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光速蒙面俠一直連載了七年,他們陪我走過了五年,我一直是抱著感謝的心情在看這部作品,並寫下現在這篇「EYESHIELD 21」。

在網路上,聽說半年前結局就出來了,只是我一直沒有勇氣去看──因為那時的我太忙碌,或者注意全在漫畫創作及邦喬飛相關上,所以一直等到十二月五號才拿到結局本──謠傳是斷尾的,在看完第36集便有這樣強烈的想法;只是在我真正看完37集完結篇之後,似乎出現了「大概就只能這樣沒錯吧」的心態,然後回頭看看我所擬定的初稿大綱,我想我和稻桓、村田老師的心態也是一樣的。


他們會成長,故事總有一天要進入轉折才引人入勝,也終要結束。


這不是在對我的小說進行劇透…而是陳述著我看完的想法。



「光速蒙面俠21」讓我愛上美式文化,也讓我真正愛上了邦喬飛BON JOVI,永遠的搖滾天團、性感傳奇,還有緊扣人心的歌詞。
這兩者我的感謝一樣深,只是BON JOVI老了點,還在進行式。


為了表達對這五年來陪伴著我的他們的感謝,因此全篇十章標題含四篇特別篇,特別以12首邦喬飛名曲以及2首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老歌作為篇名,以表達我對他們的感激之意。


要先聲明的是,內文會收錄大量歌詞,甚至破天荒奇想的現實不可能發生的事(其實也有可能),會牽扯到版權問題,因此此篇「EYESHIELD 21」僅作網路二次創作發表,不會像「王城的平民公主」一樣出版販售,不與商業牽扯。


即使臼井儀人說:「我們是販賣夢想的人。」 也是一樣。




最後要特別註明,此篇會有許多英文名稱、NFL(美式足球職業聯盟)球隊以及採用美式小說寫作,甚至對話也會有英日語用法之分,對英文不太好或者痛恨英文的朋友們可能就有點抱歉了。





※ 如果「王城的平民公主」是架空半架空,那這篇「EYESHIELD 21」就應該是完全架空或完全寫實。
※ 同人男男向,不適者慎入
※ 超長無限制…
※ 配對:進瀨、武蛭、高櫻、鐵基、水筧、含十 
※ 18H有,血腥暴力有,慎入






【 EYESHIELD 21 】


第一章 You Had Me From HELLO 
     -BON JOVI < BOUNCE >

第二章 Born to be my baby  
    -BON JOVI

第三章 Roulette
    -BON JOVI < BON JOVI >

第四章 You give love a bad name
    -BON JOVI < Slippery when wet >

第五章 I’d Die For You
Special – If I Was Your Mother
Special – Pretending
    -BON JOVI /HIM < Slippery when wet / 100,000,000 fans can’t be wrong / Uneasy Listening Vol. 2>

第六章 his aint a love song
    -BON JOVI < These days >

第七章 Runaway
    -BON JOVI < BON JOVI >

第八章 While My Guitar Gentle Weeps
    -BEATLES< THE WHITE 1 >

第九章 Hey GOD
    -BON JOVI < These Day >
第十章 The Seat Next To You
    -BON JOVI < LOST HIGHWAY >
終章  We Weren’t Born To Follow
  Special - Close to flame     -BON JOVI / HIM < THE CIRCLE / Uneasy Listening Vol. 1 >


※ 為求原文意思表達故不作翻譯名稱
※ 歌詞會翻譯成中文,我沒有這麼狠…當然推薦大家聽這些歌:D









第一章 You Had Me From HELLO 一見鍾情                                
             -BON JOVI邦喬飛 < BOUNCE狠棒 >











節一





武藏嚴察覺到今晚紐約特別寒冷,從初冬邁入深雪的季節,這對身為一名思鄉症頗重的日本人而言特別敏感。



向雙手掌呵了呵氣,武藏有些懊悔為何不在方才那家酒吧再多喝上一杯,儘管劣質的黑麥啤酒惹得他鼻子有些過敏,但多少能暖暖身子。

他望錶上看了看時間,凌晨三點,武藏低吟了下,要命麻煩的時間。若不是那場瘋狂的慶功宴,他死也不會想在這種時候獨自走在紐約的偏僻暗巷裡──原因武藏懶得說明,反正那居高不下的犯罪率似乎被美國人民當成了一種自然現象,不過武藏並不想成為其中一個數據。



提高了警覺,武藏走過一條地上到處散落著垃圾的暗巷,他似乎踢到了隻老鼠還是什麼的,不過武藏沒那心情去搞清楚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一邊確認自己走的方向是不是向著住宅區前進,武藏一邊考慮著要否再搬進市中心,也許會在安全上有些保障──雖然武藏記得今天早報上登了篇紐約市中心的搶案。




蹙起眉頭,武藏無奈地歎息──沒有辦法的不安感就是揮之不去,算算他一個人搬來美國也快五年了,卻還是打從心底無法喜歡這個國家,也許他就是個天生道地的日本人,血管裡骨子裡都是日本血日本基因,無論過多久都無法改變…






砰,金屬武器爆鳴聲猛地響起,打斷武藏那翻越過整片太平洋的思緒。



DAMN。武藏難得的爆了句英文,槍,最麻煩的東西,不管哪個倒楣鬼被瞄準,他一個黃種人光是在這種時候、這附近逗留,就足以構成紐約條子找麻煩的最佳理由了。




下意識地,武藏加快腳步前進,他沒聽出槍響來自何方,只是直覺地想搶先離開這陰暗無光的巷區──




唰。
在武藏要通過前方雙巷交叉口前,一個人影先竄了出來。


那人的速度很快,讓人來不及反應地就這麼穿了過去,消失在另端巷子深處。




武藏看見,在那匆促一瞥的微薄印象中,他看見那人高高豎起的衣領中,幾綹金色的絲線被風勾起。





然後又是令人措手不及的速度,在那人一開始出現的方向又竄出了群傢伙,這次武藏看見有些身體滿佈刺青的黑人混在其中,有幾個撞到武藏、還兇惡地對他咒了幾句下流的粗話,其餘白人或什麼人的喊著、跑著,追向方才那人消失的暗巷。





