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者出沒‧請小心】特殊救難隊同人文 真田x兵悟 三
Chapter 3

『真田毀滅者‧行動』





這個晚上的日本似乎非常和平,負責值班的第五隊押尾隊看起來精神非常好,完全沒有出動過的痕跡,所以在迎接下一隊接班的夥伴時自然會熱絡許多。

尤其是被押尾隊長冷笑話摧殘一整晚的阿盤,他現在非常非常非常期待第三隊來接班──其實是非常期待看到第三小隊隊長‧真田隊長,大家都知道他熱烈追求的事蹟,雖然真田似乎眼中只有第三隊的某人…



阿,說人人到。




雞嘴又不安好心地噘了起來,阿盤看見兵悟打開辦公室門,一路搖晃踉蹌地走了進來,心中早已盤算好要怎麼整這隻小雞的壞念頭全部浮現──但是那些壞念頭在跟著兵悟進來的那人出現時立刻消失無蹤。

「真田先生──早安!」

燦爛無比的笑容在眼鏡後卻藏著殺氣──對兵悟,阿盤在衝過去黏上真田隊長時還不忘「順便」將兵悟給撞到一邊去,然後對這根愛慕的紅蘿蔔開始騷擾。

真田對阿盤的熱情還是一樣的冷淡,簡短的幾句嗯、喔回答那堆雜音之後就逕自和押尾隊長辦交班去。




剛走進門的高嶺先生正好看見被拋棄的阿盤揪住兵悟的領口,並用怨毒的眼光瞪著自家隊上的小雞…他哈哈笑了兩下,不著痕跡的分開兩人、走了過去。





「兵悟,你給我老實說,為什麼真田隊長和你一起出現?」

幾乎是怨婦口吻般的,阿盤雖然被高嶺先生拉開,但還是不放棄的抓住兵悟的外套將他前後拼命晃動。

「平常真田隊長都是最早到的,怎麼今天和你一起來,要是你敢因為和真田先生同隊而光明正大的和真田先生一起慢跑到這裡…」





阿盤自動消了音,還辦公室的清晨一個安靜。


因為他看到,被自己瘋狂搖晃的友人…應該算是友人…已經陷入頻死狀態。




嗯,好重的黑眼圈。
一點都不留情的放開對方任其摔倒在地,阿盤蹲下、盯著兵悟蒼白的臉開始研究。

而且臉上明顯沒什麼血色,臉頰也有點凹陷…還有點酒味?
難道,兵悟這傢伙…





「你和真田隊長去喝酒!?」

極其憤怒不平,阿盤揪起兵悟領子、湊在他耳邊低吼。
「而且還喝了整晚──…?」




聽到「整晚」這個字眼,兵悟像突然被雷擊中一般整個人彈了起來,原本死魚白的大眼睛也瞬間睜到最大、變成閃閃發抖的亮晶晶淚眼…



「我我我我我我怎麼可能阿盤你不要亂說!我…我去換隊服了!」





用力推開阿盤,兵悟頭也不回的就往更衣間衝去,途中不小心撞到島本隊長也沒說抱歉──以至於島本露出了可怕的表情。


阿盤扶正了有點歪的眼鏡,他盯著砰一聲用力關上的更衣室門,露出個非常不信任的表情。




特救隊所有人都知道這傢伙最不擅長說謊。

而且那傢伙臉上根本就是寫著我在說謊…





阿盤確信自己剛剛在說最後一句「而且還是整晚」的時候,兵悟的耳根突然紅了起來。


情況緊急…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






「石井,那隻笨雞又在發什麼瘋了?」

島本拍了拍衣服、走過來問坐在地上思考的阿盤。

「怎麼一大早就在鬼吼鬼叫的,吵死人了…」

完全沒有得到理會,此刻阿盤心中只有「為什麼他會有那樣的反應難道和真田先生發生了什麼事」的這個問題。

怒意記號冒出,但島本礙於第五隊隊長押尾還在場的關係沒直接賞阿盤一記暴栗,只是在心中又惡狠狠地追加了一筆要討回來的債(據說阿盤紀錄最多,而兵悟高居第二)。



「阿,島你來了。」

和押尾隊長似乎談完了的真田回過頭來打了聲招呼,島本這時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的制服。

