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六




在十文字被武藏送回來後,Devil Bat總算恢復了以前的吵鬧,當然必要性的抱成一團噁心畫面還是免不掉。

進已經坐在椅子上整整十分鐘過去了,那幾隻蝙蝠依然死黏住十文字,儘管當侍者已經快要氣炸,最後他一人一拳地讓他們安靜下來,進從頭到尾都坐在旁邊觀看這齣八點檔芭樂劇,並思索他今天造訪此處的目的。





在高見和進知道他送瀨那禮物後,兩人同時豎起大拇指並流下淚來。


「我認識你那麼多年你只送過我健康飲料嗚嗚嗚…」櫻庭免臉委屈卻又充滿欣慰的說,「你竟然會想到這招…你真的開竅了阿進!」

「而且還好運到直接遇上他本人耶,」高見羨煞的說,「雖然聽說那位歌手本來就很親切,可是他竟然懂你的梗…嘖嘖你真的太好運了。」



進皺眉,看著眼前對自己一下褒一下貶的兩人。



「我接下來要怎做?」他問,「我沒追過女孩子的經驗。」

「嗯,這你不用說我們也知道。」

推下眼鏡,高見那久日未見的學長式腹黑笑容又出現了,櫻庭偷笑著看高見亮出一堆作戰卡片讓進去記。



「首先當然是增加你們的獨處時間,而且要很自然地增加,非常自然到根本是理所當然的自然,例如我以前總是約櫻庭去吃晚餐看電影,還可以順便吃豆腐──噢!」

飛過來的抱枕打歪高見眼鏡,櫻庭沒好氣地瞪他一眼。

「別亂講那些有的煤的,而且進根本連豆腐是什麼都不知道吧。」

高見看了下進,依照他眉間的縐褶程度來看,他應該正認真思考人體的哪部位跟豆腐有關,高見悲傷地嘆了口氣,不屈不撓地攬住進肩膀。

「好吧,學長忘記白騎士隊一向是守備作風,那這樣好了,反正NFL的球季也開始了,你跟瀨那也都是超級美式足球癡不是嗎,你何不買場他最喜歡的球隊比賽票約他去呢?」



「瀨那支持電光人隊,」進思考了下,「他說他是光速面俠的粉絲。」


「啊…」

高見尷尬地和櫻庭看了下──哪個白痴都曉得GIANTS和Charders根本就等於洋基VS光芒吧,不過高見隨即咳了聲。



「沒關係,那你可以陪他坐在Chargers的觀眾席,反正你那麼強壯…你正好也可以看電光人隊這季的狀況阿。」


「這週末是聖地牙哥電光人vx邁阿密海豚隊,」櫻庭用高見的筆電查了下NFL官方網站說,「兩隊都是強隊呢,而且水町和筧也是邁阿密海豚的球員,你還可以順便帶瀨那去找他們阿。」

「還有場地是在邁阿密的主場…看完球賽你還可以帶他去吃頓難忘的大餐怎樣?」

「你也可以找機會跟邦喬飛的團員混熟用這當作理由帶瀨那去看演唱會或者粉絲見面會…」








總之,兩人拼命地丟給進一大堆建議之後,要面對的還是進自己。



瀨那正好在此時被十文字踢了過來,進一把抓住他的尾巴不讓他去親熱地板。


「小早川,我買了兩張球賽的票,要一起去嗎?」

進問,瀨那露出傻傻地憨笑,可能是他現在心情非常好的緣故,所以想也沒想地就直接點頭。

「當然沒問題,週末嗎?我沒有班,你想看哪場?紐約噴射機?」


「不…」

進搖搖頭,拿出兩張黑藍色的票放到瀨那手上。




「我們要去邁阿密,看你支持的那支隊伍──聖地牙哥電光人隊。」








這招先斬後奏顯然奏效了(傳授者是高見,據說他這樣拐過櫻庭去看鬼片),進雖然因為瀨那看起來完全嚇呆了而覺得有些歉意,不過他承認能跟瀨那一起離開紐約、前往邁阿密的感覺的確就和高見所說的一樣…

