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圖片若侵權,煩請告知






第七章 歸隊 節十二






『 騎士與惡魔 I 』












他們回到泥門時立刻引起一場騷動。





儘管泥門的校舍沒有太多走廊遮雨,而使學生們得撐著傘擠來擠去,但他們的熱情絲毫未減,聚在泥門的校門兩側對緩緩停下速度的高級跑車發出歡呼,他們大多手中拿著惡魔蝙蝠啦啦隊製作的惡魔翅膀揮舞著,在灰濛的雨中揮出亮眼的艷紅。





蛭魔看那些學生幾乎將車身給圍圍包住,好像是想要瀨那下車發表什麼感言,他嗤了聲,拉下車窗。



巨大的歡呼立刻被自動步槍的掃射減去一大半,不過還是有不怕死的熱血運動社團主將賴著不走。




「死傢伙們!」蛭魔將頭探出車外,對外頭那些主將和退後一些距離的學生吼,「現在光速蒙面俠21沒空跟你們說廢話,要聲援他,下午的比賽就給我通通來看!!」





接著又是瘋狂掃射,蛭魔拉上車窗,阻斷那些歡呼哀嚎夾雜的噪音,哼一聲又把腳翹回櫃上,喀地將槍機內的彈殼倒出。



武藏似乎習以為常的聳了聳肩,繼續向前開去,這次沒有阻礙的到達泥門社辦。





停好車後,武藏才剛替瀨那拉開車門,從社辦裡衝出來的姊琦真守立刻湊了過來,她打著傘,在瀨那跨出車外時小心的為他遮雨,一路護送他進社辦。





惡魔蝙蝠成員都等在裡頭,瀨那一進門,門太立刻興奮地一把抱住他狂摟狂吼,從西部回來的小結也抱著他的腰拼命哼啊喔,三兄弟更是輪流賞了幾拳在他背上,栗田則是喜極而泣的張開雙手、整個人飛撲過來──不過他只壓扁了三兄弟和瀧。



「喂,死傢伙們,誰準你們偷懶了?」蛭魔給了他們一頓掃射,「通通給我去換衣服!今天你們要對上的可不是什麼雜碎啊!」





雖然惡魔蝙蝠們似乎想再和瀨那多聊一些,但生命的威脅還是戰勝了友誼,一個接著一個爭先恐後衝出社辦,到隔壁的更衣室去換球衣。



真守本來想先檢查瀨那,蛭魔立刻將瀨那拉離她身邊,並丟給了她一大堆資料和攝影機。




「死管理人,妳也不準給我閒,對手可是白色騎士隊!」他理直氣壯的下達命令,擺明不讓她接近瀨那,「死矮子他很久沒和我們搭配了,等練習結束、比賽打完再來關心他,妳先去把需要的資料整理完!」







瀨那很感謝蛭魔支開他們,他抓緊肩上背帶,感到胸口有股悶痛。




他看了社辦一圈,和以前一樣堆著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桌子,牆壁上的彈痕似乎有越來越多的傾向,水泥灰粉粉的積在地面,拉霸機檯卻擦得嶄新,櫃子中放著的大袋大袋告訴他這陣子生意還是源源不絕。



