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領袖
節二






當2008年室內美式足球(AFL)球季開始時,全美國都因為費城靈魂隊繳出的選手名單而掀起一波嘩然。




那張印有「小早川瀨那」名字、資料和照片的名單是最主要原因,沒人相信瓊邦喬飛真的這麼做,因此費城靈魂隊的第一場比賽爆滿,所有人都想看看這名在NFL捲土重來的過去式英雄,但令他們更有興趣的是,為什麼瓊邦喬飛要簽他?


「因為他毀了我的餐廳。」

面對無數的麥克風和攝影機,瓊邦喬飛以事實求是的口吻回答,

「這一年我不會給他半毛錢,誰讓他毀了我的餐廳後就跑還要我親自去日本抓人?」





聽你放屁。
知曉其中內幕的人在聽見這番說詞時一定會如此反應,但就算不知道的反應也差不多就是了。





開玩笑,NFL第一跑衛、改換打AFL後還得了?


不過最後大夥歸納出了「瓊邦喬飛他有錢人又帥又性感做什麼都可以原諒」的結論後,就將注意放到了小早川瀨那這名「合法選手」的表現上。





噢,還需要說廢話嗎?他可是連續五年在超級盃上紅透了的惡魔跑衛,除了屠殺還有什麼形容詞更為洽當?


很可惜,並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樣,事實上AFL的選手們平均體型較NFL選手小上一浩,動作和策略也完全不同,瀨那的速度還是有其優勢,但已經無法再締造以往的豐功偉業。






瓊樂見於此,在他們狼狽地保住第一勝後,他把瀨那給關進球隊訓練所裡,要他跟其他球員們一樣從基本功開始做起。



這是個和NFL不同的世界。
他這麼對瀨那說,如果你不想再被無名小將輕易地撲倒,就給我好好從基本開始!







幸好靈魂隊的朋友們還是很看得起瀨那,一樣友善地把他當成家人、朋友,教他一些撇步技巧,因此那些讓美國人津津樂道的EYESHIELD 21愚蠢失誤、EYESHIELD 21隨便都擋得下來的笑話在第二場、第三場比賽後變得很少發生,甚至不再有過後,美國人才收起了原本輕蔑的態度,開始認真地評論他的表現。




這是個講求實力的世界,你可以被允許有不光采的過去,但是你必須對你的未來全力以赴。











「你覺得瓊邦喬飛被毀掉的那間餐廳值多少錢?」

資深特派記者TOMMY以相當認真的口吻問道。




「大概不到他的豪宅一半,」

與他一起擔任這場比賽播報的同伴KIM回答。

「不過我打賭你正想要開一間餐廳,然後請EYESHIELD 21毀掉它。」





「不…我才不會做那種事!」TOMMY大笑,
「但我打賭瓊邦喬飛一定又開了一間餐廳,而且只要想要,他隨時都歡迎EYESHIELD 21大駕光臨去破壞──看看這球,看看這個轉彎──你絕對無法相信他能先來個單腳轉身再使出鬼影!」



觀眾們才懶得去聽兩名主播沒營養的打賭,他們的情緒全在EYESHIELD 21衝破防線、直直推進到最後十碼線上才被撲倒的同時沸騰了,至於八卦的當事者瓊邦喬飛更是無暇吐槽,現在是AFL的總冠軍爭奪賽第四節,就算他是真的又開了間餐廳也不會說的!




瓊邦喬飛站在球場旁的靈魂隊選手區,像老婆進了產房一樣地焦躁,現在是第四節的最後三分鐘,分數為36:32靈魂隊落後四分,只差一次達陣就能逆轉勝利,或者現在多麗絲太太如果真的打電話告訴他她又懷孕的話他也不會有任何反應…站在瓊旁邊盯著他、以免瓊失控地跑入球場的狄克想。