賺到了。


他們搭星期六早上的班機到邁阿密,瀨那看起來有些睡眠不足,他說是因為第一次為了看比賽離開紐約而感到緊張。

進大概能夠理解,他昨天整理行李時櫻庭和高見拼命在他的背包中塞一堆奇怪的東西,巧克力香水可疑信封,高見還想塞一包粉紅色的套子在他的皮夾裡,不過那些東西都被進斷然扔掉,他只是想和瀨那去看場比賽。




聖地牙哥隊由於這五年有「惡魔光環」籠罩,因此每場比賽都有可觀的信徒追隨到底,這並不是誇張或媒體刻意拍攝的人潮,進打開計程車車門,看到那廣大空地上幾百幾千台的車子,不禁慶幸方才有聽瀨那建議叫計程車。


畢竟他是選手,排隊看比賽的經驗可說是少之又少,只有球季前和瀨那去看過AFL的經驗。

他們花了點時間才找到位置,是在球場中央前排的好視野,進偷看了下瀨那,發現他好像非常緊張。



「怎麼了,暈機嗎?」

瀨那搖搖頭,他咬著唇頻頻往場內內去,進順著他的視線,看到穿著黑色球衣的電光人隊球員們正從啦啦隊的歡呼聲中出場。




「水町和筧他們在海豚隊,也許賽後我們可以去找他們聊一下。」

進說,瀨那心不在焉地嗯了聲,進覺得他看起來真的很緊張,頭上那撮毛正不斷地搖來晃去。

穿著白橘色球衣的海豚隊此時也出了場,在那群高大的白人之間,沒戴頭盔的水町和筧十分顯眼,俊俏的東方面孔讓他們得到許多女性的尖叫。





「今天是NFL去年冠軍隊伍vs邁阿密系列賽的第一場!我是ESPN特派記者強森‧史密斯,今天和我一起為各位解說的同伴是NFL官方節目主持人麥克恩!」

記者透過巨大的廣播向場內喊話,此時位置大約坐到全滿了,尤其是黑鴉鴉的電光人隊這廂,大多數人都帶了自製的加油棒和看板。

「雖然今天的對手是擁有惡魔光環的電光人,但今年海豚隊好像士氣非常高昂,也許這和他們今年新簽的兩名球員有關係──東方品種的海豚,健悟‧水町,以及駿‧筧!」



觀眾席上方的大螢幕出現了兩張熟悉的臉孔,以及一排他們大學時代的數據。



「很驚人呢,來自鳳凰城大學的這兩名亞裔選手在大學盃就有相當亮眼的表現,」麥克恩說,「駿‧筧選手廣受歡迎的就是他超凡的用手技巧,這和他身為日本人的細膩心思也許有關,至於健悟‧水町在校時就是個運動健將,他在大學游泳盃也相當有名,獨特的防守技巧大概是海豚隊會看上他的原因…總而言之這兩位年輕的選手未來相當有看頭,今天的防守名單中將由兩人擔任先發。」




踢球在啦啦隊和觀眾們的尖叫吶喊中開始,先攻的電光人在開球點上取得優勢,這是個很不錯的距離。



「喔,電光人一貫的快速進攻風格,由當家跑衛湯林森帶球挺進!在光速蒙面俠21缺席的時候,他可以說是電光人的主力進攻──喔天,這一定很痛!」
麥克恩在筧一擊將湯林森按倒在地時誇張地發出鬼叫聲,
「駿‧筧在第一次防守中便證明了球隊的決定是正確的!大家應該相當清楚,與光速蒙面俠21擁有同樣背號的黑人選手過去的成績有多優異!」


「健悟選手的表現也相當出色,在聖地牙哥第二次進攻時,他那為人所知的『跳水』起跑直接將Rivers擒殺!」
強森激動地在位置上跳起大吼,他的播報方式一向以此出名。
「現在是聖地牙哥第三次進攻,難堪的是Rivers只讓電光人推進三碼,這對聖地牙哥可說是個好發展!」







