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混蛋熊!」



羅索才甫踏進無光樓大門門檻,怒吼聲立即響徹了整個裡外院,正忙的和閒閒無事的都紛紛探出頭來,看到那隻紅毛香菇正怒氣沖沖地走向女院去,


「羅索,別這麼大聲,客人都給嚇著了。」

趕出來看個究竟的路德朝羅索背影喊,但只得到一記惡狠狠的冷瞪,羅索快速穿過連接內外院的白碎石道,走到了女院裡頭,瑪格莉特正好在與利恩、艾伯玩著花牌,看見失控的弟弟她急忙放下手中的牌(正巧拿到的色也不慎好)。


「羅索,怎麼了?」

「我才不要姊姊妳進官府!」

羅索劈頭便喊了這樣句驚人的話,嚇得利恩猛的坐直身,當事人瑪格莉特眨了下眼睛。

「進官府?」她不是不懂羅索的言下之意,只是不解為什麼如此突然。
「米利安大人要我去協助你嗎?」


「如果是那樣我怎麼可能反對!」

羅索忿忿地走向桌邊,寬長的藏青色袍掃過利恩的腳時發出好大啪地一聲,他用力地坐到椅子上,金色眼珠憤怒利盯著他們三人,這時閃正巧端著點心茶水過來。

「米利熊竟然要姊姊去服侍那個北方人!」


「什麼?」

包括閃在內的眾人愣了下,隨即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數時之前,官府操練場



「柏恩哈德,我昨日想了很久,總覺得沒有招待你們實在說不過去。」

在一片操練對武的吆喝聲中,站在柏恩哈德旁的米利安開口,柏恩哈德沒看他,只是倚著手中大劍,緊緊盯住隊伍有無整齊劃一。

「不需要。」

冷冷三個字作答,米利安咧出應酬式的官方表情,拍拍他緊繃的肩膀。

「別這樣不講理,這是我們這的風俗,我認識一間青樓,裏頭的女子很乾淨,今晚我找一個去陪你。」

正在不遠處調整長槍的羅索耳尖地聽見了,米利安當作沒看見他的可怕眼神。

「你不要拒絕,柏恩哈德,這就是南之國的文化,再拒絕下去就是失禮了。」


柏恩哈德抿緊唇,金色眼睛直直盯著前方隊伍,米利安又拍拍他的肩膀,轉身走回府內。

羅索追了上去,在他想飛踢米利安的屁股一記時,米利安一個閃身躲開。

「混帳──!」

「今晚叫你姊姊過來,」米利安以不容拒絕的口吻說,
「之前的亂子是她引起的,就用這個機會讓她彌補彌補。」











「所以,老子翹班啦。」
羅索惡狠狠地咬下一大塊三色糖說,瑪格莉特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噯,去陪那北方人嗎?我倒是很想看看他的真面貌呢,」她甜笑著接過閃遞來的茶杯,柑橘金色的大眼映出奇異的光芒,「那麼我就去『陪』吧,我可是不會輕易地玩玩而已哦…呵呵。」


瑪格莉特曖昧的語氣令男性們起了陣寒,正當閃在為那名北方人祈禱別給無光樓最難惹的女人榨乾時,他的手被瑪格麗特握住,那張漂亮細緻的五官望著他。

「哪,閃閃,你要陪我過去嗎?我怕那北方人欺負我哪。」



妳不要欺負他就謝天謝地了…雖然這樣想,但閃還是笑著點了點頭,再為他們一一斟滿茶杯。









無光樓將旗下紅牌送去外頭陪客的舉動並不是頭一遭,之前閃便帶雪莉及多妮妲到一名年輕男子家裡去,對方是名外國人,穿戴及家具擺設都有濃厚的洋味,也是如此他才特別喜歡金髮的兩名女孩,而且只是陪她門玩玩布偶、逗逗寵物,或者做來漂亮的衣服送她門,讓無光樓能放心地將女孩送到他家去。


但這次可說是相當麻煩的外賣服務,閃為瑪格莉特披上一襲淡藍色長袍,再打了把紙傘遮掩夜霧的濕潤,兩人走在黑暗的小徑上,在南方的夜裡,只要沒有下雨通常僅靠月光便能看得一清二楚。


瑪格莉特邊走邊做著對此次雇主的猜想。


「不曉得北方人在床上有什麼樣的癖好呢,二十年前去國一趟北之國,為了毛皮的生意去的,」
瑪格莉特習慣性地壓壓額前瀏海保持造型的弧度,
「北國盛產的毛皮都非常有名…所以忙得沒空搞這些事情,那時我也還有丈夫,後來在那兒給休了、淪落回南方,沒料卻在途中又多了個兒子。」


