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四

這應該有算微H.............我驚覺我對H不知道該怎樣分類了。











路特和布勞不可置信地看著廚房裡混亂的戰況──穿著愛心蕾絲圍裙的雪莉頻頻切到自己的手指,但還是堅持要切完那份起司丁,而雖然一直抱怨「這不是男生該做的事」的艾伯李斯特還是乖乖幫忙量麵粉和雞蛋的比例,艾依查庫則非常認真地在他旁邊打鮮奶油,從他那雙閃亮亮的眼睛判斷,他應該非常想要偷舔盆內雪白的甜泡泡幾口。

至於利恩負責出力,虎徹表示這是公報私仇無誤──所有調配好的麵粉都交給他揉製,導致他現在邊揉邊罵早知道就毒牙你之類的話──不過這些亂糟糟的小孩鬧劇並不是讓兩名侍者如此驚訝的主因,而是虎徹從那台傳統石窯烤箱內拿出的那盤根本是英國皇家高級下午茶點的精緻餅乾。

看看那刷過楓糖而呈現出的金色光澤,即使是不喜歡甜食的艾伯也忍不住吃了幾塊,在他們搶著讓那盤手工餅乾見底時,虎徹不知何時神速地將利恩揉好的麵糰切段、拉長、揉花,做出造型,塞入內餡和灑上雪莉切好的起司塊裝飾完成,等到蘿蔔頭們從餅乾盤上回過神,他們才注意到虎徹已經把一大盤備好的麵包送進烤箱。



「你到底是做什麼的啊?」

利恩在他做起蛋糕基模時忍不住問,石製烤箱裡開始飄出的香味令還沒吃午餐的他們忍不住地期待起來。

虎徹給了他一個「你猜阿」的表情,並將做好的蛋糕雛型送進另一個烤箱中。

「雪莉,這個蛋糕送給妳,妳想要吃什麼口味?」

「為什麼是她?!」
利恩和艾依查庫立刻表示不滿。

「你不覺得應該一人一個比較公平嗎?」

「最好一人一個你們吃得完。」虎徹用奶油刮刀指向他們,一副沒得抗議的模樣。
「是男人的話就不要厚臉皮的跟女生搶,是沒聽過紳士要禮讓淑女嗎?看看艾伯他什麼都沒說,多大方啊。」

「艾伯才不會吃呢。」艾依查庫小聲地吐槽。

雪莉睜大眼睛,相當興奮地看著正在發熱的白色電子烤箱內部。

「真的可以決定什麼口味嗎?」

她有些害羞地問,虎徹點點頭,並賞了旁邊兩個臭臉的男生白眼。

「那…我想要芋泥的!」她忍不住開心地喊了出來,
「我喜歡紫色,可是…啊,草莓的好了,這樣多尼妲說不定會喜歡呢。」

「啊,對喔,她從來沒有下來和我們玩過呢。」

虎徹想起之前又在走廊上遇到那個紅色的女孩幾次,每次他都會邀請她下來加入,但多尼妲從不領情,隨著這樣的次數多了以後,那種跋扈的態度明顯地少了,變得比較親近。


只是有次當虎徹和雪莉一起遇到多尼妲時,他明顯感到多尼妲討厭雪莉,而雪莉不知怎地異常不安起來,虎徹覺得多尼妲看起來幾乎是恨不得跳下來揍雪莉一樣。



儘管如此,他還是沒有主動過問兩人之間的關係。


小蘿蔔頭們邊咬著剛出爐的熱麵包、邊圍在虎徹旁邊看他俐落地用兩把奶油刀快速將鮮奶油抹上蛋糕雛型時,路特和布勞也圍著一起看,虎徹一直對他們很友善的態度讓他們也漸漸不再歧視他,反而佩服起他那比專業還要精巧的手藝。












柏林地鐵附近,某處




柏恩哈德心不在焉地看著米利安小隊將法蘭奇黨份子一個個處決,阿奇波爾多和米利安站在左右護衛,因此他可以不用非常專心…到現在他還在想那件事。

你該有個爸爸的樣子。

虎徹那張嚴肅的臉出現在柏恩哈德眼前──好吧,現在他總算記得這名床伴的長相了。柏恩哈德低低的咒了聲。

如果他想結婚生子成家當個好父親,那他幹嘛站在這打打殺殺?以為他的夢想是拿下柏林市模範父親勳章嗎?但他媽的他說得一點也沒錯,那些孩子受過生命中最沉痛的打擊,他不應該兇他們。


但他不知道除了命令以外,要用什麼樣的口氣去對那些膽小的孩子說話,抱抱他們嗎?見鬼,現在當首領也要兼差做褓母嗎?