「真田,你的衣服?」

他指了指那件橘色短T,似乎是被主人穿著入睡而顯得有些皺。

「阿,這…對了,兵悟呢?」

真田給的答案牛頭不對馬尾,島本原本就高高翹起的眉更是高聳,而坐在地上的阿盤表情更加鬱悶。

幹嘛,是黏在一起了喔?
兩人不開心的想──這多虧前次選秀會議,真田打死就是要指名兵悟的態度讓很多隊長都不太能認同,當然事後知道的阿盤更不是滋味。

「他在換衣服啦。」
不滿的雞嘴再次噘起,阿盤指著真田背後緊閉的更衣室大門說。
「我也要去換衣服了,真想快點回家睡覺…」

真田點點頭,然後他轉身、直直朝著更衣室走去,這舉動當然讓兩位看得非常不滿,阿盤慢吞吞地踱向更衣室去,腦中全部都是如何把兵悟綁起來像NDS遊戲機砍樹那樣將他腰斬…



他的手剛碰到更衣室門把,整個門立刻被人大力推開、險些巴上他英俊的臉蛋,接著神林兵悟隊員以跑百米十秒的速度殺出更衣室──掛在他身上的制服都還沒穿好的在空氣中晃著。





愣愣看著兵悟飛奔而去的背影,阿盤往更衣室望了眼──真田先生站在裡面,也和他一樣用非常不解的眼光看著某人遠去的方向…



他是見鬼了?

阿盤和島本心中如是想。







對徹夜未眠的兵悟而言真田的確是鬼。

處男的初吻被奪,這件事情顯然在兵悟小雞的心理上留下了極大的創傷──尤其又是在對方不知情加毫無意識的情況下被奪的…真是可憐的處男啊神林兵悟。



真田先生一直抱著他,在「那件事」發生之後他好像又睡著了,但是身體完全沒有移動,有時候睡覺習慣太好也是個麻煩…完全嚇呆了的兵悟就這樣僵在他身下,一直到日出的破曉在窗戶彼端出現,他才突然驚醒的拼死挣開真田、躲進浴室瘋狂沖水。




他看見鏡中滿面通紅的自己時簡直想一頭撞牆死了痛快…




他不敢去回想那件事情,那件讓他徹底慌了的事情,自己很景仰的真田隊長、怎麼會喚著他的名字,看著他、親他?


他一定是瘋了瘋了瘋了瘋了瘋了…誰來救救他可憐的腦袋…




「兵悟?」



真田的聲音突然從門外傳來,嚇得他差點撞上洗手台。


「真、真田先生…你醒了!?」
慌忙抓起毛巾瘋狂擦拭身上,兵悟小心翼翼地盯著浴室門喊。




砰。


浴室門陣亡。



真田抓抓一頭睡得翹起的黑髮,他睨了眼整個人坐在馬桶上呆住的兵悟,再看了下他被淋濕的身體。




「兵悟。」

突然開口,這又嚇到了兵悟。

「阿、阿阿真田隊長什麼事…」

緊張到連話都沒辦法說好大概是這樣。兵悟覺得這句話差點讓他咬斷了舌頭。




不過接下來真田說的那句話真的讓他撞上牆壁。






「…我昨天喝醉時,是不是有對你做什麼事?」





打死他也不敢承認。

面對著空白的電腦WORD檔案,兵悟陷入放空狀態以經過了整整十分鐘,下班閑來無事的阿盤看在眼中想當然爾是非常非常不爽──和真田隊長曖昧的一起上班,而且又表現出好像害羞女高中生的表現…絕對大有問題。


「兵悟,真田隊長叫你過去一下。」

方從隊長辦公室走出來的高嶺先生喚,然後島本和阿盤一起看到,有隻小雞突然像被烤屁股一樣跳了起來,露出「不要吃我」的可憐兮兮閃亮眼神望著高嶺先生,再全身發抖的走進隊長辦公室去…





雞嘴以非常高的角度大大翹起,石井盤,現在非常不爽。




「兵悟吃壞肚子啦?他看起來好像精神不太好…」
高嶺先生轉頭問兵悟的同期生和小雞營時期的士官長,不過沒有得到任何回答。


魔鬼士官長大概已想出三百多種凌虐動物的方法了…高嶺想。

至於石井…他盤算了下,如果要以NDS砍樹遊戲計算的話,大概快半個足球場的樹被腰斬。


真是的,真田隊長又做了什麼?

