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三



JON BON JOVI
瓊邦喬飛
為【邦喬飛】搖滾樂團主唱、CEO、以及費城靈魂隊所有人

※瓊邦喬飛以及費城靈魂隊等等為真實事件改編入小說
※他的個性就是這麼欠扁。












結果後來瀨那的身份還是曝光了,而且曝光的過程讓瀨那第一次生起想要宰了瓊的想法。





「利恩,你今年收到什麼聖誕禮物?」



練習結束、在大夥兒到休息室換衣服時,瓊和球員們又話家常了起來,被點名的黑人得意地指指胸膛上的草莓,惹來其他人的噓聲和訕笑。



「聖誕老人送了個馬子給我──!阿哈!我們超火熱的呢!」

「你一定超性福的。」瓊壞笑著,利恩也用手肘頂頂他的胸膛,這時瀨那正好走進休息室來,他已經把太陽眼鏡給戴回去了。

「我說,咱的頭頭,瓊邦喬飛大老闆,今年大嫂送了什麼什麼火辣辣的禮物給你嗎?」




「喔,有啊!」




瓊突然很開心地笑了下,將走到他後邊的瀨那給抓了過來,扯掉他的太陽眼鏡和毛帽,對著所有在更衣室中突然陷入石化的球員露出個得意到不行的孩子王燦笑。










「噹啦──!這就是我的聖誕禮物!」









費城靈魂隊的更衣室在經過這次的聲波摧殘後,也許有需要重建的可能了。











「EYE、EYESHIELD 21!?」

球員和被慘叫聲吸引來的教練們好久候才能說出個完整的字,而被瓊抓在手上的瀨那也沒好到哪,也一副「What the fuck」的驚駭樣,全場唯一在笑而且是笑得非常開心的瓊像展示新玩具一樣的將他抱了起來晃了圈讓大夥看個清楚明白。



「這可是我收過最棒的禮物呢!」瓊大聲說,

「這小傢伙竟然是EYESHIELD 21!當初可真的是嚇死我了,不過他現在還有傷在身,等他好了再放下場給你們死…把屁股夾緊吧你們!」




「什什什什什麼!?」



球員們立即發出哀嚎,這次瀨那也加入了慘叫行列,不過瓊露出了一副「誰敢有意見」的臭臉後馬上噪音就停止了,轉而變成對瀨那發射過來的疑問火箭炮,其中還有許多的崇拜。





這種反應真完全超乎了瀨那的想像,而瓊當然對這樣的反應相當滿意,在大夥團團將瀨那圍住、那兩撮高毛已經完全被人牆淹沒看不見時,他露出了個再溫暖不過的微笑。














接下來幾天,瀨那就和瓊待在 Philadelphia Soul team費城靈魂隊中,而靈魂隊也沒讓瓊失望,大夥乖乖地拉上嘴巴拉鍊,並直接稱呼瀨那他的本名,不再有任何人用EYESHIELD 21來稱呼他,讓瀨那的壓力減輕許多,而隊醫再次詳細地幫瀨那檢查一次,確定他的傷已經痊癒,當初瓊的家醫只是稍微看了下便急著趕回去過節,聖地牙哥為了保護EYESHIELD 21而特別特定的盔甲吸收了大部分的衝力,不過,瓊明白地和瀨那說清:如果他想打球再告訴他,他不勉強。



這讓瀨那相當感激,也讓靈魂隊安心下來。



靈魂隊的球員對這名「過去式的英雄」抱持著又敬又愛的態度,不過這些感情馬上加溫、升格,或者可以說他們根本乾脆把瀨那給當隊上的一份子,只差他沒穿起球衣一起練習而已,還有幾個年紀比較輕的球員會拉著他問一大堆NFL的狀況、比賽的刺激情形等等,瀨那的人氣馬上就遠遠超過瓊大老板,所以瓊會在大家太冷落自己時很「理所當然」地「沒收」瀨那──他的聖誕禮物,並開玩笑說他還在和這名球員談合約的價錢,可能要把他們整支靈魂隊全部賣掉才簽得起。

所以瀨那最常待的地方還是看台,畢竟場中央的事情他已經不需要再碰了,別給瓊添太多麻煩才好──他是這樣想的。




瓊也很喜歡和他聊美式足球,陣型、勝績,就像兩個美式足球迷的普通聊天,從你喜歡哪隊到你覺得某某球員今年表現怎樣,什麼狗屁倒灶的美式足球話題都能拿出來聊,而靈魂隊的球員也有模有樣地學他們老闆,在球員餐廳吃飯時總愛搶著坐他旁邊跟他哈啦。




就像一家子一樣,瀨那覺得他們的隊伍氣氛和情感與電光人完全無法相提並論,他們聊得不僅限於勝敗,甚至很少聊薪水,反而話題都在家庭和友情上頭圍繞…可能這和老闆本身有很大的關係,瓊在做慈善,別懷疑,他的錢用在慈善上頭,創立了基金會,甚至連這個球隊也包括在他的慈善事業中。





在電光人隊時,瀨那記的自己總得奮力表現出最好的那面,保持在「完美」狀態,他得戴著面具,達到各個教練提出的要求,穿過每道他們準備好的人牆,被撲倒時沒人會過來扶你,他們永遠只會露出「你不應該失敗吧?」的譴責表情,等待他站起來重新來一次。











