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三



接下來的情況有了浮竹郎協助後,一切變得順利多了,在浮竹郎和小早川夫妻忙著於海關、法院間奔波時,他們多少也聊到自己兒子的事情,而小早川夫妻敏銳地察覺了進清十郎和瀨那之間真正的關係,但他們兩人都沒有表示任何意見,畢竟瀨那還活著,而浮竹郎這樣的人又願意提供幫助,那樣對他們而言是想也沒想過的奇蹟。


在雙方父母忙得不可開交時,進清十郎自然而然地留在瀨那身邊照顧他,櫻庭和高見偶爾也會來探望,但並不頻繁,明顯地他們是讓兩人有更多獨處的機會和時間,因為就算有浮竹郎的協助,瀨那也不一定能夠安全脫身。


在瀨那隨時可能被帶走的情況下,進把握著兩人相處的每個時刻,只要體力許可,瀨那就將他逃亡前後的故事說給進聽,斷斷續續,因為他總是說到一半時便忍不住激動地哽咽,那時近就會體諒地拍拍他的背,要他先平復下來之後再決定要不要說下去。




但最後瀨那還是講完了那個故事。







進將那盒用小袋子仔細包起來的專輯拿出來,放到瀨那手中,黑藍色的眼睛靜靜地看著瀨那。


「瀨那,現在我能夠親口說了,這是我想給我愛的你的禮物。」
他一字一句慢慢地說。

「我以為,是我會付出極大的代價守護你,但卻是你用一切來告訴我你的苦衷和選擇…我很抱歉。」





「進先生…」
瀨那抓緊那盒黑藍色的CD塑膠盒,褐色大眼中有著羞怯和不安。

「現在說什麼我不愛你的話你一定知道我還在遲疑,但我也很感謝進先生…請不要和我道歉。」





「該道歉的是我啊,進先生,我現在甚至沒有辦法為接下來的人生做決定…而且,我想我決定…如果可以的話,我會回日本,和我爸媽回去。」




進沒說話,他溫柔地看著幾乎要把整個頭垂到手掌去的瀨那,等他說完。


「那個,進先生,我發誓,等到我適應新生活…我是指,如果你還願意的話,我一定會…」









瀨那沒有說下去,進的唇把他接下來那些支支吾吾封住了,他愣了下,臉頰急速地竄紅──這是他們第二次接吻,但不再是個意外。




瀨那沒有推拒,他緊張地閉上眼,讓進細細地吻過自己一次。





感到進的唇離開了自己。瀨那慢慢睜開眼睛,看到進清十郎這名男人正散發出一股與他們初次在Devil Bat相遇時,所散發出來的沉穩,此刻還多了抹無法掩蓋的自信。




「就像復活一樣,瀨那,我想的確是那樣的…我像復活了一樣。」

進悄聲說,

「我會等你,我會在NFL的最高點等你,EYESHIELD 21…小早川瀨那。」




請一定要再次回到屬於你的榮耀裡,我們還有約定沒完成。









再也忍不住地,瀨那不管手上插著的滴管、用力摟緊了這名男人的肩膀,緊緊地抱住,在也捨不得放開。






「我會的,請等我,進清十郎…」

他努力地用嘶啞的聲音在進的頸窩裡哽咽。


「我一定會好活下去,重新站起來,重新回到這裡…靠我自己的力量,為了進先生你…還有為了十文字哥哥…」




進沉默了,他抱緊顫抖不己的瀨那,原本他下意識地以為瀨那會因為與父母重逢而忘了這件事,但自己顯然太天真,因為瀨那是那樣溫柔的一個人。















浮竹郎的律師通知他文件審核通過時,他的下巴差些摔了下來──太快了,幾個工作天而已,比一般正常人申請的還要快速,這代表有人在幫忙…一些他不知道的人。

當他把這消息告訴進清十郎和瀨那時,瀨那否定了瓊邦喬飛私下幫助的可能性,因為他們正在世界巡迴演出,沒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情,而已經和武藏回日本的蛭魔也沒有那樣的力量。


這些揣測很快就得到解答,有人來到醫院,把準備好的所有文件交給他們,那個人是金剛雲水,而當瀨那看見他的瞬間,就明白一切的來龍去脈。





對於一個已經成功擊敗所有對手和挑戰者、東岸最強大的組織而言,沒有任何事無法達成。





「離開紐約,馬上。」

雲水將文件放下後,轉身,在要走出房門時這麼說。




「在十文字一輝與金剛含的契約無效之前,馬上離開,並且祈禱在你坐上飛機以前他還沒斷氣。」





瀨那張開嘴,但什麼也沒說出來以前,眼淚先啪搭地落在他手中的那只皮箱上。




















「渣子。」

阿含咒了聲,坐在他旁邊的十文字看他一眼,他知道含不是在罵自己,這句咒罵針對車外那些還在苦鬥的手下而發。


他們正坐在防彈的加長廂車內,金剛含用無線電耳機對手下咆哮──他的情緒一直在暴走的邊緣,紐約其他組織如果保持中立地觀望他們聖地牙哥的法比歐家族戰鬥也就算了,但要命的就是會有混帳想要攪混水。


