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節四







「Jesus,他中槍了!」高見大叫,他拉開進的手,仔細端詳傷處。

「…Goodness,幸好沒打中要害,但是我們得立刻送他去醫院…」






「不要去醫院!」

一道微弱的聲音阻止了高見,那孩子撐起頭,幾乎是以懇求的眼光看著他們。




「求求你們別帶我去醫院,我還可以…」

他似乎是想起身,進立刻將他按回原位。



「別逞強,你中槍了!」進低吼,「必須先幫傷口做處理!」






「進別這樣,也許他有苦衷。」
高見率先冷靜下來,他按住孩子顫抖不己的肩膀,對他露了個溫柔的笑容。
「一個子彈會引起太多的問題…也許這孩子會被調查…我是指,如果他有特殊的身分背景的話?」




進疑惑地看著那孩子,那張沒有血色的臉勉強點了下頭。





「拜託,不要帶我去醫院,把我丟著就好了…」他無力的扭動身子想要掙開。
「這件事跟你們無關,很抱歉把你們牽扯進來,對不起…」





「別說傻話,把你放在這邊他們若繞回來怎麼辦?你的傷口怎麼辦?」
進吼,他開始對這孩子生氣。





「高見學長,你不能幫他嗎?」
櫻庭突然開口,他充滿同情的看著縮在進懷中的孩子。
「宿舍不是有專用治療室和緊急手術房嗎?我們也許可以在那裡幫他。」




「你想看我丟掉工作嗎?」高見翻翻白眼,「要是被哪個前輩發現,我們三個都免不了處罰欸。」




「高見學長,拜託你了。」進說,他抱著那男孩,黑藍色的眼滿是懇求。
「幫幫他吧,要不是他為我擋子彈,現在痛苦的人可能會是我。」


「這孩子幫你擋子彈?」
高見詫異的說,他重新打量了那孩子一次。




「真令人想不到…我以為…嗯,好吧,應該是那樣,即使不是這也能成為一個好理由,我們為什麼非得對一個日本孩子這樣無情呢?而且我敢拿我一個月的薪水打賭,那些前輩們應該都喝掛了,我只是不想冒這個險,但人命比什麼都重要多啦,進負責帶他帶手術房,我會將那顆要命的子彈取出來的。」





「謝謝你,高見學長。」





進感激的說,他小心地抱起那男孩(他看起來越來越糟),對自己那套身上沾到血的昂貴襯衫一點也不在意,經過長期鍛鍊的手臂輕而易舉地抱起了他。


接著他們安靜且快速地離開了,進一路以他最快的速度競走著,他不敢放開腳步奔跑,因為在他懷中的那個孩子始終緊緊抓著他的外套,進可以感到他不斷地劇烈顫抖,但他沒聽到哭聲。













因為聖誕節超級盃落幕的緣故,巨人隊的隊宿裡此時空無一人,連平時駐守的警衛也不知去向,只在大門上貼了張「Merry X’mas」的字條,這讓三人鬆了口氣,高見用備用鑰匙帶他們進入急診室──這間幾乎可說是手術房的房間什麼醫療器材都不缺,和GIANTS的作風一樣,他們寧願多花點錢保住當家球員的命根子。



「讓我看看他的傷處…進,把他放在手術台上。」

高見看來對這種事情頗為熟悉,也許是因為平時球隊的傷兵緊急情況更多的關係。他拉開孩子身上的T恤,擦去血漬,仔細審查他的傷處。



「幸好沒打中要害,只是打在腰際上而已,但是子彈卡在裡頭,還是得開刀取出來才行。」高見有些為難的看了周圍一圈。「這不難,只是我不能冒險使用過多的麻醉劑,也許只能局部麻醉而已,我怕你承受不住…」




孩子搖搖頭。


「沒關係,即使不加麻醉也可以,別為你們帶來更多麻煩…」






「開什麼玩笑!你要在不麻醉的情況下被切開肚子嗎?」櫻庭發出一聲怪叫,「高見學長你絕對不可以這樣做,那些用掉的麻醉劑加點白蘭地進去就好了,反正那些球員根本就是酒精中毒!」




