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圖片若侵權,煩請告知





『 騎士與惡魔 II 』








「給我好好防守!!」




庄司自休息區高聲怒吼,他熊渾的嗓音震得連灰陰的空氣都被打破似的,白騎士們真的收拾起方才被快速達陣打擊的士氣,紮紮實實地黨下惡魔蝙蝠的進攻,瀨那也被盯得很緊,只短短推進五碼就被撲倒。





「嘻嘻…死騎士們有戒心了阿,」蛭魔在開完作戰會議、重新擺出陣型時對白騎士們咧出邪笑,音量絲毫沒有放低,「看來你們真的怕死光速蒙面俠21了是吧?那光速蒙面俠21你就給我衝去嚇死他們吧──Set──Hut!!」





瀨那衝過蛭魔身邊,他看到數個白騎士防守員全衝向他,無奈地煞住腳步、攤開手掌讓藥丸他們知道──惡魔是很會胡扯的。





「糟糕、井口,是長傳!!」




一開始就沒相信過的高見立刻喊,但那道劃破空氣、直線飛行的惡魔雷射彈已經穿過白騎士球陣,在勝於23碼線上落入門太手中。



惡魔的笑聲越來越奸詐,快速的不開作戰會議進攻使高見沒辦法傳遞訊息給防守組,武藏的一記強勁踢球讓分數表更新為21-3。




在觀眾發了狂似的呼喊中,白騎士防守組狼狽的回到休息區,他們一看到庄司那比平常還要憤怒陰霾的臉色,立刻全低下頭,心知他要為失分的恥辱破口大罵。





沒料到,庄司只是冷哼了聲,抱胸。





「教練…」大概明白庄司的意思,高見在攻擊組上場前有些為難的開口。
「光速蒙面俠21…也就是小早川瀨那,他已經記牢我們所有選手的動作,蛭魔絕對會咬住這點不放,如果再這樣下去…」




「我知道。」冷冷的,庄司瞇起眼,他灰色的眼珠緊盯住場上那紅色21背號,「比我預料的還要早…但是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聽到高見和庄司的對話,白騎士們全回頭,在感受到那股寒冽的殺氣時不禁都抖了下。





刺有十字盾形圖騰的護手已經套緊、蓄勢待發,他銳利的眼神緊緊追住目標,從他上場、達陣,到現在,從未休止過的戰意。



「阿阿阿…」






栗田突然發出的抖音給了惡魔蝙蝠警訊,原本圍成一圈在開作戰會議的惡魔們紛紛轉頭,朝栗田望著的方向看去。





「嘻嘻…果然忍不住了阿。」


在聲聲驚呼中,蛭魔扯扯嘴角,向著那自休息區中緩緩步出、戴上白盔的身影輕笑,站在他身邊的瀨那在與那道黑藍交會的同時,無法克制的打了個冷顫。





「封印的白騎士甦醒了!被張狂的惡魔給拉出了城堡!白騎士的主將──進清十郎上場了!」機關槍真田在理子還沒來得及喊時就霸住麥克風狂吼,後腦杓的飛翼也開始高速旋轉,「原本被惡魔緊咬的白騎士即將用最強的力量反擊了!相信泥門惡魔蝙蝠接下來的比賽會打得艱難──而在王城磨練過的惡魔跑者光速蒙面俠21又該怎麼面對、擊敗過去一個月內的同伴呢?」




「同伴?」蛭魔又嗤了聲,看王城重新擺出的全新進攻陣型,「惡魔是沒有同伴的,尤其是和騎士,絕對不可能是同伴。」



「是阿,我們彼此都清楚,蛭魔,」對面的高見耳尖的聽見了,他推著眼鏡,露出不懷好意的笑,「所以,相信你沒有進參加進攻組的資料吧?」




「你還真囉唆阿,死眼鏡。」蛭魔回頭,他斜眼看向和自己同樣是後衛的瀨那,在看到他摻著頹喪的表情時忍不住給了他一記爆栗。



「你發呆什麼,啊?」他對瀨那吼,「進清十郎一定會衝過來,我要你擋下他!」







瀨那沒來得及回答,高見就喊出了SetHut,他急忙將注意拉了回來。





高見仍舊選用了珠穆朗瑪傳球戰術,在他等待櫻庭跑到定位時,進穿過攻防線,直接向著游衛區衝來,瀨那雖然知道他是在為櫻庭開路,但在那道白色閃電撲向他時,他還是不自主地抖了下。