「嗨,你不冷嗎?」





瓊的聲音啦回瀨那的注意,他轉過頭,看見瓊正從看台樓梯裡探出頭來,那頭金色的毛髮在黑色大衣中顯得特別閃亮,瀨那笑了笑,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倚著欄杆,看底下球員練習。



「覺得他們怎樣?我有希望抱回今年的獎盃嗎?」瓊問,隨即自己笑出來,

「開玩笑的,不管他們有沒有得到那座獎盃──他們都是最棒的球隊。」





瀨那扯了下嘴角,他的確覺得自己不適合對瓊的球隊發表評論,瓊跟著他倚著欄杆,那雙牛仔藍的眼半斜過來。




「大概再過幾天,LOST HIGHWAY TOUR(飛行公路世界巡迴)就要定案了。」瓊突然說,瀨那馬上聽懂他的意思,點點頭,有些猶豫地回望他。






「其實…我很討厭美式球足球。」




「耶?」



瓊被這句突來的開場嚇到了,他仔細看著瀨那,不能明白。




「那個…我知道這樣說真的很怪,但是一開始的我…並沒有任何一點喜歡美式足球的感覺…」

瀨那別開臉,瓊看到那雙褐色的眼珠有些飄忽地望著場內,但卻沒在看任何人。

「我只是個在美國走失的小孩子…在好久以前,跟著蛭魔…他是扶養我的人…在街上長大,他不是個什麼善良的好人,我們都一樣,都是沒父沒母的。」




「但是我們視彼此為家人,並且在紐約活得好好的。」




瓊躊躇了下,不過他放鬆身子,趴在欄杆上讓瀨那繼續說下去。











「我們後來又遇見了三個人…也都是日本人,我們就像命運安排好的一樣,成為沒有血緣的家人,我不說我們過得很幸福或是什麼樣的謊話,十文字大哥他總帶著傷,我們從這一區搬到那一區去,惹到了不同的地頭蛇。」


瀨那笑了下,聲音乾乾的。



「我覺得我真沒用,每次出事情都是他們保護我,那時的我只會看著他們的傷口哭…」







「我希望我能幫上點什麼。」





這句話,是他對蛭魔說的,在很久以前的一個晚上。












瀨那還記得,當他這麼說時,大家安靜地看著他,然後十文字好像罵了些什麼叫他別傻了,乖乖待在安全的巢中。


蛭魔不發一語地將東西交給他,瀨那不知道那是什麼,即使到現在他也沒告訴過他裡面的內容,對他這樣的小孩拿起來並不吃力,蛭魔告訴他一個地址、名字和暗號要他送過去,在他走出門時,十文字和蛭魔起了衝突,是其他兩人拉住了受傷的十文字。




一定要把這東西送到目的地。瀨那記得那是他第一次獨自在晚上出門,在夜晚中像隻黑色的貓溜過街頭街尾,無聲無息。






天性膽小懦弱的他,連身材和力氣都連帶地奇小無比,怯怯懦懦地來回幾次後,雖然沒出什麼事情,但瀨那變得相當害怕,那些人腰間掛著的黑色金屬和嘴中咬著的菸蒂雪茄都像是會傷害他一樣危險,瀨那光看著那些東西就會害怕,他總是儘可能在辦完事後就快速離開、全速奔回安全的巢去。



在街上又躲又閃了幾年,蛭魔看他變得相當靈活,便開始讓他做更多的事──當然他沒說什麼法律的觀念,在他眼中,法律是這世界上最低級的道德觀念。



他開始在白天走上大街,穿得像個普通小孩,遠遠避開穿著制服的條子,學著看路人們身上穿的明牌,然後挑選目標扒竊。






身材嬌小的他學這把戲時還算順利,但這行的本色到底是黑暗,怎樣也沒有絕對的安全,有些遊民在路上看見他,認出他,本能地嗅聞到他身上攜帶的黑色包裹中藏著秘密,於是他們追了上來,像豺狗一樣圍捕住他,多次試著想抓住這男孩,搶奪那神秘的東西。


但瀨那從沒讓蛭魔等待落空,他總會將那東西安全地送返,有時他遲了點,身上帶了些髒污,別人問他時他只是笑了下,說不要緊就溜上樓去。




瀨那很清楚,如果他沒準時送達貨物,惹來的麻煩絕對比這些小擦傷大太多了,從那條黑暗狹窄的巷道裡,那瘦小細弱的身子就這樣逃出一條路來,雖然只有一條,但至少不是死路。











有次,蛭魔帶他去聖地牙哥,那城市的治安沒比紐約好到哪,或許美國沒有什麼堪稱安全的地方吧,蛭魔本來打算辦完事便快速脫身走人,只是對方可沒這樣甘願就放他們走。



在亡命的奔跑中,蛭魔和瀨那在黑暗中沒命的跑,這陌生的城市他們沒辦法像在紐約那樣佔地主之宜。




蛭魔不像瀨那那樣敏捷,他很快便注意這些差異,那總是跌跌撞撞、跟在自己屁股後面的「死矮子」什麼時候跑得那麼快了?路面上不定時出現的垃圾障礙都被他輕易避開。


在蛭魔閃神時,突然耳邊炸開一聲槍響,緊接著右腳失去了知覺,蛭魔的腦袋在瞬間明白──他蛭魔妖一完了。








肉體撞倒在地的悶響,讓瀨那停下腳步,他回頭,藉由稀疏的月光看到蛭魔的金髮散在地上,遮掩用的黑帽在他修長的指頭邊滾動。







在那剎那,瀨那覺得自己的心臟停止了。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