「你到底在想什麼?」
阿奇波爾多的聲音拉回柏恩哈德的注意,他轉頭,看見友人正用相當疑惑的表情望著自己。

「你已經在那邊一個人碎碎唸十分鐘了,唸到我和米利安都覺得快煩死不想保護你讓他們把你打成蜂窩算了──你到底在想什麼?」





還是一樣,阿奇波爾多不意外地看到柏恩哈德繼續保持緘默,但眼神明眼地凶惡起來──絕對是非常困擾的問題才能讓柏恩哈德變成這樣…他來猜猜看好了…然後有幾個概念在阿奇波爾多的腦袋裡出現:


一、柏恩哈德想念昨天那隻黃色小鴨鴨。

二、昨天他和米利安在浴血奮戰時,柏恩哈德纏著床伴一次兩次不夠還要第三次時被拒絕所以超級不爽。

三、承二,虎徹罵了柏恩哈德色鬼,導致他欲求不滿的狀況下更加不爽。



當然,以上三點都是阿奇波爾多個人推測,於是他嘆了口氣,決定盡自己顧問的責任向首領提出建言。




「柏恩哈德首領,以下兩點是顧問我提供給您解決煩惱的建議,您姑且聽聽看。」

阿奇波爾多慢條斯理地看著眼前趨近尾聲的處刑說,

「第一,反正這裏的事情解決了,我們也快逮到法蘭奇的首領,您何不先回去把自己腦中的問題全部解決,再來接受對方的和解?」


「不用聽第二個,」柏恩哈德哼了聲,

「絕對是廢話。」

「的確。」
阿奇笑著拍拍他的肩膀,示意米利安去開車。

「我相信你絕對不需要我當你的心理醫生條列式地從頭到尾分析一次。」



柏恩哈德給他個白眼後便快速走上車,耳尖的阿奇波爾多在他關上門時聽見「聖女會館」這個字時,忍不住讚嘆起自己料事如神的功力。






















他們屏氣凝神地看著虎徹從容地擠出邊緣上那一朵朵精緻的奶油玫瑰花,再將新鮮的草莓一顆顆擺上去,直到最後一顆草莓完美地填滿蛋糕面上的缺口時,忍不住誇張地喘口大氣、歡呼起來。

「超酷的啊混蛋!」利恩沒有控制力道地猛拍了下虎徹的背大叫起來。
「媽的徹哥你幹嘛不當廚師啦!根本就是職業級的嘛!」



艾依查庫和雪莉陷入了飄滿小花的夢幻哇啊啊啊輪迴,虎徹白了利恩一眼,他將蛋糕刀塞入雪莉手中。



「來吧,第一刀,從中間先壓下去再像鋸木頭一樣地慢慢上下切開喔。」

他先握著雪莉的手在空中示範了次再放開,雪莉深吸口氣,不安地看著虎徹。

「沒問題啦,切失敗的話就給我吃!」

艾依查庫突然大叫,利恩白他一眼。

「不行是我的小鬼你走旁邊,雪莉會成功的,而且不管有沒有成功都是我先,因為我比你高。」


艾伯說了聲幼稚,不過虎徹看到在鏡片後方的那對黑色眼睛也緊盯著雪莉手上的蛋糕刀,雪莉又深深吸了口氣,終於用微微顫抖的手將刀尖切進蛋糕中心。




看著她從害怕慢慢地變得自信起來的將切得有些醜、但還算完整的蛋糕成功放到盤子上時,虎徹忍不住露出了驕傲的微笑,連他自己也沒有察覺。















柏恩哈德踏進聖女會館大門時,已經對沒有侍者來迎接的狀況不意外了。但這次令他驚訝的是那股飄散在空氣中,帶著濃濃起司、麥粉的那種最純粹的香味,刺得他心口一震,並且直接地刺到他心中那已經變得非常陌生的部份。