好像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他想,這種殺氣騰騰的敵人瀕臨自己的恐懼感,他感到自己的腳步有點慌亂。




蛭魔的笑聲卻傳了過來,進斜眸,正好和瀨那一起看到某隻巨大的惡魔妖怪正以餓虎撲羊的姿勢飛向櫻庭,而被當成目標的櫻庭慘叫一聲──大概是前一個月的陰影過於沉痛──他伸出去要接球的手畏縮了下,竟然讓球滑了開,並且落入了一直防守他的門太手中。




在惡魔高昂的奸笑聲之中,不只白色騎士隊,連泥門自家的心中都是抱著「他真是個人渣」的想法,甚至連武藏也白了他好幾眼。







「不過,就算蛭魔的手法再怎麼新奇恐怖…攻守的確交換了…」還對蛭魔那妖怪臉心有餘悸的理子說。







「惡魔的殺傷力真的很驚人,白騎士可不能只專注防守一個人而以阿,太分散的防守也是阻止不了惡魔的。」看台上,坐在巨深區中的筧說,「光速蒙面俠21…小早川瀨那絕對能單獨突破,但是如果換種陣型,將白騎士的防禦提高,那可能會另當別論了。」





「欸,他們真的換了耶,」筧旁的水町指著場內喊,「筧你果然很懂耶,那個40號是中心嗎?」





「是阿,你看他們的陣型,」筧比了比白騎士的球員之間間隔的距離,「雖然看得出好像還沒完成的樣子,不過這麼陣型很難突破是看得出來的…彼此的間距都是可以正好互補的方格,默契夠好的話,除非惡魔的破壞力夠大才穿得過去。」





「哇──小筧筧你真的很懂耶!」



「我說過不要叫我那個稱呼,笨蛋水町。」







拋開台上的吵嘴不談,白騎士新設出的陣型防禦的真的提高許多,連惡魔攻防線的不良三兄弟都明顯的趕到壓力──可能是進靠得太近了點,連栗田也出現和瀨那害怕時一樣的表現──垂毛。




「惡魔面對白騎士孑然一新的防守,採用了強勁的散彈槍!」理子推開真田的手、搶過麥克風大喊,「果然是絕對攻擊vs絕對防守!有雪光選手加入的惡魔接球員們能不能衝過白騎士的重重城牆?」




「嗤,當然有可能,」蛭魔咧開滿口尖牙,但他沒在校,綠眸緊盯著站在對面中心,將身子壓得極低的進,「竟然敢挑釁得這麼明顯阿?死木頭。」



「因為你不是基德,」休息區的高見冷冷地說,讓在看台上西部區中的基德伸指、掏掏發癢的耳朵,「閃電突擊、進,去擒殺蛭魔吧!」





球一落進蛭魔手中,40號白色閃電立刻竄入攻防線,他大吼一聲,硬是和大田原一起將十文字和栗田推開,直接撲向了蛭魔,攻防線潰散的速度過快,快到連三兄弟都不敢相信十文字會在瞬間被打敗,蛭魔在進撲上他時瞇起了眼,他沒有花時間去閃避,只將持球的手向後拉去、身體站穩,成了漂亮的流暢線條。



他完全不害怕自己被撲倒。





進在看到那鬼綠的冰冽時明白,接著筆直的球穿過他耳邊呼嘯,離開了蛭魔的手。




這記惡魔雷射彈傳得漂亮,跑過敵陣之中的瀧已超華麗的姿勢接住它、落地轉圈。





「笨蛋,還不快跑!」支起上半身,倒地的蛭魔對那個在開心的笨蛋怒吼,「進他過去了,你這死笨蛋!!」





不只立刻轉向的進,斂了下下笑容,瀧驚覺到四面還有其他白騎士向他撲來,他錯愕的阿哈了一下,再拼命向前奔去,但無論他跑得再怎麼快,白騎士一下子就逮住他,一聲慘叫,長矛擒抱紮實的刺中他的背。



「可、可惜阿…」在他倒下之前,他不甘願的回頭,用他自以為帥氣的笑拋給進,「你太小看了我夏彥˙Gentle˙王子了──雪光學長!」






身子太過柔軟了吧?瀧就算背中了長矛擒抱,還是成功將球給拋了出去──以很詭異的姿勢。




有點哭笑不得,雪光還是接到了球,並無視被白騎士們踐踏過的笨蛋跑開。







自然不會理會笨蛋的進隨脊椎了上去,但這次他的注意被引開──被道高速奔向他要攔阻的紅色颶風。


瀨那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幹嘛主動衝向進,他只是認為瀧雖然很笨,但他還是努力的將球保住,並讓雪光還能繼續向前推進,那他不能讓雪光這麼快就被擋下,所以他要幫忙阻擋。