閃咧出笑容,年輕的瑪格莉特曾有個親生的兒子,但聽她講是給前夫爭了去。



「本再也不想淌這渾水…失去孩子讓我痛苦得快要死掉了,但是我在船邊便發現了你一個在水上漂呀漂,閃了幾下便沉入水不見了,我才急忙叫人去拉你呢。」

這些事情瑪格莉特常常提起,但閃自己卻是除了噩夢以外便什麼也記不得,她們說這是種恐懼所帶來的心理後遺症。

「我想,其實阿閃你真是個北方人吧,」她緩緩吐了口氣,隨手撩過一排路邊垂盪的柳枝,
「但要是真有一天,你得走了的話…我會相當難過的──你會想要回北方去找你的親人嗎?」


「說什麼傻話,一點兒也不像瑪格姊。」閃拍拍一臉陰鬱的她,
「我根本記不起任何關於家人的事情,就算回去也不知道該怎樣找,再說我還得保護姊姊你們啊。」


「也是,」瑪格莉特聳聳肩,看著前方小徑末端,現於夜裡的暗紅色官府,

「但我總覺得…這群北方人會把你給帶走的,純粹是身為女人的直覺。」



閃沒有答話,只是露出一個深深的微笑讓她安心。


進入官府後,他們在官差的指引下來到別院,才剛入了白牆便被裡頭的空曠給植入了「怪異」的想法,諾大的廣場空間中只有棟精緻的宅邸孤單坐落在院池邊,除此以外便無他物。


瑪格莉特一個自去敲門了,閃留在操練場上,在等待的過程可能或多或少有些尷尬,但畢竟是做這行、總該習慣,他也從一開始的窘迫轉而成接受的心態,要是自家人受委屈的話,那樣他就能隨時衝入屋內開扁了。

閃在場上踱了幾圈,注意到還有個漂亮的院池,他走到池邊,平緩的蓮葉攤在水面上靜靜地睡著,輕柔月光灑了一池,白玉石砌成的階一連砌入了池中去,是相當漂亮的造景。


但怪異的是,整座白牆內除了這池與宅外便沒有其他的了,這件事總讓閃納悶不己。



砰。

門給用力摔上的聲音自後方傳來,閃回過頭,看見一名男人像是被猛推出門那樣的站穩腳步,再惡狠狠地瞪著門內,然後他突然轉過頭,與閃對上視線。


閃的內心猛地搖撼了下,柏恩哈德好像也是,似乎納悶怎麼他會一個人出現在這?



「啊,我送姊姊過來的,」閃逼自己擠出笑臉迎向柏恩哈德。
「我在無光樓裡工作…發生什麼事了嗎?」


閃注意到柏恩哈德正用相當不悅的目光瞪著門內,柏恩哈德搖搖頭。


「啊…是嗎?」

閃小心地向門內瞥去,除了紙糊窗便什麼也看不見,不過柏恩哈德看起來就像是…瑪格莉特把他給轟出來那樣。

「呃,柏恩哈德大人…」閃努力地想打破尷尬,他盡量不要去想瑪格莉特對柏恩哈德做了什麼,

「上次,很謝謝你…」



柏恩哈德微蹙的表情似乎不懂他說什麼。

「就是,呃…大人救了小的…」

閃想要提醒他,但柏恩哈德拉下臉,很快地搖搖頭。



「不記得。」


只丟了句簡短的回答,柏恩哈德走過閃,直直踱到池邊,閃看他坐到白石階上後便動也不動了,心中怪異的成見越來越深──這傢伙馬上便陷入自己的世界裡去?

閃不禁有種認錯人了的感覺,但不可能的,他的確是那天從妖物爪下救了自己的人,只是…私底下的模樣實在是差異太大。



門刷地拉開的聲響引回閃的注意,他回頭看見衣著完整的瑪格莉特快步走了出來,他急忙迎上去,瑪格莉特向坐在水邊的男人背影狠狠瞪去一眼。



「今夜真是一點也不痛快。」

她用明顯喊給柏恩哈德聽的音量大聲說,隨即拉起閃的袖套便走,一路走得飛快,就算是走出了官府,她也依然快速地一昧向前走去,不發一語。


「等等、瑪格姊──」在後頭追得有些吃緊的閃朝她喊,
「發生什麼事了?等等我啊姊姊…!」



瑪格莉特猛地停住腳,害閃差些撞上了她,及時煞腳的閃錯愕地看到她一臉被羞辱後的憤怒,但瑪格莉特還是什麼也沒說,只是又重新邁開腳步飛快走向前方。







隔天,才沒過多少時辰,整棟樓的人都知道了瑪格莉特轟走柏恩哈德的事,也知道瑪格莉特的火氣一直在爆表邊緣──光是聽星月閣裡傳出來的聲響就夠清楚了,路德與布勞的哀號裡不斷夾雜破壞的碎裂聲,閃和風日閣的男孩們尷尬地看到第三名客人奪門而出。


