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五














櫻庭忍不住再次伸手、戳了戳友人臉頰,高見則搖了搖頭,將調好的藥膏貼到了進那正腫脹的傷口上面,而受害者本人依然還是一樣的反應──在他們兩人回來、發現進受傷時就一直是那種表情。

其實,和平常的樣子也沒有太大差別,但進就是這樣子給他放空了,黑藍眼沒有聚焦,只愣愣地看著窗外某一點,也不像平常那樣注重傷口,隨便脫了外套也不包紮就擱在大腿上不管。




「進你失戀了嗎?」櫻庭完全不抱希望的問,剛剛和高見從高級餐廳回來時看到進這樣簡直嚇死他了,「你到底怎麼了,是被哪個女人打的?」

高見白了他一眼,雖然進的臉上的確留著淡淡痕跡,不過是哪個女人手勁這麼大能夠讓木頭腫起來?







「…學長,櫻庭,我沒事。」接過高見塞來的冰塊,進枕著它淡淡地說。
「我只是在想事情。」


「有什麼問題嗎?」高見關心地問,這不只是出於學長的關愛,他同時也是GIANTS的隊醫團之一,當然得關心所有問題。

「如果有問題可以告訴我沒關係,不要一個人在那鑽牛角尖。」

「對啊,你總是在鑽牛角尖,這次受了傷就老實說出來為什麼吧,我們會幫你的。」

櫻庭附和,他是真的第一次看到進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樣──雖然看見高見眼裡是根本沒有差別。






「…我不懂,這樣做是不是做錯了…」

進搖搖頭,他的目光落在手臂上那塊紅腫,金剛含那張邪惡面孔現在還是能夠清楚想起。

「我只是…有人想要傷害他們,我只是想要保護瀨那,像那時候他為我擋子彈一樣,我覺得應該要保護他…十文字要我抓住瀨那,他說他會和那個找碴的傢伙去外面把事情解決…」




「十文字?」

高見和櫻庭同時想起那天被武藏找去、看到的慘況,進點點頭,又搖頭。




「有個黑道的人說要找他,他揚言十文字不出去的話就要在酒吧內動手…」





「我所不懂的是,他們不是很珍惜那家店嗎?我只是想幫忙而已」










「然後呢,誰打你?」高見問了重點。








「金剛含。」


進指指手臂,然後,帶點猶豫地,再指了臉頰。









「小早川…瀨那。」









這個舉動讓兩人的下巴瞬間掉落,當櫻庭還在震驚狀態無法反映時,高見咳了下,同情地攬住進的肩膀。




「嗯,我的好學弟,有些事情…真的很難懂我知道。」他小心翼翼地撿著用詞,「但是…瀨那他們的背景並不單純,他們可能每個人都吃過苦或者受傷過…你不能只用你的正義去判斷。」



「我覺得…也許進你如果不要抓住瀨那、和對方打上一架比較好,」櫻庭摀著額頭說,「雖然你的身分這樣做也會惹來很多麻煩…」




「他要是真打了人的話就準備再上一次頭條吧。」高見白了櫻庭一眼,「學弟,你沒打人是對的…但是有時候,物質反而沒這樣重要,店如果壞了武藏可以修好;可是,人受了傷,即使傷口會好,疤痕也永遠都在…」


