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二















「你沒有想和瀨那告白過嗎?」














進停下舉放啞鈴(30公斤重)的動作,怔怔地看著坐在眼前健身器材上、熟的不能再熟的友人,這句話是高見問的,他正在紀錄日籍選手的數字。




現在是巨人隊球訓時間,他大概仗著沒人聽得懂日文才這樣明目張膽地問,進想了很久,才繼續做起臥舉。






「目前沒有這樣想過,我覺得這樣的相處就夠了。」


「像朋友的曖昧期總有一天會結束阿,」櫻庭像經驗非常豐富的過來人說,
「哪進,你總該想好在最適合告白的時候該怎樣表示,你這樣會錯過很多機會欸,弄得不好搞不好還會失敗。」




「我是覺得你至少要做好準備,」
高見憂心地望著進,像打量一塊木頭似地將他從頭到尾看了次。

「我真不敢想像要是你帶他去看電影,結束後出來熱潮還沒退時你說該回家了。」





「他只會說早點休息。」櫻庭笑了下,趴在健身椅上偷懶起來,
「嘿進,你都沒想過親他的感覺嗎?」




「親過了。」





進坦承,高見和櫻庭對望一眼。














「BULLSHIT !!YOU DO IT !!!!」











他兩幾乎是同時發出淒厲且完全不能相信的哀號,這馬上引來了巨人隊球員關心,等到兩人冷靜下來後才發現事情不妙──那群突然愛上八卦的明星球員們正圍成一圈、興致濃厚地看著他們,各種顏色的眼珠都寫滿濃濃地好奇。



「清十郎進、伊知郎高見、春人櫻庭,你們在聊什麼?」
曼寧又上來勾住進的肩膀,狡詐地戳著他手臂上的三頭肌問,

「別只用日文講悄悄話,讓我聽嘛,嗯?」




「你成功上壘了嗎?」旁邊的黑人跑衛好奇地問,他連啞鈴都沒放下就湊過來。
「不然他們哪會這麼驚訝,老實招來。」



「應該直接全壘打啦,我猜的!」另個明星接球員說,「清十郎進,我們絕不會歧視同性戀者,聽說日本的同性戀和美國的一樣多,不是嗎?」




「你自己也是吧,」那男人猥褻地拍拍他結實的屁股,
「用那種眼神問這種事,你不怕這東方武士嚇到以為你想怎樣啊?」








好糟糕的美國玩笑啊…高見和櫻庭在他們幾個明星球員互開玩笑時想,進尷尬地咳了聲。








「那是次意外…但我真的還沒打算告白。」





他用英文這樣說,這讓巨人隊球員瞪大眼睛,用看怪物的眼神瞪著進──雖然幾乎每次防守時他們都是用這種眼神看他。










「哪,清十郎進,讓我告訴你這不是個男人該採取的行動,」
曼寧拍了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長地伸出小指扭動。

「他是零號對吧,其實對男人不用想太多,帶去酒吧喝個幾杯,保證你直接打出三分滿貫砲!」






「曼寧這小子看起來經驗超老道的,」有人促狹地吹了聲口哨,
「我看你都這樣釣年輕美眉的吧,我早就懷疑你這小白臉了!」





「你這死小子竟然敢對我說這種話!」









那群大塊頭吵一吵,不知怎地就演變成曼寧PK隊上跑衛的局面,在大夥另外圍成一圈看熱鬧吆喝時,三個日本人已經快速地被遺忘掉,不過他們倒有種如獲大赦的感覺。









「我說你這小子悄悄上壘也不說一聲,」高見不滿的發出怨言,這次他學乖了只用日文,「你能和瀨那上一壘是真的值得慶幸,這也算是個好的告白時機。」





進搖搖頭,他看著大家擺在球櫃中的謢具,回想起那天的意外。








瀨那沒有再打給他,那天晚上他至少被灌了十杯威士忌,即使瀨那打來大概也無暇理會。






他想忽略掉那次意外,但是卻願意開始和他約會,他是應該感到滿足。










因為瀨那明顯地在猶豫,進感覺得出來,那雙褐色中總是閃過一大堆他猜不透的東西,也許和他的背景有關,他總是閃躲自己的霧光,當他們的氣氛微妙到一種程度──進不知該如何解釋,例如他們散步很久後一起坐在公園椅上吃爆米花餵鴿子,在爆米花見底、鴿子緩緩散去時,夕陽燦爛的餘暉下,他們誰都沒有說話的剎那。








還不夠格踏入情人的境界嗎?

進鬱悶地想,的確高見他們的建議是對的,總有一天他們得釐清這樣的關係。






他覺得,現在似乎還不是時候,至少瀨那對他們的感情還有所顧忌,在他還沒有克服這些之前,進想,他是不會強求瀨那的。



















紐約,布魯克林區







抹掉濺到袖口的血,金剛含扯了扯他殘酷的嘴角,踩過倒在遞上橫七豎八的冰冷軀體,走向停在巷口等待著的車。





「這是最後一批異議份子了,」
車門推開,金剛雲水拿著件外套走下車,將它給批在阿含身上,他一臉疲憊地說,

「我已經把供貨區處理好了。」






「比預期的慢。」
不溫不冷,阿含踢了下躺在他亮面皮鞋邊的軀體,嫌惡地看著那些深色人種。
「只不過是要他們『乖乖聽話』…花的時間也太多了。」







深沉的眸向下沉去,雲水卑微地點了點頭。





是的,就和金剛含說的一樣,阿含一個人單槍匹馬地掃蕩了三個紐約黑幫,狠狠重創了他們的根基,就像現在控制布魯克林區的黑人幫一樣,他總是用力量告訴他們:誰才是真正的力量龍頭。


