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八







NFL的比賽頻率其實和MBL職棒差不多,都是每七天一次出賽,GIANTS的行程都排了出來,而進和櫻庭平均約兩週上場一次,對於新加入的菜鳥們,露臉機會越多越好,尤其是像櫻庭這樣的模特兒。

現在他不只幫漢堡代言,連香水、甜食的大廠都急著找他,想賣他那俊俏的萬人迷臉蛋,當然媒體也不會放過和他一樣紅的進清十郎,特別當他又是球具場商老闆的兒子時候。






所以,在十文字第三次把記者給掃地出門後,正式對櫻庭和進下達「禁狗令」──要是沒把媒體甩掉就休想踏進酒吧一步。


這道命令在櫻庭那致命的吸引力之下當然是辦不到,所以儘管櫻庭很想來和瀨那玩,在媒體跟監下還是難如登天…所以他只好認命地打消個念頭,乖乖地待在健身房內和高見廝守整日。

至於進,他倒不至於擔心這個,而且可憐他的時間已經所剩無幾,自從上次邁阿密約會後,他就一直被關在訓練所中練身體,準備打這個周末對華盛頓紅人的第一場比賽。






由於這場比賽是本季開場賽,對GIANTS顯得異常重要,兩名亞裔球員也都被排入先發,他們幾乎是被球隊盯得死緊,二十四小時都有隨身教練跟著盯梢。


當然,進和瀨那也很少連絡,他光拿著那支全球最高科技的產品不弄壞就是種奇蹟了,高見和櫻庭都真心奉勸他別挑戰通話以外的功能,所以…






等到他能再次坐在Devil Bat中,接過瀨那特製的咖哩飯時,已經是星期五的晚上,現在店內沒什麼人,十文字自從分手後就一直待在房內很少出現,黑木和庄三也都忙於自己的事業,嚴格來說酒吧的平日等於全交給了瀨那,這等於干擾因素少了很多。


進安靜地吃著他的晚餐,瀨那抱著賽柏拉斯坐在他旁邊看電視轉播球賽,最近的廣告總是被櫻庭拍的那支蠢廣告給佔據,每當看到他時瀨那總會笑出聲來,進暗自慶幸自己只拍了些雜誌照片。