「也許他們會寧願房子損毀,也不願意看親人為了自己而受傷──如果是你,你會願意用家人的安全去換你自己一覺好眠嗎?」





進沉默地低下頭,高見體諒地拍拍他的肩膀。



「學弟,這不是你的錯,他們也沒有錯,只是每個人背負的故事都不一樣,你不要太自責了。」






進沒有回答,他只是痛苦地閉上眼。










瀨那狠狠地給了他一巴掌,那雙大眼裡溫柔不再,進指看到怨恨、討厭。


對他。











過了好陣子,櫻庭悄悄地看向高見,後者也正好無奈地看過來,他們同時做了個鬼臉,為他們的木頭朋友感到一咪咪的同情。

























掙扎著踢開被子,十文字衝進浴室、大力扭開水龍頭,在熱水當頭灑下瞬間他忍不住地抖了下。




「渣子,跑這麼快還很有力嘛。」

金剛含的聲音從後飄來,十文字DAMN了聲,在阿含貼上他的背時深深懊悔自己幹嘛不順手鎖門。


「我說過我不過夜,我要走了!」

推開對方的糾纏,十文字抓了條毛巾隨便擦拭了下就要出去,金剛含一把將他給扯回來,壓在浴室的高級磁磚牆上,他壞壞地笑著,滿意地欣賞對方身上那些曖昧的痕跡。




「你這病態的喪心狂,放開我。」




十文字冷冷地說,水蒸氣沾濕了他的身子,視線模糊起來,阿含沒答話,他又吻上來,整個人貼上了他,十文字馬上就發現對方胯下的意圖。

「他媽的,剛才是還不夠嗎──嗯…」




在對方順利滑入時十文字悶哼了下,方才激戰已讓他習慣了這種侵入,不會像一開始那樣不適應。







「BABY,我喜歡這樣,別說話。」







阿含附在他耳畔說,他抱著十文字結實略瘦的腰桿,動作幾乎是溫柔的進出著,十文字哼了聲,他被鎖在牆壁與對方的懷抱之間,大腿被扶成個難堪的角度。





「媽的…我想走了,你這傢伙夠了沒…」






別開臉,不去面對這樣難堪的場面,十文字低吼,阿含用力挺了下、令他差點整個人滑倒,他就這樣順勢地讓十文字攬住他的肩。






「再一次就好,BABY,」阿含邪邪地笑了下,「你也不想就這樣結束吧。」

「去你的,把口水浪費在別的女人身上吧。」


十文字氣得又給他一拳,當然對方輕易接下。











幸好阿含真的放過了他,沒多久後十文字成功地逃出了浴室,阿含沖完澡、慢慢踱出來時,看見十文字穿好了衣服,正套著他的牛仔褲。

十文字在發現牛仔褲上裂了個縫時沒好氣地瞪了眼在悠閒著衣的含。




「再這樣下去我看我所有的衣服遲早都會被你毀了。」

十文字咕噥著,阿含聳肩。





「說過會賠你了,少像個女人在那碎碎唸。」




「是是是,我馬上消失不像個女人碎碎唸行不?」





十文字給了他一個中指,拉好皮帶,要走出門時又被阿含給拉住。





「幹嘛?」

十文字沒好氣地問,阿含卻連看也不看他,抓著他的手就走出去。






經過櫃檯時,阿含從口袋拿出疊美金丟在接待小姐的手中,然後再大搖大擺地走出門去,這讓十文字非常不爽,況且他被一路硬拉著,旁人看到全都開始竊竊私語,正當他想再次和阿含開火時,他被推入了車內。




「回去那家破酒吧。」
阿含跟著坐入車內,並一腳將十文字踹了進去好挪出位置,十文字愣愣地看著司機掉頭,朝著來時方向行駛而去。




「老子沒那麼沒品,送你回去就要懂得感恩。」






十文字花了很久的時間來明白他的意思,等到他們經過市區、街景開始變得熟悉的時候他才反應過來。





「…又沒人叫你送。」




咕噥了聲,對方當然耳尖的聽見,十文字感到阿含的手不安地爬上他的大腿,立即轉身想拍開對方的性騷擾──不料阿含一把扣住他的手腕,順著勢將他整個人壓在車門上、粗暴地強吻他。





