒在地上的身體仍是動也不動,他不禁狠狠的轉頭,瞪向還站在達陣區的進。


卻在看到黑藍的沉默時有些愣。




十文字甩甩頭,他試圖把腦海中那個「怪物線衛在擔心我的弟弟傷勢」想法給扔掉,轉身奔向瀨那旁的眾人。




蛭魔擠進蝙蝠們之中,他睨了倒著的瀨那好一會兒,突然伸腳、直接踩在他肚子上。




「還醒著就給我起來,不要在這裝死,」他無視想阻止的門太和栗田,綠眼瞇起、冷冷的說,「如果你掛了就滾回來休息區,再裝死我就殺了你!」



他鬆開腳同時,瀨那彈了起來──這讓所有人都吁了口氣,並開始踢他以玆鼓勵。








也加入戰局狂踢瀨那踢得最大力的十文字其實在猶豫著──他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種很不安的感覺。


自從進擒抱住他的剎那開始,這種感覺便悄悄油然而生,尤其是在方才達陣後,他瞪進時看到的那種奇怪表情。




停下踹人的動作,十文字再次望向進想確認。





他在看這裡,沒錯。十文字想,他有點懷疑剛剛自己的達陣的可行度其實有多低。




如果進的臥舉是140公斤,那照理說只有71公斤的自己一定會被壓倒,沒可能再踏出最後的那幾步…





「喂,死長男。」蛭魔的叫喚拉回十文字注意,他回頭,看到自家隊伍已經擺好踢球陣型。





「要開始加分踢球了,你在龜啥?」




十文字點點頭,又望了進一眼,才跑回攻防線之中。








十文字的達陣而讓分數追到20-33,王城換上進攻阻,沒變的成員是進、櫻庭和大田原,高見調整了下護腕,斜瞄了後方的進一眼。





這次進攻白騎士採用了中間突破,進照舊掙開了十文字和栗田開出一條讓貓山能穿過的路,惡魔防守線衛主力武藏一把揪住他,和後方的蛭魔一起阻擋,貓山看到進被惡魔兩大龍頭纏住,而櫻庭已經和說好的戰術一樣跑到無人防守的後場去,他安靜的轉回身子,將球回拋給高見──





雖然這是說好的回傳騙術,但高見沒料到小結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鏡堂推開,多出的空隙正好能讓他穿過頂光,並在瞬間越過攻防線,已沒有人料想得到的速度躍起、伸手。



高見在看到瀨那將回傳的球打飛那時愣住,他往球飛出的左方看去,後應的眉村已經過去要接球了,但在攻防線後的左側,又有一道紅影竄了出來。




「接球──Max!!」







高亢的猴叫響起,成功在眉村之前搶到球的門太高高舉起右手拇指、向前狂奔,瀨那拖住了後衛速度最快的眉村,唯一還留在後場的高見當然追不上40碼成績快他0.7秒的門太,只能眼直睜睜的看著那隻猴子的背影一路衝進達陣區。





「耶──幹得好,瀨那!!」




分數劃成33-26之後,門太用力的和瀨那擊了個掌。





「好個光速截球!!」




「阿──門太很痛哪,不要打背啦──」






在孩子們歡樂互踢的同時,泥門家長卻都沒種心情玩鬧。





武藏揉揉方才和進拉扯的手臂,黑眸第一次冰冷的瞥向走回的進,剛才和他一起推擠阻止進回場防守的蛭魔走到他身邊,眉挑得高。



「剛剛,死長男也怪怪的。」






蛭魔說,他不用刻意壓低聲音,連續兩次驚人的達陣讓觀眾氣氛爆到最高點,尖叫吶喊幾乎讓武藏沒辦法聽清楚他在說什麼。






「你應該也有感覺吧,死老頭。」

武藏睨他,點點頭,剪得誇張的鳥頭垂下,搔著他挺直的鼻。





「所以,你想怎麼做?」





不答反問,蛭魔嗤了聲,撇頭,望向還在打鬧的蝙蝠們。





「能怎麼樣,球場上不需要沒種的球員,他敢的話我一定踢掉他,就算讓比賽輸掉也會。」





搖搖頭,武藏戴回頭盔,準備開球。






「你們太墮落了!!」



庄司的怒吼再次響起,幾乎壓過了觀眾的歡呼,狠狠重擊每個白騎士成員的耳朵。






「竟然連續被對手兩次達陣成功…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啊!啊?」





高見縮了下肩膀,櫻庭發現他在看他自己的右腳,知道他在為自己的慢速自責。




「鏡堂,你怎麼會一下子就被攻破了?啊?」



沒再全體砲轟,庄司轉而逐個點名,他的額上有條青筋突出,告訴所有人他現在的憤怒究竟有多麼巨大,鏡堂低頭不敢看他。




「只會低下頭,有什麼用?對手只是個150公分的小胖子,你應該能佔更多優勢才對──還有,進你也在搞什麼!?」






白騎士聽到庄司指定的目標時愣了下。



進一樣垂著頭,雙手揹在後方,別人看不到他瞇著的黑藍中寫著什麼。





庄司哼了聲,兩手環胸。




「你可以更快回防的,那兩個人根本不是你的對手,你要是再這麼鬆散,乾脆不要上場了!」




白騎士們面面相覷,無非是不敢相信庄司會這樣斥喝進。

「是,我不會再這麼鬆散。」進敬了個禮,他大聲的說。






坐在鏡堂腳邊,還在為方才瀨那的截球沮喪的貓參突然看到,有滴汗流過進的下顎,他皺眉,但在看到鏡堂也是滿臉冷汗時認為是自己想太多。







「第三節,剩下的時間只夠四次進攻,但是是由泥門進攻。」沉默算是接受了保證,庄司稍稍放鬆了語氣,轉而對他們全體吩咐。

「我要白色騎士隊恢復正常,給我好好守住這次進攻,不準再有任何失誤,讓第三節結束時分數維持33-27,第四節再一口氣拉開距離,懂的話就喊聲口號、回到場上!」




「Always On The Kinhgdom!!」




一齊的高聲吆喝中,高見看著防守阻一個個奔向場內,櫻庭在跑過他時拍了拍他的肩,給他一個打氣的微笑,高見點點頭,並也回了個笑作他上場前的鼓勵。




但他並不是真的在笑,方才的吶喊之中,高見不是有意去注意的,只是平常吶喊時,吼叫得最大聲,最為高亢的不只是大田原。





可是他方沒有聽見進的呼喊。




望著走向球場的40背號,高見明顯地感到胸口那股壓迫開始劇烈地加重起來,他的眼皮有些抖動。




不知是否真的,還是多心,在他試圖揉按眼皮制止這種傳說是不好的兆頭時,風勁開始加重。






仰首望天,才發現原本只是鬱藍的雲已經悄悄地聚成墨黑,烏層濃重得令人無法置信。









落雨前的陰雲不安爆發。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