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又怎樣啦笨蛋!







含十 系列短篇

其實是想要趁機挑戰自己多種風格的短篇= =
我發現要把短篇寫好真的很難



所以如果寫得不好請不要派阿含幹掉我(跪















凌亂急促的腳步聲夾著鑰匙互相撞擊,大門被粗魯地推開,金剛含滿臉憤怒地衝進室內,跟在後頭、被他用力抓住手拖進來的是十文字,阿含一拳敲開室內開關,接著他把十文字給用扔到沙發上。





「十文字一輝!有什麼不滿就跟老子講清楚,不要給我露出那種表情!」



阿含按住他的肩膀惡狠狠地吼,十文字卻一臉淡然,好像阿含根本不存在一樣,他伸手想推開他,卻被大力地按回沙發上。


「不準走,今天老子非得問個清楚!」




阿含加重力道,指頭深深嵌入他的肉內,十文字無奈地看著他。






「你想要我說什麼?」




他問,阿含憤怒地瞪他一眼。



「別裝傻,你剛剛那是什麼鬼樣子?」









十文字蹙眉,方才他們在社團結束後,阿含又拖著他到PUB去,所有人都知道十文字並不喜歡到聲色場所流連,但是這幾乎等於阿含長大的地方,儘管他倆已經交往了段時間,阿含還是喜歡來這兒找樂子。


當然,阿含死會的事早在第一時間傳得眾人皆知,尤其當大家知道他的死會對象不是哪個性感十足的有錢女人,而是個再普通不過的凡夫俗子時根本完全不敢置信,直到阿含帶著十文字出現在他熟悉的酒吧,像是宣告一樣地摟著他的腰一整晚時,他們才真正相信這個天才認栽了。


但這次讓阿含如此震怒的原因是,他們一樣去PUB,十文字一樣坐在沙發角落中獨自喝著啤酒不搭理人,阿含的朋友一樣習慣他這樣的不合群,只是來了幾個女大學生,似乎是A校校花裙,她們的目標像說好了般都放在阿含身上,一起圍到他身邊阿諛奉承。





當然她們一定知道十文字的身分,只是當她們發現十文字完全沒有表現出異議時似乎非常沾沾自喜,開始為阿含倒酒、點菸,就像電影看到的那樣子勾引著他
──她們確定他到底還是個男人。



阿含沒有把她們趕走,他只是一直斜眼看著十文字的反應,試圖找到一點憤怒的情緒,但十文字什麼也沒表現出來,甚至連看也不看他,好像這根本無所謂一樣,他的臉色因此沉了下來。










「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成你男朋友過?」
他嘶聲低吼,扣住十文字的下顎不讓他移開視線,

「即使那群三八一點也不把你看在眼裡,你也都沒關係是吧?你有沒有把老子放在心裡過?還是你根本不在乎我跟她們怎樣?」




十文字靜靜地看著他,在那雙淡色的眼珠中,阿含懊惱地發現自己竟然看不透這男人的想法,可悲他甚至想起了過去幾個月的事。




在十文字考上最京大學後,他們幾乎是馬上就在一起了,從高中開始,阿含就宣告過要追十文字,也固定跑去泥門騷擾蝙蝠們的安寧,等他考上最京後,整整一年沒聯絡的十文字突然也考進最京的消息簡直讓阿含欣喜若狂,蛭魔還狡猾地告訴他十文字這段時間都沒交女朋友、讓他更覺得自己有非常大的機會,自然而然就將十文字綁在身邊不放。



強迫十文字搬出宿舍、住進自己的房子(別懷疑金剛含天才和惡魔的合作能力),他們開始過著情人般地生活,十文字雖然總是一副不高興的樣子,但他從沒拒絕過阿含,從摟抱、親吻到做愛(雖然中間阿含只用了三天就讓他們進展到最後一步),也沒表示過反感,甚至當大和問「你們在交往吧?」也不否認。



