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節五








今晚的Devil Bar惡魔酒吧發生了場極其嚴重的鬥毆事件,主因是幾個地痞在非營業時間時闖入店內大吵大鬧。他們試圖打開酒櫃,坐在吧台、桌子上抽菸喝酒,聽見吵鬧聲的十文字走入店裡什麼也沒說,一手揪住某個可憐蟲的頭髮就狠狠向牆上撞去。

一陣可怕的吱咯聲激怒了餘下的流氓,他們抓起桌椅衝上來就往十文字砸,跟在十文字後面近來的兩個男人拿著球棒、長棍見人就揮,不斷有人被整個抬起扔出門外或撞上牆壁,霧狀血花暈紅了空氣,直到整間店內只剩下三個站立的人,這場鬥毆才總算告終。

幾乎只能說是「掛」在那裡晃的門後,悄悄的探出了個頭,三人惡狠狠地同時瞪過去,讓他嚇了大跳。



「靠,死小孩,你到現在才知道要出現是怎樣,啊?」
黑頭髮的一個箭步衝了過去、將瀨那給抓了進來,他一邊罵一邊揉著瀨那的頭髮,將他給帶到兩人中央。

「你知道我們三個在紐約市找你找多久了嗎,啊嗄?」有著一頭蓬鬆金髮、戴著時髦太陽眼鏡的男人開口斥責。
「十文字知道你失蹤後急瘋了,比賽時差點打死對方你知道嗎啊?啊?」

「對、對不起,黑木二哥,庄三哥,還有十文字大哥…」
瀨那縮著被捏紅的臉,小心翼翼的看向坐在桌上,臉色鐵青的十文字一輝。



四人其實並不是真正有血緣的兄弟,光是看他們彼此外表就能略知一二,十文字一輝惡狠狠地盯著他們之中年紀最小的瀨那,他右臉頰上的黑色十字架刺青讓他看起來更加駭人──方才庄三口中的「比賽」,正是美國地下競技場中最為人爭論的「MAX FIGHT終極格鬥」。

規則是零,一切拳打腳踢、惡毒攻擊都被允許的血腥格鬥。

而十文字正是紐約競技場上的冠軍,他的美日混血基因使他擁有絕佳的體格與毅力,而十文字最令對手喪膽的必殺技無良殺法在他一進門時便不猶豫地使出…因此可知他的心情有多糟。




「死小子,你到底跑到哪了?天殺的你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啊?啊?啊?」

十文字低吼,他伸出肌肉結實但不是非常粗壯的手,一把將瀨那「拎」到面前,然後大力地揉他原本就夠亂糟糟的頭髮。

「臭小傢伙,從聖誕節那天就找不到人,你是跑去加州了嗎你?想去加州也不是這樣不告而別…嗯?你身上那是什麼?」


十文字察覺瀨那的表情不太正常,而且閃來閃去的就是不讓十文字碰他的身體,他向站在旁邊的兩人使了個眼色,黑木及庄三立即有默契地同時抓住瀨那兩隻手,十文字接著揪住瀨那身上穿著的黑色T恤下襬、用力拉起。



「嘿──這件很貴耶!」瀨那抗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為了這件T恤排多久!」

「管你那件紀念T恤多貴,你肚子上那個洞誰打的?」十文字指著瀨那左腰側上那塊紗布大吼,「告訴我是第四街的雷鬼還是第七街未成年幫?老子明天馬上將他們全宰了──」

「不是任何一街,這只是個意外好嗎,十文字大哥。」
瀨那虛弱的搖頭,拉好身上的T恤,那是件BON JOVI在2005年世界巡迴時販售的紀念T恤,現在上頭多了個圓形的、燒焦的小小洞口。
「那只是我在路上粗心大意受的傷,我已經處理好了。」

「粗心大意?你要是再大意一點小命可能就丟了!」十文字不高興的說,「在你失蹤前發生了一堆事,你又跟著把情況帶到更糟的地步,害我們三個都快被逼瘋了…」

「啊?蛭魔出事了?」瀨那驚訝的說,「蛭魔出事了嗎,不要瞞我,蛭魔怎了?」

「老子還活得好好的,不必你這死矮子來唱衰我。」

一道冷冷的聲音從他們後方傳來,四人回頭,正好看見蛭魔關上酒櫃──他們倒抽口氣,因為蛭魔一看到酒吧內那悲慘至極的戰後殘敗,原本還算平靜的漂亮臉蛋立即扭曲成駭人恐怖的鬼面。