這幾天內,黑龍會旗下的賭場一一遭到破壞,競技場也不斷地有人鬧事,金剛含很清楚是誰幹下這些的,於是他決定,宣佈與紐約五大家族和聖地牙哥開戰。


首先他獨自解決掉了紐約五大家族的首領,那不難,在先前他剛上任時已經用力量警告過他們、讓他們宣誓效忠,現在他發怒時,他就會用血洗滌他們無知的罪過。



金剛含的精神和體力像永遠也用不完,他總是站在前線,追趕那些嚇得到處逃竄的敵人,一個也不放過,警方和議員們開始對他的作風產生意見(原本拿了錢頂多睜隻眼閉隻眼),太多的屍體讓紐約市市民感到相當不安。




所以阿含加快了節奏,以黑龍會精悍的第一先鋒直接殺到聖地牙哥,這是非常危險的豪賭,進入陌生的他人地盤裡,沒有人會想這麼做,除了金剛含。





而事實和效果證明了這招奇襲發揮了作用,而且相當明顯,他們逮到了敵人的心臟,一休在法比歐家族首領的公寓內槍殺了他,然後金剛含下令全員撤退。











法比歐首領的後代不甘心就這樣接受失敗,那意味著他們完全輸給了黑龍會,輸給金剛含這個天才,於是他愚蠢地放棄這個最好的求和機會,派出所有人追趕黑龍會的隊伍,黑龍會車陣在紐約市的邊緣被他們成功追上。


儘管對方沒有詳細後援的遠征計畫,在黑龍的地盤中他們已經注定要失敗了,但這是支破釜沉舟的隊伍,死傷一直在增加,但法比歐家族的確是在慢慢地剝開黑龍車隊的防護。



因此金剛含才會顯得如此焦躁,他不害怕,一點也不,他為什麼要懼怕一場必勝的戰鬥?他們已經贏了,成為東岸最強大的組織,但現在的犧牲都是多餘浪費。





十文字沒有和他說過話,在整場金剛含的屠殺過程裡,他和金剛含一樣始終沒有闔過眼,他就像影子一樣地陪在旁邊,安安靜靜,如此而已。




又是一連串的咒罵,敵方最後的人馬衝入黑龍會的警戒線,金剛含冷冷地看著那些人被掃成蜂窩時,才緩緩地吁了口又長又悶的氣。




他憎恨等待,尤其是等待一個早已得手的勝利。





金剛含推開車門下了車,十文字跟著他出來,他們一起看著四周滿佈彈孔的車輛,以及剩餘的菁英成員,以一休為主的戰鬥員在阿含面前一字排開。








「結束了,請立刻進城去吧,會長。」

「這裡由我們來處理,請盡快離開。」

諸如此類的話此起彼落,阿含哼了聲,也許是難得良心發現,或者是真的損失太多部下,他什麼也沒再罵地點了頭。




一陣瘋狂的尖銳引擎聲自前方爆響,黑龍會的成員迅速地轉過身、阿含看見在他們的前方,一輛愛快羅密歐以飛快的速度衝向他們,一休迅速地執起槍瞄準發射,在他的帶領下其餘成員也跟著向那輛老車扣下扳機。




阿含感到自己的身子被大力向後扯,他回頭,看見十文字拉開車門、用力將自己塞進車內,這讓金剛含猛地火大起來,他想掙扎跳下車狠狠揍他一頓,但一股暈眩卻天殺地在此時衝上他的腦門。




該死,他到底多久沒睡了?金剛含猛甩下頭拋掉那股昏眩,他張嘴想開罵,但從眼前半掩起的車門縫隙間、映入他眼內的景象,卻猶如死神現身般地令金剛含的心臟驟然停止。



那輛愛快羅密歐的油箱射穿、整輛車轟地炸開了,但上頭的人在爆炸前跳出車、承受了那可怕的爆裂衝擊後竟然還能撐著一口氣,他帶著火焰、以支離破碎的身軀衝入已經被爆裂震開的防線內,那把被火燄捲食的步槍槍口對準了金剛含。





接下來的事情,金剛含覺得自己突然像是被推入了老舊的默劇電影院中,在車門摔上的巨響後他的耳朵就聽不見任何聲音了。






剩下視覺,沒有墨鏡遮掩的鴉黑眼眸眨也未眨,看著那具貼在門外的身體,緊緊靠著車窗的背部後方,血花突然地綻開了,開放得毫不保留,潑滿了整張猶如電影帷幕般的方框。








金剛含沒有動作,他無法呼吸,思考歸零。





那個人的身軀向下滑落,依然貼著車窗,拖曳出一長條斑駁的紅痕,直到那抹淡金消逝於幕底為止。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