他已幾乎不復記憶,但是身體卻還記得,忍不住一陣強烈的雞皮疙瘩佈滿背後。


他看著廚房,裡面傳來明顯的吵雜聲音,猜到虎徹大概又在搞什麼,柏恩哈德走過去的同時米利安也跟在後頭,他也想看看虎徹這次又使了哪種花樣。






柏恩哈德出現在廚房時,原本原本亂哄哄一團的氣氛全在瞬間凍結──利恩和艾依查庫抓著對方的領子在打架,雪莉捧著一盤蛋糕,布勞和路特則和艾伯同時愣住,虎徹眨眨眼,好像只有他對柏恩哈德的出現不感到意外。


「啊,柏恩哈德、米熊,你們來的剛好,」他用熱烈的語氣對門口兩人招手說,

「這樣就剛好十個人了,雪莉,第一片蛋糕拿去給爸爸。」



被點名的女孩抖了下,但她還是鼓起勇氣,小步走到柏恩哈德面前,遞出手上那盤紅色白色的鮮豔蛋糕。



柏恩哈德瞟了她一眼。


「我不吃甜食。」
柏恩哈德冷冷地將目光放回讓他這整天都煩得要命的主因身上。
「我有事找你,過來。」



「啊,好吧,那雪莉妳把蛋糕給米熊叔叔,照年紀分喔,」
虎徹邊說邊走向柏恩哈德,在他經過雪莉身邊時輕輕地拍拍她的頭。

「然後把蛋糕切一切,記得要把我那份冰在冰箱裡面,我等下就回來。」


米利安等到柏恩哈德與虎徹消失在走廊後才嘆了口氣,將雪莉手中那盤蛋糕拿過,他蹲下身,用那隻比誰都還寬厚的大手以最溫柔的力道撫摸著低下臉、不讓別人看見自己在偷哭的雪莉。



「乖,蛋糕叔叔就代替柏恩哈德收下了,這不是妳的錯。」


他柔聲安慰,雪莉抽著鼻子,回到桌邊拿起切刀,慢慢地將剩下的部份切完。














「雖然是你有事找我,但我必須先和你談談。」



柏恩哈德一進門就看到虎徹抱胸、一臉嚴肅地站在他面前,柏恩哈德注意到他還穿著圍裙,深藍色布料上沾到白色麵粉。


「你就不能對他們溫柔點?小孩子很容易受傷,尤其是雪莉,她是個沒有自信的女孩,你剛剛甚至讓她哭了。」


柏恩哈德抿緊唇,看著指責自己的虎徹。


「所以你現在是要我去和那小女孩道歉的意思?」

「道歉沒有什麼用,」虎徹搖頭,
「我只是要你對他們『溫柔點』,他們看到你的時候是看到一個『首領』,而不是一個『父親』。」


「我從沒想過要取代他們父母。」



柏恩哈德回答,他有些惱怒自己為什麼非得和虎徹談這些他一向不重視的問題。
虎徹瞪了他──很好,竟然為了不是自己的小孩瞪他?


「不是取代,你不懂。」虎徹低聲說,
「我不相信你真的不懂,就算別人說你沒有心什麼的,但我不信,這很簡單,你只是不想這麼做。」






柏恩哈德沉下臉,一語不發地瞪著他,虎徹也沒再說話,他第一次表現出生氣的樣子,這讓柏恩哈德更為不悅,虎徹憑什麼告訴他該怎麼做?他似乎沒有搞清楚自己的身分,他沒有被聘用來帶小孩,柏恩哈德可不記得自己哪時候這麼要求過,他只是個被安置在這的床伴,憑什麼用那樣的口氣教訓他?