武藏過了好一陣子才回過神來,他意識到那大概是朋友們說的暴力事件,而他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最好的作法就是閃人,對方百分之兩百有槍,他不過是個應酬晚歸的平凡市民,沒必要去淌這渾水──




只是,武藏也同時意識到,他惦記著那匆促一瞥的微薄金色印象。





很漂亮的金色,他在這色彩鮮豔、充滿藝術氣息的城市裡,還以為自己對「美麗」已經麻痺或無法區別了。只是,武藏衷心的認為,那一抹金色直接的漂亮,打入視網膜後再用力刻印下痕跡,讓你無法置信的、有如印象派畫般的燦爛。







武藏拔腿狂奔,向著那些人追去的暗巷深處跑去。





他知道這麼做絕對是蠢斃了,瘋子才會想徒手地和一群美國混混起正面衝突,不,也許瘋子也不會這麼做吧,他自詡為笨蛋,這樣比喻比較恰當。




武藏不知道自己穿過了幾條巷子,或撞倒幾個垃圾筒(還差點讓自己重要部位撞上消防杆),在他幾近要放棄追逐時,前面傳來了清晰的扭打聲。


老實講,武藏說不上明確的理由來解釋現在他的舉動──只隱約覺得,要是不這麼做,等到他安全地回到家,捧著杯熱咖啡、坐在客廳中那張柔軟舒適的沙發上時,他會為這件事而感到後悔──而武藏知道自己並不喜歡那種感覺。





在武藏衝出巷子時,映入他眼中的景象反而又讓他錯愕了。




和預想中看見一群混混爆打某個可憐蟲的畫面完全不同,微弱的月光下,沒有路燈照耀,但他還是能夠輕易地看見站在混混中央、那站得挺直的背影。




那人背對著武藏,右手以危險的角度揚起,武藏看見一把美式隨身手槍口端正冒著微弱的煙,一個黑人在牆角下抱著腹部蜷縮,其餘混混繃緊身子,卻遲疑著不趕上前。



這下子有趣了?武藏心想,沒有驚動那些全神貫注在槍枝上的混混們,他閃到巷口破牆後、看著那持槍的背影。




是那個金頭髮的,武藏看見地板上除了凌亂的空瓶垃圾以外,還有頂黑色的帽子──大概是那個人掉落的──現在武藏可以清楚的看見那人被風吹動的金色長髮,他看不見那人的臉,但是從膚色來判斷該是個白人。







「和先前講定的不一樣。」混混中有一個開口說,很粗重的黑人腔調有些刺耳,「條子們知道地點,我們這的人死了幾個也被抓了幾個,錢和貨卻都在你那裡,你以為能瞞得過什麼?」





那金頭髮的給了他答案。





武藏愣了下,他以為只有在黑道電影才能看見這種毫不猶豫就開槍的畫面。




其餘的發出怒吼,咆哮著撲向金頭髮的,而那人又連開了好幾槍──沒有猶豫沒有失誤,就好像那是場很輕鬆的遊戲,有人倒下,有人慘嚎,晦澀的鐵鏽味道讓武藏忍不住皺起了鼻子,並且開始萌生離開的念頭。



只是那人拿的畢竟是把手槍,子彈很快地用完了,一聲悶響,那人被狠狠擊倒在地,有個壯碩的黑人從後方扣住那人的雙手、將他架了起來,拳頭狠擊的噁心悶聲在暗處格外刺耳。




在這樣的夜晚,美國的暗巷裡死了個人不會是什麼新奇事,這的市民甚至不會眨下眼睛,為早報上的罹難者哀悼。




雖然立場十分怪異,要幫的是殺人的那個,而且武藏知道自己和那金髮的並無相欠,只是一開始他便是因那金髮的而衝動地追了過來、看到這一切,要是現在掉頭離去任那人被活活打死,那絕對比一開始就沒追上來的感覺還要差上十倍。





突然飛出的玻璃酒瓶擊中了那名架人的黑鬼頭部,罐身應聲破裂,他一個踉蹌向後倒去,這突來的狀況讓那些混混們停下手、轉頭過去想要知道發生什麼事。




一記高掃腿猛地踢上當頭那個倒楣鬼,武藏沒有停下動作,接連又是幾記狠勁十足的掃腿,踢飛幾個來不及閃躲的混混,有個比較幸運的閃過這波攻擊,揮起拳頭就撲了上來,武藏拾起方才那人掉落在地上的槍枝、向著他光禿的後腦便是一記猛敲讓他當場昏厥。




雖然自己對打架這檔子事不會主動挑起,但由於職業關係,武藏敢說自己的戰鬥能力應該可以和美國特種軍人媲美,解決幾個小混混不是件難事。



蹬了蹬自己那雙心愛的馬丁經典十二孔款,武藏望向那名金髮的傢伙──也許是個毒梟才會惹來這種麻煩?──他注意到那人已經坐起,正用手背擦著臉上的血跡。





武藏走向他,將那把方才用來攻擊的手槍遞了過去。





「HELLO?」



武藏用英文喚了聲。





那人抬頭,湛綠的瞳孔直接與他對上。













而這一眼,就是故事的開始。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