他在瀨那幫賽柏拉斯裝飯時,努力思考起要怎樣把自己口袋中那張票交給瀨那。


高見和櫻庭聽完邁阿密約會記那悲慘的情節後悲傷地嘆了口氣,不過他們沒有氣餒,馬上又幫他想了下一波約會計畫。









給瀨那巨人隊的門票,讓他看看你有多帥氣 !──BY 高見




一支隊伍並不是靠一個人的表現決定勝負…進乖乖地把這句話收了回去,他的腦袋並不適合思考這種事情,他如果想和瀨那有進展的話,也許還是聽聽學長的建議比較好。















「進先生最近應該很累吧。」
餵好地獄犬確保自身安全後,瀨那為進收走淨空的碗盤時問。

「還好,只是一般訓練而已。」

「週末進先生又要上場了,會緊張嗎?」

「不,緊張沒什麼意義,只要好好準備拿出實力就好。」


瀨那笑了下,將碗拿進吧台去,進有些緊張起來,並猜想對方現在的心情。



「你知道邦喬飛也會演出嗎?」
他望向黑膠唱片機旁的CD架,試圖找個理由開始話題。



「我知道阿,」瀨那背對著他在洗碗,一件暗紅色的圍裙掛在他的腰上,
「JBJ的Backstage都有公佈。」




「那你會去看嗎?」

進小心的問,他看瀨那將洗好的碗放在咖啡機上烘乾。



「啊…不曉得耶,」瀨那回頭對他抱歉的笑了下。
「明天不知道十文字的情況怎樣,他好像還是很沮喪。」




進皺起眉,他覺得瀨那答應的機率從50%掉到5%去,但躺在他口袋中的那張VIP門票是高見特地為了他弄來的,高見還吩咐過人沒約到就別想回去。


但進不想勉強瀨那,即使他真的希望瀨那去現場看自己的比賽。





「…也許可以休假一天,我聽說他們最近只會演出這場。」



「啊…」瀨那有些猶豫地看著進。






「而且中場也會有表演的樣子。」





瀨那痛苦地瞇起眼睛。








「進先生,你這是在誘惑我嘛,好過份喔。」





進搖了搖頭。

「我只是覺得你會想看這場比賽。」





「因為邦喬飛嗎?」





瀨那突然問了這個奇怪的問題,進嚇了跳,他發現瀨那正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看著自己,好像他聽出了點端倪。






「…只是因為他們…因為我喜歡這個樂團,所以進先生才希望我去嗎?」







「呃…」

進總覺得瀨那有時會讓他很驚訝,就像現在,瀨那好像已經知道了才這樣問。







自己的心思真的那樣簡單嗎。







進咳了聲,直視那雙帶著疑問的大眼。







「我只是覺得你會想看,所以為你弄了張票。」


瀨那睜大眼,看著進放在他面前,那張漂亮精緻的VIP門票。


「如果你不能來,那樣…你和我都會覺得很可惜。」




「進先生,這…」瀨那尷尬地結巴起來,「我…」



「當作第二次欠我的吧,休息一天,你最近總是悶悶不樂的。」

進起身,拉了外套準備離開──正確來說是逃走,他沒把握要是再看著那雙單純的眼睛下去,自己能隱瞞到什麼時候。

「給自己放假一天,來紐約巨人隊的主場看看,這次進來之前記得先買好爆米花…中場表演我會去VIP區找你,晚安。」




「…等等,進先生──!」

瀨那在進轉身時突然喚,進回過身,看到那張臉上寫著猶豫和掙扎,他想了一會兒,深吸口氣,才和進的視線對上。





「我會去的,進先生你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謝謝你。」





進愣了下,隨即點了點頭。



「別太在意,晚安。」









踏出Devil Bat的歸途上,進覺得自己的心幾乎要激烈地跳出胸口,以前從來沒有這樣的緊張過。



在瀨那猶豫時,他覺得自己差點要窒息了,沒辦法想像被拒絕的話該怎麼辦。






但他成功了,笨拙又沒經驗的他成功約到瀨那了。
這種成就簡直就和大學時代他打敗日本大學盃最佳MVP時的興奮感一模一樣。




















週末,假日的紐約湧現了成千上萬的人潮,他們像螞蟻般從城市的各個角落出現、聚集,大部份的人穿著代表GIANTS主場的白藍色球衣,美國人們興奮地嚷嚷著預測今天GIANTS和紅人的比賽,進場前秀一下彼此剛買的賭券,祈禱今天的好天氣能帶給他們一樣好的財運。


其中也有不少人帶了自製的加油看板,還有部份的人特別印下球員的照片做成大張海報,其中最亮眼的,應該就是進清十郎和曼寧(Manning)的人型看板,瀨那在入場的時候有些嚇到,那些球迷手上拿著的進的照片眼神銳利異常,像是盯住獵物的狩者,讓他有點不太自在。





「這是從雜誌上印下來的,很帥對吧。」

坐在他旁邊,一個有了些年紀卻依然美麗的白人女性告訴瀨那,她是和老公一起來看球賽的,兩人都穿著一身哈雷重機風格,她老公正用力揮舞著GIANTS的旗幟。



瀨那哈哈地乾笑了下,畢竟他已經看習慣進溫和的表情,那樣兇猛的眼神總是會讓他覺得難受,好像自己一直保住的秘密都會被看穿那樣。





巨大的煙火在空中炸開,進沒說謊,那四個搖滾歌手正從GIANTS的入口區走入場內,兩名金髮兩名黑髮的主要團員,以及光頭戴墨鏡的支援貝斯手。





「Welcome to join ths best game—New York GIANTS v.s. Washington Redskins !」
站在球場舞臺上、五人中央的瓊大聲對觀眾喊,「今天是紐約巨人隊本季第一場比賽!客隊是華盛頓的紅人隊!大家應該都迫不及待地想看到這兩支傳統強隊的比賽吧?」