「Rivers在幹什麼啊!」
瀨那激動地說,進看到他在空氣中用手指畫了陣佈圖。


「剛剛他並不一定會被擒殺,雖然水町速度很快,但他來得及把球傳給十碼上無人防守的Paul啊!」



「身材差距吧,」進有些愣的看著他激動的臉,
「水町兩米高的身材讓他沒辦法看到全場…」


「但那機會真的太可惜了。」




瀨那不平的繼續將視線放回球場上。



進還蠻驚訝瀨那會如此激動,以前在他們討論得很激烈時,他也不會這樣──也許這和瀨那支持隊伍有關係吧,進猜測,不過他剛剛並沒有注意到Paul的空檔。





聖地牙哥的第三次進攻再次被水町給擋下,這讓藍黑色的電光人支持者發出噓聲,但對面那廂白金色的海豚迷可樂了,拼命喊著水町名字的日式發音。



「今天電光人的狀況不太好,儘管獲得一次Touch down但湯林森依舊對兩名亞裔球員──喔不,這絕對是悲劇劇劇── !」



在強森高分貝的哀號下,水町衝出了撞成一團的攻防線,筧擱倒了接球員,他強力的擒抱讓球飛了出去──水町趁機劫走,在觀眾不可置信地尖叫聲中,他以飛快的速度返回達陣區,並翻了個大大的後空翻。




「水町真的非常厲害,綜合體術能力一點也不輸給美國人,」
瀨那在播報員和球迷鬧哄哄的哀號中說,他緊咬著唇,十分擔心地盯著球賽,
「進先生,你覺得如果對上像他這樣高大強悍的球員…」


「頂切,」進沒有猶豫地說,他用手肘比了個向上抬的姿勢,
「對我們這種體格比較弱勢的球員,教練團一定會教這招,兩手向上頂,靠身材將他的攻擊抵銷,然後將他頂開…你的重心也會比較穩。」


「那需要很大的力氣吧,」瀨那乾笑了下,「你知道我們不重防守…聖地牙哥的光速蒙面俠要做到那樣有點難。」



「也許吧,依光速蒙面俠21那種嬌小的身材來看的確有點難,」進點點頭,此時由海豚擔任進攻,他們看著更新攻防線勢力的海豚幾乎是輕而易舉地在推進。



「不過…我認為光速蒙面俠21若真的面對這兩位選手,他不一定是處於劣勢,」
進又開口,他覺得自己該說些讓瀨那不會覺得沮喪的支持話。
「畢竟光速蒙面俠21擁有最可怕的腳程,他如果想保住這個最強的稱號,就絕對不會畏懼身材差異的條件。」



「兩者衝撞之下,也許一開始會以身體能力獲得優勢,但最後依然會靠著毫不畏懼的企圖心獲得勝利──我是抱著這樣子的想法在面對白人球員的。」







瀨那張大眼睛,聽呆了似的看著進,進有些為難的裝做在認真看比賽。



「進先生,你知道嗎,這些話超帥的耶。」
瀨那隨即笑了出來,這讓進有點不好意思。
「不過我覺得…進先生你是對的。」


瀨那又說,他棕色的目光放回球場上撞在一起的黑白色球員。



「如果,光速蒙面俠想要保住他的第六年,應該得學會這些道理。」
「這樣他才可能讓電光人隊得到超級盃的總決賽門票,並且,再次和進先生交手…」




這些話有一半幾乎被海豚隊再次達陣的歡呼聲給蓋過,但進還是聽得一清二楚,他楞楞地看著瀨那的側臉,這次第三次,他覺得瀨那一點都不像瀨那,他仔細看著那雙褐眼,想從中找些什麼。





瀨那發現他的注視,露出疑惑的表情,進搖搖頭,當作什麼都沒發生的繼續看球賽。



也許真的是自己想太多,瀨那只是期待自己能和光速蒙面俠交手,這是瀨那對自己的欣賞…應該是這一他才會覺得心臟有頓時停了下的錯覺。




是心動,還是…





沉重?









