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無題














那男孩坐在那裡,手腕上的石銬讓他明白逃跑無可改變命運。

那男人站在那裡,男孩看不見他,可他知道男人一定在注視著自己。






成百成千的海軍外套上繡著的正義在眼前密密麻麻,有如螻蟻排山倒海將男孩重重包圍,那男孩像不懂懼怕似的,戴著一貫玩世不恭表情坐在地上。


宣佈行刑的廣播透過傳音電話蟲在空氣中放送,男人緊緊盯著他,戴著黑色手套的拳握起,時間一秒都是世紀之恆。






那男孩跳了起來,帶著頑皮的笑容看著走向他來的儈子手,深深吸了口氣,然後以他那天生特大特別聒噪的嗓門,向著眼前密密麻麻的人海大吼。










「變態的──海軍大叔──!」



儈子手和海軍們愣住,但那男人的心臟與拳頭在聽見那熟悉的戲稱時猛地揪住了,站在身邊的美麗女海軍發現他的異常,另名黑髮的女副官以及男人身後的部下怔怔地看著男人的沉默。




「我知道──你一定在這裡──」






那男孩依然大叫著,不帶懼怕,儈子手沒有阻止他,他看出這男孩並無意逃跑。

這男孩是個偉大的海賊,這男孩有權利說些什麼,遺言。







「所以──現在我要死了──」






緊握的拳頭劇烈地顫抖起來,有著一頭蜜色長髮的美麗同儕默不作聲,她看著中央那名嘶吼的男孩,感到他的生命力如火熱烈地燃燒。



儘管即將熄滅。








「請看著我死去──我不準你眨眼或者逃避──」



男孩喘了下,又深深吸了口氣,那雙如火的眼中水氣在沸騰。






「我沒有被你抓到真的很抱歉──但是請看著我走──」









淚水再也抑止不住,滾落他們的眼瞼,面頰,令旁人不忍目睹。









「──對不起──海軍大叔…我要離開了──…」





雙膝下跪,男孩高高昂起頭,將那張帶著雀斑的淚濕的臉仰起,讓所有人看見他那天真又狂妄的招牌笑容。





他知道那男人會永遠記得自己,他就是任性地要他永遠記得這個笑容。










還有…





謝謝你愛我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