而他,身為智謀以文攻文,理當是較為輕鬆且快速的一群,花的時間卻和金剛含一樣,甚至動用了大半組織的資源。





雲水苦笑了下,為阿含拉開車門。






在他回頭叫阿含上車時,眼角餘光卻在暗中瞥見動靜──雲水完全出於反射地將阿含給推開,兩個拿槍的黑人衝出暗處,對著他們的車就是陣狂掃。


雲水抱住頭滾到車下,在暗巷中遭到攻擊一向是極危險的情況,他感到自己的左手被傳來劇痛,猜想大約是方才推開阿含時中彈的,雲水試圖低著身摸進車內,儘可能不露出身體地爬到駕駛座去。









「雲子、開燈!」





雲水聽見阿含的聲音,隨即用力拉開車的頭燈──巨大的光在暗中炸開,那兩名黑人被這突而其來的光線刺傷了眼,他們痛得舉起隻手遮住眼睛、手上的槍依然胡亂向他們掃射。




在一連串的槍響中,雲水緊緊握住方向盤,他拼命在心內祈禱著,直到四周突然變得死寂。



雲水他抬起頭,看見車燈投射範圍中多了兩具抽搐著的身體,他鬆了口氣,回頭想叫阿含快些上車離開。










他卻看見那男人半倒在後座。








心臟瞬間冷卻了,雲水急忙將他翻起身,看見那張原本孤傲的面孔正痛苦地扭曲。







「他媽的,你反應真該死的慢…」




阿含扯扯嘴角,似乎想努力擠出個笑容,雲水看到他的唇角溢出絲血,他喉頭猛地繃緊,快速將阿含拖進車內、發動引擎。




「給我撐下去!金剛含!撐下去你才能幹掉我!」
在疾速倒車出暗巷時,雲水幾乎是發抖的吼,但他知道這不是害怕,

「你幹什麼沒事去擋子彈,你這天才就不會看情況閃風頭嗎!」








躺在後頭的阿含發出陣詭異的笑聲,在後照鏡中,,雲水看到他正望著鏡中的自己,那張臉帶著的是從沒流露過的悲哀笑容。











「自從我放棄唯一愛過的人後…我才發現,其實我比那廢物還要可悲…」





「在這世上,我也只剩下你這個廢物哥哥了,真是可笑…」










然後他失去了意識,原本強撐著看他的身軀軟倒在做以上,再也沒有動靜。











用力嚥下即將竄出的哽咽,雲水強迫自己將注意集中在趕路上,他暗自發誓,如論如何他都會救活這個天才到極點的弟弟。






















黑幫的惡鬥一向是報紙所樂於報導的焦點,中國黑幫新頭目遭襲的事不知怎地被流出來,各大報紙在隔天便用頭版或者巨大的版面爭相報導金剛兄弟的消息。

站在匆忙來去的人潮中,一個駐足的人影自然特別顯眼,他楞楞地看著廣告閃動的螢幕上,那些驚人的消息。






進不敢相信地看著那些斗大的字體,ATTACK、DAMAGE,生死未卜,他搖搖頭,試圖釐清這些媒體愛用的字眼的正確意義──他正往Devil Bat的路上,原本打算像以往去吃個飯,等瀨那下班約他出去,但這消息連他都覺得震驚了,對於當事人,尤其是十文字本人。




重新邁開腳步,進決定不去做無意義的猜想,繼續往Devil Bat而去。








當進抵達Devil Bat時,今天店內難得沒什麼客人,他關上門,一眼就看見吧台的金色身影,這代表他錯過了瀨那,不過已經不是一次兩次。







十文字沒有招呼,他只是對著咖啡機在做清理工作,進走到吧台去時看見今天的報紙就癱在桌上,頭版一樣是那個驚人的消息。





看來十文字知道。









「咖哩飯?」

金髮的他頭也沒抬地問,聲音不溫不冷,進嗯了聲,看著他在鍋鏟間忙碌的背影。




他尷尬地咳了聲。




「你應該看過…我是想問,你還好嗎?」





十文字緩緩回過頭,冷漠的臉沒有起伏。




「不用你關心,我好得很。」







他說,又轉回頭去,進識相地不再開口,一直到十文字將餐點放在他面前。






九、十月的悶熱季節過去了,店內不開冷氣的溫度也還算宜人,但進第一次覺得如此坐立難安,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那盤日式咖啡,他總覺得自己該說什麼。



收拾完後,十文字坐到另邊的吧台上,他抽起了菸──進又驚訝了次,他是第一次看到十文字抽菸。








「瀨那他去幫蛭魔的忙,這幾天不會回來。」

十文字率先開口打破沉默,他沒有像個老菸槍一樣猛吸狂抽,只是吸了口後,將菸捲夾在指間,靜靜看著它燃燒。





「你想追瀨那,對吧。」





進停了下動作,隨即沒有猶豫地點頭。




十文字看了他一會兒,又抽了口,像是思考地將它們涵納嘴中,緩緩感受那些尼古丁污染他的肺部。








「我並不是想阻止你,我沒資格去決定瀨那的事,甚至連自己的事也沒辦法決定…」

他輕聲地開口,

「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如果你真的是愛瀨那,那你就不該這樣做…」










「瀨那他也是在意你的,但你應該知道他沒有辦法去承認…有很多不能說的理由,你也不該知道那些理由是什麼,因為你不是和我們同個世界的人…」












「我只想說,在還來得及之前…別再淪陷下去了。」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