武藏也去隔壁換球衣,蛭魔又坐在桌子上敲他的電腦,真守和雪光則忙著整理那堆他傳給蛭魔的資料。






沒人再搭理他,但他無所謂,反而覺得這樣比較好,讓他能夠將胸口那股鬱悶給撫平。





對於這本來該是熟悉的一切,竟然隔了層「陌生」的感覺,而這種感覺突兀的令他心慌。





果然一下子沒有辦法調適過來吧。他苦笑了下,試圖忽視這些。






轉過身,他拉開門,也跟著去換球衣,蛭魔已經替他們請了整天公假,這樣惡魔蝙蝠才能為白騎士之戰作充分的搭配練習,畢竟有兩個主力球員久未歸隊。




而蛭魔的斯巴達練習也能讓他無暇陷在惆悵之中,再累,也都比枯坐在教室中,對著窗雨發愣來得好。




其實大蝙蝠們早在一開始就察覺他們剛歸隊的小蝙蝠不太正常,只是太久沒看到瀨那令他們管不了那麼多,只急著發洩心中的想念,沒顧慮到他的感受。





蛭魔在出發帶人之前已經警告他們不準亂說話搞砸球隊氣氛,只是不是他們要弄僵氣氛,是瀨那給他們的感覺讓他們不得不僵住笑,什麼也說不了。





他走進更衣室,在看到向他投射的目光個個都是怪異擔心時,笑了下,然後走到他的個人櫃前,開始更衣。




在他被上胸口上的吻痕隨著衣服脫去而出現時,更衣室內其他人很明顯的停住了動作,驚愕的看著那些曖昧痕跡,尤其是和瀨那最為親近的門太和小結,全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瀨那沒有搭理他們,只是逕自將球衣套上護甲,整理他許久未用的球具。




武藏走到愣呆了的兩人後方,拍拍他們肩膀,要他們換好後就先出去,初回神的兩人不知該對保持沉默的瀨那說什麼,只好照著武藏的吩咐離開,三兄弟也跟在後頭,雪光則拉住瀧將他拖出去以免他做蠢事,武藏推推還沒能回神的栗田,也將他拉出去,留瀨那一人。





瀨那和武藏雖只有幾次見面的交情,但是他真的打從心底感謝他的善解人意,他將荒廢幾個月的球具整理過後,確認它們維持在最佳狀態,套上。






他在要走出更衣室前,往旁邊隨意擱置的全身鏡看了一眼,對他自己笑。




沒有如果。他明白,如果,只是說在嘴上安慰的騙局。





只有現實才是冷靜的事實,雖然多少寒了些。







就像刻意安排過的,滂沱大雨突然地在午後停些了,但地面給雨浸得濕滑不堪,泥門高中的球場是水泥場地,只有排水設備沒做得完善,所以在熊袋和真田還有理子等新聞記者到達泥門高中時,還以為惡魔蝙蝠全穿著球衣洗了次澡、弄得渾身濕淋。




他們趁著惡魔蝙蝠午休吃飯時來到剛搭好的泥們休息區棚架,三校的記者大概都到齊了──有白騎士的熊袋、真田,負責泥門的理子,還有西部的安藤PA子等其他美式足球相關記者──數來台的攝影機對著他們就猛閃快門,亮得讓惡魔蝙蝠煩躁得還以凶惡的白眼(當然是三兄弟給的)。





「死記者們怎都跑來這了?」蛭魔也受不了的吼,白光閃得他的筆記電腦有些受傷,「又不是只有泥門要進行比賽!」




「我們接到西部的消息,他們取消和巨深的比賽了,」安藤PA子輕快的說,她正頻頻探頭向休息區中看去,「兩隊似乎都達成了共識,他們都表明不想錯過王城和泥門的決戰唷。」





聞言,泥門眾人往球場旁的草皮斜坡看去──的確有兩大堆的人馬坐在那裡,一部分是巨深的藍,另部分是西部的綠。





「泥門的各位,請問可以讓我們採訪嗎?」熊袋先生有禮貌的說,他的女兒理子站在旁邊,「我們想聯合製作一篇特別專欄,叫做『惡魔vs騎士』,以泥門選手小早川瀨那和王城的進選手當作兩線主軸──」





「爸,王城到了!」


理子突然興奮的喊,而她的表情在瞬間變成了和熊袋先生一模一樣的臉型。




她們順著理子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見數台高級的接駁車緩緩駛入泥門校園,記者們立刻衝了過去,也帶走那幾臺閃個不停的攝影機,惡魔蝙蝠休息區終於恢復了平靜。




蛭魔咬著便當免洗筷,望那堆陸續從車上走下來的白色人影一會,才轉頭吆喝他們塊點吃飯休息。




當然蛭魔沒漏掉那個獨自坐在棚架深處,便當原封不動、放在他腿邊的存在。




只是他難得的保持沉默不干涉。






白騎士們在場上練習了快半小時,人數較多的他們幾乎佔去大部分空間,下課鍾響之後,泥門學生開始湧入操場兩邊的看台區,加油聲也開始此起彼落的為那只佔了小部分的紅衣球員聲援。





