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二




「小早川夫妻:小早川秀馬以及小早川美生從日本趕到美國,原本夫妻倆以為已經沒有希望再見到於紐約走失的兒子,沒想到事隔多年後,小早川瀨那以EYESHIELD 21的身分在新聞上出現,但是可能已經死亡的消息令他們傷心欲絕,小早川夫妻在下飛機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這次無論小早川瀨那是生或死,他們都想要親眼見到他…」


關於小早川夫妻來美尋子的新聞已經占據螢幕整個早上,連櫻庭的出櫃也只佔了頭版旁邊一小格,簡單地待過,這讓他倆非常驚訝,但記者們到底暫時放過了他們讓他們能喘口氣。


現在,他們兩人和進氏父子坐在醫院的等候大廳,彼此保持沉默地看著新聞一遍又一遍地崇播,在瀨那與親生父母相認後,進清十郎就識相地退出房間、讓他們能夠好好相處,他和浮竹郎一起坐在椅子上,兩上臉上都是滿面複雜,徹夜沒睡讓他們都看起來憔悴不堪,乍看之下還真會以為他們是一模一樣的人。




「兒子。」

浮竹郎突然打斷了新聞主播那像是唱片一樣、永遠重播不停的播報,清十郎嗯了聲。

「那孩子,小早川瀨那,是個好人。」
浮竹郎靜靜地看著電視畫面,那些關於小早川夫妻的資料說。

「爸不該懷疑他的,你的眼光沒錯…小早川瀨那,他是個好孩子。」



進清十郎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只是吶吶地點個頭,站在旁邊的櫻廷高見對看一眼,繼續保持沉默。




「小早川的家庭破碎了很久,失去兒子的打擊讓那對夫妻這幾年來都無法再養育兒子,」
浮竹郎又說了下去,他的手指交抵在嘴前,像在認真思考些什麼。

「就人道主義的考量上,我想,應該要讓那孩子,瀨那,小早川瀨那回到他父母身邊才對,而不是把他丟到監獄或者接受美國的司法審判…如果需要的話,爸會幫他證明他並不是自願成為EYESHIELD 21的。」



「爸…」

「身為一名日本人,怎麼能對自己的同胞如此冷淡呢?」
浮竹郎苦澀地笑了下,伸手拍拍清十郎的背。

「況且,那是我兒子的愛人,既然他證明了你的選擇是對的,那我更不可能坐視不管──但這可不代表我挺同性戀,我是以一名父親的心態和角度來看這件事。」



「那我想我們最好不要出現在伯父面前才對。」

櫻庭吐了吐舌,隨即被高見白眼,浮竹郎爽朗地對他們笑了。



「我是說我不挺,並不是反對──況且你們可是在第一時間內就跳出來幫清十郎這小子擋,這小子一定是燒了幾輩子好香才結交到你們這種朋友。」




「而我們是倒了幾輩子楣。」

高見扯開嘴角,和櫻庭一起坐到進的身邊,陪他等待。










感到身邊的人轉開,武藏急忙伸手扯住蛭魔的手臂。




「放開。」

蛭魔冷冷地命令,武藏只稍微鬆了下力道。




「你要去哪?」

「已經不會有需要我們的機會了,識相點就自己走吧。」



蛭魔面無表情地看著武藏,他們正站在樓梯口,事實上他們一直都站在那兒,看著一切事情經過──櫻庭和高見出櫃、記者的奔波,以及小早川夫妻的出現,他們一直找不到適當的基會出場,重點是蛭魔一點也沒有意願現身,導致他們在陰暗的樓梯間中待了整晚。



