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away






碩大繽亮的煙花在啦啦隊出列時打上天空,兩排強健的球員們自球場兩端跑入場內,在吉祥物及美女加油隊的呼喊中一齊向滿席的觀眾揮手致敬。


「擲硬幣的結果是,上帝將發球權交給了電光人隊!」

知名播報員湯恩興奮地大喊──他是個相當資深的運動播報員,經歷過奧運的重大賽事報導,整場比賽在他的舌尖上會變得更加精采。



「當然,電光人一貫的派出當家先鋒湯林森!背負著同樣傳奇背號的跑衛!」

另名負責播報的人是日本特派記者真田先生,NFL因為日本難得的新秀球員掌控賽事,特准這名日籍記者加入轉行列──他在日本也相當知名,那張快嘴和奇特的比喻總讓比賽變得有聲有色。

「這名黑皮膚的跑衛成績相當漂亮!不亞於任何選手的速度,只可惜身材小了點──現在雙方列陣,巨人隊踢球員向前衝──球飛出去了!」



在真田那有如飛機噴射的拉長音中,巨人隊當家踢球員一腳讓球飛入半空,急急落向場中另端的藍白色電光人們。







湯林森接住了,在眾電光人掩護下,成功跑過半場,白衣黑字的巨人們迅速包圍住他,藍白色的防護網被一圈圈快速拆開,湯林森的名號雖然總被壓在EYESHIELD 21之下,但沒有人會輕視這名當家跑衛──EYESHIELD 21並不會出席所有賽事,而當EYESHIELD 21缺席時,全是由這名背負同樣背號的黑人保住冠軍的寶座,也可以說他是惡魔的前鋒,那樣這名黑人球員會相當開心。




只是今天的巨人們誓言討伐那頭傳說的惡魔。




人工栽培的草皮地給兩名壯碩的球員撞破,泥草飛濺之間,那名四十號的球員在全場尖叫之中,揪住了湯林森的腰,狠狠一記擒抱把他拽倒在六十碼線上。






「進清十郎在第一次開球便將他的必殺技秀了出來!惡魔前鋒止步於此!」

「呃…清十郎進選手成功地在六十碼線上撲倒了湯林森,電光人隊就從這裡開始進攻。」
湯恩猶豫了下,好像是想吐槽這位日本記者,但本於敬業的精神下還是放棄,忠於自己的崗位重新解釋成較容易明白的說詞。

「現在電光人隊攻擊組即將開始第一次的進攻!而巨人隊也不客氣,看看那名四十號線衛,今天我保證清十郎進一定會在下半場之前就把EYESHIELD 21逼出來!」




「我也相當希望呢,Mr.湯,」真田說,
「EYESHIELD 21那頭惡魔總是躲在暗處看著整場比賽,但我想今天牠不會納涼太久的,這群白色的巨人今年陣容實在太精采了,曼寧也是,不曉得他今年想拿幾分?」




「也許二、三十分吧?只要他有戴夫和櫻庭──喔天啊!這記擒抱一定很痛!電光人隊的三十八號在空中剛接到球就被進選手擒殺!球落了下來──喔他連腳都沒來得及著地!可憐的傢伙──等巨人們搶到球後,醫護隊可能要立刻衝上來了。」


「這可真是恐怖,我還沒看過第一次進攻就有球員掛彩的比賽呢…」真田虛弱的笑了下,
「日本的比賽顯然和平多了…巨人隊搶到球!進攻權馬上轉移到了巨人隊手中,也許湯你說得沒錯,今天EYESHIELD 21不提早出場都不行!」









巨人隊的血猶如沸騰一般,無論是頻頻被點名的明星球員,還是默默保護的攻防線,華麗的明星陣容以及超高薪水買來的銅牆鐵壁簡直能說是「輕而易舉」地痛宰今年西區冠軍之路不太順遂的電光人,第一節裡,比賽便以十三比七結束,看起來不遠──在觀眾們心中這只是一次達陣便能追平的分數,憑EYESHIELD 21的實力要現在出現還嫌太早,畢竟他第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時,可是整整拉回了三十幾分。

