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章

We weren't born to follow
天生領袖

節一








一年後,日本東京


激烈的槍彈掃射聲在武藏土木公司中猛然響起,伴隨著的是工人們的慘叫和惡魔的刁笑,坐在休息區的武藏父子同時交換了個無奈的眼神。

「我說,阿嚴啊…」
武藏老頭子語重心長地開了口,再次重複了在過去一年內不知道重複過多少次的問題。


「為什麼你好好的女人不挑,偏偏挑了個男人?是男人也就算了,還是個這麼恐怖的人…你在美國實在待太久了,老爸真的沒辦法理解你的想法…就算到現在也還是沒辦法。」



「我去阻止他。」




武藏已經放棄做任何辯解,他知道自己不過就是在浪費唇舌而已,於是他起身,再次踏上了阻止惡魔壓榨自家公司工人的暴行。


武藏老頭看著遠方再次上演起了阻止兒子vs惡魔的戲碼,不禁淆了搖他白花的頭──自從一年前,武藏帶著三個人回來後,幾乎每個禮拜都會上演這種戲。



當初武藏在他的病房外跪了一星期,因為自己被氣到高血壓──最後他在眾親人的勸說下才勉強答應和那個姓蛭魔的男性住在一起──但是不準帶入家門,他還沒開明到能夠接受自己的兒子娶進一名男人。






武藏帶回來的其他兩個年輕人總算讓武藏老頭子的心情稍微好了點──是兩個有出息的年輕人,一個是漫畫家,獨特的美式畫風在日本大受好評的樣子,總之現在有一堆人跟武藏老頭子誇讚說他的漫畫很棒,還拍成了動畫在電視上放映…雖然根本不清楚這些東西,但武藏老頭子多少有種沾光的得意感。


另外一個是名工程師,最近好像設計了什麼電腦網頁遊戲,在日本人氣普普,可是聽說卻在台灣大受歡迎而賺了不少錢,這些武藏老頭子不懂卻感覺很了不起的事情讓他多少又原諒了武藏嚴私自把兩人遷入武藏籍、卻讓他們保留原來姓氏的行為。






喝過洋墨水的人的想法,武藏老頭子是不太懂的,不過他知道自己的公司這一年來生意變得很好,賺的錢越來越多,廠商也不再拖欠錢不給…而這一切好像跟那個姓蛭魔、他獨生兒子的愛人有很大的關係。


武藏老頭子拿起茶杯,慢慢地喝了口,他的兒子正好成功地以一記擒抱撲倒惡魔,拯救了玉八他們的性命…好吧,這戲其實也還蠻有趣的,也許他可以勉強地再看一陣子也說不定。













「給他們休息一下吧,又不是機器人,體力和白人也有差異的。」

將蛭魔押進半辜勝後,武藏極其頭痛地看著甩開自己、逕自打起電腦的蛭魔說。


「你只是想不被老頭子念,死老頭。」
蛭魔看也不看他地回答,又丟塊新的口香糖到嘴中──他對武藏父親,也就是自己的「岳父」的尊重在於去掉前面的稱謂。

「欸…?高見那死眼鏡寄信給我?讓我看看。」




文炎,武藏將臉湊到蛭魔身後,看見蛭魔打開的視窗中出現一章高見和櫻庭在球場休息區中擁吻的畫面,下一秒馬上被蛭魔關掉。




「幹嘛,你也會有被閃的感覺?」

武藏好笑地揶揄,蛭魔沒中他的計,將信件的文字內容部份給打開。





『親愛的(如果你不想接受我能理解,但這是種必要性的禮貌)的武藏夫人,蛭魔妖一:




『希望武藏是和你一起看這封信,已經一年沒有見面了(但不代表我想念的是你,我們絕對是在想念你的老公),今年的超級盃剛剛結束了,一樣是由紐約巨人隊拿到冠軍,附上的那張照片是賽後、進浮竹郎伯父偷拍的,我很意外,不過這很有趣,對嗎?進則是被拖去領獎,也許他今天都不可能有機會和我們說話了,所以我就代替他像你們說聖誕快樂。


『我們過得很好,美國人不再那樣排斥日裔選手了,我猜多少和某個組織的私下協調有關,我猜的。所以今年櫻庭的通告費差點登上NFL榜首,第一名是進,他真的很可憐,每天被拉來拉去拍照片換衣服,連練習也得先和經紀人排班才行,不過他說下一季就要辭掉經紀人,不顧老爸的意願──你能想像那根木頭違抗浮竹郎的畫面嗎?你一定沒辦法,因為連我到現在都還很難相信…而且他這麼做只是為了有更多的時間練習。』