「好主意,其實我也這樣想?」高見扯了扯嘴角,他用支針筒汲滿麻醉,拍了拍孩子的頭。「放心吧,麻醉是一定得做的,他們絕對捨不得開除進清十郎這個未來巨星,嗯?」





孩子轉頭,與進對上視線,進就站在他的頭旁邊,進快速的點下頭,抓緊他冰涼顫抖的手。



「是我害你中槍的,我有這個責任,」進說,他總覺得自己有必要這樣解釋。
「別擔心,睡一下,醒來就沒事,我會一直待在這裡。」




高見聳聳肩,將針頭扎入孩子的體內,將那些置於無菌箱中的器具拿出。







只是一場不花太多時間的小手術,子彈沒有很深,對醫大頂尖成績畢業的高見而言根本是件小事,但對於兩個完全不具有手術房經驗的球員而言(他們也只有昏迷的時候被送進來過的經驗),卻是個莫大的考驗,櫻庭負責為高見遞給器材,但手術進行到一半時高見忍不住開口要他出去休息,但臉色死白的櫻庭搖了搖頭,表示他不看就還可以。



進則從頭到尾都站在手術檯邊,緊握著昏迷過去的孩子的手,將全部過程都收盡眼底,他看著高見切開他的皮膚、肉質,看著手術刀分開肌肉,銀白色的刀面沾滿粉粉黏黏的血塊,看著細長的鑷子從他體內出取那顆要命的變形的子彈。



半麻醉的效果下,那個日本男孩只是昏昏沉沉的,進握著他的手,感到他掌心中滲出的冷汗,進不禁將手給握得更緊了些,他仔細看著那張蒼白緊皺的臉(試著忽略高見手邊製造出的可怕聲音),進發現他的身上有著些許淡淡的疤痕,和自己過去與美國球員搏鬥時受傷、留下來的傷痕有些類似。



進想起這孩子方才不願去醫院的堅持,也許他真的有什麼苦衷,美國一向有許多華人罪犯,偷竊、毒品什麼的,進不知道這孩子究竟是為了什麼而堅持,他也沒有去追究的意思,只是他想,如果這樣會為這孩子帶來什麼麻煩,那他就不會去做。




進還能清楚地看見,在那美國混混掏出槍想殺他時,那原來一動也不動的孩子奔向他──不,是飛向了他,至少在進眼中看起來就像是飛向他似的,飛到他面前,用那嬌小瘦弱的身子挨下子彈。




進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做,這一晚發生太多太突然的事,酒精效力還未在體內揮發殆盡,他無法冷靜下來去思考太多事情。




只是,進還能判斷,在那孩子衝過來時,那雙棕褐色大眼中…





沒有一點猶豫。










手術結束後,高見扶著櫻庭去外頭休息(櫻庭看起來隨時都會昏倒),留下進一個人看守他,進喘了口氣,他感到頭有些昏,身上那套襯衫染的血已經乾結成塊,傷口縫合完成後,那孩子被移到病床上,現在正沉沉睡著,短時間內似乎沒能醒來。




進決定先去沖個澡,這場視覺上的折磨真的累壞他了,於是進讓手術室的燈開著,好讓高見回來探望就離開了。



簡單快速的沖過澡後,進找了件球T穿上,他在休息室門口遇到高見,高見虛弱的對他做了個鬼臉。




「我有點後悔灌他酒,現在我得去找毛巾和水桶了。」

「需要幫忙嗎?」






進問,高見揮揮手,就走進了淋浴間。





進想了下,決定將櫻庭丟給高見(因為追根究底是高見闖的禍),他轉而走回手術室去看那孩子。





進拉開門,他看見原本躺著孩子的病床空蕩蕩的,被子刻意拉成原本的整齊方正,進走到門外,望整個GIANTS的球隊宿舍看了圈。


然後進看到,那孩子在黑暗中扶著牆,一踉一蹌的向大門走去。





進跑下階梯,快速奔向那孩子。






「HELLO?HEY、HELLO?」



進喊,那孩子回過頭,藉著微弱的月光,進看見那張蒼白的臉顯得不安。
為了避免對方拔腿逃跑的可能,進停下腳步,站著與他對望。






「…你還可以嗎?」

進用日文問,那孩子露出個勉強的笑,向進點了點頭。





進又躊躇了下,他總覺得要向這孩子說些什麼,然後他叫他等著,他跑回宿舍,等進再次出現在門口時,他的手中提了個孩子一開始揹在身上的袋子,進將他交回到主人手中。




「我們沒有翻看你的東西,只是純粹想幫助你,我為讓你受傷的事情抱歉。」
進說,他看見對方的表情有點詫異。




「那個,能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是進清十郎,雖然沒辦法強留住你到你痊癒,至少能讓我知道你的名字嗎?」



看見對方嚇了跳,進急忙揮了揮手。






「我只是想知道救了我的人是誰,請告訴我,好嗎?」





那孩子笑了,可能是因為進緊張倉卒的動作而感到好笑,但他解下了心防,在進目送著他走出大門、消失在黑暗前,他給了進一個日文發音的名字。













SENA,小早川瀨那。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