要惡魔出現還差得遠,紐約巨人隊這廂也清楚,教練們無一敢怠慢,確認每個明星球員及MVP四分衛曼寧的狀況依然PERFECT後,才將他們推回場內。




沒有人敢說派二軍上去的鬼話,他們清楚,要保住勝利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斷地拉開分數,在惡魔決定現身之前,先掌控住整個局面,即使擁有全聯盟防禦號稱第一的清十郎進,他們也絲毫不敢鬆懈下來。

過去的經驗太過慘痛的關係,場上的每位球員都有過這樣以為勝利落入囊袋時、卻眼睜睜看著那頭惡魔狂傲地奪走屬於自己榮耀的屈辱。







在第二節哨聲響起時,巨人隊進攻組的一軍明星們帶著赴死的信念,狠狠衝破惡魔的營寨。











「DAMN!」

又惡毒的咒罵了次,蛭魔瞪著那座已經出現在遠方的體育場,而在他們與目的地之間,正夾著一長串徹底堵死的車龍。



就跟你說會塞車。
想歸想,武藏還是沒說出口,他回頭看了後座雖然心急但也相當無奈的三兄弟,好吧,有個暴躁的老媽的確不太好。



蛭魔咬著指甲似乎在思考什麼對策,忽然他將武藏從駕駛座上踹開,把他踢到後方和三兄弟擠在一起──四人驚恐地睜大眼,看著那名惡魔猛地將方向盤轉到底──巨大的悍馬衝上人行道,強力的喇叭聲嚇得行人四處逃竄。



這招的確有用──後座縮在一起拼命祈禱不要出事的四人想,如果撇掉生命的安危不談,他們的確開始向目標前進了,方方正正的紐約街道竟讓一路狂飆沒遇到什麼阻攔──警車也被卡死了。





蛭魔果然不管哪方面都是一樣聰明…後頭四人在他仗著大車優勢狠狠擠開兩台轎車時絕望地想。






廣播頻道傳來第二節開始的消息,EYESHIELD 21還沒有出現,武藏在心中大概計算了下時間──如果沒有意外(出車禍之類的),他們感到麥迪遜花園時大概是中場休息時間結束左右,來得及的。


EYESHIELD 21總在第三、四節現身,依照往常慣例武藏並不用去擔心趕不上的問題,眼前他的注意都放在和三兄弟們努力祈禱聖子聖父保佑他們別在聖誕節這種美好節日中出什麼意外。









麥迪遜花園






第二節開始後,櫻庭再次達陣讓差距又多了一層,在電光人這廂,教練團看著已受到明顯折損的球員,紛紛流露出不安的神情──到目前為止,他們已經損失兩名接球員和一名攻防線,全給那個該死的日本選手弄斷了骨頭。


這是技術性的傷害,他們想向NFL裁判抗議,卻又找不到對方明顯犯規的證據,最後只能默默地看著那一身怪力的日本球員繼續催殘他們可憐的球員。





「怎辦,再這樣下去,我們會成為全美國的笑柄!」
攻防線教練擔憂地開口,看著場上那群撞在一起的球員,不禁發出痛苦地呻吟。
「我怕在『他』上場之前,這群傢伙就被那些臭銅爛錢堆起來的明星選手砸光了,諒『他』再厲害,沒有攻防線也玩不起來啊。」




「但這下可真的頭痛了…」進攻組教練抓著下諤沉吟,「EYESHIELD 21不該這麼早上場,嗯…」




他痛苦地看著被拽倒的湯林森,電光人隊發出響亮的噓聲──對著他們教練團,他們看了下計分表,24比10,第二節最後一次進攻結束,場內裁判此時招了醫護隊入場,教練們發出哀嚎,這下靠背了,湯林森,那名當家惡魔前鋒滿臉是血的被抬了下來,當然加害者還是同個怪物。




電光人隊觀眾們簡直要暴動了,巨大的髒話噓聲浪潮和幾個爬上護欄將汽水瓶丟進場內的觀眾讓保安警衛們也忙了起來,他們得護送著離席的瓊邦喬飛一家人,確保他們不受電光人球迷的影響平安離場,退到為VIP賓客準備好的特殊路線去。