而且還是第二次這麼做,最重要的是這些指責都讓柏恩哈德感到異常心煩,路特和布勞從沒告訴他有這種問題,的確,他們只是管家,柏恩哈德很清楚,沒有說的不代表不存在。




那些孩子不是他的,他只是承諾會撫養他們長大成人,但是在他沒有注意到的時候,這些小孩的個性的確出了問題。







兩人劍拔弩張地互瞪了段時間後,虎徹先示弱了,也只有他會是投降的那方,他嘆口氣,收起生氣的表情,無奈地看著柏恩哈德。






「下次,請別再傷到他們了,柏恩哈德。」
他用溫柔的口氣勸,

「就這樣了…你找我做什麼?」


柏恩哈德抬眉,他還是相當不高興,雖然那樣的要求聽起來一點也不過分,但是從虎徹口中提出的時候,他就會感到不舒服,還有一點莫名的妒意。



「找你還有什麼事?」


柏恩哈德嘶聲說,並將虎徹壓到牆上,被鎖在兩手間的虎徹會過意後露出了個被打敗的笑容。

「噢,拜託,柏恩哈德…」

他用一種幾近撒嬌的口氣指指他們下方,柏恩哈德看到之前被自己扔掉的潤滑液就在腳邊。


「拜託,給些面子嘛。」虎徹繼續央求,那雙漂亮的綠眼睛楚楚可憐地看著他。

「你也聽到我答應雪莉了…」



柏恩哈德哼了聲,有些不滿地撿起那管潤滑液,虎徹開心地讓他的手輕易繞過自己後方,柏恩哈德撩起他的T恤,將潤滑液倒在他的腰際,冰涼的液體沿著脊線向下流進股溝時虎徹忍不住打了個顫。

他抱住柏恩哈德的肩膀,在手指順利滑入黏濁的穴口時,柏恩哈德聽見虎徹的喘息──他的分身立即有了反應,這讓他感到不安。

虎徹變得敏感是件好事,但是自己變得這麼欲求不滿就不太好了…本來現在應該要留在現場監督才對,但他卻像是精蟲上腦一樣地衝回來搞他…




想歸想,但柏恩哈德還是繼續著手上的動作。














餐桌上,米利安再自然不過地加入孩子們,他一個大男人獨佔兩個位置,雪莉將蛋糕切好了,米利安自己也沒事,而且他不想枯等柏恩哈德完成那些嗯嗯啊啊的事情,當然樂意加入他們。

不過柏恩哈德離開後,孩子們很快就恢復氣氛是真的,艾伯邊吃邊抱怨太甜,但又不肯分給艾依查庫的態度讓其他人頻頻給他白眼,路特泡了紅茶,和布勞也一起坐在桌旁難得偷閒,桌上還擺著剛剛的義式麵包,簡單的作法卻很有風味。


雪莉將虎徹的蛋糕放到冰箱後,她算了算,已經平靜下來的臉又皺在一起。




「怎麼了?」米利安問,他看見雪莉前面有兩片蛋糕。


「徹哥說要切十份,可是…」她伸出雙手,一個一個地算。

「布勞、路特、我、利恩、艾依、艾伯、徹哥、米熊叔、米熊叔,這樣只有九個而已呢。」

「為什麼有兩個我?」米利安這才發現自己的盤子又被放了一片。


「因為你幫義父吃啊,熊。」利恩好笑地說。
「還有一片是給…啊。」


雪莉轉頭,沿著利恩的視線看去,她看見那名與自己穿著同樣款式洋裝的紅色女孩閃過廚房門口,大概是被香味吸引來的,雪莉急忙端著那份蛋糕追出去。





「多尼妲姊姊!」

她在走廊上喊,紅色的女孩停下腳步,以極度不悅的眼神回瞪。


「臭女人,做什麼?」

「呃,多尼妲姊姊,這個…」

雪莉小心地將手中那盤蛋糕端到她面前。

「這是虎徹哥做的,我跟他說要做草苺的,因為妳喜歡…這是給妳的蛋糕喔,多尼妲姊姊。」



有著耀眼金髮的女孩露出驚訝的表情,她看著雪莉手上那盤用大量新鮮草莓裝飾的蛋糕,注意到雪莉的手指上有著不少用繃帶包紮的傷口。
















虎徹房內,兩副肉體激烈地交合著,虎徹費盡所有力量才能攀住柏恩哈德的肩膀,他的雙腳環緊柏恩哈德的腰,不斷地被強力地頂在牆上,適當潤滑過後,僅剩餘快感的摩擦動作征服了他的理智,他不再像以往那樣壓抑,忘情地呢喃著柏恩哈德的名字。