而最重要的是,蛭魔手中正握著把M16自動步槍。





「呃呃呃…蛭魔我們可以解釋…後續我們也可以收拾…」

十文字方才的氣勢此刻已完全消失無存,他陪著笑向店內望了圈──喀,黑膠唱片機上的貓王海報裱框摔落地面,爆出一陣尷尬的碎裂聲。






「那個,我可以捐出我珍藏的聯合公園海報?」






黑木庄三和瀨那悲傷的低下頭,拖著十文字飛也似地躲到掀倒的桌後閃避M16自動步槍密麻如雨的子彈。





「去你們的聯合公園!你老子養你們長大是養來砸店的啊!啊?老子光那張超珍藏版海報就可以買下一塊地了,你跟我說那什麼在伊貝拍賣網三塊美金的狗屁?我操你們──」










「不好意思,你們有營業嗎?」





在蛭魔的連續髒話和子彈暴雨的掃射中,一道男性聲音自門口傳了過來,躲在桌後的四人不約而同地為那個勇敢壯士合掌默哀,瀨那由衷希望等下他們處理善後時不要穿了太多洞。


但是,似乎是奇蹟發生或者蛭魔良心發現,四人發現槍聲竟然停住了,而且讓他們真正感到錯愕的是,方才那個膽敢在震耳欲聾的掃射中踏入店內的傢伙竟然還活著,而且正一步一步走入店內。

好奇心驅使下,四人悄悄自桌後探出頭來,十文字深吸了口氣,他瞬間認出那位正走向蛭魔的男人,正是那天蛭魔受傷時帶回來的那個。



蛭魔瞪著一臉和藹笑容的武藏,M16自動步槍槍口還冒著陣陣硝煙。




「你這死老頭來幹嘛,對我管教小孩的方式有意見?」蛭魔咧出一口白森森尖牙,他的傷口大抵都已痊癒,只有幾處還留著淡色痕跡。
「還有,你是怎麼找到這來的?」

武藏聳肩,他站在吧台前,看了桌後冒出的四顆腦袋一眼,再對蛭魔扯了個溫柔的笑容,指指自己身上那件外套。




「我也倒想知道是哪隻蝙蝠偷偷在我口袋放了張還算詳細的名片?」武藏禮貌的說,「不過我倒是沒想到你有這麼多的…嗯,孩子,你的保養做得有點太好了,我以為你才二十出頭…」




「去你的鬼才和你一樣老。」
蛭魔送了個不雅手勢給武藏,他走到沒被戰亂波急的酒櫃前,拿了瓶威士忌回來。
「那些只是無聊養的死小孩,早知道就一槍打死他們,竟然趁老子睡覺時砸了我的店…就算把他們的器官都挖出來賣也換不到這些裝潢。」

「看得出來這些裝潢不便宜。」
武藏笑著接過蛭魔遞給他的杯子,蛭魔斜睨他一眼。

「喝了這杯就滾,老子今天沒心情陪你耍嘴皮。」

「別這樣急著趕人嘛,」武藏晃了晃酒杯向蛭魔討冰塊。
「你不是問我來這幹嘛嗎?」


「幹嘛。」

蛭魔沒好氣的舀出一大匙冰塊,一半進了酒杯,溢出了點琥珀色液體,另一半則扔向桌後那幾隻。

「我本來想說只是放假才來打發時間…不過現在我找到一個更好的理由了。」
武藏愉快的伸出手,望店內那些倒的橫七豎八的裝潢比了圈。



「如果你正缺乏一個背景單純而又無聊的木工的話,我很樂意應徵這份工作?」














武藏的出現不只拯救了DevilBat酒吧存亡,也連帶拯救了四人的小命,在蛭魔咧出商人式奸笑地得到武藏這位無薪勞工後,他們就被免了死罪,現在四人正乖乖的清理店內支離破碎的殘骸,好讓武藏進行後續整修動作。

瀨那不斷偷瞄著那位在吧檯不怕死地和蛭魔哈拉的男人,他的外表粗獷,不短的黑髮沒經整理地頹廢在兩頰,卻額外增了抹瀟灑氣勢,簡單卻不廉價的美式西裝套在他身上,不會有東方人短小身材的不合適感,反而為武藏壯碩的體格加了分。

「你扶養他們嗎?」武藏問,他對再次見面的蛭魔更加感到好奇,「我以為那是你聘請的打手或保鑣之類的。」

「那些人根本不值得信賴,就和錢一樣。」蛭魔不屑的說,他把那塊碎裂的貓王海報裱框拿到吧檯上,用一支鑷子小心翼翼的清掉玻璃、試圖救回海報。
「只有死去的人才能夠信賴,即使只是個歌手,他們不過是我路邊撿回來的死小孩和不良少年而已。」