「你馬上會看到的。」站在瓊旁邊,一名留著黑色及肩長髮的高壯男人說,他身上背著把豪華的黑白色金屬電吉他。
「而且你會完完整整地看完這場比賽。」




「是阿,瑞奇說的沒錯,今天由我和瑞奇負責為所有球迷播報這場比賽!但是在那之前我們先為各位帶來了你們最期待的新歌!」








全場在煙花和電吉他的狂飆中沸騰了,LOST HIGHWAY的主打同名歌曲在短短的五分鐘內便將所有情緒都推到最高點,當他們演唱完、離開球場,換球員們陸續從休息區進場時,觀眾依然熱情地尖叫連連。






瓊和瑞奇在球員準備時跑到了播報台上──瀨那開心地發現播報台距離VIP區只有幾步遠,他可以看到那兩個一黑一金髮的男人正興奮地看著球員名單。


對於今天這樣驚奇的報播人選,觀眾們簡直是愛死了,他們紛紛想從VIP附近擠進來,幸好四周已經先佈下一層隨扈以策藝人們的安全。






「嘿瓊,今天曼寧(Eil‧Manning)看起來意氣風發,他大概想在前半場就拿下壓倒性分數,休息了整個球季,巨人隊的球迷一定等得不耐煩了。」
較為豪邁粗野的男音用令人愉快的腔調說,他是瑞奇山柏拉。
「我知道那種感覺,他應該非常急著想刷新自己的球季紀錄。」


「當然啦,今年的GIANTS可是有超優秀地球員讓他好好發揮。」
熟悉的大眾情人嗓音,瓊咧出一口白牙對他旁邊的瑞奇露出微笑。
「看看清十郎‧進這位東洋新秀,他雖然是亞裔球員,但我敢保證你一定會想買他的球券──瑞奇你買了嗎?剛剛我太忙忘了。」




「如果你還需要爆米花的話我現在就去幫你買來。」

瑞奇裝做要走的動作,瓊笑著將他給拉回位置上。




「我們等等播完再去喝一杯也行,現在先讓我們來看看這場比賽──投硬幣的結果是紅人隊先攻!看來今天可以立刻見識到GIANTS那驚人的防守了!」







在瓊開心的爽朗笑聲中,這場比賽開始了,瀨那興奮地看著兩隊球員列陣,所有觀眾都和他一樣,屏息等待那聲HUT。






「紅人隊歷年來戰力波動很大,在零六年差些打敗巨人隊進入總決賽,又曾經在零五年被掛零回家過,」瓊說,他沒去看手邊資料,他本身就是足球癡,
「也許今年的表現又會有次巨大的浮動,今年的紅人沒有交易到新的球員。」



在第一次進攻開始時,播報台沉默了下,瀨那和一些觀眾忍不住回頭看,他們看到瑞奇正支著下巴沒有回應。



瓊用眼神示意他答腔,過了五秒後又用手肘頂他瑞奇才回過神來。





「那個,現在是第一次進攻,巨人隊的四十號選手將紅人的四分衛擒殺!」



「他是清十郎‧進,之前我和你提過他,瑞奇,」瓊有些不高興地說,
「他是個日本商人的兒子,他的表現也真的很出色…第二次上場上就使出閃電突襲!再次成功將Daves擒殺 !紅人隊危險了!他的力氣真大,Daves倒在地上到現在都還爬不起來,我知道那種感覺,正常人大概需要半個月才能好。」




倒在地上的Daves掙扎了很久才在隊友的攙扶下勉強回到崗位,進重新拉整他的手套,黑藍緊緊盯住Daves。




「我覺得全NFL的四分衛都得開始訂購高鈣牛乳了…」
瑞奇在Daves再次遭到強力擒抱時發出怪叫,他做了個好笑的鬼臉。
「這大概跟卡車撞到一樣痛!我說日本人也還真猛阿。」




「我想他女朋友正在看這場比賽吧,」瓊非常開心地看著正在地上努力爬的Daves,「看看清十郎的力量,他大概是想在他馬子前面好好表現。」



「女朋友?我都不知道瓊你啥時變成他的粉絲?」


「嘿MOOMOO(瑞奇的綽號),他和我要過簽名呢,他說他要送給他的小情人…我敢打賭他一定有約他女朋友來看比賽哈哈哈…」














啊?