湯林森摀著不斷流血的鼻子,煞是抱歉地看著他的教練。






「我想我得休息,鼻樑應該沒斷…這可是萬幸哪。」他自嘲地說,

「抱歉啦,那個日本人根本就是個怪物,他打倒我的時候根本沒正眼看我,他的目標就只有『他』而已。」





圍在擔架旁的教練們面面相覷,中場休息時間開始了,煙火和啦啦隊們輪番上陣,知名吉祥物聖地牙哥雞衝上場去開始活躍地滾動高歌起來,他們緩緩將目光移向始終沉默的吉米‧金身上,電光人隊總教練,擁有一切決定權的人。






「讓『他』出來吧,畢竟紐約巨人隊豁出一切地想要打倒我們。」

「不能讓那個日本人為了拖出『他』而毀掉更多選手了,我們還得打季後賽啊吉米。」

「況且差距不大,就讓『他』出來後悔掉對方的氣勢,否則這樣下去對觀眾們也不好受,如果拖更久才放『他』出來,恐怕就來不及了。」






吉米金坐在板凳上,那張嚴肅的臉望著計分版殘酷的數字,若有所思地搔著下巴,場中的啦啦隊們高高舉起寫著「EYESHIELD 21」的大字報,電光人隊支持者也一起將自行準備的字報大大秀出。




吉米突然揮了揮手,制止各個教練的苦勸,他那張蒼老的臉上爬滿了無奈及猶豫,不過到底,他還是向等待著的教練們點了點頭。


吉米拿起對講機,輕聲說了句「出來吧」,教練們和球員深深吸了口氣,感到如釋重負,有種得救了的感覺。








球場內鼓譟的氣氛突然靜下了,麥迪遜花園陷入一種前所未有的靜默,無人作響,數十萬的觀眾們同時停住呼吸,全神貫注地看著那扇休息區後方、突然開啟的鐵門。


巨人們盡管都已做好心理建設,但再次面臨到這命運般的場面時,還是忍不住地顫抖哆嗦起來,是害怕,興奮,也有著期待,他們也許在過去四年中給狠狠痛宰到抬不起頭來,但他們明白,今年會不一樣。








那名緩緩自黑暗中走出來的惡魔,不會再是無敵的傳說。









空氣開始震動,被無形的、巨大的壓力震得嗡嗡作響,直到他白色的二十一背號出現在強光之下,臨近沸騰的氣氛終於一口氣炸開了,將整座麥迪遜花園給徹底掀開,為了那傳說中的惡魔現身而咆哮。



進站在球場中央,他不知是什麼時候走到這裡來的,也許在EYESHIELD 21現身剎那,他全身上下的熱血便催促著他,自動地走到了這裡。


直直看著那名他追逐了一年的惡魔,進無法呼吸,他開始耳鳴,聽不見觀眾瘋狂的呼喊,他緊緊盯著那張鬼幽綠的面罩,而EYESHIELD 21也像是注意到他的視線一樣,面向了進。






戴著黑藍色手套的掌伸出,進直直比向了他,那名惡魔,一對一單挑的宣示,多少鎂光燈在拍攝這一幕進無暇猜想,他也莫不關心,黑藍色堅毅地看著他的對手,他這一年來苦苦追逐的背影,在他腦海中是如此清晰深刻。





他向那孩子發了誓,即使粉身碎骨,他也會打倒這頭惡魔。








裁判吹響了哨,下半場的開球主攻權交由電光人隊,這也是球迷們所期待的,兩隊還未排好攻守陣型時有人還忍不住尖叫起來,距離球場最近的鐵欄上,也擠滿想要看得更清楚的球迷,兩位播報台上的記者情緒也上看最高點,日本記者真田已不知在嚷嚷些什麼了。


啦啦隊尖銳的口號,伴隨著踢過半場的球劃出完美的開始。








「惡魔持球!」真田大吼,「上吧,你這頭惡魔,讓我們看看你的力量!」




「EYESHIELD 21持球!」
湯恩雖然激動,但還是本著職業道德做出較為精確的報導,況且日本人的英文口音加上真田的機動程度,恐怕場內沒半個人聽懂他究竟吼些什麼,