「正好也都是日本人?」武藏笑了笑,「原來你沒有我想像的那樣無趣嘛…不過,那個臉上有刺青的,我覺得很眼熟。」

「你對終極格鬥有興趣的話就會怕死我了。」
十文字咧著笑說,蛭魔瞟過一眼,他立刻裝做什麼都沒說的繼續搬桌子。

「終極格鬥…那個地下競技遊戲啊,原來你的店內藏了這種重量級冠軍選手,」武藏吹了聲口哨,「那個黑頭髮的應該是個某家知名夜店的首席DJ,他玩混音技巧很棒,所以我對他有印象。」

黑木露出了非常驕傲的神情,不過他馬上被蛭魔丟過來的冰塊匙打中後腦。

「我的記性一向比較好,」武藏對蛭魔說,「看過的人基本上都會有點印象,我甚至能說那個造型時尚的金髮孩子應該是個畫家、藝術家…甚至漫畫家。」

「你可以在這期的『漫畫雜誌』上看到我的作品,」庄三燦爛的笑著,「我可是勇奪首獎喔。」





「那三個笨蛋的底一下就猜出來了,果然是三個沒用的笨蛋。」蛭魔嗤了聲。


「只是你絕對猜不出那隻看起來最沒用的死矮子的底,如果你猜得出來,老子就給你十億,如何?」






瀨那抖了下,他從蛭魔不懷好意的笑容中嗅到不安,瀨那看著武藏,武藏也打量著他,還有他身上那件紀念T恤,瀨那不安的扭動著。






「BON JOVI紀念T恤?」武藏問,讓瀨那原本窘蹙不安的大眼立刻發出光芒。
「你一定是個邦迷,他們去年出了張專輯,簡直紅透了。」

三兄弟無奈地對看一眼,決定忽視那隻瞬間發出無限閃光的小傢伙。



「你自己喜歡槍與玫瑰,你的『孩子』卻喜歡邦喬飛和聯合公園…這真有趣。」
武藏看到蛭魔露出不悅的神情,他笑了下,「我先不猜這孩子在幹嘛吧,保留到以後,反正我們還有見面的機會,我們何不聊聊比較有趣的東西,例如音樂和足球?」






「你再說一次那個B開頭的樂團我就幹掉你。」蛭魔冷冷的說。






「蛭魔是很標準的槍迷…他會真的幹掉你的,」十文字繞到武藏後面悄聲說,「你也應該知道槍與玫瑰出道時就和邦喬飛一直合不來,甚至是水火不容,瀨那也因為這樣和蛭魔尷尬過…你要不要看電視?現在ESPN應該在重播去年NFL的精采畫面,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全愛死這個了。」




武藏識相的點點頭(蛭魔的M16自動步槍就擱在旁邊),三兄弟們將一張勉強完好的桌椅放好,十文字轉開電視到ESPN節目,主持人正好跳入了「05年NFL精采畫面回顧」。


節目一開始放出來的主題曲讓蛭魔的臉色更加陰沉,瀨那儘可能坐得離他越遠越好──因為全美國公民都知道去年最紅的樂團就是邦喬飛,而ESPN更是直接用他們新專輯中的某首歌作為轉播主題曲…






『今年的NFL不再和以往一樣被EYESHIELD 21的陰影壟罩,讓我們來看看這段讓人驚訝的影片──』






畫面隨著播報轉到球場上,一個正摘下頭盔走向球場的球員,一張對瀨那而言非常熟稔的臉孔被放大到最大,瀨那悄悄併住呼吸。





『進清十郎,東方的明日之星,是目前全NFL中唯一阻擋住EYESHIELD 21的球員!』主播以誇張的口氣口橫飛的說,『他是個日本人,目前與GIANTS簽下了五年長約,NFL專家指出GIANTS這筆生意做得太好,如果今年NFL球季開打後清十郎‧進的表現依舊優異,他可能會成為NFL史上年薪和期望度攀升最快的日籍選手!』






「我認識他。」

武藏突然開口,蛭魔好笑地睨他一眼。

「你認識那種看起來好像很呆板又無趣的傢伙?難道是在維修巨人隊訓練所時認識的嗎?」

「應該算?」武藏顯然對蛭魔的挖苦毫不在意,「但那個人是個正直的日本人,和他的日本朋友一樣──你看,就是那個櫻庭春人。」

好像是預先設計好的,櫻庭春人代言的超級盃漢堡廣告恰巧播出,大得誇張的漢堡和櫻庭日本視覺系的漂亮臉孔,讓主播也嘖嘖地稱讚起來。





『這位擁有漂亮臉蛋的東方模特兒可不只是個花瓶,儘管他在NFL只有一次實戰經驗,但是春人‧櫻庭的各種條件絕對會在未來展現出來…今年NFL幾場受到大家最喜愛的比賽好像都有日本人的蹤影,例如接下來播出的這場巨人隊對上丹佛野馬隊的比賽。』






