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四
















在這間偌大的VIP休息室中,球員所希望得到的待遇全部一應俱全,小酒窖、液晶螢幕、配有三溫暖自動控溫的獨立浴室等等,這些昂貴的設備只有球隊身價最歌的明星才有資格使用,連球隊老闆或總教練也沒辦法拿到這間隱密房間的鑰匙。



瀨那坐在豪華休息室中央的臥舉用椅上,披掛好白黑色球衣的謢甲安安靜靜地放在腳邊,現在距離聖誕盃大賽開始還有半個小時,而這幾天待在聖地牙哥及遜帝的他搭著私人飛機回紐約後,就一直待在這裡。



教練團們確認過他的身體狀況,在紀錄單上寫了萬無一失的PERFECT──最佳狀況,那群白人笑著親自將他送上飛機,要他今年也好好痛宰巨人隊一頓。







東西區的冠軍之賽,全國球迷們最熱衷的一場死鬥。







已經熱身伸展完畢,他坐在那兒,一台收音機和張CD從他打開的球帶背包中露出一半,華麗撩亂的簽字體依然嶄新。



瀨那把玩著手機,一支全新的I-PHONE,容量最大的型號,這東西在美國中可是被看成地位及財富的象徵,他將那片小巧的黑色物體左右手來回扔著,平平靜靜的臉沒有起伏,廣播不斷透過收音機放出播報員的聲音。





還有二十五分鐘,邦喬飛似乎上了球場,歡呼和尖叫在那台一點都不高級的機器中顯得有些刺耳混雜。


瀨那知道其實只要他打開這房間的牆上一經電視,就可以直接收看到清楚的現場,但他喜歡這樣,他喜歡這台老舊的機器,在跟著蛭魔流浪時撿到的小小箱子,上頭有太多回憶揮之不去。







第一首歌是全新專輯主打曲飛行公路,將場內的氣氛順利地炒了起來,滿場,他聽見主唱尖叫著大吼:滿場,還有人在外頭排隊想擠進來。


瀨那笑了下,靜靜地聽他們唱完這首歌,歌詞在他的腦海中清清楚楚播放著,有如跑馬燈。









寂寞靈魂的守護者
請指引這男孩方向
鑰匙屬於你 發動引擎
凡塵俗事拋到九霄雲外

方向盤抓好
電台音量轉爆

祈禱過了
油加滿了
準備好 

我們走













閉上雙眼,瀨那輕輕地嘆了口氣,他垂低頭,重新張開眼睛,將I-PHONE扔到一邊,拿起擱在地上的頭盔,擦得一塵不染的超合金護盔一直都受到細心保護,精美的烤漆中找不到一絲刮痕或磨損,光亮嶄新的墨綠色護目鏡鑲在上頭。



戴著黑白色手套、那隻總是被嫌小抓不穩球的手,輕輕撫上了鬼螢綠的膠片。








瀨那又閉起了眼睛,第二首歌IT’S MY LIFE結束了,二十五分鐘內邦喬飛會唱五首歌,不可加曲──瀨那已經被告知過,也知道緊接著會唱那首收錄在成名大牒中的BAD Medicine。









瓊又在發瘋了,看來得縮減成三首歌。






聽著主唱那亂吼亂叫又亂拉曲穿插的招牌幼稚行為,瀨那笑了,他看著I-PHONE的時間,下午一點五十分,再十分鐘,這場於主日下午舉行的盛宴就要開始。




深深吸了口氣,瀨那拿起那支輕巧的東西,走到豪華裝潢中裝飾成份多餘實用的壁爐前,在那些燒得啪啦作響的環保碳前打了串訊息。





















Devil Bat酒吧內,武藏、蛭魔和三兄弟們正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看著電視現場轉播,蛭魔一副想轉台的模樣,幸虧武藏一直沒讓他得逞。


手機震動的聲音響起,在蛭魔於他那堆成山的手機內翻翻找找時,又是連續的震動,武藏拿出自己放在口袋內的手機,看到一個未顯示號碼的訊息。





三兄弟們也拿出自己的,顯然他們都接收到了。




蛭魔滑開機蓋,他們幾乎是同時打開那封簡訊。









〝對不起〞




簡短的一句話用日文寫著。












在他們還未搞懂情況前,蛭魔卻刷白了臉,他猛地站起身,將武藏給嚇著──他沒看過蛭魔露出這種驚慌的表情。




「媽的,那死矮…」


蛭魔咬緊唇沒將話說完,十文字立即大略猜到發生什麼事情也跟著刷白臉,蛭魔踹起還愣在位置上的武藏。



「混蛋死老頭,快走!」


蛭魔幾乎是尖叫著將武藏拉向外頭,三兄弟關了電視也追出去,武藏搞不清他說什麼,但他知道事情似乎很糟,蛭魔絕不可能露出害怕或是像現在這樣的恐懼。




他被蛭魔踹上悍馬,在發動給雪凍得有些遲鈍的引擎時,蛭魔打了通電話,彼端傳來未開機的語音讓他氣得一把拆了那支手機。





「我說…該不會要去哪裡吧?」

武藏不太有把握的問,蛭魔給了他一個白眼,將兩支修長的腿翹到擋風鏡上。

「蛭魔即使現在去也趕不上的,有交通管制,而且…」




「少囉唆!」蛭魔幾乎是失控地大吼,

「給我乖乖開車就對了死老頭!我他媽的一定要去新麥迪遜花園把死矮子給救回來!」

















新麥迪遜花園 紐約巨人隊休息區




一切備戰手續已準備完成,天空有點下雪的跡象,巨人隊教練團也做完最後一次確認,在台上樂團瘋狂地唱起最後一首『We got it going on‧開始狂歡』時,球員們騷動起來,幾個不安的走到場邊開始熱身。