「支持電光人的球迷們一定很後悔買了這張門票…」比賽進速第二節尾聲時,麥克恩透過廣播呻吟道,「整個上半場幾乎上演著海豚隊痛宰電光人的戲碼,難堪的21-6,電光人若不快點拿出秘密武器光速蒙面俠,恐怕真的相當危險──但若真的惡魔跑衛出場又被洗禮,那本季的電光人隊可能要被笑上整整十年了。」


觀眾們開始呼喚,EYESHIELD 21、EYESHIELD 21,像是古老電影祈禱儀式那樣,像是細語般地逐漸加強,咆哮著要EYESHIELD 21出場,再次創作奇機帶給他們希望。

不過在最後一次進攻,聖地牙哥派上場的21號球員依然是黑色的皮膚後,球迷們發出龐大的噓聲,看著他被撲倒結束今天的上半場。





當啦啦隊和吉祥物在球場中央熱舞時,進看著瀨那用手機拍的照片,他們沒有交談──瀨那變得很沉默,他一直用手拄在下巴死盯著電光人的吉祥物看,好像想用眼神將它給燒掉一樣。

進不知道要和他說什麼,這場比賽對電光人來說真的很難堪,30-6,他覺得瀨那應該很想和其他球迷們一起折斷海豚的尾巴。

在中場休息結束,第三節電光人又派上那名黑人跑衛時,瀨那終於打破沉默了,
他毅然起身,將手機給丟到進的腿上。







「我要去買爆米花,反正坐在這也是看他們被痛宰…進先生你在這等我吧。」





進沒有開口說要跟他去,因為瀨那的心情看起來真的是糟到不行,就像賽博拉斯把他的邦喬飛CD架撞倒時那樣子恐怖。

進漫不經心地看著水町玩弄那些笨拙地攻防線球員,他的身材條件真的是相當優秀,連美國人也很難同時具有那樣的體格和速度;筧也是,傳聞他是技術極佳的線衛,身材配合技術,也許自己也得學習那樣用手的技巧…





電光人在第四次進攻時突然叫了暫停,球場上起了陣騷動,原本像蜜蜂振翅的嗡嗡麻木聲,突然在「那個人」出現後倍增,進睜大眼,他站起身,而全場觀眾也都在同一時間站起身,幾萬雙眼緊緊跟隨那從陰暗中走到太陽底下的身影。




白色的手臂,惡魔的背號,當他的鞋釘踏上地面,人工精心培養的植披也禁不起地折碎。








「奇蹟,我們的惡魔終於登場了!」
在已經忘卻呼吸的緊繃氣氛中,記者們的聲音明顯地顫抖,
「這是光速蒙面俠21在本季中首次豋場!從去年聖誕節一直到今天,睽違了整整半年,聖地牙哥的球迷們久等了──!」



進併住呼吸,他走向前、靠在鐵網上,黑藍激動地透過間縫,緊緊盯著那奔過整個球場的身影。

和記憶中一樣熟悉的窒息壓迫感,他感到胸腔內的五臟六腑在激烈跳動,那種感覺,他很清楚,是那種亟欲想再次和他一較高下的渴望。





「光速蒙面俠上場了,總算變得有趣多啦。」

球場上,在海豚這廂的水町用日文毫不避諱地對筧說,他用小紙掏掏耳朵,興趣濃厚的看著那名新加入的黑衣球員。

「你想如何對付他?」




「我會擋下他,」筧沒有考慮地回答,他拿下頭盔,那雙漂亮的鳳眼也同樣緊盯著距離半場遠的光速蒙面俠,「我們擠進這個世界,為了就是要打敗他、站上最高點,這是我們當初講好的。」

「是啊,」水町開心地笑了下,「你答應過,要一起在這個世界站上巔峰。」

「但他可不是什麼一般角色,」筧說下去,「他和那些沒用的球員不一樣,我想我們得全力以對。」







「海豚隊擺出防守陣型,並將兩名亞裔球員一起配在後衛,這陣型看起來非常堅固,看來他們打算一鼓作氣擊潰電光人的士氣!」在全場還瘋狂呼喊著光速蒙面俠的呼聲中,強森認真地播報,「這是電光人最後一次進攻,目前比數30-6,第三節的情況下光速蒙面俠的責任非常重大,如果他不能像以前那樣達陣或者保住進攻權,那電光人隊將變得非常危險!」