「但至少再看瀨那一眼,好嗎?」

武藏哀求,蛭魔冷冷瞪他一眼。



「想自討沒趣的話,你自己去。」




然後那雙幽綠色的眼再也不肯看他,逕自埋在筆店裡去,武藏看著縮在樓梯上的蛭魔一會兒,嘆了口氣,知道他鬧彆扭,就自己走了出去。











他先向坐在候客廳的四人問候,高見看到他時開心又驚訝,因為武藏告訴他她已經辭掉野馬隊的約,要回日本去。




「幸好你還沒走,我想瀨那一定會很樂意看到你的!」高見熱切地和他握手說,
「進伯父,這是一直很照顧瀨那的武藏嚴,也是前野馬隊踢球員。」



「幸會。」

兩人握手是一了下,櫻庭看著進浮竹郎和武藏,不禁萌生了種「其實武藏才是真正的爸爸」之錯覺,武藏看了下瀨那的病房。



「我想現在似乎不太適合見瀨那…」



「小早川夫妻一定很樂意見到你,」高見保證,

「畢竟你和…呃,你是那麼照顧瀨那。」






刻意閃避的名字讓浮竹郎嗅出了點不對勁,他看著兒子進入病房和小早川瀨那父母交談,想起在瓊邦喬飛說的故事中,那名於幕後操控的人…顯然不是武藏嚴,那麼,是誰?






小早川夫妻冷靜下來了,武藏走入瀨那病房、看見那對夫妻的時候,不禁微笑出來,一看就知道他們是瀨那的生父母,小早川秀馬有著和瀨那一樣亂糟糟且高高翹起的褐髮,那對溫柔而堅定的眼睛更像是同個模子印出來的──至於美生,很顯然瀨那屬於女孩子氣、可愛的外表是遺傳自母親。


小早川夫妻向武藏喧寒致謝後,便沒有了什麼話題,他兩疲憊又溫吞了點,不是屬於主動找話題的人,而美生的多話似乎都只想向兒子傾吐,瀨那讓武藏抱了他一下,他開心地看著武藏一會,突然皺眉。



「那個…武藏,媽…我是指,蛭魔呢?他沒來嗎?」

「他也在。」武藏微笑,
「但他說想在外面等,你要見他嗎?」


「如果可以,我很希望…有些話想和他說。」
瀨那笑了下。
「可以拜託你請他進來嗎?」



「當然。」





武藏在走向樓梯間時突然有種相當欣慰的感覺,只是在他拉開門、看到原本應該坐著金髮惡魔的地方空蕩蕩時,他忍不住咒了聲。






他撥了蛭魔的手機,沒接,該死,這傢伙又搞什麼?武藏將手機塞回口袋時想,他思索蛭魔會跑到哪裡去,現在醫院被記者包圍他是不會自己走掉的。

武藏先到地下室停車場找了圈,沒有看到那抹金色的身影,他也不相信蛭魔會像女人一樣躲在某間廁所鬧彆扭…於是他走入電梯,直接按下最上面的按鈕。








打開通往頂樓的樓梯門,武藏在清晨中、那片有如電影香草天空的冷紫羅蘭色的顏色裡,看見那波金色給寒風吹得揚起,張狂地搶走了他所有目光。


他走到趴在圍牆上的蛭魔後方,雙手環住他的腰。





「瀨那想見你,蛭魔。」

他悄聲地貼在他鑲了銀圈的耳邊說。

「你捨得讓他等嗎?」




蛭魔沒回答,只是抬起頭,瞇起那對美麗的幽綠色眼睛,看著那在冷冷的紫羅蘭色的雲霧中、逐漸露出曙光的朝陽。





武藏抱著他,他們一起站在朱紅色的圍牆邊,看那一道道銳利的金色強光透過一座座方正高聳的灰暗高樓,劃破了冰冷沁涼的清晨,整座被強光給覆蓋住的紐約市似乎就這樣活了起來,頭頂上那片灰暗迷濛的藍紫色也不再迷幻陰鬱。



武藏低頭、看著自己懷中的人,在剎那間,他以為這個人屬於那些自然的光芒,屬於太陽,他的顏色是如此自然地與這道燦金色的光芒融合在一起。





蛭魔動了下,武藏放開手,讓他離開,蛭魔不發一語地走向樓梯口去。







「蛭魔,你要去哪?」

武藏急忙喚,卻得到他一個白眼。



「不是說死矮子想見我嗎?你老人癡呆了啊?」




愣了下,武藏明白過來後急忙跟著跑進樓梯間,他笑著趕到蛭魔旁,有些強勢地握起他的手,蛭魔哼了聲,沒有甩開。






小早川夫妻累壞了。武藏和蛭魔回來時看見他們坐在外頭,和進家父子睡在椅子上,蛭魔看到小早川夫妻時身體明顯地僵了下,武藏拍拍他的背要他安心,他們悄悄走進病房,櫻庭和高見就坐在瀨那床邊,他們一看到蛭魔便閉上嘴巴,瀨那則是對蛭魔露出了那個好久不見的笑容。



