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八












儘管艾斯非常願意留在斯摩格身邊讓他養讓他寵讓他愛,但事實上他還是擁有另一個無法否認的身分。







老爹叫你今天內回去見他,否則他會親自來帶你──馬可



看著剛剛轉過街角、與人擦身瞬間被塞在手裡的紙條,艾斯感到全身的血液冷了下來,他在最短時間內銷毀了字條,抬頭正好看見斯摩格從速食店提著兩包紙袋出來。





斯摩格應該沒看到,但卻注意到了艾斯心情的轉變──這不難,他們同居的幾個月下來,夏天到秋天,斯摩格已經能夠摸透艾斯的性子了。






「怎麼了?」直接詢問,斯摩格一向不拖泥帶水,艾斯笑了下。

「斯摩格…我得回去一下,出了事的。」

沉重不帶玩笑的口吻,斯摩格聽出他指的是什麼,灰眉擰起。

「總有天得這樣,我知道,」他講得直接乾脆,「但我會希望你回來。」

「我會的。」



艾斯立即允諾,勾下對方的頭落了迅速一吻,然後他轉身,頭也未回地奔入人群之中。









而留在原地的灰髮警長好一陣子沒有動靜,過了晌久,他才將手中剛買的紙袋扔進垃圾桶內,那雙灰眼不復溫柔,冷漠與冰涼取而代之。


















白鬍子愛德華‧紐蓋特非常憤怒。



瞪著跪在他面前、曠職長達數個月的他最疼愛的乾兒子,他幾乎氣得想一拳打爛艾斯那令他不敢置信的愚蠢腦袋。







「你竟讓放著我交給你的第二隊,和他同居了好幾個月?」



再次沉痛地重複了次罪名,艾斯抿緊唇,兩眼盯著自己的膝蓋,心想今天自己大概會被打個半死不活後再被丟入禁閉室關上好幾個禮拜。


或者也可能走不出這間房間。





「你到底還把不把我當你的父親,艾斯,你眼中只有那名警察嗎?」




艾斯無聲地蠕動嘴唇,他認真覺得自己最好閉嘴,白鬍子的怒氣連門外偷聽的兄弟們也能夠清楚感受到多麼可怖,有些較軟弱的甚至已經昏倒被抬走,還能撐著的都擔心地一直往門內瞧偷看是否艾斯被打死。







「我真的很傷心,所有人、所有我的兒子中,你是我最愛的,也是最令我傷心的一個兒子…」

頹然坐回椅子而發出的悶響嚇著了他們,艾斯緊張地抬頭,看著愛德華那張似乎更蒼老了點的面孔。



「你手臂上的名字,是我給你的,記得嗎?」

白鬍子喃喃地說,艾斯皺起臉,他難過地發現自己竟然很難清楚回想起那些原本該一輩子忘不掉的事情,這讓淚水不爭氣地在他眼眶內打轉。






好難受的衝突感,他感覺自己像是從內心被分成了兩部份,義與愛,但它們卻強烈地傷害著彼此。








「你知道羞愧感到痛苦,但你知道我的失望嗎?我讓如此年輕的你做第二隊隊長,但你有照顧到我交給你的兄弟嗎,你的職責,作為一個首領該盡的責任呢?」





「對不…我…」




話沒說完,抖大的水珠落在地板上破碎,艾斯趕到無法呼吸,他不敢抬頭去看那名照顧自己至今的恩人,只是將額頭貼伏在地。



「對不起…」








「夠了,我不想見到你這樣愚蠢軟弱的模樣,在你將那愚蠢的愛情遊戲丟棄之前,我都不想再見到這麼懦弱無用的你了。」

煩躁地揮了揮手,白鬍子一手遮住雙眼不願再看到他似的。

「馬可,把這個混帳關到房內去,在他宣示永遠放棄愛情或者放棄我這個爹之前,都不准他出來一步!」















「該說…這下場比想像中好太多對嗎?」

坐在自己原本的房間內,艾斯淡淡地開口。


「是啊…老爹連打都沒打你,還讓你在自己的房間中關禁閉悔過…真的是嚴重偏心啊。」
門外,馬可的聲音傳進來,他正在笑。

「老爹他最近快忙壞了,那些新加入我們的人不太安分…只是說真的,你沒受到處罰雖然令人覺得不太公平,但真的夠好了…我真以為他會活活揍死你再把你丟進禁閉室等你屍體爛掉再燒掉。」