進回頭往椅子上看了下,瀨那還沒有回來,他有些擔心地看著球場上撞在一起的球員,他猶豫要不要去找瀨那,但他也不想錯過光速蒙面俠…在進還在猶豫時,光速蒙面俠穿過右線,直達線衛的防守區內。

筧快速地切到她前方去,伸長他長長的雙臂,直直撲向背號21的惡魔,兩米高身材有如巨浪一般地遮蔽了他。




「天啊,他幾乎就像是被海浪吞沒了!」麥克恩搶過廣播大吼,「相差極大的身材有如波塞頓與凡人,惡魔跑衛!」






筧,出身於美國名校鳳凰城大學,整整四年他都在校隊中擔任先發球員,他是個經驗技術都非常足夠的線衛,水町健悟是他在一次社團招生中偶遇的,因為日本人的身分,和他優秀的運動能力,兩人因此解下了不解之緣,投身於美式足球。





在筧的經驗中,他遇過很多明星跑衛,大學盃中能遇的都讓他遇過了,直到踏入NFL,直到今年他和水町一起進入這個世界。




光速蒙面俠直直衝進他的視線內,筧的經驗告訴自己,他抓得這隻惡魔,但心中卻響起了另個聲音。





這是光速蒙面俠,聖地牙哥的惡魔跑衛。







在那對海藍色鳳眼中,映出化為飛影的惡魔。



伸出的手捕捉到的僅是空氣。








他錯愕的回頭,看著那有如龍捲風般狠狠襲過的身影,一股絕望突然攫住筧,他張口,出於反射性地吼出聲來。

「水町!」



那金色的敏捷身影幾乎是同時出現在筧的視線,水町追到靠近數碼的距離,他有如海魚般的快速伸手,揪住光速蒙面俠的球衣。


在那瞬間,所有觀眾包括進都認為光速蒙面俠要被他推出界外,但事實並不是這樣,就像以往光速蒙面俠表演的每場魔術般的奇蹟,那身子只往場外斜了下,然後他以驚人的角度,就這樣向前奔去將他甩開。






佇立在達陣區上的背影還是一樣寫滿嘲弄,對於凡人。







趴在草皮地上,水町和筧都是同樣不可置信的表情,瞠著眼睛,遙遙望著那21背號,然後觀眾席突然爆出巨大的尖叫狂吼讓整個球場沸騰了起來,沒錯,這就是他們想要看的,想要光速蒙面俠帶給他們的好戲碼。




進在這陣歡呼中回過神,他又回頭望了下他們的座位,空盪依舊,那個小小的身影沒有出現。

進開始焦躁起來,他想看到瀨那此時會有多麼開心的表情,這完完全全是一次高水準的達陣,觀眾們整整狂吼了三分鐘之久,記者們必須用大吼才能勉強蓋過這些歡呼。






瀨那去哪了?進擔心地猜測,他回到位置上卻坐立難安,他開始考慮是否要去入口的販賣部找尋瀨那,只是瀨那沒帶手機無法打給他,還有許多他不能離開的理由──也許瀨那會在自己離席時回來,而對不見的自己感到誤解,還有瀨那要自己在這等著…

如果瀨那是在販賣部看到光速蒙面俠出場而索性留在那裡看轉播,如果自己這樣錯過了光速蒙面俠的表現,可能之後他們討論會有代溝,自己也會覺得相當可惜。





最後進還是決定留在位置上好好看完這場比賽,直到瀨那回來,但他不能再像剛才一樣專注,進覺得懊惱,他很清楚這樣的分心是不好的,他卻沒辦法改變。

進真的希望能和瀨那一起、像他們看大和比賽時那樣邊聊邊看,就算瀨那用爆米花當球員也沒關係,進只希望他能夠快些出現。





比賽的氣氛在光速蒙面俠豋場後一直創下新高點,光速蒙面俠每次進攻都是漂亮完美的快速達陣,無論海豚隊怎樣更換防守的成員,那惡魔跑衛依舊輕鬆地衝進達陣區,這對前半場表現極為亮眼的兩人無非是種莫大打擊。





