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Roulette賭局
    -BON JOVI






高櫻















節一



在第二天NFL的GIANTS球員們便造訪了Devil Bat酒吧,正巧遇到瀨那和三兄弟交班,瀨那非常開心的約了進出去用餐,想當然進直接一口答應下來,留下啥都還來不及說的高見和櫻庭就跟著瀨那出了門去。


高見和櫻庭只能乾瞪著那扇搖擺未停的門板。









「給你們添麻煩真不好意思,今天這份日式漢堡排就算請的吧!」







今日掌廚的十文字用力將兩份巨大的漢堡套餐放到櫻庭和高見前面,兩人在進拋棄他們之後就順其自然(或者說逼不得己)的留在店內接受不良兄弟們的招待。


拿起刀叉,高見無法拒絕那臉上有著刺青、看來魄力十足的長男,他必須承認他比較喜歡溫溫和和的瀨那(雖然聽說瀨那給了進一巴掌)。




「欸,對了,在NFL的日籍球員還很多嗎?」十文字邊擦拭著咖啡杯邊問,「蛭魔今年准許我們可以來點不一樣的年夜…你們要來嗎?」


「我跟進目前應該可以,」櫻庭說,高見抽了張衛生紙幫他擦掉嘴邊沾的漢堡排醬,「喔謝謝你高見學長…那學長你過年有什麼打算?」


「我還不確定,」高見抱歉的說,「美國醫大的學姊們想找我吃個飯的樣子,只是日期不知道哪時候。」

「來吧來吧,有燒燙燙的清酒和年糕喔,」在店內排桌椅的黑木改不了起鬨的個性嚷嚷的說,「過年就是要人多點才好玩嘛,而且跟球員們睹撲克牌才可以賺…喔!!」





十文字當做被壓咖啡用杵砸中的黑木不存在,高見乾笑了聲,暗忖那個抱頭哀號的傢伙應該習慣了這種程度的攻擊所以不用他出馬。





「櫻庭,你的寫真集應該賣得不錯吧?」在旁忍了許久的庄三突然開口,這問題讓櫻庭嚇了跳,「我預計下篇漫畫會畫GIANTS巨人隊的新人史…你願意當我的看板娘嗎─嗄!」






一記鐵拳在庄三亂糟糟的金髮中爆開,十文字狠瞪了逃到黑木旁哀號的庄三一眼,繼續收拾。







「十文字最近火氣很大喔。」高見小心翼翼的說,就怕那短金頭髮的男人下個目標挑上自己,武藏跟他說過這傢伙有很明顯的暴力傾向…他自己是負責救人沒錯啦,不過他可沒辦法救自己。