瀨那的腦袋在瓊的笑聲中停了運轉,他楞楞地看著球場上正準備第三次攻守的球員,小腦袋中響起了十文字說過的話。








你到底知不知道這有多嚴重!而且他一副就是想追你的樣子,你是看不出來嗎,啊?











在過了幾秒之後突然來的太遲的恍然大悟,讓小蝙蝠的臉突然刷紅。
他以為,黑木和十文字他們是鬧著玩才這樣糗他。


瀨那突然有種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到地心去的渴望,原來自己是真的那樣遲鈍,原來那句TO MY LOVE是寫給他…









他說他要送給他的小情人…








這句話轟地在瀨那腦袋中重現(場內的球員帶著盔內式耳機大概沒有聽見兩個歌手的玩笑)。


如果有人在吶喊中突然看見縮成一團的小蝙蝠,大概會覺得他不舒服到快要暈過去,他的臉幾乎紅透了,整撮高聳的毛也彷彿從褐色燒成紅棕色,瀨那尷尬地看著GIANTS那些藍色的球員成功搶到進攻權,大夥用力拍進的肩膀讚賞他的畫面…他覺得自己很像坐在燒燙的鐵板上。



進對他是認真的,並悄悄地超越友情…他內心十分糾結地想,小早川瀨那你真是笨蛋,大概全紐約只剩下你天真的認為你們只是朋友…




明明知道不可以的,但瀨那在極度地掙扎中,還是察覺到自己其實有那樣,一絲絲忽略不掉的,開心。





輕輕地嘆了口氣,瀨那痛苦地看著在GIANTS休息區上喝水小憩的進(櫻庭的上場讓全場女性發出瘋狂的尖叫)。








原來自己早就淪陷了,只是一直用友誼當作藉口。




他不清楚進是什麼時候悄悄越界,但瀨那知道,在他們第一次相遇的意外中,他就對進清十郎這個名字有極大的好感。


一直以來,他偽裝的身分讓他總是無法自在地在進面前呼吸,瀨那一直知道他們之間的矛盾有多深,從他們認識之前他就知道進的身分。





GIANTS的未來明星線衛,在去年聖誕節超級盃第一次照面上,瀨那就知道他會是個很棒的球員,有很多不能說他也不願去回想的秘密,使他得戴上這個面具走入球場,使他成為光速蒙面俠21,還有,使他們相遇。