「金剛先生,到了。」





司機完全沒有理會後方的扭打說,十文字怒吼一聲,一腳踹開阿含後立刻狂奔下車。

甩上車門前十文字看到的最後一幕令他非常火大,阿含正笑得比偷吃到油的老鼠還要賤,那雙純黑的眼一直盯著他看,他知道對方不會再追上來,至少今天不會。





打了個寒顫,十文字等到那台賓士消失在街道上後才轉身、走入Devil Bat酒吧。









意外地,十文字才剛拉開門,就看到所有人同時抬頭、盯著他猛看的情景。

然後,三隻小Bat同時撲上他把他壓倒在地。





「十文字你回來了、你回來了──」

「我們擔心得快要死掉了!你有哪裡受傷嗎?那個傢伙對你做了什麼?」

「十文字嗚嗚嗚──」




「我很好!我說過我會把事情解決──你們再不起來我才會真的被壓死!」




十文字努力掙扎著想推開那幾隻蝙蝠,無奈金剛含幾乎消耗掉他所有體力,他只能讓那三隻蝙蝠繼續壓在他身上抱頭痛哭…





有惡魔降臨。



蛭魔一腳便將三個礙眼礙事的傢伙全部踢飛,然後他一腳踩在十文字胸口上。







「死長男,你和那死黑人頭說了啥?」







不愧是惡魔,十文字心虛了下。




「快給你老子招,不然依那傢伙的個性哪可能隨便就放你回來!」





「那傢伙是個神經病,我哪知道隨便威脅一下他就真的栽了…」

十文字坐起身讓武藏檢查他的身體,他擔心的看著瀨那。

「倒是你,死小蝙蝠…你剛剛竟敢不聽我的話?」




瀨那被拎起來的時候哀了聲,十文字狠狠一拳揍在他頭上賞個爆栗,他委屈的扁起嘴,哭紅的眼框腫得厲害。




「可是,我真的很擔心你…」

「我要你替我擔心我還做什麼大哥,啊?」十文字用力捏住瀨那的臉低吼,「要不是進幫你擋下來,你現在早就掛掉了──你那是啥表情?」






武藏挑了挑眉,瀨那在十文字提起進時明顯抖了下,瀨那別開臉,不過馬上被扳了回去。









「講清楚,我走之後發生什麼事?」

十文字逼問小蝙蝠們,兩兄弟露出「人不是我殺的」表情後紛紛躲到一旁,留瀨那繼續掛在十文字手上接受拷問。








蛭魔突然笑了出來,而且是非常沒有良心的那種笑聲。








「有個笨蛋以為你要被宰了,急得連分寸都沒啦哈哈哈──」

武藏白了蛭魔一眼。




「十文字,瀨那他不知道你和阿含的關係,所以他非常氣進阻止他的事…」




「然後他就揍了那根木頭。」蛭魔補刀。









瀨那非常自責的低下頭,他顯然真的是非常地自責,自責到那頭亂七八糟的頭髮全部垂了下來。





十文字看了兩兄弟,後者全是一副「瀨那的手應該沒事木頭很硬的」的表情。












一記爆栗再次在瀨那頭上炸開。










「死小蝙蝠,你是白痴嗎!」十文字在瀨那抱頭哀號時怒吼,「老子和金剛含的事還輪不到你管,叫阿進他擋住你是為你好,你竟然還打他?」



「好響亮的一記耳光嘖嘖嘖…」蛭魔非常適時的丟了汽油彈,「然後我覺得那尊木頭好像被打呆了,放著礙眼,所以我叫他滾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啦,我真的不知道十文字哥哥你和阿含在交往…」












十文字停住動作,淡褐色瞳孔瞬間放到最大。








「你剛剛說什麼?」他驚恐地說,「誰跟那個變態交往來著?」



「不然他送你回來幹嘛?」蛭魔坐在武藏旁邊,他的邪惡笑容比阿含剛剛的表情還要賤不知道多少等級,「還有你到底是用什麼威脅他?老子沒這麼容易呼攏過去,快全部招出來!」




十文字陷入了暴走狀態,他本來想裝死的逃回房間,結果那兩個該死的傢伙卻都窩裡反的拖住他,偏偏他現在又處於虛脫狀態而無法反抗…










「你還是招了吧。」武藏同情的勸著正被蛭魔拿槍抵著的十文字,
「老實講我也開始懷疑金剛含是不是很喜歡你…」



「武藏你不要亂講他喜不喜歡我干我屁事!」十文字哀號著抓著衣服不讓蛭魔脫他,「拜託他只不過是精蟲上腦缺女人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



「那你是用啥威脅他?」
蛭魔完全是在享受的拷問著──他奸僻的咧著笑,手上拿出本黑色小冊子。
「快說,這樣老子就多了個好用的奴隸…用你這長男換到一個金剛含也還真的是賺到了嘻嘻嘻…」






你真是個人渣。包括武藏在那眾人如是想。










最後,十文字在眾人莫名的順水推舟下承認了,然後年幼的瀨那問了個問題。










「所以,十文字哥哥是在跟金剛含先生約會了?」












眾人同情地看著已經完全放棄解釋、獨自坐在吧台灌著整瓶威士忌的十文字的背影,蛭魔本人則是非常開心,顯然他壓根兒一點也不感謝十文字拿自己換他安全的犧牲,對蛭魔來講他簡直跟撿到張中頭獎的彩券沒兩樣。





