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I’d die for you我願為你而死

節一








他們開始約會。


進在每星期訓練結束後,總會抽個空去Devil Bat找瀨那,他們都沒有再提起過那次意外,但進很明顯地感到瀨那接受自己拉近距離的舉動,於是他開始約瀨那出去。


在其他蝙蝠們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瀨那會將班丟給苦命趕稿的庄三和腦袋都塞滿程式碼的黑木,溜到紐約市區去和進會合,一開始進會帶他去每個球場看看,指出巨人隊在這裡打出完封紅人隊的傳奇,還有告訴他某年超級盃決戰的故事,以及MVP曼寧創下的船期等等。


他們的話題停留在美式足球上,但去的地方開始改變,當瀨那停在某間漫畫店前,羨慕的看著裡頭小孩邊喝冷飲邊看堆成小山般地漫畫時,進會將瀨那給拉進去,翻翻當紅的漫畫週刊,看庄三畫的光速蒙面俠連載。



瀨那沒有上過小學以上的課程,這件事進知道後非常驚訝,但他沒有表現出來,只是繼續陪著瀨那看漫畫。




然後他開始帶瀨那去他們都沒有去過的地方,美術館、圖書館、中央公園等,有時瀨那會把賽柏拉斯帶來,美其名理由是蹓狗。兇猛的地獄犬戴上高見買來的超強韌項圈後好像比較受控了,但是當路邊的白人小孩拿著熱狗開開心心地跑過去時,牠背上的毛會立即豎起並追過去,瀨那當然拉不住那隻飢餓的野獸,這時進會一把將賽柏拉斯撈起來、並放根玩具骨頭去堵牠的牙。




另外在這個球季中,進那亮眼的表現讓他增加了許多收入,廣告、周邊以及巨人隊那驚人的薪水和獎勵金,在六月比賽打完之後,他在曼哈頓區買了棟房子,當然這種大手筆有一半是進浮竹郎的獎勵,在NFL的排名中,他的防禦率已經和綠灣包裝人隊的明星中鋒不相上下。



整棟嶄新的房子只塞了根木頭當然太少,在一個高見和櫻庭難得和他們一起出遊的溫暖下午裡,原本他們是到中央公園去散心,高大的閃光二人組還是毫不保留地狂閃,正巧那天社區團體帶了居民自行繁殖的幼犬們來尋找合適的主人,童心未泯的櫻庭和瀨那首當其衝地奔了過去,拼命摸那些圓滾滾的小貓小狗。

高見一點都不羞愧地說他本身非常懶得整理家務,櫻庭又偏偏想養貓(因為日本老家有養),在小貓那可怕的破壞力淫威之下,高見毫不猶豫且非常果斷地直接說NO。

不過進可就不同了,他看上了隻帥氣十足腿又長的哈士奇,約三個月大的幼犬,那隻哈士奇也看上進的樣子,撲過來就咬住他的T恤不放。





「進先生你該不會想養吧?」



對於超過一定體型大小的狗有著嚴重恐懼的瀨那忍不住問(這多虧賽柏拉斯),進抱著那隻活蹦亂跳的哈士奇,一臉「有何不妥」的表情,那隻哈士奇歪了歪頭,露出「為什麼不喜歡我我很喜歡你耶」的臉。




好吧,人跟狗都長得這麼像了,而且又是純種的昂貴哈士奇,能有人拿出來領養真的非常難得,儘管瀨那看起來非常恐懼,但最後這隻哈士奇還是成功地跟著進回去了。




但是養狗人必須要知道的是,哈士奇是種活動量極大的狗,因此在牠正式被取名海蘇、打好預防針植過晶片後,精采無比的狗拖人大戰開打──不對,是狗拖蝙蝠。

進會帶著哈蘇到Devil Bat去,一開始賽柏拉斯非常不友善地和牠打了場架,不過牠馬上發現即使打贏這隻沒發育的小狗也沒吃的當獎勵,所以牠乾脆完全不理海蘇、乖乖趴在門後繼續睡覺。


十文字和瀨那會帶海蘇去散步,前者勉強可以控制住這頭興快速發育中的幼犬,至於後者…通常最後都是被一路拖回來的下場。




十文字似乎振作起來了,偶爾報紙會登一兩件黑龍幫的消息,但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在意,他現在整天都待在酒吧內,好像想彌補之前都把店交給瀨那那樣。因此瀨那有更多時間可以和進出門,不過十文字還是不喜歡進,為了不讓他生氣,兩人很有默契地隱瞞起出去的事。