現在想想真的很諷刺呢。
瀨那露出個悲傷的苦笑,在巨人隊成功達陣、觀眾和瓊興奮的喊叫聲中追想。



在那次交手中,進的強悍令他印象深刻,過去四年的傳奇裡,進是第一個成功阻擋他的選手,所以進清十郎這名字在自己的印象中劃了道深深的痕跡。


然後,在他收拾完善後,沿著球隊為他準備的密道閃過人群,卻碰上了群搶劫慣犯的傢伙以為他帶著什麼值錢物品,一連串沒命的逃跑下就這樣撞上了他。






就這樣撞上了不該的緣分。






如果那時,他打開了自己的袋子,會看到一切的真相,但進清十郎並沒有這樣做。



將臉深深地埋入雙掌中,瀨那幾乎是悲傷地在笑。





從那時候,真正的自己就曝露出來了,對進。







沒料到武藏會將他們的緣分重新牽起,原本以為沒可能會再見面,以為下次就是站在球場上,而不可能像個凡人一樣重新相遇,一樣相戀。











瀨那愣了下,隨即猛抬起頭甩了甩,他在想什麼,自己明明決定過即使對進有了感情也會裝做沒事,當成朋友,一直到這個球季結束為止。








「小男孩,你怎麼了嗎?」旁邊的哈雷夫妻很早就注意到他的臉色,終於忍不住開口關心,「你難道是紅人隊支持者坐錯位置?」



「不…我是巨人隊的…」

瀨那虛弱的回答,他強迫自己打起精神繼續看比賽。




但他的目光卻沒辦法再像以往那樣顧及整個球場佈陣,褐色始終跟隨那抹藍色的身影。













「上半場的比賽真像是一場屠殺…」瓊在第二節進入尾聲時說,
「現在的比賽和我這兩年來開始玩的AFL還真像…46-13,紅人落後了六次達陣,要是他們不想點辦法阻止這樣的發展,恐怕結局會很難看…是吧瑞奇?」




「我只知道如果你再不起來等下大衛(David,邦喬飛的keyboard)會給你難看…」瑞奇向他指了指台下,
「我們應該下去準備中場演出了──我知道這些寶貝一直都在期待我們上場的。」



「你就不能把這當成湖人隊的比賽一樣熱情地播報嗎?」瓊忍不住抱怨,
「你好歹也身為個美國人,比較喜歡籃球的話也別這麼急著走阿。」



「那你幹嘛不找狄克(Tico,邦喬飛的鼓手,為美式足球迷)跟你播報 啊?」
瑞奇沒好氣地噘起嘴,將瓊從位置上挖了起來。
「好吧我保證下半場會開開心心地跟你聊Kobe本季的表現,現在讓我們去迎接巨人隊的球員吧。」









在瓊與瑞奇在隨扈護送之下離席後,第二節也以46比13結束,瀨那在球場內啦啦隊跳得火熱時整個人放空了的坐在位置上,他正努力盤算要怎樣去面對進,旁邊有些觀眾離開去買東西或上廁所,當小蝙蝠的思緒完全化成了張白紙時,有個人拍了拍他的肩。




在看到那雙黑藍色時,瀨那差點摔下椅子。




「進、進先生──?你怎麼在這!」




進看起來就像是一路狂奔的奔到VIP看臺區,他已經脫掉護甲,只穿著一件無袖黑吊衫,進坐到瀨那旁邊,腦袋一片空白的小蝙蝠只能張著嘴發不出聲音,像個笨蛋的看著他汗濕的頭髮。





「我答應過會來找你。」

進低聲說,由於他背對觀眾,而且是用日文,沒什麼人發現方才球場上表現亮眼的明星球員跑到這裡來。






瀨那搖搖頭,不知該和他說什麼──他想起那張自己寶貝得要命的簽名CD,進拍拍他的肩膀,指指球場,瀨那抬眼、看到巨大的管柱噴出了幾乎遮住整個球場的乾冰,樂團的成員在燃燒的氣氛中登場了。




興奮和想要逃避尷尬下,瀨那閃開進的視線,衝到前面鐵網去看表演,但偏偏晚了一步,區區一百六的他就這樣被擋在那群白人的背後,幾十個年輕人堵成一座人牆他根本沒輒。



當他失望地開始盤算該怎麼辦時,有隻大手抱住他的腰、輕而易舉地將他整個人給舉了起來,瀨那驚慌地張大嘴看將自己給放在他肩膀上的進,他靠著一百八的身高擠過人群──瀨那併住呼吸,眼前球場上那四個男人瘋了似地飆起麥克風,在瓊將麥克風架舉向觀眾剎那,他沒辦法再去思考進幹的「好事」,舉起手跟著全場吼叫起來。









音樂是和圖畫一樣容易感染的藝術,原本不茍言笑的進也難得勾起嘴角,不斷有紅色紙片雨般密集地灑落在觀眾席上,他們大聲又笑又叫著,差些喘不過氣來,附近有些年輕小夥子一起舉起紅底黑邊的笑臉看板,讓瓊跳下舞台、奔到他們這裡晃了幾圈(不過瑞奇馬上過來將他踹了回去)。