「嗯,瀨那你再長大點就會明白了。」庄三自以為成熟的摸摸瀨那的頭說,「十文字有自己的感情問題,想看看黑幫老大和終極格鬥冠軍相遇時會擦出…」








「去你媽的。」








十文字一腳讓庄三黏上牆,放下空了的酒瓶,他一把將瀨那抓了過去,用非常恐怖的眼神瞪著他。






「聽著,死矮子,不管你現在認為我和那死黑人頭怎麼樣,都不干你的事,我只保證以後你要是敢再這樣給我他媽的自以為勇敢,我一定打到你屁股開花!」






瀨那吞吞口水,吭都不敢吭的默默點頭。







「還有…」十文字抓抓頭,看了武藏和蛭魔一眼。






「雖然我不喜歡那個叫進清十郎的傢伙,不過他的確是為了保護你才幫你挨了那下…你要去和他道謝,還有跟他說對不起,懂了沒?」









「你的小孩怎麼跟你一點都不像?」

武藏忍不住吐了槽,蛭魔愉悅的咧開嘴。




「不然怎叫路邊撿來的?」



瀨那呻吟了聲,他用雙手摀住臉,困難的對十文字點了點頭。


















進清十郎這次的受創不只他本人受影響,連帶高見和櫻庭也一起拖了下水。


由於對好友的失魂落魄看不下去,櫻庭索性拉著進一起到高見家住、不讓他一個人躲在宿舍內發呆,但是進的機器剋星能力似乎因為打擊而完全甦醒,高見家的機器有一半都在第一天內被進給破壞掉,例如門鈴阿、保全系統和冰箱等等…




然後當櫻庭忍不住罵了他一頓之後,他又更陷入了低潮,讓兩人更是哭笑不得。






「怎麼辦?」

在進的破壞噩夢中度過第三天的夜晚,櫻庭忍不住在躲到高見寢室避難時問,高見抓了抓他剛洗好的鬆軟頭髮,翻了個白眼。


「瀨那打的,要找瀨那才能救囉。」他說,「可是根據進的說法,瀨那應該是討厭他討厭得要死?嗯,我不確定,也許木頭進的感覺不是那樣準確,但是應該還是要找當事人協調一下,如果安排進去道歉的話?」




