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Had Me From HELLO
節三








今天NFL最強悍知名的球New York GAINTS(紐約巨人隊)再次遭到San Diego Chargers(聖地牙哥電光人隊)的傳說洗禮。


這不是第一次,在GIANTS第四節領先十七分時,那傳說中的惡魔跑者──EYESHIELD 21出場了,在他踏入陽光中時,全場瞬間倂住了呼吸──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播報員透過麥克風開玩笑地說,這可是超級盃球季最後一戰,也是決定今年誰能把獎盃抱回家的關鍵,如果GIANTS再次輸掉這場比賽(地主場),那就代表他們已經連續五年輸給聖地牙哥的傳說──EYESHIELD 21了!



當然,讓莊家和賭頭幾乎輸光跑路,惡魔跑者再一次狠狠蹂躪過GIANTS,比數很快便拉到平手(兩次達陣,一次踢球成功),甚至逆轉達陣…GIANTS隊明星四分衛Manning(曼寧)幾乎要暈了過去,他不明白,全聯盟中最強悍最壯碩、薪水也是最多的球隊,為什麼只要遇上那穿著21號球衣的傢伙後就全變成了被閹割的娘兒們?






進攻權又交到了Chargers手上,觀眾們發出哀嚎,他們沒有勇氣看Giants們再次被痛宰──尤其這牽扯到他們的荷包厚度時。





Manning舉起雙手,在分數被狠狠拉開來時,他表示沒輒了,那是頭怪物,Giants們如此認為,他是真正的怪物。





「沒有再浪費一軍的必要了,把二軍撤上去吧。」

剩餘秒數宣告比賽定局,Manning挫折的說。







但這個決定卻讓原本死氣沉沉的球賽爆出最強烈的火花。







New York Giants一向不吝惜高薪聘請全國優秀球員,小氣絕不是他們的作風,這就有如棒球隊伍洋基隊的作風──當然只要你夠強悍,即使你是外國人或東方人,GAINTS也會捧出一大筆錢、張開雙手歡迎你。

在去年,GIANTS新簽了兩名日籍球員,即使年薪高得嚇人,他們卻始終被安置在二軍中(官方說法是有更多更貴的球員值得使用,他們太嫩沒有經驗),直到這一刻,Manning以為一切都得放棄的這刻,他們終究得以站上球場。











「防守率第一年便創佳績!連明星LB都擋不住的EYESHIELD 21終於停下腳步!喔喔喔那些美國人全部嚇傻啦哈哈哈──」





無意降低音量,櫻庭春人今晚第十八次發射出這句噪音,坐在他旁邊的高見伊知郎翻翻白眼,而櫻庭口中所說的主角──進清十郎,始終沉默,吃他的晚餐,他們三個日本人正位於一家紐約的小餐廳中,為兩人第一次踏上NFL舞台慶祝。


「拜託你櫻庭春人,別因為美國人聽不懂日文就大聲嚷嚷好吧?你也為我們想想…很丟臉的。」高見忍不住的開口,「而且你們也算是曝光了,行為多少要注意一下吧。」




「我知道啦學長,」櫻庭一副根本沒在聽的對他揮了揮刀叉,「你有看見今天的報紙怎麼寫的?再也不是那個EYESHIELD 21的報導和全身照片了,全部都在講進清十郎這個日本選手──」



「你講第十九次了,親愛的春人。」




忍不住揉揉額頭,高見對於他這兩個個性完全相反的學弟們實在非常頭痛,尤其是天性單純聒噪的櫻庭春人,比起有如木頭冰冷的進而言,他實在是討喜多了,不過欠揍程度也高出許多。


「我們是來吃慶功宴的,別一直扯那些無聊的報紙,想想等下要去哪裡玩如何?」


「美國晚上還有哪裡可以玩?」




櫻庭顯然沒聽懂高見的意思,高見翻了下白眼,做出個被打敗的表情。




「你們都來美國一年了,我這個學長卻沒帶你們去玩一玩還做什麼學長?紐約可是有許多知名的夜店啊,要是沒去過就真的太可惜啦…」




櫻庭有些靦腆的別開頭,進則是沒有反應的結束晚餐。





他們三人同樣出身於日本東京的王城學系,其中高見是最年長的,大了他們兩歲,他從兩人還是國中生時便非常照顧他們──學長義務,三人因為參加美式足球社而認識,也是因為美式足球而使他們的友情更加深遠。


在高見從王城高中畢業後,他先到美國攻讀醫學大學(櫻庭那時和隊上其他人哭得悉哩嘩啦,只有進冷冷的握了握手表示),醫大畢業後,高見幸運地考過高考,取得外科執照,並從零四年開始擔任New York GIANTS的球隊醫生。





緣份就像切不斷的牽連,櫻庭和進從王城大畢業後,立即被這支全美國最高年薪的球隊相中、簽下合約,因此三人的友情就在美國繼續延展下去。


過去的一年裡,也就是零五年中,雖然兩人一直被球隊暫置在二軍坐冷板凳,但他們從沒因此灰心過──尤其是進,對進清十郎而言他只要認真於一件事,就是真的全神貫注,況且NFL大環境十分苛刻,正適合他這樣認真的人。