這是瓊買下靈魂隊後、第一次打入冠軍賽,所以他非常非常非常地焦躁,靈魂隊在場上的進攻組球員壓根聽不懂他透過耳機嘟嚷著些什麼,還有人想把耳機給拆掉,因為瓊真的很吵。







所以他們真的這麼做了,幾個大瀨那幾歲的年輕球員帶頭,他們笑嘻嘻地和場邊的教練、老闆揮揮手,再換上嚴肅的表情、將手給放在瀨那面前。








一掌疊著一掌,直到十隻手都疊到一起,瀨那才深深吸了口氣,將自己的手放到最上頭。







在背號21的選手於最後一次進攻、抱著球撲進了靈魂隊達陣區的白線內時,瓊幾乎是瘋了般地尖叫起來,也因此沒有注意到後頭那桶由防守壯漢們扛著、衝向他的蘇打冰塊水。










今年的AFL冠軍確定是靈魂隊了,在踢球員樂得一腳將球給踢到觀眾席上後,所有靈魂隊球員在渾身溼答答的瓊率領下、衝入瞬間揚滿彩色紙片的球場內,接過AFL總幹事手中的巨大獎盃,高高將它舉起,為證明了他們不再是支面臨破產、即將解散的可憐球隊而尖叫狂喊。











瀨那被夾在球員中推擠著移動,但他的視線在觀眾席上游走著,像尋找什麼一樣,接著他突然一溜煙地以AFL中學到的技巧鑽出人海,在數台大會轉播用的攝影機跟隨下,直直奔向靈魂隊觀眾席的VIP區。



一名男性站在鐵絲網後的最前方,瀨那和他揮了揮手,記者們馬上認出那是NFL中、擁有最可怕防禦率的男人,進清十郎。






他們有沒交談,在這種吵雜充滿禮砲聲的環境中,兩人相隔的距離就算費盡力氣大吼也聽不見什麼,從攝影機放大的畫面裡觀眾們看見,進清十郎對小早川瀨那點了個頭,將手上那代表著NFL最高防禦力的黑藍色手套的氈帶撕開,再重新緊緊繫起,接著兩人陷入了長久的沉默對望。







「看來,我們最好快點去預約AFL冠軍隊伍v.s. NFL冠軍隊伍的門票了。」

TOMMY笑著對他的播報夥伴說。



「然後我敢肯定,又有一個新的傳說要在NFL中誕生了。」










尾聲








很久以前,也許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一個傳奇。

那不是憑空幻想,是灑血灑淚的真切故事。

沒有那樣扣人心弦賺你熱淚,但曾經觸及你心內最深處的故事。






我現在要再告訴你另外一個傳說,關於在NFL、惡魔般的跑衛消失後,繼而再起的,一場關於騎士與惡魔的後話。





當他們站上球場,凝望著彼岸的對手,你會被他們散發出的那股驚人氣勢震懾。

當他們往同樣的方向奔馳,用肉眼無法捕捉的高速、像是競爭又在合作地放開手衝刺,你會不禁懷疑,究竟世界上有沒有他們穿越不過的障礙?

當他們以無法言語形容的默契,自由地穿梭於球場,直至跨越達陣區白線後方,你才猛然被那擊掌的聲響給驚醒。



並且你會慶幸,他們和你站在同一陣線,你將會開始為你的對手擔憂。





關於守護著惡魔跑衛的騎士,他始終是那樣寡言沉默,在面對撲上阻撓前進的對手時,他會毫不猶豫地以尖利的長矛刺穿敵人的心臟,為深厚的惡魔跑衛開出一條寬敞無比的道路。

他答應過,從今以後換他守護他,而他的確從未間斷地實踐這個承諾。




關於惡魔跑衛,他答應過他會再次站起來,重新回到球場,完成那個約定。

而他也的確花了一年的時間爬起來,挑戰他所創立的新神話。




你可能永遠也無法忘記,當他們拔刀互相砍刺、試著突破彼此時所併發的激烈火花,那是在新的傳說建立以先,必然要有的一場儀式,一場向過去的夢魘挑戰,試著開創新的明天的奮鬥。



只是在最後,他們一起贏了,贏得燦爛盡興,在經歷了那樣長久的纏鬥後,他們一起披掛起那件黑藍色的球衣,一起併肩,走出黑暗的遮蔽,踏入絢麗迷幻的球場內。






當人們問起他們的名字時,你會驕傲地揚起下巴,好像你也和這份榮耀與有榮焉那樣子地回答出他們的稱號。


而這兩個名字,將是這個新的傳奇中,人人敬畏地如此稱呼他們。







EYESHIELD 21,惡魔般的跑衛,小早川瀨那

與他神聖的騎士,進清十郎








【 EYESHIELD 21 】全文完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