柏恩哈德沒好到哪去,急促的呼吸噴灑在虎徹肩窩裡,溫度熱得令他不甘,但他無法否認自己從沒這樣想要一個人過。



柏恩哈德將手探入虎徹的圍裙內,握住他興奮昂立的欲望,另手撐住牆壁讓他們失控的身子能夠保持平衡,柏恩哈德嗅到虎徹身上多了股香味,剛才烹飪時的奶油麵粉氣息躲在他的衣服、頸窩中,那味道相當熟悉,就和柏恩哈德剛回來時所感受到的那種陌生熟悉感一樣。




他痛苦地想起了那段被自己刻意遺忘好久的回憶,柏恩哈德加重上挺力道,虎徹的呻吟更是清楚地傳入他耳內,柏恩哈德細細舔咬著他帶著麥粉香氣的頸子,在他的記憶裡,在他還僅存的對父母的記憶中,他的童年也曾經飄散著這種甜甜的香味。

柏恩哈德猛地加重啃咬力道,引起虎徹哭喊。




「拜託、不…柏恩…」
他斷斷續續地哀求,背部不斷給頂到牆上令他無法保持平衡,他哭著轉開頭想閃過柏恩哈德的攻擊。
「拜託別這樣、別,拜託,他們會看見…不要在那…」



柏恩哈德蹙眉,他看見虎徹哀求著的那雙眼中滿滿是情慾所生的淚水,白皙臉頰因激情而泛出一層淡淡的粉色,他放緩了挺動的速度,看著虎徹頻臨高潮而緊緊閉起眼睛,張著的唇發出崩潰般的低嚎聲。



柏恩哈德有些看呆了,他將臉湊近,聞到鹹鹹的苦澀淚水味道,虎徹的身軀猛地癱軟在他懷裡,雙腿也失去力量滑落,他陷入了暈眩,柏恩哈德擰起眉,性感迷濛的綠色眼睛沒有聚焦地微微顫著,淚水沿著頰面緩緩滑動,濕了他顫抖不己的唇瓣。






那雙肉色的唇瓣呈現出有如薔薇般的豔紅光澤,此刻就像是沾著清晨露水緩緩綻放的時刻一樣,輕微地抖動。



柏恩哈德忍不住閉起眼,低頭吸吮其上的露澤。











像是被電擊猛烈貫穿,橄欖綠的眼睛猛地睜大,虎徹激烈的反應驚醒了柏恩哈德,他錯愕地看著虎徹,好像這件事不是他幹的又是對方的錯──但他們很明白是怎麼回事,只是一時之間都嚇傻了。



虎徹眨了下眼睛,完了,柏恩哈德想,他一定會說出什麼該死的話來嘲笑自己違背原則──在虎徹還沒來得急說出任何話之前,女孩子尖銳的叫聲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尷尬。



虎徹猛地倒抽口氣,想也沒想就推開柏恩哈德,急促地拉整身上衣物,在他拉開門時柏恩哈德扯住他的手臂,虎徹回頭狠狠瞪他一眼,走廊上清楚地傳來雪莉和另一名女孩尖銳的聲音。




「放手!」

「我怎麼辦?先盡完你的責任。」

柏恩哈德刻意忽視方才的尷尬,虎徹竟然給了他一個惡狠狠的白眼。



「去廁所自己解決!」




說完就甩開柏恩哈德的手頭也不回地衝了出去,愣在原地的柏恩哈德花了幾秒才回過神──
「Bardak!」他惡毒地咒了聲國罵,並在走進浴室時惡狠狠地發誓等下逮他回來後一定會好好教教虎徹做個床伴該有的態度。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