「要去他們店內嗎?」櫻庭問,「會不會先被轟出來?」



高見搖頭,拿出了手機。



「這時候,就要找讓他們相遇的主因。」











櫻庭滿懷期待地看著高見撥了武藏的號碼,畢竟他雖然很受不了進的機器剋星症,不過他們好歹也是八年來的好友,多少希望進能夠快點恢復正常。



只是,高見好像怪怪的…櫻庭默默地看著高見笑得在床上滾時想,高見非常地開心,笑得差點喘不過氣來,但是他怎樣也不肯告訴櫻庭,只給了武藏他家的地址。






「學長你到底在笑什麼阿…」櫻庭在高見掛掉電話時問,「不是要幫進嗎?」

「嗯,說來話長,不過瀨那等下會過來,我們先叫進下去吧…」




「學長…你該不會想要偷聽吧?」



櫻庭皺起眉看著高見背後散發的謎樣氣息問,高見給了他個燦爛的笑容。







「那傢伙砸了我家那麼多東西,好不容易逮到的機會我可不能放棄啦。」













進在得知瀨那要來找他時立即睜大了眼睛,和之前失魂落魄時簡直判若兩人。





「他…為什麼?」進愣愣地問,「他不是很討厭我嗎?」



「不知道,你何不等等順便問他呢?」高見露出無辜的笑容說,「他應該等下就過來了,要不你先出去等看看?……記得開門時別碰保全箱喔。」




高見對衝出門外的背影揮了揮手,然後他拉著櫻庭走向大門,指指門板兩側的玻璃孔。










「好戲碼,不看嗎?」





















在瀨那奔出門後,武藏看往蛭魔,他正和以往一樣坐在店內、翹著二郎腿看他的筆電,武藏嘆了口氣,抓抓頭髮,店內已經打烊很久了,三兄弟也乖乖的都各自回到樓上去。

他拉張椅子,坐到蛭魔旁邊,凝望著那張被螢幕藍光映照著的美麗臉孔,然後他伸手,將筆電螢幕蓋上。







「蛭魔,有件事我必須問你。」



















進在黑暗的街道上站了有一會兒,街燈微弱的一閃一明,現在是一月底的深冬,氣溫冷得似乎隨時都可能降雪,通常在紐約的這個時候沒有雪反而稀奇。



很輕的喘氣聲,進有點緊張的抬頭,看見正匆促跑向他的瀨那,瀨那在很遠的地方就看見他了。





他放慢腳步,緩緩地、走向他。





他很緊張,兩個人都是一樣緊張,都有很多的抱歉想說,有點害怕彼此,卻又努力地迎向對方的目光。



然後,漫長的距離忽然只剩下三步遠,瀨那停下腳步,和進同樣寫滿不安的大眼望著他。









「那個,進先生…」

「小早川。」




愣了下,他們同時停住,尷尬立刻不客氣地佔據了所有空間。

進握緊拳,他手上的紅腫已退得差不多了,只貼了塊藥布在上頭。





「小早川,我有話要跟你說。」

進說,這嚇到了瀨那,他絞著指頭,亂糟糟的頭髮似乎更亂了點。



「可是,那個進先生…我覺得我應該先和你道歉,」他吶吶的說,視線努力保持交會,「關於那天…」





「是我不明白狀況,我不該自以為的判斷那樣做才是對的。」



「不,進先生,請不要這樣說,其實進先生是真的為了保護我才那樣的,」瀨那急忙搖頭喊,「其實是我不知道十文字哥哥和對方的關係…是個誤會,真的很對不起,我竟然失態的對進先生如此失禮──真的非常對不起!」








進有些無法搞清楚瀨那的意思,但當瀨那用力地將身子給打成幾近一百八十度的標準日式最敬禮時,他急忙一個箭步衝上前拉起他。




「別這樣,你不需要道歉,真的,我才得和你道歉…」

「不,進先生沒有的事,真的很對不起…是我硬把你留得那樣晚,還這樣對你…」




進突然沉默不語,他靜靜望著努力想解釋的瀨那一個人慌張忙亂,拼命比手畫腳了半天,最後又內疚得低下頭去不敢看他。








「…對不起。」




沉默了半晌,瀨那悄悄地又說了次抱歉,進伸出手,在瀨那的頭上輕輕拍了下。





「和之前一樣,當作我們都有錯,因為不了解彼此的關係…好嗎?」進輕聲說,



「我如果知道你的想法,也許我就不會答應十文字,如果要我和那個人打上一架也沒有關係…我現在說的都是實話,是我們太不了解彼此,所以,我們就別再道歉下去了?」






吶吶地張著嘴,瀨那似乎還想說什麼,但當他看到進誠懇的眼神時就放棄了,他露出了個笑,很複雜的笑,有點難看。




進蹙眉,突然捏了捏他有點圓潤的臉。







「小早川…」

進有些為難的開口,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告訴他比較想看到以前的笑的想法,他不喜歡現在這個樣子的笑。





「進先生…那個,十文字大哥他已經安全的回來了。」

被捏得有些不好意思,瀨那拉開話題,並不露痕跡地別開頭,從口袋中拿出了個藍色的小包裹、塞入進手中。






「這個…是我想送給進先生的,我還想跟你說謝謝…謝謝你,請不要拒絕這點心意,好嗎?」







進點點頭,收下了那包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



瀨那看見他這麼做的時候露出了個大大的放心笑容。









「那、進先生,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就先告辭了…今天這麼晚還叨擾你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老實講,我很高興你還願意看到我。」


瀨那抬頭,眨了眨那雙褐色大眼,進尷尬的抓了抓頭。







「那個,小早川…以後還可能去你店裡叨擾嗎?」





進得到了個比十二月的太陽更令他感到溫暖的笑容。



瀨那用力地向他揮了揮手,然後一溜煙地跑掉,在黑暗中快速消失。

















「死老頭,我還沒看完。」




蛭魔不悅的說,但那對綠眼終於肯正視武藏,武藏靜靜地望了他陣子,看得蛭魔有些火大。




終於,武藏嘆了口氣,重新打開筆電的螢幕。











「我不是想問阿含或者十文字的事,我知道那些你一定會自己和我講。」



「別拐彎抹角,你知道老子耐性不多。」








綠眼瞇成危險的細縫,蛭魔重新翹了次腳,他散發出的感覺變了,不再是依著他耍賴的惡魔,而像是武藏第一次見到他時,那樣冷漠而帶刺。




武藏又望著他一陣子,才輕輕的嘆了口長歎。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這種認人的記憶力真的很要不得…但是我對你說的那十億元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現在我只想問你一句話…」




