「抱歉高見學長,我並不想將時間浪費在那種地方。」進開口,「我比較願意回球隊健身房鍛鍊,球季雖然結束了,但我不能鬆懈下來。」



「進想再次挑戰那個EYESHIELD 21吧,」櫻庭笑著說,拜託他們都認識十年了,他一眼就能看穿對方在想什麼。「只是將他拖出界還不夠,果然是進清十郎的作風,不過NFL其他球員可是連碰都碰不到他喔知道嗎?」



「那和我無關,New York GIANTS一定會再次碰上那個EYESHIELD 21,而我想盡的就是後衛的任務而已。」

「EYESHIELD 21是傳說,但也的確該有個人來為他劃下句點…這想法很棒,」高見聳聳肩,伸出手搭住兩人肩膀,「不過今晚就放鬆一下吧,我帶你們去找樂子,嗯?」







櫻庭為難的望向進──他們沒有高見那樣大膽開放,他們比較偏好日本的保守,即使在王城西式教育學制下成長,他們還是不習慣那樣開放的作風──況且,高見也許不清楚,但和櫻庭可說是朝夕共處整整十年的進卻看得出來,櫻庭寧願和高見一起去打高爾夫也不想和其他女人來往。


這症狀大概得歸功於櫻庭的經紀人‧神奇伊藤,他從櫻庭學生時代就不停地捧紅他,用他的外表,甚至在櫻庭進入NFL之後他還是這樣地「幫忙」…即使櫻庭現在只是NFL新手,因為他那張同時具有東方精緻感及西方深邃美的臉蛋,他的人氣竟然莫名地攀高,女人們的追求從未斷過。




所以,在經過十多年的女人們爭相追求後,要櫻庭對女人不抱有恐慌症實在非常困難(而他只有兩個姊姊,可說是從小活在女人的陰影中)。



進不覺得自己好友可能異常的性向有什麼奇怪,他也對高見的提議毫無興趣,於是進起身,說他想回去了。







高見沒有放棄污染兩位學弟的念頭,半拖半拉地,仗著身材優勢,高見硬是將兩人拉到某家小酒吧中再續一攤。









高見的盛情實在令兩人難以抵擋,他手上那一杯杯的酒也是。







連堅持不碰酒精飲料的進也被灌了好幾杯紅酒,當然櫻庭更無法倖免,進在喝完手中那杯要價200美金的紅酒時,看見櫻庭已經虛弱的趴倒在沙發扶手上呻吟。



「學長停止吧,他真的不行了。」進身手制止高見倒下一杯的舉動。
「現在已經很晚了,我怕他再喝下去會不省人事。」




「噢,他也才喝多少?可憐的傢伙。」高見笑了笑,終於打住繼續殘害的念頭,「進,我想問你,今天那場比賽的事…」



「沒有什麼特別的,我只是盡我所能的阻擋他。」



「唉你別謙虛了,在日本也許這是種美德,但在美國這可是不禮貌的,畢竟那次阻擋可是足以讓你下年度年薪破億日圓…」




「那些真的都不重要,學長。」



進難得打斷高見說話,他抿抿唇,放下殘留些許紅酒的精緻玻璃杯,黑藍色眼珠並沒有看著高見,進望著窗外,那片低溫寒冷的黑夜,他想著在六個小時前的球場上,他初次踏上NFL的沉重壓力,看見EYESHIELD 21風靡全場時體內激起的鼓譟,以及當他與EYESHIELD 21競馳、揪住他的球衣,將他狠狠拽出場,成功阻止那次進攻…




進在與EYESHIELD 21交手時,那樣深刻的印象令他著迷,NFL有許多明星球員沒有錯,但進清十郎本身也是日本屬一屬二球員,他的速度、力量並不亞於大多數NFL職業球員,而多數職業球員卻不願意將他平等看待(只因為他的黃皮膚和黑頭髮)。




EYESHIELD 21不一樣,進知道,對方並未將自己視為東方人而表現鬆懈,在追逐中,在NFL球場上,進看見EYESHIELD 21的護目鏡下的那抹讚許笑容。







進知道自己找到目標了,在這遙遠的國家中。






進清十郎出生在日本東京的富有家庭裡,也許上天注定他要走上運動這條路,他的父親是個跨國運動器材代理公司總經理,而他的母親是國際知名設計師,如此優良的背景讓進清十郎從小就受到西方文化薰陶,英語不會像其他日本人那樣說的彆扭拗口,還有點漂亮英國腔。



只是,可能天性使然,進清十郎就像個傳統道地的日本人一樣,沉默而負責、追求無美。他擁有比一般人壯碩的體格,在好友的介紹及家庭關係下,進接觸美式足球,他就是這樣自然而然地進入美式足球的世界(當然這裡沒提到他的努力)。