「可惡、可惡…怎樣都沒有辦法…他真的太厲害了!」水町哀號一聲,整個人掛到了筧身上,「小筧筧怎麼辦,我們的第一場比賽耶~~噢!!」




筧什麼也沒說就直接給他一個爆栗,現在是第四節最後五分鐘,惡魔跑衛只用了一節的時間就讓比數變成了30-38。

主攻權落到電光人隊手中,這幾乎宣告了勝利,在水町還抱著頭無理取鬧時,海豚球員起了陣騷動,筧抬眼,驚訝地看到那名惡魔跑衛正走過球場向著他們而來。


海豚隊的球員們緊張地互相張望,當他們發現光速蒙面俠的目標是筧和水町時急忙散開──他們多多少少對這名雖然身材矮小許多,但卻無比強悍的球員感到恐懼。


筧緊張地看著這名身高僅到自己腰際的球員,原本以為他要說些什麼,沒想到他卻伸出了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掌,和他們握手。




他們看到,在綠色的護目鏡後,光速蒙面俠對他們露出笑容。




這讓水町樂歪了,他完全忘我的抓起光速蒙面俠像小孩子一樣玩起了大火輪──這舉動為他惹來全場觀眾的噓聲,害筧不得不再給他一個爆栗將他拖走以保安全。




在兩人回到休息區後,有記者們去訪問他們光速蒙面俠的事,筧再次給了水町一拳讓他閉嘴,然後他看著球場上,那黑色的惡魔背影良久,才緩緩張口。







「那不是挑釁或示威…我覺得他認同了我們,我們非常榮幸能得到這樣的肯定,在接下來的球季裡,我們絕對會全力以赴──…」















瀨那完全是心虛到極點的對進咧出笑,他們現在正站在球場的販賣部,觀眾們已經散去得差不多了,整個販賣部只剩下他倆和幾個員工在清掃垃圾。



進沒有責怪瀨那,但他就是無法釋懷──他一直等到比賽結束(30-42),還在位置上坐到人潮都散光後才等到瀨那用公共電話打給他,要他來這會合。


根本就是臭到極點的臭臉,瀨那如此認為,他小心翼翼地戳著兩隻食指,在他們背後一台台巨大螢幕不斷放映著今天比賽的回顧影片,還有記者採訪筧的畫面。





「我也沒想到錢包會被搶走…我追丟那個小偷之後發現光速蒙面俠已經上場了…就一直待在這裡看比賽…我怕告訴進先生這些是會讓整個看比賽的氣氛破壞掉所以…」

瀨那再次雙掌合十,誠懇至極地對進解釋,他看起來就快要急哭了,進擰起眉,他企圖讓自己的表情看起來不要那樣生氣。



「我很擔心你出了什麼事。」

進說,瀨那縮縮頸子,露出「我正在懺悔」的表情。

「錢包弄丟沒有關係,機票可以用刷卡的,我想請你就是希望你能坐在看台上輕鬆地看比賽…那樣隱瞞沒有意義。」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瀨那猛垂下頭,他幾乎整個人都要縮成一團的猛陪不是,進又皺眉,伸手拍拍她搖得更鑾的髮。



「別再說對不起,那不是你的錯,我不是要你道歉才這樣唸你的小早川。」



「可是…」瀨那驚訝地抬頭,在看到進的臉時又慚愧地低了回去。
「我讓進先生你生氣了…」



「沒這回事,」進拉起他的手向外走去,「你也沒買到東西吧?我也餓了,我們去找家餐廳,也許會有電視重播,可以再看一次。」





瀨那先呆呆地跟在進身後好陣子,等到他回過神來,才用力地點頭嗯了聲,加快腳步地跑在他旁邊一起離開。




那天晚上的行程多少讓進釋懷了,他們一起在當地的美式餐廳享用一頓平價餐點(進執意要請),看店內的球賽重播,他們一樣討論地非常熱烈,瀨那興高采烈地說筧和水町很強很棒真可惜不能聊上幾句。