武藏白了一眼整個笑到捶桌子的蛭魔,要他正經點繼續看信。




『…因為他說他得每年都拿到MVP最佳線衛的頭銜才行,這真是個貪心又狂妄的發言──但在我們眼中可不是那樣的,對吧?另外這樣也好,因為所有廠商都會跑去找櫻庭,我正好要準備考一個進修的學位,就讓他下個球季忙翻吧,我不奢望你會為我保密,或是不把這個當作威脅的手段,所以聖誕假期我預計先帶他去夏威夷好好放鬆,等到假期結束後再告訴他。』




「那高見一定會被櫻庭打死。」武藏忍不住吐槽。






『…嘛,其實也沒那樣糟,在公開交往後,我們總算能光明正大地約會了,你應該比我還要辛苦才對,我記得武藏伯父是個很傳統的人,希望你能早點入贅到武藏籍…雖然我聽到的是庄三和浩二反而早你一步。總之祝福你性福美滿,武藏可以長命百歲。



P.S. 那時候要代表日本球隊來給我們兩大明星王牌好好蹂躪一下?

                         高見伊知郎  』






「沒想到高見會特地寫信給你,」武藏訝異地說,
「那個人大概認為你是個有趣的對手,才會特地寫這麼多。」


「是給我們。」蛭魔白他一眼,
「我不需要對手,現在的我已經不需要──除非我們是美式足球選手。」

「欸?」

「你什麼時候要回去踢球?」



武藏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手勢。


「還打美式足球?饒了我吧…我都已經幾歲了?」

「日本可沒有那麼強悍的踢球員,況且你不是總說自己年輕?臭老頭。」

蛭魔嘖嘖地打開另一台筆電,武藏看到熟悉的賭博網站時不禁翻了個白眼──好吧,蛭魔果然有玩日本的運賭。



「如果我去參加職業球隊的話,你會買我的票嗎?」

武藏問,蛭魔抬高一邊眉毛,露出個奸詐的笑容。


「如果有你比更好的球員,那我就會買他,只不過目前日本業界倒沒幾個比從NFL回到日本的武藏嚴選手還要好的球員…你該給我一個賺錢的機會了,臭老頭武藏嚴!」




「如果你這麼想要靠我大賺一筆的話,我會考慮和老爹談談,」
武藏忍不住笑開嘴,用力摟了下蛭魔。

「另外先說好,如果我踢進球讓你贏錢,那些錢就當作你那天晚上努力的報酬…」




「你這精蟲上腦的傢伙還是去搬水泥到老死腰壓爛算了!!!」


















「恭喜你啊,終於成為一個日本公民了喔。」



接過櫃檯歐巴桑職員遞給的戶籍文件,瀨那幾乎要哭出來地看著上頭印有「小早川瀨那」的正式紙本,他拼命地向戶政所的阿姨和義工道謝,在場的人們都對他說了恭賀的祝福。



這種友善的狀況在這一年來始終如一,由於小早川瀨那事件從地球另外一端傳回了日本,日本人民都知道關於「小早川瀨那」這個人的故事,知道他有多厲害,也知道他打假球,但這個國家的人民出於同胞愛地接納了他。




剛回到日本時,小早川家庭相當害怕被國人排斥的局面,但很快地他們發現,緊管多少還是會有批評的聲音,但大多數的人們都願意選擇寬恕。




這裡不是美國,是他們的國家,日本。




跑出戶政所後,瀨那又去了商店家,趁著家庭主婦還不是那樣多的時候將美生交給他的單子買齊,有些老闆和他聊上幾句,就慷慨地多塞了些蕃茄或馬鈴薯給他。





這一切讓瀨那感到相當自在且放心,在這裡,大家都認識他,對他是那樣親切,他不用再過著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生活。


