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四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當我的吉他輕聲哭泣
(收錄於BEALTES披頭四的WHITE 1白色專輯CD1中)

I look at you all
See the love there that's sleeping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I look at the floor
And I see it needs sweeping
Still my guitar gently weeps
我看著你
看著沉沉睡去的愛情
當我的吉他輕聲流淚
我看著那些
需要清掃的樓梯
我的吉他依然輕聲哭泣





I don't know why nobody told you
How to unfold your love
I don't know how someone controlled you
They bought and so-old you
我不明白怎無人教你
如何表露你的愛
我不懂他如何控制你
將你當成商品販賣





I look at the world
And I notice it's turning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With) every mistake
We must surely be learning
Still my guitar gently weeps
Yeah
我看著這個世界
注意到它顛覆了
當我的吉他輕聲哭泣
(在)每次錯誤
我們必然會成長
即使我的吉他輕聲哭泣著

是阿








I don't know how you were diverted
You were perverted too
I don't know how you were inverted
No-one alerted you
我不明白你為何放棄了
和如何墮落
我不知你怎是同性戀者
沒有人留意到你






I look at you all
See the love there that's sleeping
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
Look at you all
Still my guitar gently wee-ee-eeps
我看著你
看著那些愛意悄悄褪去
當我的吉他輕聲哭泣
看著你的一切
我的吉他依然輕聲哭泣









接下來發生的事,蛭魔全看在眼中了,他扶著腳傷,看著瀨那奔回來、衝過他的身邊,身子壓得極低──那是種本能,蛭魔明白,沒人教過他該怎樣閃避危險,這一切只是出於生物求生的本能──如果你不想死,那就得擊敗死亡。



在黑暗中,追擊的人根本沒看清楚是什麼東西鑽到他們中間,蛭魔的視力相當高,只要有些微的光線,他就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看見那抹小小的影子在那些人之間鑽來閃去,有人盲目的開槍,瞬間放出的光芒照在那張如鬼魅般蒼白,卻沒有絲毫猶豫的臉上。

槍響不斷,那些高大的敵人卻一個個倒下,蛭魔看著敵人數目逐漸減少,直到最後第二個被擊倒在地,瀨那閃過他墜落的巨大身軀,衝向嚇壞了、最後的倖存者──那名倖存者舉起顫抖的手,要向他開槍時,瀨那一個伸手,便將槍給奪了過來。






「臭、臭小鬼…」


那名男人的聲音在顫抖,他沒有逃跑也沒有像前,像是在評估瀨那的勇氣決定下一步行動,他看見瀨那握槍的手在顫抖──他是第一次握住這種可怕的武器,腳邊七零八落橫躺一地、冰冷的身軀都是給它奪走了生命。








他的害怕在突來被撥開烏雲月光灑下時曝露,那人隨即吼了聲、撲向他。










那聲槍響是傳說開始的狼煙。









無法呼吸,瀨那渾身上下都在劇烈發抖,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那名男人的左臉不見了,濺成一大片紅紅白白在磚瓦上頭飛成一幅可怕的圖案,蛭魔喘著,他比瀨那先看到了出手相助的人面目。






到底他倆還是被抓走了,被聖地牙哥主要地主黑幫法比歐黨。





在他們還被關在漆黑的牢房中時,蛭魔輕輕捶了下瀨那,瀨那抬起埋在膝蓋中的臉,他已經不再像剛才抖得那樣厲害了。



「喂,死矮子。」



蛭魔說,在黑暗中,瀨那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我需要一大筆錢,原因你不用之道,我要很多很多的錢,是把你給剖開賣肝賣腎賣心臟什麼全部賣掉的好幾千萬倍的錢,我一個人賺的話可能在被幹掉好幾次之後都還賺不到這筆錢…」







瀨那眨眨眼,不明白蛭魔的意思,蛭魔嘖了聲,用鞋跟輕輕地踹了他。





「死矮子,你賺得到這筆錢,真的。」





那雙褐色的眼睛一下子睜得好大。




「別露出那種臉──!總之你幫我嗎?」蛭魔低吼,

「這樣的話我們就不用再辛苦地到處被人追殺,你就可以賺到這筆錢了,你做不做!?」






瀨那急忙點頭,即使他根本不知到該怎樣做。













他們沒有被關太久,在他們被放出來見過某些穿著昂貴的人後,蛭魔似乎與他們談定了什麼,而那個看起來像是個老闆人物的美國白人(後來瀨那才知道他是聖地牙哥電光人隊的老闆)也看起來相當有興趣的樣子。