在以往紀錄中,只要開球是EYESHIELD 21接到的話,必定是開球回攻達陣!但是日本選手清十郎進衝出來了,在四十碼線上封住他的去路!」





「單挑的場面馬上就出現了!」真田驚喘,「究竟惡魔與巨人之戰會由誰勝出?EYESHIELD 21毫不閃躲地衝向進清十郎!」






全場都遺忘了呼吸,成千上萬的雙眼,無論是現場、網路、電視轉播前的觀眾們勒住呼吸,緊緊盯著這萬眾期待的死鬥,深怕一個閃神,一切精采畫面就會消失那樣。






進壓低重心,以狩獵之姿補向朝他疾馳而來的惡魔,這一幕是如此陌生又熟悉,他在腦海中演練過不下千萬次,但這是他第一次與EYESHIELD 21正面單打獨鬥,進低吼一聲,咬緊牙,在最適當完美的距離中,向著EYESHIELD 21的腹部刺去一記擒抱。

輕盈的腳步突然縮小,進諍大眼,看著那比自己小了許多的身影就像資料影片顯示的那樣突然壓低、開始搖晃。








這是惡魔拿手的鬼影絕活,他很清楚,另隻空著的手弓起,向著鬼影搖晃反方向狠力刺去。






驚呼夾著尖叫,EYESHIELD 21被擊中的事實還來不及讓觀眾思考之前,惡魔的身子以危險的高速、旋著進刺傷他的地方扭轉身軀,一記踏破人工草皮的重躍,他就像張開了翅膀一樣,開始以他那可怖的高速、挣開巨人的叉尖向前狂衝。






獵物脫鉤並不能使獵人停手,進追了上去,他雙腿爆發出幾乎不亞於惡魔的高速,甚至沒讓他們之間的距離拉開,那只是轉眼間的追逐戰,白藍色的兩名球員已逼近達陣區,進發出咆哮,他起跳了,伸到最長的雙手確實揪住了惡魔的腰桿,他使出一切力量、用自己的體重將EYESHIELD 21給狠狠拽倒。






淒亮的哨響驚醒一場不過數秒的惡夢。








全部奔跑和腎上腺急速分泌所帶來的缺氧讓進花了幾秒才恢復視線,幾名裁判圍了過來,進起身,痛苦地看見被他拽倒的EYESHIELD 21就倒在達陣線上,而他的手向前伸出,將球的尖端給壓到白線之上。


















把悍馬隨意停在路邊,蛭魔衝下車便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麥迪遜花園,入口的警衛在還沒攔他之前就先給他手上那把威脅手冊攔了下來,只能當作沒看到的讓蛭魔和緊跟在後的武藏及三兄弟進場。



「他上場了嗎?」蛭魔尖聲吼叫,「該死的死矮子!我不準你這麼做!你他媽的再給老子等一下!」





「達陣成功!!」




播報員的聲音隨著觀眾歡呼在前方響起,他們衝上觀眾看台階梯,前方出口處的亮光不遠,蛭魔咆哮著一些武藏聽不懂的話,但他從沒看過蛭魔這樣慌張,他只知道自己一定得跟著蛭魔,一定有什麼恐怖的事要發生了。


他們衝到看台上時,正巧看到場內兩人從地上起身,蛭魔重咒一句屋口,向著擠滿人潮的圍欄想衝過去,但無論他們怎樣努力,情緒正處在沸騰狀態的球迷們紋風不動地趴在鐵欄上繼續大吼大叫。






「可惡,死矮子、死矮子──!!」

蛭魔嘶聲向場上大吼,但他的聲音怎樣也穿不透這片瘋狂的狂歡。


















一年來的追逐還是阻止不了惡魔嗎?進失望地看著那顆壓在達陣線上的球,EYESHIELD 21已站起身,面對著他,進感到胸口被窒悶塞滿,難以呼吸…



EYESHIELD 21在看他。








進打量著這名傳說中的球員,露出的四肢比影片和想像中的都還要瘦小,他非常驚訝,這樣幾乎可以算是嬌小的身軀,真的是方才激戰中甩掉他的惡魔嗎?