「你知道你這樣下去會害死瀨那嗎?」

























進幾乎是才剛拉開門,就看見高見和櫻庭兩人漲紅的臉──擺明他們就是從頭聽到尾。

「高見學長,你超壞的…幹嘛不跟進講啊?」櫻庭擦了擦眼淚,責備似地白了高見一眼,「害進和瀨那在那邊一直互相道歉…整個超級好笑的。」




「誰叫進老弟拆了我好幾萬美金的傢俱?」高見一點悔意都沒有的拍拍進的肩膀說,「學弟,恭喜你和瀨那解開誤會,還有金剛含和十文字的交往…他送了什麼給你啊?」




進聳肩,他決定原諒兩人的偷窺和隱瞞行為,拿出那包瀨那給他的包裹,他們一起在客廳裡將它給拆了開來。









「哇,」高見吹了聲口哨,拿起躺在包裝紙中、那隻看起來極為精美的科技產品。
「進,這可是非常棒的謝禮…如果我沒看錯,這應該是今年年中才會上市的東西…這可是蘋果I-phone耶…」



「I-phone?」


進一副「那是什麼可以吃嗎」的表情另高見和櫻庭十分慶幸他們在場,不然這小東西絕對會遭到秒殺。



「進,這可是個很了不得的東西,我是不知道瀨那從那兒弄到市面上都還沒有的東西,甚至完成沒完成都是個疑問,我真的很驚訝他會送你這麼高級的東西…這真的不是有錢就買得到的東西呢。」




櫻庭拿了過來,在手上小心翼翼地把玩著。




「可是,進他又不會用,而且說不定一下子就被弄壞了…」

他擔心的說,高見也同樣憂慮的看著那台精美的小東西。




「那,進我看這樣好了,我們明天去他們店裡坐坐聊聊,順便請瀨那教你怎樣使用吧?」

最後高見提出了個客觀的安全建議,他把配套接上了自家幸運殘存的音箱。





「不過今天就讓你好好享受一下瀨那的心意吧…裡面好像有放了首歌要給你的,我幫你調你不要動…要是瀨那知道這個小東西立刻被弄壞那你就真的完了。」









總算有了點自知之明的進點點頭,沒有把I-phone拿回來的意圖,他乖乖坐在沙發上,聽著從音響中緩緩傳出的熟悉電吉他聲。




原本緊繃了好幾天的肩頭緩緩鬆懈了下來,進的面部趨於和緩表情,高見微微一笑,將那台小東西放在桌上,然後拉著櫻庭走出門去,讓進獨自享受這首瀨那送給他的曲子。




















「一年.」


突來的字眼讓武藏眨了眨眼,反應不過,蛭魔拉過筆電繼續看他的賭站。















「十億元,就這樣落入口袋,或者就這樣賠光。」













蛭魔繼續說,武藏雖然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但他選擇安靜地聽下去,蛭魔白他一眼,將他拉了過去,難得地主動吻了武藏。







「這是種賄賂嗎?」



武藏苦笑著問,蛭魔挑高一邊眉,一副「怎樣嫌太多可以不要」的表情,然後他哼了聲,推開武藏。











「他不會有事的,只要一年,今年結束,我們就能自由了…」















「老頭,你信我嗎?」










武藏抬眼,對上那雙誘惑人的綠眸,他猶豫了下,目光緩緩繞過黑漆的店內,然後,停在電視機旁、那張高高懸貼著的Chargers海報。







那樣的神話、速度,那樣的巨大背影,竟是如此熟悉。








在他看見那小小的身子猛地奔向危險,卻毫無猶豫或退縮時,武藏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遲鈍。









輕輕嘆了口氣,武藏吻了蛭魔。















「我發誓,在這一年,就這一年,我會以性命守住瀨那就是光速蒙面俠…也就是EYESHIELD 21的秘密。」












蛭魔滿意的笑了下,闔上筆電,張手環抱住這沉痛的男人。














Born to be my baby -END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