「沒有,只是那兩個笨蛋太白目。」

十文字沒好氣的說,櫻庭點了點頭,看來他一點都不想當什麼看板娘。




「十文字,最近身體還好吧?」



高見問,他只是純粹的出於,嗯,關心,然後他收到了十文字的殺人目光。









「老‧子‧好‧的‧很。」







才怪。兩人看著他後頸上浮出的青筋想。









「有時候我們還真希望阿含來綁人…」庄三趁十文字進去收拾的時候悄悄說,
「那傢伙不打終極格鬥後我們就變成他的宣洩沙包了…」


「的確,他是該宣洩過剩的精力比較好。」高見贊同的說。




「什麼意思?」櫻庭問,顯然他聽不懂對話中的黃色成分,「阿含會和他打嗎?」







「親愛的學弟,別想太多比較好。」







「你們又在講什麼?」






十文字的聲音嚇倒了交頭接耳的三人,櫻庭笑了下,無視高見的警告眼神,非常單純的提出問題。












「十文字,你跟阿含真的在交往嗎?」











阿門。

眾人在十文字手中的玻璃杯瞬間併出條裂痕時想,十文字冷笑著,在他要對櫻庭出手的前一秒,不知是否湊巧或者真的太剛好,酒吧大門被大力地踹開。








「十文字一輝渣子,給你老子出來接客!」




十文字怒吼一聲,像是早就等著了一樣翻身越過吧台,一拳狠狠揮向破門而入的金剛含。




阿含毫不猶豫的掃來一記重踢擋下,再迅雷不及掩耳的踢倒十文字,簡直就是輕而易舉地在眾人面前制伏了這個地下冠軍,然後一把將他扛到肩上。








「喂──!」



黑木急忙出聲,阿含不屑地回頭「啊?」了下。















「要、要帶走十文字可以,不過要記得準時歸還回來啊!」







十文字的表情根本就是想轟掉阿含和眾兄弟後再自盡。










阿含炫風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轉眼間他就扛著十文字大搖大擺地離開,在櫻庭還張著嘴沒反應過來時,高見推推眼鏡,咳了聲。









「原來…這就是他們的交往方式阿。」

高見說,庄三則意味深長的點了點頭,他跟黑木好像絲毫沒有惋惜的意思。





「所以…學長的意思是,他們去約會了?」櫻庭這才回過神、傻愣愣的說,「我剛剛還以為他們要打起來了說。」







是真的打起來了啊,三人在心中回答…在床上打。










「這下,可以記死長男翹班了。」


一道冷冷的聲音傳來,裡頭的冷漠連高見也不禁抖了下,蛭魔,正斜倚在門板上看著他們一室人,手上正拿著把自動步槍。




「難得老子來看看你們,沒想到就抓到了死長男和黑人頭翹班去約會…還有個GIANTS球員拐了老么?高見伊知郎…你要怎麼解釋?」




「聽說,瀨那現在是下班時間?」






高見有禮的露出微笑,畢竟薑是老的辣,在職場打混許久的他面對蛭魔時還能保持冷靜實在不簡單,庄三和黑木已經躲到吧台後方以免被掃射,但櫻庭可就沒高見那樣老道了,他只能努力縮在高見背後希望蛭魔不要發現他。




但惡魔就是蛭魔,他吹著口香糖泡泡,馬上就看見高見肩上那搓露出的奶油色頭髮,燦爛的笑咧開,他一個箭步衝了過去,細長指頭巴住了櫻庭的臉便肆無忌憚的捏扯起來。






「嘖嘖,你就是櫻庭春人吧死翹瀏海?那個和死木頭一樣未來被大力看好的明日之星…嘻嘻,我一直很想知道你下場先發球賽的預計…」





「櫻庭預計會表現很好,對吧。」





瞬間識破蛭魔打的如意算盤,加上櫻庭的臉正被毫無憐惜地凌虐,高見用力將他給拉到自己背後,冷冷地對蛭魔說。







「唷唷,這麼保護學弟啊?」




唰,黑色的小冊子亮了出來,高見猛地緊張了下,蛭魔快速翻動著內容,綠色眼眸帶著濃濃地嘲笑意味。






「高見伊知郎,我說啊,你這個人也還真奇怪,學長學弟的情義也講得太過頭了些?嘖嘖嘖…」蛭魔意味深長地說,



「我看看,在美國求學期間…你的政治活動好像還蠻多的?只是連個女朋友都沒有交?嘻嘻…看來,你很寶貝你後面那個小春人對吧?」






「蛭魔你少扯了,這可是學長的義務呢,況且王城學制就是要求我們對自己的榮譽負責,哼哼…」




推了下眼鏡,在高見背後的櫻庭突然覺得高見就像變了個人,原本的好好先生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個和蛭魔幾乎不相上下的黑暗化高見。








「我倒是比較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對櫻庭感到好奇…武藏是會說一些你幹的『好事』…雖然他覺得那樣子可能沒關係,不過就我看來,應該不只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嗯?」









滿面微笑的兩頭惡魔毫不保留地進行氣勢上的廝殺,看得出他們都握有彼此的死穴也同時被緊咬著,一副就是想幹掉對方的模樣,蛭魔已經光明正大地將槍握在手中,而高見的手則是不干示弱、一直按在外套暗袋中,他們真的很有可能直接在店內就火拼起來──除非奇蹟出現。