蛭魔走到瀨那的床尾,兩手環胸,以一貫高高在上的姿態看他。





「怎,聽說你找我啊死矮子?有事快說,老子馬上要…」


「謝謝你,蛭魔媽咪。」




突而其來的道謝讓蛭魔的偽裝以他無法追上的高速瓦解了,旁觀的高見看見他的眼睛一下子瞇了起來、像在忍住眼淚那樣子時,和櫻庭交換了個眼神──原來這頭惡魔還有眼淚。



瀨那笑了下,蛭魔卻給了他一個中指。





「你這死小白癡,做什麼和老子道謝?你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啊?」
蛭魔有些歇斯底里的低吼,
「那十億元,這整場英雄傳說…都是我逼你的,而可悲的是到了最後,我竟然他媽的什麼都白費了…你是在嘲笑我嗎死矮子!」



武藏在旁邊安靜地看著蛭魔那張因激動而泛紅的臉,難得地沒有出聲制止,高見想他應該是認為這時候,蛭魔和瀨那的事情並不適合別人插手。





「甚至你也知道吧,我那混帳老爸自殺死了…!我像個傻瓜、蠢蛋一樣的活了十幾年!全都白活了!而且要是我當初直接把你給扔到警察局,你也不用和家人分別、一直到現在才相認!」




「我真的沒有那樣想過,也真的很謝謝你做了這個選擇。」


瀨那吸了吸鼻子,雖然他的眼眶中有著淚水打轉,但他還是保持著笑容地說。




「如果不是蛭魔媽咪…我就不會遇見大家了,不管是武藏先生、進先生,還是高見先生和櫻庭先生…以及十文字哥哥他們,都是因為蛭魔媽咪我才會認識這麼多重要的人啊。」






他邊說邊流著淚,但瀨那沒有絲毫停頓的意思,飛快地繼續說下去,那雙激動的褐色大眼直直地看著呆楞住的蛭魔。




「雖然EYESHIELD 21是個騙人的傳說…但最後我是真正地喜歡上美式足球了!更有了人生的目標,如果我回日本後還能夠打美式足球,這次我會靠自己的力量,再次進入職業球隊、重新創造EYESHIELD 21的全新傳說──非常謝謝你、蛭魔妖一!」








瀨那用力地將頭低下作為致敬,蛭魔咬緊唇,好一會兒沒有說話,他深深吸了口氣,那雙鬼綠色的眼睛看著他亂糟糟的褐色頭頂,突然爆出了一串哼哼唧唧的笑聲,讓其他人瞬間感到錯愕,而武藏則是無力地白他一眼。




「嘻嘻嘻死矮子真的長大了呢,武藏嚴你看看,這矮子竟然變得這麼勇敢…他說他要再次成為EYESHIELD 21呢嘻嘻嘻──」




蛭魔的嘴角裂得很開,他幾乎笑得哭了出來,也或者說是他自然地偽裝成笑得出來的模樣來掩飾掉尷尬,他那隻修長的食指伸出、直直指向瀨那,幾乎要戳上他的額頭,但他沒有像以往那樣直接攻擊下去,就是點在他面前,原本那張嬉笑的臉在瞬間嚴肅下來。






「這才像話,老子沒有白養你。」

他柔聲說,



「我可沒有打算、也不可能為過去的事情道歉…你很明白這點,那樣子就好了,聽著死矮子,我會和武藏嚴還有那兩個笨蛋回到日本,他在東京的老家。」






「而你也是,和父母回去吧…好好活下去,然後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你聽得懂嗎,死矮子?」







瀨那點了點頭,揩掉臉上的眼淚,目送著蛭魔和武藏推開房門、悄悄地離開了他的視線。






也離開了這個國家。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