只是這樣順遂的環境令他感到納悶,他並沒有感覺到「這就是我想追求的」或「我生來就該做這行」的深刻感覺,他只是踏過別人鋪好的路(或者是命運安排),他沒有選擇過,一切都像是預定好的那樣子剛好。







在NFL、與EYESHIELD 21的對峙中,進清十郎終於找到那種感覺。






熱血澎湃、急欲想與他一較高下的強烈渴望。




但是他沒有將這感覺告訴其他人,進不喜歡與別人分享這種感覺,即使是櫻庭也一樣,那沒有必要,他自己想要的自己清楚,也沒有人能幫他。










在高見又喝了幾杯之後,櫻庭勉強清醒了點,而進什麼都沒有再進食,他們一起離開酒吧。



現在的時間非常晚了,街道上看不見半個人影,和日本完全不一樣的環境三人倒也不是那樣在意,或者可以說他們比較喜歡這樣──櫻庭現在是整個人掛在高見身上,連走直線也有困難,高見也沒好到哪去,進安靜的跟在他們旁邊,以防兩人一個重心不穩一起倒進路邊的垃圾桶或別人家的花園去。



夜晚的美國不安全,即使是對他們三個大漢來說也是一樣,高見自己擁有張持槍執照,進和櫻庭也會用槍,雖然他們一致認為沒必要時絕不使用。他們儘可能地一起行動,進掃過整排暗巷入口,牆角下坐著隻黑貓。





現在高見和櫻庭都處於意識不清的狀況,他得負責把他們安全地送回宿舍,進暗忖,希望他們可以順利走到宿舍,不然他得一次扛兩條──






砰,小小的衝撞毫無預警地自他右方傳來,進嚇了跳,他完全來不及反應地被撞上了,他的身子晃了下、擦到那兩個醉醺醺的傢伙,進站穩身子後聽見後方傳來恐怖的悶響,知道那兩個傢伙一定摔得狗吃屎去。


進回過神,發現一個孩子坐倒在他面前,顯然撞擊就是他造成的。



進伸出手想要扶他。




那孩子抬頭,兩個人都嚇了跳──大概是沒想到會看到一張東方面孔。





和進一樣的黃皮膚(只是對方比較淡,甚至是有點不健康),褐色眼睛,黑色的頭髮──這孩子要不是個日本人就是個台灣人。




「HELLO, Can you speaking Japanese?」




進盡可能溫和地問,這好像嚇到了那孩子,對方倒抽口氣、拉緊身上背的袋子,什麼也沒說的突然跳了起來,緊張地向後方看去。



進察覺異樣,他聽見陣腳步聲正向他們而來,空氣中飄來不安的味道。





「快走。」

那孩子突然說,聲音裡充滿驚慌。





「快點、快跑啊!」




進用力拉起還在地上掙扎的友人們,他將櫻庭用力甩上肩膀,男孩驚恐的神情和那逐漸清晰的叫喊聲都訴說著危險,高見似乎還沒醒來,進用力拉著他想跑。


那孩子呢?進突然想起,他回頭往原本的位置看去,卻看到可怕的畫面──




幾個看來凶神惡煞的洋人出現在街道上,有些手上拿著武器,他看見那孩子站在原地,似乎被嚇壞了、一動也不動。

進看見那群洋人衝向他時忍不住大吼,出於本能的叫他快逃,就算他們彼此不相識、無論如何他也無法看著一個日本孩子遭受到這種命運。




進這麼做了之後的確成功吸引那些人的注意,但這顯然是個錯誤的成功,進黑藍色的眼睛補抓到一抹金屬色光芒,他看見有人拔出槍、對準自己。








Jesus,他下意識地併住呼吸、咬緊牙,在那可怕的聲音擊碎夜空瞬間。









進又感到一陣衝撞,力道卻小的令他不安,他看見一撮黑色撞到他的下吧,這次他整個人向後倒去,被壓在最下方的櫻庭發出慘叫。



槍聲讓高見立刻完全清醒過來,他迅速拉開外套、抽出預先藏起的槍對空鳴了數下,那是把高級的美國制式手槍,爆裂聲巨大,這嚇著了那群年輕混混。






「滾,否則我會把你們的腦袋都轟爛!」



高見用英文喊,又向他們腳邊開了槍(當然刻意沒打中),這招奏效了,那群混混很快地就消失在他們視線中,高見鬆了口氣,收起槍。





「這是怎麼回事?」


他問,進沒有回答,他放開櫻庭,抱著懷中緊緊蜷曲的孩子,進感到一陣暈眩,他剛剛並沒有懦弱的閉上眼睛去承受子彈。




「Hello?」進緊張的喚他,「Hello?」




進一直緊抱著他,冷汗大顆大顆地滾下額面,他看見那孩子因痛苦而扭曲的臉在顫抖,褐色眼中滿滿的都是恐懼。










高見倒抽了口氣,在他看見進環抱在那孩子腹部上、沾滿黏膩穢紅的手掌時發出無聲的慘叫。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