那皮膚是如此白皙,不健康的白,骨架與身材都是那樣令人不敢置信的…








但那如風般的高速是事實。



進看了看自己首長,他的確抓住了這頭惡魔,只是一切來不及挽回,就像撲空了一樣毫無意義。







撈了滿掌滿手的錯愕。









一陣心悸襲上,進猛抬眼,EYESHIELD 21依然站在他面前,那雙黑藍色的眼不可置信地睜大。







突然那剎那進覺得自己從沒這樣蠢過,那張在護目鏡後對他微笑的嘴,和一年前他初次面對EYESHIELD 21的那抹讚許一模一樣。





而他就看著這抹熟悉的笑,看了整整一年。












「平手呢。」


「他」輕輕地笑,看著進開始發抖的手,那道熟得不能更熟的聲音自那張唇中鑽出,進無聲地如動嘴唇,搖了搖頭。







「果然,一直期待是對的,只有進先生能夠…結束這個傳說。」











場內突然又靜止了,在EYESHIELD 21用他戴著黑色手套的雙手、解開頭盔勒帶時。



在與那雙暖暖的褐色對上瞬間,進覺得他的世界停止運轉,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看著瀨那的笑容。










一切就像是給隱形的鎖鏈串起來了,什麼不安猜忌都在這瞬間被揭開。




初遇時,他為自己擋槍時爆發出的高速,瀨那認出了自己,才剛在場上見過、讚許的選手,瀨那身上那些與自己相似的疤痕,黑色球袋…


進踉蹌地退了數步,錯愕地摀住嘴,一陣天旋地轉的暈眩從那雙褐眼中撲向他,幾乎要將他當場擊倒。






高速的腳程、莫名的期待,對球場的熟悉,還有他們去看電光人對邁阿密海豚時他的失蹤,以及總是避開不談的身分…







有人在喊叫,巨人休息區中,一眼從轉播螢幕認出EYESHIELD 21正是兒子給自己看過的照片男孩的浮竹郎馬上了解發生了什麼事,衝出VIP處竄入場內、沒有人攔他,大家全給突來的揭露給嚇傻了,他衝向自己那身型開始搖晃欲墜的兒子,浮竹郎知道自己不清楚為何這個孩子會愛上對方,但他知道清十郎絕對無法承受這樣突來的謊言,他擔心個性正直的他會因此倒下。











「我不想再打球了。」




瀨那說了下去,場內外記者們正和浮竹郎以高速奔向他們,但他還是平平靜靜地說了下去。





「遇見進先生後,我才第一次這樣喜歡美式足球…一直想要和進先生堂堂正正地一較高下,並且期待著今天的比賽…但這太自私了,不只傷害進先生,我並沒有辦法原諒到目前為止我對所有球迷和進先生造成的傷害…」








「而我唯一想和清十郎你說的,就只有對不起,抱歉我讓你失望了。」









清脆地碎裂聲,扳斷的護目鏡落在進腳前,瀨那扔掉空無遮蔽的頭盔,轉身,在那群記者將他們包圍之前低下身、衝出人群,以那不可思義的高速竄入休息通道內消失。





場上一片混亂。










記者們朝著地上碎裂的護目鏡和進猛拍,鎂光燈像永遠也不會停那樣地轟炸著進,擠入記者中的浮竹郎護著兒子不讓記者繼續拍他,跟著衝過來的高見和巨人隊球員價開記者──巨人們全在瀨納脫下頭盔時便明白過來,他們全嚇醒了,曼寧立刻直覺地保護球員,一聲令下將他們全派去架開記者。





櫻庭和高見扶著已站不穩的進,快速躲入休息室去。










觀眾爆動起來了,計時呢,比賽呢,超級盃被當成什麼了的怒吼很快便取代了他是誰的疑惑,他們知道馬上這麼惡魔的身分就會被公開了,現在更急切需要關心的是手上那張賭券,期待了一整年的盛會被毀掉了,EYESHIELD 21是什麼東西,他怎麼可以隨便辜負他們的期望?









