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今晚的羽田依舊同樣地迷人,五十嵐惠子卸下了一身笨重飛行官服,走在居酒屋巷道中想。



照著老習慣,她拉開那扇再熟識不過的木門,掀分掛簾,那名坐在吧臺獨自啜飲的男子背影立即映入她美麗的眼瞳中。




五十嵐拉開那男人旁邊的座位,沒有招呼地逕自入座。







「給我一樣的燒酒、生肝。」




吧台老闆點點頭,立即替這為冷艷的美女著手準備今夜的餐點。








五十嵐晃了晃送上的酒杯,冰塊叮噹搖晃的聲音是很棒的,尤其在夜裡更是引人入勝。





「我都沒想到,你會這麼直接地和他說呢。」








輕輕一笑,她美眸不懷好易地勾向一旁男人,信手挾起塊鮮紅的肝片送入口中。



烈酒能夠灼透心碎的內臟。








「喔。」





冷冷靜靜地,那男人說──單雙不齊的眼沒有移動過,他一直默默地喝著酒,總是在這間小小的居酒屋中獨自飲酒,從好幾年前就是這樣的習慣。




都忘記是多久以前養成這種習慣了。





吁了口氣吐出烈酒餘勁後的辛辣,五十嵐突然笑了下,並伸手用力搥了真田一拳。







「因為你做的這件『好事』…基地鬧得幾乎整個翻過來了呢,真是吵死人了。」





聳聳肩,真田沒有對這句做出回應,反正也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上至基地長下至養樂多阿姨全都知道這件「神兵告白」的大事。









「神兵阿神兵,沒想到你也會有這天…而且對象還是個男人,是個你隊中的新手呢。」

噗嗤一笑,五十嵐又灌了一大口酒。



「說真的我還蠻驚訝的,島告訴我這件事時我真的嚇了大跳,那時你已經下班了…果然又來這兒喝悶酒。」





「剛告白的人,這樣不太好吧,嗯?」





「有什麼關係嗎。」

冷冷淡淡地,他說。




「不怕觸霉頭?」





「無聊。」



五十嵐又笑了幾聲,她繼續挾著那盤鮮少人敢領教的生臟,難得空中女神冷淡的唇角一直保持著微笑的漂亮角度,也許是方才她自基地過來時看見的事情讓她心情如此地好也說不定。












兵悟──你要是敢點頭的話我就殺了你──



阿盤你冷靜點阿兵悟他快沒呼吸了──



真田隊長真會給人惹麻煩…



是阿…說真的我嚇到了…真田竟然這樣大大方方地承認是同性戀耶



那我不太意外啦,只是我很在意他為什麼選兵悟,你看阿盤用心多良苦…也長得比較帥,兵悟呆呆笨笨又長闖禍,除了那雙閃閃發光的眼睛以外啥用都沒…



哈哈哈…












「為什麼,你會喜歡神林兵悟?」


突然地,在冰塊與玻璃的碰撞聲中,她出聲問。






方觸到唇邊的杯緣停住,真田看了五十嵐那微笑著的臉,他猶豫。







「妳…該明白的。」




很輕地,五十嵐聽到他這樣說。







冷靜的眸子微瞇。



她突然有點悲傷了起來,藉著酒精的緣故而莫名哀傷,看著眼前,和她相識多年、交情極深的真田甚,每次喝酒時,她都會在最後分別、落寞地踏上歸途時,想起那個名字。








「是想…補償,還是追憶?」




她皺起眉,有些冷酷的問。


真田搖了搖頭,他的目光飄向遠方,有點迷茫。







「不是那樣的,如果是那樣的話我不會開口,那樣太卑鄙了…」



「我只是,對兵悟有著極強的好感…也許因為『他』的緣故…」




「在兵悟救我的那次,也許就是那次,我想我開始喜歡這個叫做神林兵悟的孩子,他的眼神、他的單純,還有他的優秀…是個很棒的孩子。」




「我想我是真的很喜歡他吧,但絕不是妳想像的那樣過分的原因…」







握緊酒杯,真田仰頭一口氣盡空了杯中物。




五十嵐一直看著真田,一直到他粗魯地抹了抹嘴,才又笑了出來。






「…真田,我好久沒看到你這樣了。」






輕描淡笑地,她只說了這樣一句,然後他們就什麼都沒說了。









因為省略的彼此都明白。








幾年都不清楚了,多久沒看見過你的「人性」。






被牢牢壓抑在你心底最深處的那些情感,是否還在大海深處安靜長眠











伴著那個名字?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