媽的。
阿含恨恨地瞪著十文字沉默的臉想,他發現在這些日子中對方的轉變其實很明顯,直到今天他才真正注意。



十文字變得消極,他的話也少了許多,在以前高中時代如果阿含敢去煩他他一定會怒吼一聲開始跟他吵起來,他喜歡這時候十文字可愛的反應,之後最京大學剛開學時他們也是這樣相處,但是等到他們真的同居了,十文字反而安靜下來。






安靜到阿含覺得他的腦袋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








「一輝,我真的搞不懂你到底在想什麼。」



阿含挫敗地承認,他伸手撫摸十文字的臉頰,在他的左耳上掛了個精工雕琢的耳環,那是阿含送他的,十文字因此穿了耳洞。



願意為了他打耳洞,阿含不相信十文字對他是沒感覺的。




「你什麼也不說,為什麼只悶在心底?」阿含問,「你如果真的覺得哪裏不爽、令你火大,或者看我不順眼就說,我知道你不是那種娘娘腔的傢伙,你什麼也不說要我怎樣才能懂你?」





「也許我只是還不適應…」




晌久,十文字終於啟唇,阿含狐疑地盯著他一會兒,這是有可能的,通常從高中進入大學這段期間,十個有九個都會出現適應不良的狀況,況且他知道十文字那兩個廢物好友都去工作了,走上不同人生的他形同落單。




蹙緊眉,阿含輕輕將他給拉進懷中。






「你才沒有那麼沒用。」他不滿地咕噥,
「你還是沒說實話,區區的生活轉變哪會讓你變成這樣。」






十文字搖搖頭,將臉埋進他頸窩中,阿含的身子震了下,他感到這男人在發抖,在自己的肩膀上有溼溼熱熱的感覺。






媽的。他無聲地詛咒,用力抱緊十文字──天底下誰能猜到他金剛含竟然會因為一個男人掉淚而心痛,以前他總將別人當做廢物,女人是玩具,看他們被自己拋棄而痛苦時,自己絕對是愉快的。


但他竟然栽在這個傢伙手上,阿含悶悶地想,輕輕蹭起他的金髮。





「哪,你這樣好像都是我在欺負你,你知道我並不是那種男人,一輝。」



「如果你還是什麼都不想說,跟我在一起真的讓你那麼痛苦的話,我可以放開你,如果你真的覺得很委屈。」





「天曉得你怎麼了,以前你多少還會跟我有說有笑吵架,但你現在卻跟個死人沒兩樣,我又不是瞎子或白痴,與其跟我在一起讓你消沉成這樣,倒不如我們分手吧,我還沒有那麼小心眼不放你走。」





十文字伸手,終於給了阿含行動上的回應,阿含在他用力抱緊自己時無奈地翻了翻白眼,這男人一定要他用分手來威脅才肯流露出情感是嗎。






「我並不是想分手。」細細的十文字的聲音從他的頸窩中傳來。



「我很不安、束手無策,不知道到底該怎樣做才好,我也恨透這種娘娘腔的感覺。」



「我認識了你整整三年,現在是第四年了,我想,是因為我認識你太久的關係,我想是我太了解你了…也許真的是這樣,我真的很不安,你太聰明了,你總是能看透我,你做什麼都能得心應手,甚至連我的心你都得到了…」





「老實說我感到很大的壓力,和你走在一起、住在一起都有壓力,畢竟我用盡全力才能追上你,甚至存活在巫師隊裡都有困難…怕你的朋友因為我而嘲笑你,他們總說你這個天才怎麼會──」










「去他的天才又怎樣啊笨蛋!」


突然一陣怒吼,阿含幾乎是額上佈滿怒意記號地揪住十文字肩膀就是陣猛搖。


「媽的,十文字一輝!你竟然就只為了這種理由給你老子變成這樣鳥樣啊?老子是天才你就白癡?那些人說我是天才又干你屁事!說幾千幾百萬次是會讓你的腦袋好點嗎?如果因為我是天才讓你覺得很有壓力,那你跟我講我裝白癡給你看不就好了,我不準你因為這種濫理由變得這種死樣子!」