溫度已近零下五、六度的低溫,也許中場時有可能下雪,紐約巨人隊多少有些擔心,但現在他們已經沒有時間或者機會允許擔心。





第五年的決戰,他們帶著全新的強悍陣容,勢必要結束這隻惡魔創造的不敗傳奇。









而他們的王牌、武器、救命丹,以及驕傲,正坐在休息區中,進拒絕了一切VIP的待遇,他說他想看樂團表演。



他想起上次和瀨那一起看演唱會時,發生的甜蜜意外。



那孩子,現在應該也在看他們表演吧。進這樣想時,肩頭給人突然拍了下,他回頭,看見浮竹郎站在背後對他微笑。





「好好幹,兒子。」父親用力地抱了抱他驕傲的兒子,仔細為他拉整身上的藍紅色球衣,
「我會和你們老闆一起待在包廂中,生意需要,否則我真想站在…但我一樣會熱情地為你尖叫聲援的,清十郎。」





進點點頭,也給了他的父親一個擁抱。













在浮竹郎告別後,進感到自己放在背包中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突然覺得無法呼吸,急忙拉開背包找出那隻I-PHONE。





是瀨那。



進併住呼吸,不可置信地看著上頭顯示的名字,他走到較安靜的角落去接聽。






原以為手機彼端會同樣吵鬧,但卻意外地聽見一片平靜,進覺得自己從未這樣緊張過,方才平靜的心情也全這樣混亂了。







「瀨那?」他喚,「瀨那,是你嗎?」



手機另端沉默著,讓進忍不住看了眼螢幕,依然通話中。


「瀨那,我很開心…你來了嗎?」進有點結巴起來,

「你在哪?電光人那裡嗎,還是還沒進場?」




「對不起。」





突然的道歉讓黑藍倏地睜大,進花了幾秒,還是無法理解對方在道歉什麼,但當他想繼續說話時,手機螢幕卻跳回了背景。



怔怔地看著他倆合照,進突然感到他的胃像被隻手緊緊勒起,不是痛楚,而是有種說不出來的糾結。








據說這樣的感覺叫不安。









「清十郎進?你怎麼還在玩手機?」曼寧走了過來,拍拍他的肩要他過去,
「演唱會結束了,該上場啦。」



進回過頭,看到那四名搖滾明星不知何時已離開球場,穿著白黑色球衣的聖地牙哥惡魔們悄悄聚集在球場彼端,巨大的歡呼幾乎要將他們淹沒。








「走了。」



曼寧又催促一次,進才抓起擱在位置上的頭盔,強逼自己壓下心底那股奇怪糾結感,和紐約巨人隊球員奔入場內。























SIM卡被扳得零碎,扔入爐火中,燒灼出一股噁心的味道。

瀨那吁了口氣,接著他將那隻I-PHONE也扔入火中,精密的機器怎樣完美也抵不住火焰的吞咬,在一陣可怖的爆裂聲中結束了它的生命。






結束了。


他明白自己的宿命,他知道自己對不起太多人,結局無法改變。





但他想在最後,親口向那個人說聲對不起。

儘管那個人在等的不是這個答案,但他只給得起這個。




因為他是如此愛著那男人。






















走入休息區的瓊一眼看見帶著五個小蘿蔔頭的老婆,立即親暱地撲了上去。



多麗絲微笑地吻過她帥氣的明星老公,等到瓊抱過他的兒女們,才和藹可親地下了一道讓瓊慘叫其他三人偷笑的命令。




「回家!?」瓊幾乎是不可置信地拔高音量哀號,

「拜託甜心,都已經到這裡卻不看比賽就走…就跟點牛排時只喝完濃湯前菜就走一樣啊!!」




「不準。」老婆照樣強勢地下達命令,
「要是等到你看完比賽,我們也不用回去了,現在外頭車況還算可以,我們現在就走地下車道離開。」





身為美式足球迷的瓊當然死也不肯答應,也不顧五個小孩在場看著他們的老爸胡鬧,耍賴求饒撒嬌軟硬哄誘什麼的都來了,最後狄克和瑞奇看不下去,終於開口幫兄弟向老婆求情。










中場結束,這是多麗絲的最後讓步──這樣他們就能趕在人潮之前搭車從地下通道離開,搭著瓊邦喬飛的私人飛機回到加州歡渡聖誕節。







THIS AIN'T A LOVE SONG 完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