這個奇蹟想當然爾就是指一向充當聯繫橋樑和不知情地出賣惡魔的武藏嚴。









甫踏入店內的武藏花不到一秒就明白了局勢。













一個側踢讓擺在店門口的愛心飼料盆飛去打掉蛭魔手中的自動步槍,然後武藏飛也似地「撲倒」了蛭魔。




「親愛的老婆大人,你今天怎麼沒等我就出門了,嗯?」裝做身下惡魔的掙扎和叫罵都是愛的呢喃,武藏悄悄對高見抬了下巴示意。





「這麼想我?嗯?那就別一個人先跑過來嘛──」



「去你的臭老頭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幾千磅──」





「這個問題你應該很清楚吧,BABY…」



「我操你媽的──」








對武藏奮力「色壓」惡魔的背影敬了個禮表達謝意後,高見拉起還在驚嚇狀態的櫻庭、直直逃出了Devil Bat酒吧。
















「唉…怎麼好像每次來這裡都是用逃的離開啊…」

待跑過了條街、進入安全範圍後,高見才放開櫻庭無奈的說。

「幸好這次也有武藏來擋住那個瘋子,不然他真的是想逼我動手…櫻庭你沒事吧?」




被點名的猛地抬頭,顯然沒在聽的櫻庭慌忙否認。




「那個,我很好…倒是學長你辛苦了,我竟然什麼用都沒有…」



「唉少三八啦?那傢伙一看就知道有涉賭,」高見揮了揮手,「畢竟櫻庭你以後可能會成為知名球員,我當然不能讓你和那種傢伙有接觸,那傢伙還真沒良心…竟然把你的臉都捏紅了,嘖嘖,要是被你的粉絲看到她們應該會爆走吧?」



有些腆靦地讓高見摸了摸方才被虐待的部份,櫻庭很困難地迎上對方目光──方才,蛭魔說的那些話其實他非常在意。





在國外讀書的期間內,高見都沒有交女朋友?





望著忙著為自己擦藥的高見,櫻庭愣愣地想,高見正用隨身攜帶的藥膏為他敷上。









「怎了,我臉上有什麼?」高見當然沒漏掉他的注目禮,笑笑地拍拍櫻庭的頭,「走吧,你想去哪?」





「…都可以。」









櫻庭跟在高見後頭,有些心不在焉的聽著高見講他讀書時的學姊們的事,有幾個美國人學姊總是拉著他去看美式足球之類的…櫻庭覺得很不明白,高見總是和他們講女人的花花世界,也曾拖著他們去夜店,但是怎麼可能沒有女朋友?







「學長。」




猛地,櫻庭突然開口打斷高見,高見笑了下,一副All Ears模樣,不過問人的櫻庭反而有點呆住──這種問題會不會有些奇怪?不對,學弟問學長這種事應該很正常才對,而且,是自己單方面對高見抱持特殊感情的。



「那個,學長…」抓了抓臉,櫻庭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剛剛…蛭魔說的,都是真的嗎…你在美國都沒交女朋友?」








聞言,高見挑了挑眉,隨即爽朗地笑出聲來。






「唉,學弟,你知道我一天要做多少事嗎?」
他好笑的搓了搓櫻庭那剛剪沒多久的頭髮,並誇張地扳了扳指頭。

「從早到晚,除了讀書就是讀書,別人只看到我光鮮亮麗瀟灑地拿下第一名,但是他們可從沒想到在他們抱著女人在床上滾時、我可是抱著書在床上滾…你懂我的意思吧?」





櫻庭有些愣的點點頭,高見又笑了幾聲,繼續往前走去。





「還是有幾個女孩子向我告白沒錯啦,她們條件也很棒,年紀輕、高學歷、身材也好,胸部也大…不過我覺得,那些女孩子還是跟球隊隊長站在一起比較適合,所以我一直都是單身。」