只是力不從心。




沒有留情的,他被長矛刺中胸口,再一把揪住,狠狠摔到了水泥地上,背部撞擊地面傳來的悶響痛得他悶哼一聲,眼前突然黑了一秒。






等到他緩緩睜開眼,好不容易暫緩了重摔而產生的劇痛,他看到雪光已經被撲倒,距離不近。





有人踢了踢他,瀨那抬眼,發現是笑得邪僻的蛭魔。





「嘻嘻,多推進了五碼呢,死矮子。」他的心情似乎很愉快,「你就多多給他摔吧,死矮子,嘻嘻嘻…」




眾人心中又響起「你這人渣」的共同心聲。




惡魔持續FirstDown,在作戰會議後,瀨那小心的看向進──他也在盯著瀨那,顯然目標鎖在他身上,瀨那小小的嘆息一聲。





早知道他就不要主動衝向進了…他懊悔的想。






「不能輸!」小結突然嚷了起來,他的表情變得很恐怖,三兄弟雖然很想吐槽,但的確他說得沒錯。


「哼阿喔喔喔喔喔──」


驚人的巨大吶喊在Hut之後立刻響起,五名攻防線的吶喊真的同心協力到了有點驚人的地步,進頓了下,他看到大田原的腳被推得向後移動,不得不放棄了閃電突襲。





「嘻嘻,做得不錯嘛,死攻防線,」蛭魔笑著說,「那接下來會更輕鬆啦,嘻嘻──」


接球的瀨那卻覺得壓力十足,他吞吞口水,咬緊牙齒,奮力的拔開腿和蛭魔一起衝入攻防線之中,和佐竹對調的武藏也跟在後面。




「哼哼阿喔喔喔──」




小結一個吸氣,他在西部與蠻牛對搏而鍛鍊出的骨氣完全爆發出來,對手被他掄起的小全頭頂住,向後丟去,攻防線立刻破出了個大洞讓瀨那他們穿越。


只是早有白騎士等在破口獵殺突進城池的惡魔。




「進前輩!」





在看到高速竄出的他時,瀨那不禁喊了聲,進雙手拱後,以最快的速度奔向他──瀨那抱緊球,伏低身子,右腳向前踏出的步伐縮小,在極施力的扭轉方向──惡魔蝙蝠鬼影,他的最強絕招。






只是在王城多次對戰之中,進早已識破他的武器。




又是記毫不留情的狠絕長矛刺穿,瀨那在胸口受到撞擊時,他幾乎不能呼吸,眼前也有些朦朧暈眩──但是方才作戰會議中,蛭魔的交代還刻在他的腦海中。



感到身子被扳轉向下,他知道自己即將墜落。






瀨那伸出手,他勉強睜開眼,往那有著黑與金的方向,將球拋出。



接著一道可怖的撞擊震得他眼前一黑。




武藏立刻推擠住摔下瀨那的進,讓持球的蛭魔向前奔跑,進要推開武藏,但身材在泥門第二魁梧的武藏沒有其他人那麼好應付,他多花了些時間才掙開武藏,和白騎士一起撲倒惡魔。





「瀨那,你沒事吧?」




進攻結束後,門太急忙衝到還躺在地上沒有動作的瀨那旁,他取下瀨那的頭盔,在看到那雙褐眼還睜著、只是有些迷茫時吁了口氣。






「嚇死我了,我已為你昏過去了。」他抓住瀨那的臉皮邊扯邊吼,「撞這麼大力,剛剛那個聲音恐怖死了──」





虛弱的笑了下,瀨那決定再多躺個幾秒讓背部疼痛舒緩些──他在門太和趕過來的三兄弟、小結想拉起他時哀了幾聲,幸好蛭魔喊了暫停讓他能夠多休息一會。








白騎士休息區中,在讓貓山磨爪子的鏡堂突然發現,站在休息區外不遠的進面向著還逗留在場上的泥門眾人,他的右手抬到胸前,雖然進背對著這邊,但他低頭的角度絕對是在看他自己的右手手掌。