「雖然我也是那樣想,但你顯然有點失望嘛。」艾斯沒好氣的說,
「我覺得老爹死都不想再看到我了…」



「誰叫你沒事搞上個條子的床?」




馬可的咯咯笑聲和一陣菸味傳來,這讓艾斯突然恍惚起來,他的思緒飄到那名幾小時前才和他分開的灰髮警長上,自己還答應他要回去…但這種情況下如果他敢再逃出去,恐怕真的就不用回來了。




「喂笨蛋艾斯,那個警長到底哪點讓你喜歡啊?」

馬可的聲音又飄進來,顯然他今天負責看守艾斯,

「如果你是個同性戀,我這個和你一起長大的帥哥無論怎樣看條件應該都比那個傢伙好太多了吧?」







「最好,你跟他才沒得比,」

艾斯笑了下,往後躺倒在床上,試圖藉由菸草的味道和斯摩格取得某種聯繫般地仔細嗅聞。

「首先,他是個紳(ㄅㄧㄢˋ)士(ㄊㄞˋ),抱我的時候從來都不會說甜言蜜語,可是我知道他很愛我,雖然每次都像要把我給拆了…他也總會威脅我說要把我丟進牢裡,但他從來沒有對我拿槍或者手銬出來。」



「我一開始不懂他幹嘛這麼堅持我改邪歸正…可是在我知道他的過去後,我卻突然想當個女人,幫他生一打的小蘿蔔頭耶,你不覺得很好笑嗎?」




「你生的應該都是小惡魔。」
馬可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受不了。




「啊啊,那還用說,他就是個像惡魔一樣的警長,」艾斯笑嘻嘻地說,
「他在我說我得回來的時候,沒有猶豫地就答應了,很過分對吧,連挽留都沒有喔,只是隨便一句話什麼我希望你回來就沒了。」




「你該不會答應他了吧?」馬可聽得越來越越來越無奈。





「就算答應了有什麼用,老爹他氣成這樣我哪敢跑…」



有些失望地,艾斯看像窗外,三樓的高度跳下去嘛…不是斷了腿被抓回去打個半死就是不幸摔死,他還年輕才沒這麼急著自我了結。





房門突然打開,艾斯看到馬可走進來時嚇了跳,沒想到馬可抬起腳就往他身上一陣猛踹狂踹拼命踹,嘴上嚷著「靠腰你這噁心的死同性戀竟然跟我扯你和你男人滾床的下流事情」,把一頭霧水的艾斯給踹得亂七八糟後,又大聲地說「老子我要睡了被叫來看守你還真的有夠倒楣要是晚上給我發出半點怪聲一定叫老爹宰掉你」後往艾斯臉上扔了個東西就走出去,砰地一聲重重關上門。