瀨那拒絕不了進的邀約,不管是吃飯、散步溜狗或約會──瀨那用一起出去玩代替這個名詞──他就是無法拒絕進,當那雙黑藍色的眼睛誠懇地看著他、說出要求時,他總會想到那一天的意外,想到進想追他的事,他的臉就會偷偷地變燙,而在擔心進發現異樣之前,自己通常已經忍不住地答應下來。



瀨那必須承認,如果他們現在是從朋友逐漸變成情人的過度期,那其實還蠻順利的,因為蛭魔和武藏搬去丹佛了──武藏錯過這球季開場後的第一次上場表現亮眼,他的一記逆轉超長距踢球讓球隊要求他不準再缺席,而蛭魔在武藏哀求下硬是被拖去丹佛跟他住…




所以,大惡魔不在的這段期間內,小蝙蝠的活動可說是無拘無束,頂多十文字會規定他十點前回家不準在外過夜。











他和進也會去高見家光顧,用高見的投影式電視看比賽,有時高見會分析球季的情勢,從他口中瀨那得知大家認為今年的電光人不太理想,除了對海豚的跨區賽以外,其他比賽都贏得很勉強,但至少有保住西區龍頭的位置。





「下一場光速蒙面俠不出賽。」




打開筆電,高見有些懊惱地說──他把螢幕轉過來,其他三人看到他連上聖地牙哥官方網站,在球員列表的最上方,是一張只有一片綠色護目鏡的照片。



「電光人非常保護他們的王牌,聯盟總是抗議不公開光速蒙面俠資料的舉動,」
高見向瀨那和櫻庭解釋,瀨那極力露出和櫻庭一樣恍然大悟的表情,高見指指那張照片,「大概這幾年,聖地牙哥就把這當成光速蒙面俠的出賽預告…如果賽前還是這張照片,那光速蒙面俠就不會出賽,但是如果出現了他那可怕的背影時…」






「就是惡魔降臨的時候。」進替高見說了下去。
「這是NFL聯盟取的代號,就像惡魔一樣無預警地出現,然後再次攫走超級盃冠軍的榮耀。」





「是阿,不過相信他不會這樣下去,」高見笑著說,
「今年我們會讓他的傳說劃下句點──NFL官方也不太喜歡他…正確來說除了電光人球迷以外沒什麼人喜歡他,看看那些黑道、那些賭鬼,他們因為光速蒙面俠輸了多少錢?也難怪電光人得這樣保護他,如果他的身分曝光了,一定很多人想找他算帳。」





「通常他也只會在超級盃出現而已…所以關於他的資料可說是少之又少,我們對這樣的傳奇人物可真的是又愛又恨。」






瀨那小心地別開頭,看著趴在他們腳邊的海蘇,幼犬睜著無辜雙色眼珠看他。






「不過我不懂為什麼光速面俠會在第一場出賽,」高見盯著官方放出的影片問,
「進你真的很好運,一般來說他是不會在普通例行賽中出現的。」



「大概是情況太慘吧,」進說,他抱起海蘇搔牠毛茸茸的耳朵,
「第一場就輸成那樣對球季不是個好開始。」




瀨那嗯了兩聲就跟著逗起海蘇,幸好這話題沒繼續延續下去。

















在進這方面,他的生活算過得很順利,生活中除了運動、溜狗、約會就是比賽,他只需要兩個禮拜一次和球隊飛去別州比賽就可以(還不用擔心弄壞機票門,現在全巨人隊球員都知道他是個機械白痴,大家會很有默契地幫他買票),而且不知道是托球星光環還是浮竹郎的名聲,他和曼寧以及其他的球員關係變得不錯,雖然他將大部分時間都留給瀨那和高見櫻庭,但其實那些美國人對日本人還是有相當程度的興趣。





「嘿,清十郎進,你在看你女朋友的照片嗎?」



一聲促狹的口哨和爽朗的笑聲,進收回放在IPHONE的視線,回頭看見曼寧,GIANTS的MVP四分衛正吊在健身桿上看他,他跳回地面,甩甩那隻全NFL最昂貴的右手,掛到進的肩膀上。

「讓我看看你馬子吧?連那個明星也知道你有女朋友,真想看看是哪樣的女人能夠忍受的了你。」






這句不知是褒是貶的話讓進呆了下,不過他想想曼寧是個好人,應該不會對自己抱異樣眼光,於是他拉出瀨那的相片給他看,曼寧只看了一眼就懂了,他又吹了聲口哨,用力揉了揉進的頭髮。