接著蛭魔將瀨那帶到一座美式足球的球場,也就是聖地牙哥的電光人隊主場,瀨那換上一套球衣,有一堆人圍著他評頭論足,要他跑跑看、展現他的速度,瀨那花了點時間去適應球具的重量,然後,在他面前的場地站上了十一個球員,面對他排成一列隊型。



有個帶著耳機的男人對他說:「抱緊這個球,不要跌倒,跑到他們後方的達陣區。」



就這樣一句話吩咐完後,哨聲乍響,那些彪形大漢全在同時間朝他衝了過來──瀨那倒抽口氣,抓緊那男人上一秒塞在他手中的東西──







蹲低、衝刺。






那些人無法呼吸了,他們愣愣地睜著眼,連眨也沒眨下,看著一個個選手撲了空、滾到草堆上,看著那名「球員」有如鬼影般在藍黑色中閃閃爍爍,像風一樣地從每條縫隙中穿越,直到達陣線上的人工草皮在他的釘鞋下碎裂。

















小早川瀨那的生命變的不一樣了,不再有人拿槍對著他們,反而,他們住進了超高級的房間(至少對那時候的瀨那而言,普通的商務房看起來就跟總統套房差不了多少),他們被送回了紐約。





但是那些人、也久是球隊的人,在聖誕節的時候來找他,告訴他「做好你該做的事」,就給他一套球衣,背號21號。












那年是2002年,也就是EYESHIELD 21初次踩上NFL球場的那一年。










「直到比賽完了,蛭魔才將一切告訴我,原來我參加的是超級盃的總決賽,」


帶著抹幾乎看不出起伏的笑容,瀨那望著球場上不知何時又開始飄起的雪,聲音飄邈輕忽,幾乎要被雪落的微響給遮過。



「原來我在一夕之間變成了英雄,成為家喻戶曉的EYESHIELD 21…接著蛭魔就跟聖地牙哥簽下了五年長約,今年是第五言,但我把這一切…」









瀨那沒再說下去,瓊抬起一隻手,似乎想拍他的肩膀,但又打住。



說真的,他受到相當大的震撼,在聽到威風凜凜的傳奇英雄EYESHIELD 21竟然是這樣被槍架著上戰場的孩子後,他深深地為自己所踩著的這片土地的文化而感到罪惡。








「我不喜歡美式足球,一開始我是這樣想的…整天得接受陌生人的訓練,得不斷閃避衝撞、即使受傷了也不能摘下面具…我討厭這一切,關於美式球足球、超級盃、EYESHIELD 21…可是如果蛭魔需要錢,如果我打美式足球的話,就可以讓十文字哥哥他們不用那樣辛苦,我就會繼續打下去。」



他的笑容漸漸黯淡,轉成苦澀的味道。





「清十郎…進清十郎先生,當他第一次抓到我時,我心中的想法嗎?哇,這傢伙抓到我了,他是第一個──!進先生是讓我對美式足球開始改觀的人,在那之前沒有人逮到過我,就像每次暗巷裡逃命一樣,我不能被抓到,一旦被抓到後,失去的不是球和進攻機會,而是我的命啊先生…」




「我被他激起了挑戰心,也起了佩服…那是我第一次產生那樣的感覺,沒有想到比賽結束、我被一群人追趕時,竟然撞上了從慶功宴回來的他…這絕對是命運開的惡劣玩笑,我為他擋了一槍,所以我們開始了這段球場以外的關係…」





「不過現在說來巧也真的夠巧了,那時,我就穿著你們的團T呢,先生。」





「你可以不必勉強自己笑,那很難看。」瓊皺起眉,伸手輕輕將他攬入懷中。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將一切我說過關於EYESHIELD 21的壞話都收回來…你並沒有錯,你只是照著你的世界的法律行事。」







「不要緊,對不起…」瀨那忍著,但還是讓哽咽聲在字句中透漏了。

「真的很抱歉…我知道、我知道你是GIANTS的還跟你說這些…他也是…進先生,進清十郎先生…」






「我竟然還貪心地和他約好要再一較高下,要在聖誕節的超級盃決賽上…可是我怎麼可以這麼做去欺騙清十郎先生…進清十郎先生…」










終於忍不住地,瀨那終於在這個名字脫口潰了淚,他蜷縮那件靈魂隊的夾克中瘋狂顫抖,瓊緊緊擁住他,吸著酸痛不己的鼻子,像安撫小孩一樣輕輕拍著他的背,並在心中暗自祈禱。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