你必須相信這幾萬個人都是一樣,在此刻成為了狂熱份子,不管現在的比數對哪方有多難堪,球員們還是一樣跟著SOLO的吉他聲同步扭動傾斜身子,從VIP席可以看到巨人隊的那群傢伙在模仿瑞奇的招牌姿勢。




旁邊有人拉開幾十瓶香檳(好像他們已經贏球了那樣),伸往場內想射到舞台上去,有一些潑到了進,瀨那笑著幫他把淋濕而黏在眼前的頭髮梳開。




「我沒關係,你專心看。」

進愉快地說,但恰巧在此時爆發的數百支煙火炸掉他的聲音,瀨那「啊?」了聲,聽不到他說什麼。





「我說我沒關係──…」






進又說了次,他仰起頭想讓他聽清楚些,沒料瀨那正好低過頭來也想聽他到底在講什麼──








時間好像突然按下靜止,交會的黑藍和淺褐同時停下動作,他們在第一時間內都沒辦法弄清為何他們的唇會貼上彼此,煙花持續射向蔚藍的天,在球場上方懸吊著的大型螢幕上,正巧停在瓊的臉部特寫,而他像是知道這個無人發現的意外,對他的歌迷們擠了個性感的戲謔笑容,再抓起麥克風仰天爆吼。






這完美的嘶吼驚醒瀨那,他猛抬頭繼續和其他人一起鬼吼鬼叫,好像這件事根本沒發生過一樣,但進可就沒辦法再說出「我沒關係」這種話,他一直到SOLO結束、瑞奇帥氣的拋掉PICK後,才緩緩回過神來。
















原來觸電就是這樣一回事。






那時進覺得他完了,連剛才第三次成功截球搶走進攻權時心都沒像這樣興奮地跳動,他開始害怕瀨那聽到他激烈的心跳聲。




沒有辦法思考,突而其來的意外,那是沒辦法否定的事實,進沒再說話,他扶著瀨那的手有些發抖(他很害怕自己會讓瀨那摔下來),看看四周,確定沒有人注意到這場意外後他才緩緩吁了口氣。





當這首令人窒息的We got it going on(開始狂歡)即將結束時,進將瀨那放到椅子上,含糊的說了句「我該回隊上了」就消失在攒動的人群之中。















進一直狂奔著,他知道自己的呼吸非常吝亂,但他沒辦法分神去控制,眼前一直出現瀨那那張近距放大的臉,從沒有過的暖和感覺停在唇上,他忍不住摸了下自己的唇確認是否真的給電擊灼傷。

當他跑回GIANTS選手區時,櫻庭遠遠就看到他,他衝過來當頭給了進一個慘痛的爆栗。



「你跑去哪了!整個休息時間都不見人影!教練都快急瘋了!」

櫻庭圈住他的頸子就是一陣痛罵加指頭戳擊,不過他馬上就發現友人似乎失常了,不但不像平常那樣反擊,還勾起嘴角、露出個讓櫻庭覺得很噁心的笑容。




進推開他,拿起丟在椅子上的護甲用力套了進去,他確定現在的心情和體能都處在最佳狀態,就好像已經五天沒上場過那樣精力充沛。




走下場的瓊在遠處看到進的背號,他拿起身上揹著的黑底白邊吉他向進晃了晃,進舉起自己的藍色頭盔往他用力地揮了下,然後他戴起頭盔,全速奔入球場。



















看台上的瀨那一直到第一節的衝撞開始後才像驚醒地跳了起來,他兩隻手捂住臉頰,感到自己整個臉都在發燙,微微顫抖,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在球場內狂奔的藍色身影,然後他抱住頭,在觀眾們為再次成功截球的進歡呼中發出尖叫。




他知道自己絕對完蛋了,小早川瀨那,被自己的白痴行動給丟了心。




如果不發生這個意外那他還可以當作沒感覺一切都是假象他很好很OK可是他根本一點都不好啊啊啊啊啊!!