在吼叫間,武藏攙扶著站不穩的蛭魔,帶他悄悄退到人少的看台上方,蛭魔的臉完全是慘白,他緊咬住唇幾乎要破皮出血,三兄弟也慘著臉,武藏知道這下遠比他預估的情況嚴重太多,但現在他最好別漏出半點動搖的模樣,他必須搶在瀨那身分公開、波及到蛭魔之前,先想辦法藏起這些傢伙。














「快量他的脈搏心跳!」



巨人隊休息室中亂成一團,高見轟出其他球員去外頭擋記者,醫護室只留醫療隊和浮竹郎以及櫻庭圍著躺在床上的進,他們慌張但細心地檢查他的心身狀況,浮竹郎一直緊緊握著他兒子的手,那雙依然睜大的黑藍竟找不到一絲聚焦。




「兒子,我的兒子,老爸在這,」他低聲快速的說,「別怕,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在這陪著你,I’ll be there for you,ahh?」



像聽見了似的,進微微側首看向他的父親,他搖搖頭,鬆開一直覆在嘴上的手掌,然後昏了過去。
















電光人隊最高接待室中,門給粗魯撞開,瀨那抓了先前整理好的球袋及鑰匙就奪門而出,他沒有時間,馬上保全會出現,他得在被逮回去前逃走。


衝過球隊為VIP客戶們準備的地下通道,這裡只有特殊身分人士才能使用,瀨那很清楚,他走了相當多次,把這裡給記得清清楚楚了,除了球隊老闆等級以上的貴賓以外,甚至警衛也難以進入。













「親愛的,妳真是不懂美式足球的情調啊。」

發動引擎,瓊邦喬飛老大不甘願地坐上駕駛座,他的五個孩子們隨著媽咪快速地上車就坐,顯然他們都站在媽咪這廂。


「難道我們就不能過一個看完整場球賽的美麗聖誕節嗎?」




「難道我們就得過一個只有瘋狂球迷父親的聖誕節嗎?」


多麗絲拉緊安全帶,瓊噘起嘴,在黑暗的通道中向前駛去,紅外線導引讓他能在黑暗中安全行駛,不過依他的個性投降還嫌太早。







「那…我開個廣播可以吧?這可是最後的妥協喔。」





多麗絲笑著哼了聲,回過頭確認小孩們是否繫好安全帶,瓊樂得身手轉開廣播頻道,但在他想調整到球賽頻道時,紅外線螢幕上突然竄出一抹影子,後座的五個孩子在車頭撞上那東西時一齊放聲尖叫。





瓊猛地踩下煞車,在一件尖叫中衝下來,他打開頭燈,赫然看見一名穿著電光人隊衣的男孩倒在他的車前。








「嘿,你還好吧,還醒著嗎?」



瓊敦到他身旁,輕輕拍打他的臉,褐髮男孩痛苦地蜷起身子,即使他身上穿著美式足球護甲,但從方才的撞擊聲判斷害絕對不小,瓊眨眨眼,在看見他背上的號碼及名字時倒抽口氣。






「EYESHIELD 21!?」他哀號,
「媽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不是應該在我們頭頂二十公尺上面的球場奔跑嗎?」





「我…我沒事…」





但那張扭曲的臉看起來可完全不是那樣回事,瀨那掙扎著想起身,只是方才撞擊到的胸口卻傳出劇烈的刺痛──八成斷了幾根肋骨。




「嘿,親愛的,球場上好像真的出事了…」多麗絲的呼喚拉回瓊的注意,
「他們說EYESHIELD 21跑了,連巨人隊的日本球員也退場…所以這真的是那個EYESHIELD 21了?」



「我想應該錯不了吧?」

瓊擔心地看著瀨那的傷勢,瀨那搖頭,虛弱地扯了個笑。



「對不起…讓您嚇到了,但請把我留在這就好,我會想辦法…」





「開什麼玩笑!我把一個超級跑衛撞成這樣!如果我就這樣丟下你跑掉那我發誓我這輩子再也不碰美式足球!」





瓊發出怪叫,然後他突然停下動作,望向他的叫車,後頭五個小孩擔心地看著他們的父親和地上的球員,多麗絲在看見那對牛仔藍的眼睛正閃著奇異光芒時翻了翻白眼。






「嗯好吧,老兄,耶穌在上,總之是我害你遇上了現在的麻煩,如果我沒撞到你你就這樣跑掉後出什麼事都跟我無關,但現在我可不能就這樣把你扔著然後夾著尾巴跑掉,那樣就不個男人了。」




瓊笑著拍了拍瀨那的頭說,在那張瀨那熟悉的臉上,露出了個再頑皮不過的笑容,他向瀨那親切地眨了眨眼。







「某方面來說我還得感謝你哩…對我來說你可是最棒的聖誕禮物!」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