球場上換成穿著紅黑色野馬隊球衣的身影,野馬隊排出了踢球陣型。




『看看這奇蹟似的畫面,足足有六十碼以上的距離,這可是號稱踢進巨人隊心臟的一記巨無霸手槍!』





電視機前的四個「小孩」在球穿過球門時大聲歡呼起來,武藏露出個白眼,蛭魔注意到他這個舉動。

「怎樣,你又要說你認識這個踢球員了?」蛭魔壞壞的調侃,他為武藏再倒了杯威士忌。

「我只想問這杯我需要付錢嗎?」武藏露出無奈的笑容。







『這位為野馬隊得到逆轉關鍵兩分的英雄式日本球員的名字,大家應該不太熟悉,但他已為野馬隊效力了整整五年,這次踢球相信會是武藏嚴球員生涯的一大轉戾點!』










「啊?」







三兄弟同時發出極其詭異的嗄聲,武藏揉了揉額頭,蛭魔朝著電視看過去,不偏不倚,一張蓄著滿臉鬍渣、頭髮半長不短的日本大叔臉孔出現在螢幕上,那張臉的主人露出了個無奈的笑容,好像對同伴們的恭賀有些腆靦…




五對眼睛瞬間全從電視前轉而黏在武藏臉上。








「靠,你是NFL球員?」十文字大叫起來,「難怪你會對運動這麼熟!而且你還打了整整五年!」

「這位大叔太厲害了,」黑木興奮地跟著吼叫起來,「你看起來三、四十歲了,竟然還能在NFL踢球,太猛了!」

「我可以為你這最精采的一球畫漫畫嗎?」庄三很認真的問,「我一直很想畫NFL的漫畫,只是一直沒有認識的NFL球員…」





「正確來說我是被排在二軍三年,這兩年我才開始正式上場,而且我才二十八歲,沒有三、四十歲那樣誇張,畫漫畫的話我可以幫你找到進清十郎或者曼寧那種選手…巨人隊很多都是我朋友,包括現在電視機上的那個。」

大家紛紛順著武藏手指看去,正好看見一個穿著綠灣包裝人隊黃綠色球衣的巨大壯漢,字體介面用日文寫著「栗田良寬」。




「NFL的日本選手不多,所以大概都會認識彼此,」武藏解釋,「我們偶爾會舉辦日本人的小型聚會…進清十郎他們就是在07年認識的。」




三兄弟敬佩的「喔」了聲,武藏注意到瀨那好像拼命忍耐著什麼問題。




「你叫…瀨那吧?聽說今年BON JOVI和NFL的活動都很密切喔。」
看到那雙褐色眼睛瞬間放出光芒,武藏感到很有趣。





「我再幫你要一張簽名專輯看看?」






這下子在場的四隻小鬼全臣服在突然被揭露的NFL光環下,蛭魔撇了下嘴,咳了聲喚回武藏注意。




「你剛剛問我這杯要多少是吧?威士忌不貴,收你六百美金就好,謝謝?」




眾人盯著那瓶空了一半的威士忌,心想媽的那不是COSCO賣的一瓶一百美金不到的普通威士忌嗎你這死蝙蝠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嗯,我是這樣問沒錯。」


武藏配合的拿起杯子喝了口,然後掏出他那看似年代久遠的皮夾,一張亮幌幌的白金VISA卡放在蛭魔手邊。





「只是,不知道你這接不接受刷卡?」







這個晚上,十文字黑木庄三和瀨那總算見識到什麼叫做一山還有一山高,以往他們怕得要命的蛭魔竟然對一個外貌看似平凡的大叔徹底吃死…他們對武藏的崇拜程度恐怕已經無法用文字來形容了。


蛭魔撇撇嘴,將那張卡丟回武藏前面,再對他比了個中指。

「既然球季都結束了,你明天就開始來上工,我不會再請你喝酒了、聽到沒?」

「沒問題,我會去領現金來跟你買的,至少要幫我準備啤酒或黑咖啡…不要加糖,謝謝?」







在蛭魔狠狠甩上酒櫃暗門前,所有人都清楚地聽到那句「FUCK YOU」髒話。










然後他們全部放聲大笑起來。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