記者已經在播報桌上坐定位了,這次負責播報的人員決定是機關槍真田和熊袋理子,雖然熊袋先生似乎很想親自站上前線,但必須有一名泥門記者參加播報,他就讓女兒去體驗什麼是報導兩大強隊的壓力看看。







「那那那個真的是很驚人阿阿阿…」


理子的聲音透過泥門的廣播器傳出,不知道是泥們的廣播設備老舊還是緊張的緣故,她的嗓子很明顯的再顫抖。

「果然是春季大賽上最受人注目的兩大強隊,站在一起的魄力果然不同凡響響響!」






球場新劃過白線的中央,白色與紅色的球員分列兩端,庄司和溝六站在隊伍的最前方,他們相視一眼,伸手、用力的握了握彼此。




而兩方的隊伍也跟著他們的教練伸出手,緊握。





高見睇著在邪笑的蛭魔,冷靜的推了推眼鏡。





「如你所計算的,總算走到最後一步了阿。」

他低聲嘲諷,蛭魔只是扯開他一個更奸詐的笑,高見聳肩,他的目光越過櫻庭,投向了那在兩支隊伍中,唯一戴著頭盔的人。





他放開了首,和進握住的手,然後他走回了休息區,而進也是。




驚訝的,高見望向蛭魔,後者則用鄙睨的眼神瞄他。





「…你腦子裡的計畫,還是這麼令人費解啊?」知道蛭魔無意告訴他打算,高見也只好無奈地聳肩,拍拍站在他旁邊的櫻庭。
「讓我們好好打完這場比賽吧,春季賽沒分出的勝負,今天就來算個清楚──我相信你也是這麼希望的。」




「死眼鏡,你還真囉囉阿。」取出硬幣,蛭魔將它扔到裁判手中時哼了聲,「就讓我們看看,沒有進和光速蒙面俠21的惡魔蝙蝠和白色騎士會打成什麼樣子吧──反面。」





又推了推眼鏡,高見冷笑了下。



「正面。」








聽從蛭魔命令,坐冷板凳的瀨那沒拿到頭盔,他透過螢光綠的壓克力片看著場上王城的進攻,感覺這樣的綠不知怎地令他平靜。





整個人冷冷靜靜的,原本在胸口激烈翻騰的陌生也隨著綠色籠罩而消逝──大概是在這片螢綠中,不管什麼都是相近的色調,不分藍色或紅色的世界才是他所熟悉的,而且,現在他也聽不太到什麼聲音,聽覺自動過濾掉觀眾歡呼吶喊的聲響,連可愛惡魔蝙蝠的加油支援也是稀稀疏疏的。





就是一片安靜。





「──櫻庭,跑啊!」



高見的叫喊突然打破他的思緒,瀨那抬頭,看到球身在高空中劃出了標準精確的弧度,而在泥門區的達陣線上,一抹修長的身影躍上了高空,掌握住只有他能到達的聖域──那是櫻庭,他和高見這對搭檔最為人知的必殺技,從來沒有人能夠成功阻擋的珠穆朗瑪傳球。



白騎士先馳得點,7-0。





瀨那不禁望向轉為攻擊陣型的惡魔蝙蝠,他們示出了鳥叉骨,他又看向更換上防守成員的白騎士隊──是以大田原為中心的「石牆」。





那是白騎士的次強防守陣型,還不是最堅固的壁壘。瀨那想起他之前整理偷拍到的資料時得到的成果。




高見當然知道蛭魔會要他蒐集資料,也就大大方方地主動拿了些隊伍陣型圖讓他交差,但也只是幾個不重要的──真正重要的,都是在球隊練習時親身體驗到的。




以大田原為主軸,主要防禦中間進攻的石牆是他看過白騎士最強的陣型,但高見告訴他那還不是最強的防守,因為進他在做個人鍛鍊沒有參與,真正的防守是以進為中心、全盤皆守的「無敵城寨」。