「沒想到你是個GAY !真看不出來!」




「什麼?」


健身房裡的其他球員跟著這聲呼喊圍了過來,他們興奮地看著進嚷嚷起來。





「清十郎你會上GAY BAY嗎?」


「你這麼帥,我女朋友都說如果要和東方人搞外遇你會是美國女人最想搞的類型,她一定會失望到崩潰吧啊哈哈哈──」


「欸那個歌手不知道你是個GAY嗎?」





對那群突然八卦起來的洋人球員進實在時無法做出反應──在他回過神後才發現這群平常正經八百的傢伙全看到了瀨那的照片,曼寧還很興奮地問他上幾壘…



一隻大手伸了過來,將被巨人們淹沒的進拉了出來,進看到高見對他露出「你死定了的表情,接著高見轉過頭去對著起鬨的大夥賠了個笑──他大概發覺情況不妙才衝過來。






「唉唉,各位明星們,我這學弟比較純情,也比較保守,他們現在正穩定發展中…所以沒什麼八卦啦。」




「開玩笑,光他出櫃這新聞就可以佔多少版面了?」一名黑人中鋒開心地說,
「高見原來你早就知道啦,待這麼久也不講,不當我們兄弟嗎?」


「不是我不說而是學弟他的問題,」高見無奈地給進一個白眼,
「他到現在都還沒告白,他比較,嗯…innocence啦。」



「放屁。」曼寧咧著笑對其他人說,
「我可不相信隊上的明星線衛是個跟男人說『我愛你』或者『我想和你做愛』都說不出口的膽小鬼,看看他場上的樣子,他才不會這樣。」





高見想再開口幫進辯護,但進卻伸手阻止他。




「謝謝你高見學長。」



進冷靜地看著那群膚色不一的傢伙,每一個球員年薪都比他高上許多,但他卻第一次覺得這樣不怕或者一點都不感到自卑。





「但是我和那孩子的私事…我覺得這樣已經很快了,並不是說不出口,而是尊重。」







曼寧像聽了感人演講的為他抹抹眼角,有些人還做出胸前劃十字的動作,不過他們沒再煩下去,慢慢各自散開去做自己的事,高見吁口氣,急忙把進拉到旁邊。






「你幹什麼自爆?」他幾乎是快要暈倒的問,
「你以為這跟我們聊天一樣嗎?對方是曼寧!還有全NFL薪水最高的球員們!你在想什麼?幹嘛跟他們提瀨那?」



「我不認為這有什麼不該,」進靜靜地說,
「總有一天,我會和瀨那講的,而且父親也告訴我他能夠接受…這裡是美國,為什麼我不能告訴他們,我相信他們不會蠢到說出去。」




「這可不一定,若他們有心想把你從明星名單上踢下來,那他們就會這樣做!」高見不悅的皺眉,瞪了進一會兒才像沒輒地垮下肩膀。
「…好吧,既然你這樣認為,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講你,不過你若想保護瀨那和自己,那還是低調點吧,我和櫻庭也是這樣低調在交往,不管你爸是不是支持,別這樣天真,好嗎。」






進看著高見擔心的神情了下,才點點頭。








他是應該注意這樣的事,也許很多球員都傳出八卦還依然光鮮亮麗地打球,但他畢竟是個亞裔球員,還是隻菜鳥,儘管現在看似情況對他不錯,命運之神站在他這邊,但他似乎超過界,他應該注意的是自己的表現,在NFL的戰績,以及答應過瀨那的──再次和光速蒙面俠21在超級盃的交手。















丹佛 






蛭魔翹著腳,還是一樣大喇喇地坐在那張沒有那樣華麗的沙發上,但他盯著螢幕上的雙眼卻緊緊繃著,賭盤網站中,下注數字明顯降了許多,他押的球員數字不再漂亮,這讓他的心情更是鬱悶。
















同一時間,紐約的中國城也不平靜,金剛含惡狠狠地看著那些散落一桌的回報信件,而放在桌面中央,拆開的包裹裡,躺著包被血凝結成塊的粉末。






「果然出亂子了,新一代的沒辦法認同你,」站在金剛含旁的金剛雲水說,
「還有紐約的諾亞達幫、黑人幫、西里安幫,他們正在策劃推翻整個平衡紐約局勢的四大幫派,從老爹退休後,這三邊的人一直私下會面,以往和黑龍談定的條件也逐漸不遵守了。」





「有人想說他是老大。」






嘴角緩緩裂開,集邪惡與上帝寵愛一身的那男人站起身,抓起那包給血凝廢了的白粉,狠狠捏碎,紅色粉末灑在桌上散成一片血漠,金剛含冷冷哼了聲。










「但是…我會讓他們明白,誰才是紐約黑幫的真正龍頭。」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