縮在貝琳達身邊的兩個女孩害怕地看往閃。



「閃哥哥,我們想要去博士家。」



雖然擔心瑪格莉特會轟掉整座無光樓,但兩名女孩看起來真的非常害怕,閃也就牽起她兩走了出去,把爛攤子交給經營者們處理。

由於沃肯是個富有的外國學者,他向閃吩咐過只要兩名女孩願意,隨時都能夠帶她門來,而且他對雪莉及多妮妲的照顧真的可說是無微不至,簡直就當成親生女兒在寵了,閃把她們送進那棟洋院後,總算是能放下心來。


午膳備好了,不用太早回去,而且瑪格姊這樣打下去的話恐怕連午膳也用不著了…一個人閒閒地走在大街上,閃邊逛攤子邊想,瑪格姊發起脾氣來誰也阻不了,而且早歸的羅索非常有可能會跟著起鬨…



前方出現一陣混亂,閃抬頭,看見一列灰色的隊伍急急跑過大街,他眼尖地發現最前方領頭的那人正是柏恩哈德,即使揹著把巨劍,他還是跑得如此飛快。



「聽說前街出現妖物了…」
「北方軍已經過去了,速度真快。」
「有他們在,多少能安心了呢。」



街上的耳語起起落落,閃想起昨晚柏恩哈德冷淡的態度,以及瑪格莉特莫名的怒火…不禁猜想對方該是個無趣、只懂的戰鬥的男人,一定是這樣而冷落了瑪格莉特讓她這麼生氣。

很難想像這種人會在床上怎樣對待瑪格莉特…閃想得有些失魂落魄,她是自己相當重要的親人,但因為柏恩哈德救過自己的關係,閃也發現自己並不真的討厭柏恩哈德。






待閃回到無光樓後,店裡的亂象似乎已經平息了,他走入招待廳,看見兩院男女都坐在裏頭,個個表情嚴肅,他一頭霧水地看著坐在最中間、臉色超臭的姊弟倆。



「我絕對要宰掉那頭熊,」羅索低聲咕噥,
「竟然說得出那種鬼話…他以為我們是跟一般青樓一樣,隨叫隨傳嗎?」

「怎麼了?」

閃問,路德為難得轉過臉來。

「官府那邊要瑪格莉特定期過去…」銀長髮的經營者小心地看著瑪格莉特越來越陰沉的面色說,
「大概是認為這樣沒問題吧,今早便差了人來說要瑪格勒替繼續過去,幾天一次都可。」


「啊…」閃尷尬地看著瑪格莉特,
「但是姐姐的意思…我們不是不想接誰便誰也強不得的原則嗎,店長?」



「是那樣沒錯,」布勞答腔,並憂傷地嘆了口氣,
「但瑪格莉特今天破壞了太多東西,把她的恩客都給嚇跑了…總得要錢來修吧?」



言下意思便是相當樂於她入火坑。閃擔心地看著瑪格莉特,陰鬱的女子露出悲傷的表情,向經營者們伸出五根玉指。


「五倍,」她輕聲說,「如果他們給我五倍的酬勞,我便依了就是。」

妳搶錢啊?
眾人在心內如是想,但瑪格莉特的確動了真肝火才會大鬧,而且她有那個身價…


「好吧,但我不保證官府會不會答應,得先問問才行。」
布勞立即飛快地撥起算盤,珠子喀噠噠的聲在廳內交織成整片銅錢入帳的旋律,
「但我想他們會答應才是,畢竟那支北方軍並沒有用到什麼額外開銷,理論上是可行的,說不定還可以拗到六倍、八倍甚至十倍以上的價錢…」


這才是真的在搶錢啊!眾人驚駭地想。



「要老娘去陪那廝,就得付更多的錢。」

瑪格莉特忿忿地咒了句,陪在她旁邊的貝琳達笑咪咪地攬攬她的肩膀坐安撫。


「我的好姊妹,那男人究竟是差勁到什麼地步才讓妳這麼不開心呢?」

瑪格莉特猛地自油木地板上站起身,她以非常受傷的表情瞪著貝琳達一會。



「是個混帳。」

她咬著牙說出這麼一句後便快步走開,摔上紙門的剎那,眾人對望一眼。



究竟柏恩哈德是怎待她的,才能搏得差勁這一頭銜?




尤其是閃更加地不解,記得那時瑪格莉特才進去了不過半時辰罷了,究竟裡頭是發生了什麼事來著?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