「可是學長…」




櫻庭小小聲的說,他發現自己有點高興。








「櫻庭,你不像我有工作壓力上的煩惱,那樣很幸福,」高見聳了聳肩,為他踢開躺在路中央的破報紙,「你如果有女性上的煩惱,我很樂意和你談談…雖然一直都是單身,不過我還是有經驗的,別看不起我,嗯?」






很明顯地,櫻庭感覺到自己的心在聽出高見開的黃腔時狠狠沉了下去,他乾笑兩聲,有些難過地看著高見的側臉。







「學長,那你沒想過交女朋友嗎?」











還是忍不住,櫻庭問出了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問題,只是,他呆住了,在高見突然用力地摟了摟他的肩膀時。













「傻學弟,別擔心我了。」高見溫柔地說,


「我目前只需要擔心這份工作能不能維持下去,只要那些球員不要死或者廢在我手上我就謝天謝地了,況且…」









「我有你陪我就夠啦,天曉得全美國有多少女人羨慕我?」













「學長少開玩笑了…」


櫻庭深吸了口氣,別過頭裝作在看牆上塗得到處都是的噴漆塗鴉,不讓高見發現他漲得通紅的臉。




雖然,知道這又是高見開他的玩笑,可是他真的為了這句話而感到無比開心。















進顯然是和瀨那在紐約晃了整整一天,當他回到球隊宿舍時,櫻庭已經洗完澡、坐在床上抱著枕頭發楞很久了。




「你今天沒去住學長家?」


進難得主動開口,看來他的心情很好,櫻庭咧出個傻笑,往後一頭栽在被窩中。


「你在笑什麼,怪噁的。」

櫻庭丟了個枕頭送進,進扔了回去,櫻庭悶悶的抓著枕頭回瞪他。





「欸,你知道,瀨那他哥和金剛含的事嗎…」




「嗯,瀨那說他們在交往,以後就放他們吵別管他們就好。」進大概以為友人在關心自己傷勢,「怎麼突然這樣問?」






「那個,你的看法怎樣?」櫻庭小心地問,「不只金剛含和十文字,還有瀨那他兩個爸爸…武藏和蛭魔,我是指…」







「你是在問我對同性戀的看法?」

進直接的說,他將瀨那送的那台小東西放在桌上,轉身看著將臉埋入枕中的櫻庭。











進想了下。












「你想和高見學長告白嗎?」











再次進清十郎式的說,櫻庭慘叫了下,隨手抓起床角的球丟向他。





「你這根木頭不要亂講!你不過就是根木頭!」







被戳中心事誰都不太能保持冷靜,尤其式像被進這樣的千年神木戳中更是難堪,櫻庭又哀號一聲,等到他把所有能丟的都丟光了(進也全部穩穩地接下)後才頹喪地倒回床上。





「哪可能啊──好吧我承認我自己是同性戀喜歡學長沒有錯,可是高見學長他又不是!!」









「你問過他了嗎?」


進將櫻庭方才拿來攻擊他的東西全一股腦兒倒在他肚子上,冷冷地問。







「靠──對啦!學長雖然他沒有女朋友,可是他會找女人啊!」委屈地扁著嘴,櫻庭幾乎是要哭出來的說,「高見學長超級過分的…他竟然在我問他為什麼不交女朋友的時候開玩笑說他有我陪沒女朋友也沒關係,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對他的感覺,害我超級難過又超級開心…」






「我覺得高見學長應該是真的這樣覺得吧?」



進說,不過櫻庭給了他一個鄙視的眼神。









「你這根木頭又不懂…我竟然想跟你討論感情?天啊這一切都毀了…我真的是瘋了…總之你不準跟學長說這些事,不然我宰了你。」






「你真的沒問題嗎。」

進淆了搖頭,拿了衣服就走向浴室準備盥洗,不過他像想到什麼似地停住。





「對了,瀨那很希望你也去參加他們的年夜派對。」



「喔。」





似乎不太感興趣的櫻庭悶悶地應了聲,對他而言現在高見的性向才是最重要的,進聳聳肩,當做以上的對話都是空氣有如白說,走入浴室。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