球場上在打鬧的泥門眾人中,瀨那還躺在地上任人踐踏踢打欺負。


他向高見揮了揮手,指指進,高見馬上明白了鏡堂的擔憂,他走到進身後,拍拍他的肩喚他注意。






「進,你可以嗎,」他問,無非是和白騎士們一樣,擔心的以為進在掛慮星期三的意外,「你會猶豫的話,可以下場休息一下。」




進回眸,黑藍冰冷的望他,面上沒有感情存在,ˇ是冷漠。




「光速蒙面俠21,是敵人,而來到我面前的,如果是敵人,我都會毫不猶豫的打敗他們。」




他說得果斷直接,和往常同般一貫的不容變調。






高見垂眼,他有些為難的,伸出手指,比向了進後方,躺在泥門眾人中的瀨那。





「但是,進,如果對方是身為敵人,又是情人的…小早川瀨那呢?」



他問得艱難,但還是將所有人心中擔憂的重點問了出口。






因為他一直擔心著進的改變,因為瀨那而有的改變。






如果是以前那個對什麼都漠不關心、不聞不問的進清十郎,那他們絕對不會懷疑他的定性,但現在,站在他們面前的這個進清十郎,對小早川瀨那有著好感,甚至因為他而有了許多改變的進清十郎不一樣。





他的心不再像以前那般冰涼而肅殺,萬年積存的冰山因惡魔熱情的紅火而溶水,逐漸露出生澀乾硬的地面,偶爾有風吹過,隨即揚起一片灰沙。




如果,是種機率,不是沒有可能的機率,哪怕僅有百分之一。





進隨高見指引的方向,他凝視著那躺著的惡魔,沒人看得到他的表情,數秒的沉默,他回頭,仍是冷漠懸掛。






「球場上,只有敵我。」





平靜的聲音這麼說,然後他戴上頭盔,在暫停結束的哨響中離開。






「…是的,只有敵我。」



刻意的,高見喃喃的重複了次,不知是說給自己,還是對所有白騎士們說,他抓起頭盔,向櫻庭招了招手。







「我們盡早打完這場比賽,」他說,折光的鏡片讓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越快越好…我們用最強的力量去打倒是敵人的惡魔蝙蝠,不要留情,櫻庭,我要你防守時去看緊雷門,成為天空的國王,一點機會也不要放過,讓這場比賽在我們的劍下結束。」





從頭到尾都不明白,但多少猜到了點的櫻庭點頭,和白騎士防守組一起走入球場。




留在休息區的高見攤坐在椅子上,猛對著陣型白板發愣,庄司走到他身旁,看到上頭白板筆畫得凌亂,又擦又抹,幾乎看不出什麼大概。







「原來,你在擔心這個。」




他開口,高見無奈地拿起板擦,將白板上頭的潦草全數擦去。

「我希望是我多心,」他靜靜地說,「但如果他動搖了,或是瀨那動搖了…」





「我不會原諒因為對手的懦弱而跟著動搖的人,」簡明直接,庄司冷靜地表示,「一個人的散漫如果影響了另一個人,兩個固然都有錯,但後者更是不能原諒的那個。」





「我希望,真的只是多心。」



放下白板,高見雙掌摀住眼下部分,他鴉黑的眼望著場上的人影,有些閃爍。






櫻庭和進的搭檔真的強悍到令人無話可說,在第二節餘下的短短幾分鐘內,櫻庭憑著他長手長腳的優勢,硬是攔阻了好幾次蛭魔的傳球,身型處於劣勢的門太完全無法碰到一點,當然櫻庭沒膽子再去靠近那喜歡嚇他的妖怪四分衛──高見說他是天空的國王其實不為過,他原本在體格上就比其他人高大魁梧,經過整個月無人道但卻極其有效的集訓之後,空戰他不會再輸,彈跳的尺度更是高得驚人。







至於進他本身就夠強悍,加上王城以防守出名的藥丸、具志堅和艷島的配合等等,又加入了專司空戰的櫻庭,地面戰更是成了無人能闖的堅固城池,這就是高見瞞著所有消息,專為現在的王城白色騎士隊設計的「無敵城寨」,也是預計在秋季大賽上才會完全成熟、具臻完美的「弩砲」前身。






這樣幾近完美的絕對防禦,和櫻庭特有的攻擊性,讓惡魔蝙蝠不但無法在第二節結束前推進達陣或踢球得分,還因球被截反被達陣…直到第二節結束,中場休息二十分鐘的哨聲響起時,計分表上始終掛著王城33-13泥門的劣勢。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