「我也不想變成這樣啊混帳!」

十文字也忍不住發火,雖然他臉上還有明顯的水痕,他還是照樣揪住阿含的衣領對他大吼大叫,


「我十文字一輝也是個男人!我也有控制慾也有佔有慾,也會忌妒,你以為我想因為你這個花心變態變成這樣啊?看到那些女人把你捧到爽成那樣我他媽的超級火想揍你幾拳,但你就是那他媽的爽樣,好你天才你應該理所當然的享受那我不管你可以吧!」







「你真的是個大白痴欸。」




阿含揪住十文字的頭髮,然後用力吻上那張咆哮不斷的嘴,十文字一開始是用力地掙扎想推開她,但就和以往一樣,隨著阿含舌頭傾入的成功,他逐漸放棄反抗,最後乖乖地縮在她懷中不動,阿含才放開他,睥睨地盯著他委屈的臉一會,才無力地垮下肩來。






「你真的就是笨成這樣,我才沒輒吧。」
他輕聲說,十文字白他一眼,阿含笑了下。


「真的,我不知道你為了這些蠢到極點的問題在鑽牛角尖鑽成這樣,悶騷死了,跟那隻臭惡魔說的一樣超級悶騷,如果你是發騷的話我會比較開心…我金剛含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傢伙啊?」





十文字給了他一個中指。





「混帳黑人頭老子真的就是為了你這個天才鑽牛角尖鑽成這樣,你有什麼意見?」





「有。」

阿含咧開一口白牙,他一把摟住了十文字。



「我不準你變成沒用的娘娘腔,給我繼續當那個死都不肯乖乖聽我話的十文字一輝,那是我愛你的模樣,你就當個大男人盡量管我關係,對了那就當我老婆吧,這世界上只有你能對我大小聲還不被我揍,要是有女人敢對我這樣我早就把她們踢到樓下去…別再露出那種死樣子了,寶貝,我喜歡生龍活虎的你,床上也是。」







「你真的說這些話都不會臉紅。」十文字彆扭地別開頭,

「金剛含你想要我恢復正常可以,但是別怪我沒有事先警告你,我心眼很小氣量更小,要是你真的要老子我委屈做你老婆,皮就給我繃緊點!」





「如果你保證你不會再那樣白癡地自以為自卑,我絕對會變成羊咩含。」




阿含露出牲畜無害的單純笑容以表示自己的真心,十文字又白他好幾眼,才咧開個笑容,用力吻上正裝出喜憨兒表情的阿含。








「我才不相信你會跟草食動物一樣乖。」



長長的法式激吻結束後,十文字放開阿含說,阿含挑眉,一副你要我怎樣證明的模樣,十文字露出詭詐的笑容,輕輕拉了拉他那頭開始長過肩的捲髮。






「走吧,到床上表現看看,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變乖了。」



「那有什麼問題。」





阿含豪爽地一口答應下來,讓興奮的十文字拉著他走向寢室去,不過相信走在前頭、以為這次終於有反攻機會的十文字很快就知道什麼叫做披著羊皮的狼了。












接下來在最京大巫師隊的訓練日子中,大夥兒很努力地才能相信金剛含真的變成了好男人,當他們在操場上公開訓練,有校花或美女靠過來想跟阿含聊上幾句時,大和發現有人的目光突然兇猛凌厲起來,接著一休看到某個傢伙馬上收起對女人的諂媚,立即奔過整個球場開始對他口中的「老婆」施以甜言蜜語企圖解釋。




或者,跟阿含還有十文字同系的蛭魔看到平時翹課成慣的金剛含突然乖乖上起課並認真抄起筆記(當然那本筆記不是他的),雖然偶爾(不應該說是很頻繁)會陣亡,也會等到旁邊的十文字先陣亡後才趁機趴在他肩膀上一起陣亡。





總之,巫師隊正見證著一名花花公子蛻變成新好老公的聳動過程,其中的震撼程度你能夠從番場那扭曲無比的表情讀個大概,相信在未來的某一天,金剛含會在嚴厲的管教下成為一名真正的好男人。






蛭魔表示:「死長男總算嫁掉了,閃光還真他媽的溫腥。」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