天曉得他剛坐在進肩膀上時有多害怕加激動,還好那時用吼叫化解尷尬,但他沒辦法控制自己發抖,他覺得自己隨時都可能會從進的肩膀上摔下去。





完了完了完了。瀨那絕望地抱著頭,心中出現了蛭魔鬼般的臉還有十文字那可怖的拳頭…以及瓊的賤笑。








慢著為什麼他覺得瓊的笑是這麼賤啊啊啊!明明每支MV都會出現那種笑,但他卻第一次覺得瓊笑得這麼賤…


等等小早川瀨那你在想什麼瓊哪知道啊!回過神的瀨那給了自己一拳讓自己清醒點,瓊只是認識進,哪可能幫進追他…












追他?


瀨那猛地傻笑了下,然後驚覺滿心的甜好像不太好。









是根本不好啊──隨即他又低下頭哀號,旁邊的哈雷夫妻好像覺得瀨那怪怪的,不時投以關心眼光,他們好像也沒注意到手上拿著的看板那位男人才剛出現過。


絕望地看著哈雷夫妻手上板子的男人照片,瀨那決定放棄思考,兩眼完全放空地盯著比賽進行──沒錯,消極地裝死。










當然比賽的結果是巨人隊大勝紅人隊,櫻庭和曼寧帶著球員扛起整桶汽水往總教練頭上淋了下去,害得教練得滿身狼狽地接受訪問。



四名樂團成員開心地和巨人隊球員們互動,幾個巨人隊球員興奮地衝向瓊讓隨扈們感到壓力異常巨大──該保護瓊的人身安危,但這意味著他們得和全美國薪水最高的攻防線球員進行格鬥…


不過瓊應該會沒事,在球員的淹沒中他到底還是存活了下來,並開心地和他們握手致意,進對他露了個有點不太自然的笑,這讓瓊促狹地咧開嘴。




「和你的女朋友過得如何?」

瓊開玩笑地問,不過瑞奇和大衛馬上將他給抓回台上接受巨人對老闆致贈的巨人隊球衣,連支援貝斯手的麥當勞大叔(優‧麥當勞)也有一件,在櫻庭狐疑的眼神下,進感激地和其他球員們一起為樂團拍手,並悄聲地說了句「進展順利」。



















那天進和瀨那沒機會再碰面,賽後巨人隊開了個PARTY,進無法避免地和櫻庭被拖去灌酒,瀨那獨自離開球場,當他安全地抵達Devil Bat、將自己關進房間後,才虛弱地倒在床上。





很好,滿腦子還是進的臉…瀨那絕望地發出哀嚎,他坐起身,將擱在床頭寶貝供奉著的LOST HIGHWAY專輯拿到手上,抽出CD,看著那句TO MY LOVE的塗鴉。





他忍不住伸出手,細細撫摸那行字,感到上頭墨痕的起伏。










不該有反應的,對嗎。

瀨那慘淡地將它放回盒內收好,拿起手機,看著背影上他兩一起玩鄰居哈士奇的合照發楞。











會有那樣攤牌的一天…



十文字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瀨那覺得自己突然能夠明白為什麼十文字的表情會是那樣哀傷。










畢竟胸腔內的那份感情太真令人無法忽視,只能閉緊眼用力壓下。













「再半年就好,拜託…」

閉上眼,瀨那像是祈禱似地握緊手機喃著,他用力吸了口氣。




「進先生,對不起…但是等到光速蒙面俠21和你完成約定後…」











也許,他不敢說完下文,但他衷心祈禱這樣難捱的日子可以快些過去,當那一天,他們面對面站在球場上時,隔著一層謊言,那樣的一天來到時。











他們會怎樣看待彼此。






當他以光速蒙面俠21,面對進清十郎這個男人的那一天,所有的謊言都會結束。













也都會成真











第四章 You give love a bad name 你的愛聲名狼藉

-END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