歪歪頭,第三隊精神支柱高嶺馬上推出了個極接近事實的可能性理論。







隊長辦公室內




非常非常小心地闔上門,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音,兵悟在經過萬般煎熬和猶豫後,終究還是說服自己走進辦公室來。

沒、沒問題的,真田隊長喝醉了所以不可能記得那些事情…


兵悟感到他的耳後又熱了起來。
就好像那時真田先生的鼻息拂過一樣的電流感。



嗚…兵悟狂搖頭,拼命逼自己不要回想起那種不太好的畫面。



他吞吞口水,抬頭。



還是和往常一樣的認真工作,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資料,在鍵盤上不斷快速敲打的指頭,只停留在螢幕和紙張中不會動搖的眼神…





「兵悟。」



喔對。兵悟嚇了跳──真田先生只要用聲音就夠了,就可以把他嚇得半死…

沒有抬頭或移動視線,真田繼續盯著螢幕,喀噠噠的敲打聲持續著平板節奏。




「關於昨天晚上的事情…」


「真真真田先生沒關係的我一點也不介意彼此照顧是應該的嘛阿哈哈哈哈……」



機關槍似地立即中斷真田的發話,兵悟抓著頭髮拼命說著,他的視線漂離、不敢再移回真田先生身上。




「…」


「不過真的有點嚇到我了呢阿哈哈沒想到真田先生會醉倒在我房間門口…我還以為真田先生酒量很好呢…」


「…」


「真田先生應該是和基地長他們去喝酒吧~才會喝成這樣誇張對不對,他們也真沒良心竟然放真田先生一個人回來…」





「兵悟,昨天晚上我真的沒對你做什麼事嗎?」






咬到舌頭了。

兵悟摀著嘴,臉色慘白地望著不知何時停止工作、直直看著他的真田。





這,好像,怪怪的。



因為是機器人,所以做過的事情絕對不會忘記…嗎?





真田起身,走向身子靠在門上的兵悟。




「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才這樣…但是我印象中我似乎做了什麼失禮的事情…」


直勾勾地盯著那雙大大的黑眼,他不拐彎抹角地說。




兵悟感到自己的背完全貼到了門板上,他覺得自己變矮了,越來越靠近他的真田先生看起來高大無比,好像整個陰影都要把他蓋住了似的。





粗糙厚實的手指,觸到了他的臉上。


兵悟睜大眼,看著用手掌蓋在他唇上的真田,後者卻面無表情。









「…兵悟,我是不是吻了你?」








機器人,真的是機器人。

兵悟幾乎要哭出來的如此想。



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當場昏死然後被送到急救室讓高嶺先生照顧。




真田先生怎麼可以這樣面無表情地問他這種事情…被搶初吻的人是他自己不是真田先生,這是要他怎回答啊?





兵悟小雞陷入了無限發抖加放空的困境。






「…」


判斷出對方喪失自主能力,成為等待救援者一名,真田鬆了手,還他自由。





「那個,兵悟,我想…」




有點猶豫似的,真田開口,但這好像戳醒了兵悟──或者是重新點燃兵悟逃跑的念頭和勇氣。



猛地推開真田、兵悟右手扣胸,對真田隊長行了個九十度的大彎腰。





「真田隊長請千萬不要在意那只是個小小誤會我會將它當成沒有發生過所以請隊長不要在意──真的會將它當成沒有發生過隊長請您放心我也不會說出去…如果隊長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先出去了還有好多事情要忙──」