他沒有看過白騎士隊這種陣型,因為那是最高機密,而他僅是個外人。




高見只是利用了場上沒有他的空檔,他很明白,反觀惡魔蝙蝠,鳥叉骨雖然靈活,但攻擊力的強弱馬上看得出來。







在武藏突然踢出的一球穿過球門時,瀨那突然嚇了跳。



對喔,武藏是踢球員。他愣愣的看著計分板上7-3的數字想。






離開泥門的這個月內,武藏回來了,讓原本只能使用達陣和傳球的他們作風煥然一新,看蛭魔的笑容,大概就能猜到他有很多計畫要用。




而那些新的戰術,瀨那發現,他什麼也不清楚。





沮喪的,他抬頭,看向了球場對方、與泥門休息區面對的白騎士休息區。





高見正和櫻庭激烈的討論戰術,貓山和眉村也和往常一樣替鏡堂他們做伸展,和記憶中一樣,笨蛋師徒逮住機會又在大吃大喝,被庄司抓到各人賞了一拳…






瀨那感到無力,對於自己竟然清楚敵人的動作更勝於自己的隊伍。



目光,不經意的移到了那也坐冷板凳,雙手扣在膝蓋上等待的人身上。




進,不能排入先發名單中,所以他會坐在那裡,和自己一樣,什麼也不能做。




他想起了在王城的第一週,進第一次教他基本動作,然後庄司要他們搭配對戰海神的事,突然的想起令他驚訝,王城與巨深一戰中,進護著他,閃過筧和水町成功突破海神的畫面一直出現在他的腦海中,那支乘風破浪、無堅不崔,有進、他和鐵碼的白槍惡魔騎士隊…他總是和進搭檔著,就算是庄司的命令,進和他還是配合得很好,默契和投合度都是所有搭檔中最完美的。






是彼此信賴吧。他低下投,用手套包覆住視線。





庄司說,無法排入先發的處罰過重了,但他只能做到這裡。




都是因為自己的緣故。





他在第一節結束,哨聲吹響的雷動中想。








「嗤…還是和預期之中一樣,擋不下珠穆朗瑪阿。」回到休息區,蛭魔丟掉了一大疊卡片,望著顯示21-3的得分版抱怨,「雖然在之前早就知道那死翹瀏海不簡單,可是和死眼鏡的搭配讓他變得更難纏了──死矮子你等不及啦?」



看到瀨那站起身,蛭魔抬眉,望他走到自己面前,隔著營綠望他。





「你要上的話,就得給我搶更多分數回來。」



輕命一聲,蛭魔長手大力揮向場上,而這彷彿是拉開了囚禁的鎖栓,他沒猶豫,傾低了身子,在所有屏氣凝神、驚訝期待,直到巨聲歡呼之中,筆直奔入了球場。




可愛惡魔蝙蝠更是開心,隊長鈴音飛快的以直排輪滑過觀眾席,讓一波接著一波、聲勢越來越大的人浪壓過裁判哨聲。




「終於,沉睡的光速惡魔覺醒了嗎?這在歡呼的時刻!」機關槍真田興奮的大吼,他那過於高亢的嗓門震得泥門廣播不斷發出尖叫,但他沒有因此受到影響,仍然繼續嘶吼,「雖然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雙方最強悍的主將在第一節時竟然只坐冷板凳!是故意要炒熱氣氛、還是騎士對惡魔也會禮讓?總之,光速惡魔覺醒了!在經過一整節的沉睡之後,牠將會爆發出多大的力量?而封印的白色騎士又究竟何時才會拔出聖劍迎戰惡魔?」




「真田先生…」被真田的氣勢完全壓過,理子只好小小聲的喚,「很謝謝你的解說,但有點太藝術了…總之,全場期盼的光速蒙面俠21在第二節上場了,現在的比數是21-3,王城領先了18分,想要在少了進選手的狀況下追上這個阿巨其實不是不可能的,想必對光速蒙面俠21更不是不可能──我們絕對期待光速蒙面俠的精采演出!」