艾斯先愣了下,拿起馬可扔給他的東西,看個清楚後隨即酸了鼻子。





媽的,誰叫咱們是損友。
坐在門外裝做入睡,卻是仔細聽著勾繩甩動細響的馬可無奈地想。















斯摩格回到家時相當疲倦,他已經很久沒有這樣體力透支過了。


今日他手下破獲一起竊車案,犯人是一群青少年,專挑高檔進口車下手,在接獲通報、確定是白海會的地盤時他不禁心悸了下。




那名男孩消失在人海中的背影就這樣突然在眼前閃現。









他到了現場,警員已經將那群青少年給制伏了,幾個身影壯碩像是帶頭的已經上銬、被帶進押送車,大大作響的警笛吸引了不少的人群圍觀,斯摩格下車時還得擠過一群好事的民眾。




在他瞥見一名被壓倒在地的黑髮青年時,心臟突然停止跳動,他直直地走向那群壓制住他的員警,用力揪起那頭熟悉的黑髮將他的頭拉起。








不是,但也他媽的夠像了。





經歷青春期的臉孔褪不去稚嫩,驚慌的眼神和那幾顆未消失的雀斑,讓斯摩格的心瞬間盪到谷底。









將少年上銬推入警車後,他虛弱地倚著寶貝重機,看著刑警們蒐證時,他突然想起總有一天,他得這樣當著所有市民和部下的面逮捕艾斯。


儘管他們同居過,他讓艾斯自由進出警局,他給了艾斯一切能給的特權,但只要人贓俱鑿的事實擺在眼前,他就得因著這份正義去逮捕他。











回想也是一樣地令他疲憊。





斯摩格閉起眼,連看新聞的例行公事也懶了,隨手抓起艾斯總喜歡抱在胸前的小灰枕,當初只為了午睡方便才添購的小小物品,如今上頭卻充滿那男孩的味道和記憶。









「媽的,臭小鬼…」






「幹嘛罵我。」





猛地出現的聲音和加在自己身上的熟悉重量,斯摩格不可置信地睜開眼,看到那名該死的雀斑男孩本尊正坐在他大腿上,還很不客氣把枕頭搶走,好像那是他的所有物一樣。





艾斯用力在他唇上印了一吻。




「我說我會回來的,斯摩格。」


「…比我想像得快。」





「啊啦,只有這樣?」

艾斯露出一副世界上最可憐沒人愛的傷心表情,作勢拿灰枕要打他。

「我可是很很被老爹罵了一頓下達通牒甚至還被軟禁耶,要不是你說什麼希望我回來我才冒著生命危險跑回來找你,沒想到一進門就聽到有個絕情絕義沒心沒肝的傢伙──…」






斯摩格一個拉扯將艾斯擁入懷,終止那串似乎永遠也安靜不下來的聒噪,艾斯愣了下,隨即軟化似地乖乖抱住他,貪婪地嗅聞斯摩格身上那濃烈的雪茄味。









看到你真好。



簡短幾字悄悄鑽了出來,艾斯耳尖地聽見,笑了。

他仰頭,捧起男人那張未刮的臉便是深深一吻。






手指悄悄地解開對方領口上第一顆釦子,斯摩格睜眼,不太確定地看著艾斯。






「還看什麼,我可沒有太多時間。」

艾斯頭也沒抬的繼續邁向第三顆釦子,斯摩格抓住他的手腕,不發一語地看著他,艾斯笑了笑。





「抱我,斯摩格,我想要你狠狠愛我。」










粗重的呼嗄聲從寢室門縫流瀉而出,體型精壯的男人輕而易舉地壓制著年輕的男孩,照著對方提出的要求,他狠狠地要他,沒有保留的力道幾乎要將年輕的身軀撞得支離破碎。



在底下的男孩哭著,痛哭失聲,但怎樣也學不乖地一次次重複撩起男人的欲望,甚至大膽地騎坐到對方腰幹上忘情扭動,追求他所渴望的滿足。




斯摩格是有些年紀,但他長年鍛鍊有素,而艾斯相當年輕,就是因為太年輕像是有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精力在他體內燃燒。















記不清有過幾次的歡愛後,艾斯總算靜下來了,臥在斯摩格胸膛上,像他倆第一次同床共眠、斯摩格起床時發現的親密體位,斯摩格從床頭抓了支雪茄,本想下床去找放在褲子裡的打火機,艾斯卻拉住他,從外套中掏了個新的幫他點。



「舊的快用乾了,正好換吧。」





艾斯將打火機放到床頭櫃上說,然後他趴回斯摩格的胸膛上,像是在聽他的心跳從激烈漸趨於平穩。

斯摩格看著他的背上,那幅巨大的屬於白海會的刺青。






「如果我是女人,不懷孕都有點難。」



跳下床邊穿著衣服,艾斯突然沒由來地說了句,斯摩格白他一眼,看他笑得亂七八糟的模樣。











「可惜我不是。」




緊接這句突然沉默了空氣,斯摩格靜靜看著艾斯那張在暗中看不太清楚的臉孔,他知道他還有什麼說不出口的話。



「我送你回去吧。」


斯摩格起身,卻被伸手阻止,然後是一個濕濕熱熱、如火般幾乎燙傷斯摩格的吻,持續良久,艾斯慢慢地放開他,那張臉上找不到一點笑容。







「…」



斯摩格張開口,卻說不出話。










「艾斯…」





像是嘆息般的挽留。











「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再溜出來,但是…」







艾斯轉過身去,不讓斯摩格繼續看他的表情,但斯摩格感到他慘忍地在試圖切斷某些東西,某些他們之間連結的東西。






「下一次見面…可能就不能再這樣了,你我都清楚…總有一天我們得面對什麼…」













「這段時間,真的很謝謝你的照顧了…警長先生。」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