他和生父母的感情重建也上了軌道,過去的一年內,他留在家裡把小時候的一切全部溫習過一遍,他的房間依然維持原樣,只有衣服更換成成人的型號。


他也長高了幾高分,現在已經和小早川美生平起平坐,他的日文變得流利道地,而沒有參雜奇怪的腔調。





一切的一切都很順利。







回到家後,瀨那和小早川美生一起做晚餐,他的已經能做出完全道地的日本菜,無庸置疑地,露過小早川秀馬的表情就能確定,他們的兒子回來了。


平和的生活很幸福,真的,讓瀨那有種像在作夢的感覺,他現在是個凡人,不是英雄,而是個從頭到腳、完完全全的凡人,沒有任何一台攝影機會將秒數浪費在他身上。



瀨那認為,日子就這樣過去下也不錯的。晚餐時間,他和父母坐在餐桌旁,他習慣性地在打開電視機時總先轉到ESPN去。






一抹藍黑色的身影打進他的眼內。







小早川夫妻停下手邊碗筷,他們看見在瀨那原本平靜的臉上流下了兩行淚水,他的表情呆呆楞楞地,像一下子被太多回憶衝擊而反應不過。



今年超級盃賽事的重播不斷放映著GIANTS的精采好球,櫻庭在上半場結束前十秒、在邊線上單手接到了個球而逆轉,曼寧突來的一記超級長船打破了遲遲無法獲得FIRST DOWN的僵局,進清十郎的防守更加精進,他只靠單手擒抱就將愛國者隊的Brady給擱倒掉球。





小早川秀馬起身,走到瀨那身邊,抱住啜泣的他。



瀨那覺得難過,但他怎麼樣也說不出口──突然充滿胸口的熱血在沸騰、鼓譟,他的身體想要回到球場上,他好不容易才喜歡上了美式足球但他是花了這麼多努力,甚至十文字為他犧牲才回到這裡。


進清十郎那天意氣風發、充滿自信地告訴他「我像是復活了一樣」的畫面出現在瀨那面前,瀨那用手背揩掉眼淚,輕聲地向小早川秀馬道歉。






「瀨那,你想要回去打球…那種心情我們懂。」

回到座位上後,小早川秀馬開口,瀨那看著他眼前那盤再道地不過的咖哩飯,沒有作聲──他突然無可自拔地想像起自己回到美國、做出一模一樣味道的咖哩飯讓進品嚐的畫面。


「畢竟,你住在美國那麼多年…想回去是很正常的。」

「媽很愛你,希望你待在日本,」
小早川美生接著說,她難過地撫摸兒子的頭。

「在日本,我們可以確定你不會有危險,可以確定你能夠平安地長大…但是我們不確定你是否快樂。」



「對不起,爸、媽。」瀨那小聲地說,
「我真的很抱歉,真的…但現在就算我想回去,也沒有任何人會想要簽我,沒有任何一支美國球隊會想要和我這種曾經在超級盃上逃跑的球員簽約…我並沒有地方去。」




「誰說的,只要你努力有好表現,我相信他們會的,」美生試著鼓勵他,
「是你不願意…不然你去加入日本球隊怎麼樣?日本的美式球族也有執業的呀,你可以開心地打球。」




瀨那笑笑地沒有回話,他不想告訴他日本球隊是很難有機會和NFL的冠軍隊伍碰頭,況且他和進約定的並不是那樣。



於是瀨那表示他想結束這個話題,三人便安安靜靜地再次開始用餐。









只是過沒多久,電鈴的聲音便將這片沉默打破,他們不解地抬起頭,無法猜到會是誰在用餐時間到別人家中拜訪,瀨那起身去開門,然後在他看見門外站著的人時倒抽口氣。



小早川夫妻見狀也急忙跟著出去,他們看到一名金髮碧眼的好看男人走進來。





「聖誕快樂!」

瓊邦喬飛給了瀨那一個大大的擁抱,他穿著黑色風衣,上頭還沾著些雪,脖子上圍著一條巨大寬厚的鮮紅色圍巾,他用英文向呆楞的小早川夫妻又說了一次聖誕快樂。




「瓊瓊瓊瓊、瓊邦喬飛先生!??」
完全嚇呆的瀨那無法控制地結巴起來,他看起來隨時都有昏倒的可能。

「您您您為什麼在這裡裡裡!?」




「噢,你是我的聖誕禮物,不是嗎?」
瓊燦爛地咧開他一口整齊的白牙笑著說。

「開玩笑的,今年換我來送你聖誕禮物啦,去年是你救了我的聖誕節…今年換我當你的超人了,嗯?」



說話之間,瓊將一疊訂起的紙給塞到瀨那手中,瀨那才看了一眼就瞬間陷入石化。




「等、等等等等等瓊邦喬飛飛飛先生生生…這到底是……」




「別想耍賴,」

瓊露出個充滿威脅性的性感微笑,舉起右手食指向他搖動,示意他不得違抗。


「你可是害得我那間餐廳完完全全毀了…我相信我有資格向你提出這個賠償要求──對吧,孩子…EYESHIELD 21?」






瓊著笑,他的手指跟著向下、指指在瀨那手中那疊紙張第一頁,那行寫著
「Philadelphia Soul team費城靈魂隊 球員合約書」的字。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