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TO FLAME
似火

含十特別篇章





──「我的身體、心,還有靈魂,現在都是你的了,這條命也是你的,當你想要      
就儘管拿去…當你需要,我也會為你而死,你懂了嗎?」




H.I.M.
惡魔陛下

CLOSE TO FLAME
似火

The kiss sweetest
And touch so warm
The smile kindest
In this world so cold and strong
甜膩的糖吻
愛撫是如此溫暖
輕柔的笑靨
在這世上是如此悽涼 卻又堅定






藥水味,檜木香,書籍老舊的紙氣,揉合成一攤淡雅的靜默。

牆上的老舊壁鐘時針剛過了二,凌晨兩點零一分,沒有報時的鐘鳥出現,很早以前這個功能就壞了,但它依然被與留在這面精瓷陳列的牆上,繼續扮演流傳下去的傳統的一部份。


黑龍本部醫務室內,沒有燈光照耀,只依著習俗點了盞守夜的、也具有安定心神功能的香精燈,微弱的香霧飄散在空氣中,與跳動著的、無風卻依然擺盪不定的微微火光所生的煙交織纏繞,結合成一股微妙的清淡味道。


那種味道,在鼻息呼仰之間並不討厭,它沒有刺激性,但能讓人的思路保持著正常運作,不需運作時也能發揮鎮靜的效果。


因此他感到如此真切,一點也不像個夢,即使腦袋中所有的理智叫囂著這絕對不是個夢,清醒點傻子,這一點也不像你。

但金剛含沒有理會,他鴉黑色的眸注視著放在桌案上,不至於強到傷眼的燭光,再次感到自己正如此真切地活在現實裡。


他想起了個畫面,平靜到讓人難以喘過氣的尷尬。







十文字一輝,那個男人,看著他,用最媚的笑容,在說出了那些令他心碎的話之後,他的笑容還是那樣讓金剛含無可自拔地失神。

下一個畫面,是他按照著自己所提出的要求,那惡毒的要求,為了離開他,深深地將自己腰際上的刺青劃穿。







他摀起眼睛,讓那些紅色的花朵緩緩於黑暗裡消逝。












We're so close to the flame
Burning brightly
It won't fade away and leave us lonely
我們就像火般
燦爛地燃燒
不會消逝 不會留下孤單的彼此













一抹竊喜的笑聲卻從黑暗中傳來,一名惡魔,擁有美麗物貌、比任何朝陽都還要燦爛的金色頭髮的惡魔,帶著一貫的惡意,瞇著笑眼看他。




他是我的狗,會心甘情願為我而死。牠悄聲地呢喃,一字一句是那樣清楚地刺入他的耳內。

而你卻連我養的狗的心都得不到。



金剛含鬆開覆在自己眼前的手,那惡魔消失了,他又重新看著那盞香燈,跳動的火光再次化成紅色的花朵,在他的視網膜上綻放,無邊無際地盛開,沒有方框的限制地開滿了他的眼內。




比罌粟還要鮮麗的顏色,是血所開的花瓣才擁有的色澤。










The arms safest
And words so good
The faith deepest
In this world so cold and cruel
安全的臂彎
這些話語如此動聽
信念也是這樣地深
是這世界如此冰涼的羈絆












他很清楚,自己依然清醒著。金剛含挪動了下身子,證明自己依然能清楚感受到每根神經反射回來的感應。


金剛含一直都很清醒,他明白自己的身體狀況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的,依然好好的,如此健康堅硬,他可以支撐下去,還可以撐好長一段時間。








只要他的心臟還在跳動,金剛含就相信自己能夠支撐到時間的盡頭為止。













We're so close to the flame
Burning brightly
It won't fade away and leave us lonely
我們挨著火燄
看著它燦燦燃燒
它不會熄滅 不會將孤獨留給我們









他又調整了下身子,將滿是血花的視線移開,察看了一遍器材,確定上頭的數字維持在可允許的安全範圍,那條在電表板上的線依然跳動著,保持微弱的振幅,像是被風吹動的花瓣那樣輕輕顫抖。


十文字的眼瞼翻動了下,金剛含沒有漏掉這個細微的動作,沒可能漏掉,他知道十文字沒醒,受到這種傷勢的他不可能會醒的,現實裡的奇蹟沒有這麼多,而他也從來都不倚賴。




但此時此刻,金剛含發現自己體內某部份像在說服大部分的自己,十文字一輝醒了,他醒來了,而大部分的自責是冷冷地嗤之以鼻:不可能,別作夢了,最好是被機槍掃過的人能活得下來,即使生命力強悍的野狗也是一樣。






吵死了。

金剛含深深地吸了口氣,不耐煩地讓兩部分的自己消失,他看著眼前的十文字,此刻他陷入了重度昏迷,一直維持著這樣的窘況…從那天開始,他就是這樣。




不知道是怎樣活下來的,那口氣硬是留在他的體內,他的心臟依然固執地繼續跳動。






金剛含感到挫折,面對十文字一輝這個人時,他就是會無由來地總是感到挫折。



並且總是會嘆氣,就像現在,像個妥協讓步了的輸家,嘆氣。











We're so close to the flame
Burning brightly
It won't fade away and leave us lonely
我們是如此相近
燃出亮光
不會消滅 也不會留下孤單











緩緩地,金剛含用左手轉動起右手中指上的戒指,將它慢慢地旋開、脫離自己的手指,那兒留下了個有點淺色的印子。金剛含拿著那個刻著飛龍的戒指,一手端起十文字一輝那隻插著大大小小針頭輸管的右手,他以莊嚴而神聖的速度,將那枚銀戒套入他的無名指,在傳說中那隻與心臟相連著的指根深處。



完成後,金剛含滿意地看著那隻手地端詳了會兒,將唇湊了上去,親吻那毫無血色的指頭,細細地親吻無名指的末端,上頭冰涼的溫度讓人不可置信,金剛含忍不住握起他的手,將十文字的手給握覆起,靠在額前,任憑那些被人們稱為淚水的東西沾濕它。








那句話他明白了,天才如他直到現在才真正明白,這個平凡的男人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對他表達愛情。





但金剛含卻寧願自己永遠也不要明白,十文字一輝愛他勝過自己性命的事情。











We're so close to the flame
Burning brightly
It won't fade away and leave us lonely
我們就像這火
激情地燃燒著
永不消褪 永不留下彼此孤單




第十章 THE SEAT NEXT TO YOU 你身邊
CLOSE TO FLAME(SPECIAL) 似火 完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