總之這次的「約會」差強人意的結束了,雖然進對無法和瀨那一起看的事感到可惜。他們一起搭周日的飛機回到紐約。



當兩人回到Devil Bat時已是中午時分,店內的生意還算不錯,黑木和庄三正在吧台內張羅主餐,大傷初癒的十文字坐在吧台前用力地摟了摟撲上來的瀨那。





「玩得過癮嗎?」他咧著一口笑問,心情似乎很好。

「嗯嗯,玩得很高興,」瀨那親暱地摟著十文字的左手臂,「身體還好吧?」



「不用你擔心,沒了那變態的生活根本就是天堂,」
十文字不溫不冷的說,他望向進,


「進,這傢伙應該闖了不少禍吧,帶他出去辛苦你了。」


「不會,倒是我沒跟緊他害他錢包被搶我比較自責。」



進說,十文字眼尖的看到瀨那心虛了下。





「被搶?你們去哪裡被搶?」

「看昨天電光人和海豚隊的比賽。」






十文字猛地瞪向瀨那,後者哈哈乾笑兩聲,馬上放開他的手逃進吧台去。


十文字啐了聲,進顯然不懂他兩在搞什麼,反正瀨那已經平安送回來了,過沒多久經紀人又一通電話把進給召喚走了。




瀨那認命地在吧台內縮成一團,黑木和庄三完全只能同情地看著十文字站起身,將瀨那一把抓過來,然後給他一個慘痛的爆栗。




「死小蝙蝠!你到底在想什麼!」十文字怒聲低斥,瀨那抱著頭的腫包痛得飆出眼淚,十文字沒打算這樣輕易放過他,揪起他的領口將他拉到眼前。



「我並沒有讓進先生發現阿…而且我真的不知道怎麼拒絕進先生…」瀨那委屈地扁起嘴說,「他已經買好票了,我也答應他什麼都可以…」




越來越細小的聲音讓十文字聽了更是火大,他用力扯著瀨那的臉頰,將他捏得哇啊啊大叫。





「你這死小蝙蝠!我傷才剛好多久你就要讓我擔心嗎!」

「對不起對不起十文字──我絕對不會再犯了啦──」

「什麼再犯!你到底知不知道這有多嚴重!而且他一副就是想追你的樣子,你是看不出來嗎,啊?」

「哪、哪有…進先生才不是那種人…」

「十文字當初也沒看出阿含是要追他阿。」




在旁閑閑無事觀火的黑木說,不過他馬上遭到報應,被十文字一記不良殺法擱倒在吧台底下。




好不容易雙腳落地的瀨那睜著淚眼汪汪的雙眼,死命看著十文字,十文字沒好氣地又給他一記爆栗。





「你…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呆,但是我告訴你,你的年紀太小了,有些事情你還沒辦法明白。」


勉強壓下心中的怒火,十文字重新坐到椅子上,活像個大哥對小弟訓話的畫面。



「那個男人,進清十郎,別做冒險的事了,你知道總有那樣攤牌的一天。」




十文字猶豫了下,像在回想些什麼,然後嘆了口氣,喔了摸瀨那那頭低垂下來的褐髮。

瀨那仰起頭,不知怎地,他覺得眼前的十文字看起來,是傷心難過的。



為了什麼在傷心?他不懂,不是已經和金剛含撇清了嗎?







「別讓你們的關係超越友情,記得我說的。」

思考晌久之後,十文字才緩緩地吐了這句意味深長的話。









「否則…你不知道得賠上多少。」










趴在吧台上靜靜傾聽的黑木和庄三對望一眼,他們這兩天在十文字身上總是會嗅到那種不熟悉的感覺。







雖然已經多少見過世面,但卻還是不知道如何去解釋這種關係,他們只能大概猜測,大約是與那頭遠去的黑龍有關。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