「嘻嘻嘻…看來所有人都在等你呢,死矮子,」站穩位置,蛭魔對他身後的瀨那扯扯嘴角,「你能做好吧?現在出亂子可是會丟臉丟到死喔。」




瀨那沒有回答,只是用力點了下頭、拉開腳步。




「嘻嘻嘻…Set──Hut!!」



蛭魔完全不隱瞞的,在接到球瞬間直接交給了衝過身邊的瀨那,連遮掩的小動作也省略,大大方方,長指指向白騎士陣營,高聲刁笑。





「去吧!從騎士手中解放的惡魔,殺了他們──YA──HA!!!」





井口和藥丸立刻防上,阻在高速衝刺的他面前──瀨那壓低身子,他知道井口的動作很快,但是衝刺上他不像進會控制時機、找到最佳的時間使出擒抱,藥丸則擅長使用長距離的跳躍擒抱,只要在他躍出的那刻,使出惡魔蝙蝠鬼影──





「什麼?」

庄司揉爛了手中水杯,幾乎是不可置信的喊,他看著那道紅影幾乎是輕而易舉的穿過藥丸和井口,然後瞬間消失在中月劦面前,一滴汗流下他的頰。





高見慢慢的推上滑落的眼鏡,他微張著嘴,愣愣的看著那已踏在達陣線上的身影,然後計分表寫下了21-9的痕跡。





防守組的白騎士們愣在原處,連拉扯的動作都忘記要收,只是看著那血紅的身影靜鏡佇立在濕滑的水泥場上。





「…真是令人不敢置信!!」很久很久,理子的聲音才突然從廣播中傳出,「各位如果有印象的話,應該都很明白白騎士從來沒有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被人達陣過…惡魔真的完全解放了!」





遲來的尖叫吶喊隨著理子的報導淹沒了球場,全場地面都在震動,嘶吼甚至震得他們耳膜發疼,蛭魔扯開嘴角笑著,將球力在踢球板上,讓武藏把分數改寫成21-10。




王城攻擊組回到場上,但這次他們趕到的壓力非同小可,幾乎全場的觀眾都起立歡呼了,主場優勢逼得他們倍感壓力,雖然櫻庭擁有其中一部分的聲援,但那聲音全都混到了一起,也不能聽出到底在喊什麼。







高見看到蛭魔的壞笑,忍不住無奈的勾下嘴角。





「Set──Hut──!!」




他抓住球,閃過撲上的十文字,他看到櫻庭和神前沒辦法立刻在惡魔來勢洶洶的防守下跑過後衛,而十文字的不良少年殺法已經打倒鏡堂要換向他──跑過他身邊的貓山立刻帶過球,往沒有十文字的漏洞奔去。





後方的黑木速度是三兄弟中最快的,他要直接抓住嬌小的貓山給他不良少年殺法重擊,只是他在要碰到之前,卻被安靜的無聲躲開。






貓山的步法很輕,就像隻貓。站在最後防線的瀨那清楚,他緊盯著直直往達陣線奔去的貓山,雙腳前端重重大地,幾乎因凝聚的巨大力道而彎成直角。






不能一直追在貓後面跑,這樣牠會輕易的甩開你,要抓到貓,甚至是從牠口中奪走老鼠…只有突襲。



庄司和休息區的球員全站了起來,那道以光速撞向貓山、硬生生在達陣線前幾公分扳住他手中的球的身影,他用力扯開貓山的手,讓球飛出他的護抱。






然後,等在一旁的邪惡奪走了球,也奪走了進攻權。






「唔…」

被撞出界外的貓山撫了撫胸口,有些困難的喘著,他抬頭,看著走離他的那21背號紅影,不知怎地,他突然打了個冷顫。







「看來他覺悟了,」武藏在回到休息區前對蛭魔說,「衝刺和動作都不會猶豫,和之前看的差了很多。」





「現在看起來是這樣,」將球拋給裁判,蛭魔望了眼白騎士休息區,在看到那潛伏的白色身影時撇了撇嘴,「但是,如果『他』上場,那死矮子會變成怎麼樣還是未知數阿,死老頭。」





武藏明白的頷首。




「雖然你的擔心是正確的,但是我希望那只是你偶爾的多心…我相信瀨那的決心,也請你多相信他一點。






接著他走回休息區,就定位的蛭魔望了眼似乎騷動不安著的王城防守組,又瞄了眼白騎士的休息區,在他發現了那道銳利的黑藍動也不動、直視自己身後的跑衛時。







他輕嗤了聲。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