劈哩啪啦一大串也許本人都搞不清楚自己在講什麼,兵悟一股腦兒地全說出來後立刻轉身、拉開門板拔腿就跑,深怕自家隊長又要再說什麼地沒命逃開。


一直衝到洗手間內、鎖上大門,兵悟才如或大赦地靠牆滑坐,幸好現在洗手間沒有人在使用,否則要是看到他現在這樣,大概會以為他剛被島本抓去狠狠操了一番那樣子…





真田隊長好恐怖。


這是兵悟小雞受創心理現在唯一的感想。




竟然有人能將那種話說得臉不紅氣不喘,而且還保持那張萬年一號表情的說下去…要說自己太純情還是真田隊長太成熟了啊?



不過沒想到真田隊長竟然記得…無限愁雲慘霧漂浮在兵悟隊員的背後,幾乎要將他整個人給淹沒了。

這下子可好,真田隊長記得那種尷尬的事情…而他們還是要在第三隊中朝夕相處…好尷尬的畫面阿神林兵悟!



可是,可是…為什麼…兵悟實在想不透某一點。




為什麼真田先生要喊著他的名字、然後吻上來?



難道…神林兵悟你在想什麼什麼叫做真田先生對你圖謀不軌這才不可能真田先生是個好人他絕對不會那樣!!



用力打開洗手間門,兵悟強逼自己冷靜、平靜下來,千萬保持鎮定的走回自己位置上去繼續工作,不要再去亂想一大堆有的沒的。



只是其他人好像不打算放開他。


還沒回到位置上,兵悟就察覺到兩大股怨氣從他的位置旁散發出來──阿盤和島本正帶著極燦爛的笑容迎接著他(走過的一之宮露出鄙視的眼神)。



「兵悟,真田隊長和你說了什麼?」
首先發難,阿盤一手就將兵悟給抓回位置上去開始逼供。
「你為什麼和真田隊長那麼親近!老實說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不然我把你綁在空降繩上去A水槽釣魚!」


「可愛的兵悟隊員你有了真田隊長就不顧我了是吧嗯哼?虧我以前小雞隊時最照顧你你竟然全忘記了兵悟…」

島本士官長也跟著伸出魔爪,對已經露出閃閃發光淚眼的兵悟。


「來來來A水槽三小時凌虐還是下一次選秀會議讓我來搶你,哪個比較好玩呢嘿嘿嘿…」





不不不不要……兵悟在心中哀嚎無限。
他不想再被島本士官長給領導了啦──雖然真田隊長越來越可怕了。



兩隻惡魔一起壓在兵悟身上死命摧殘他的精神,兵悟卻不能趕開他們(因為一個是士官長一個是惡魔阿盤),路過的特救隊隊員對兵悟等待救援者只能投以同情的眼神並放其自生自滅…


反正待在真田手下命都會很硬沒差。




「那個,兵悟…」

真田的聲音飄了過來,阿盤和島本兩人猛然回頭,被叫的那個卻完全不敢回頭,兩人用非常狐疑的眼神盯著他狂冒汗的側面。





「可以和你說一下話嗎。」



剛剛不是才說過?兩人的眼神更加狐疑。

是什麼事情要一直找兵悟,還是說真的黏在一起了?




「真、真田隊長,我現在在忙…」


死命盯著電腦,兵悟頭也不敢回的說。


「有什麼事情很重要一定得現在說嗎…我還得趕報告給島本士官長…」




抬高了半邊眉,正對兵悟對面的島本露出了非常恐怖的神情,兵悟拼命眨眼示意他拜託配合一下,島本睥睨一眼,給了他一個「想做就做到死」的表情。


糟、糟糕…好像真的有被操死的可能…兵悟背後冒著冷汗想。




「喔,也不算是什麼重要的事情…」

抓抓頭,真田隊長看了圈特救隊的辦公室,該來的都來上班了,要下班的也走得差不多,只有幾個閑來無事(例如島本和阿盤還有一之宮)的還留著聊天打屁,他又望向兵悟──後者依舊死命將視線定在電腦螢幕上裝忙。




「那這邊說一下就可以好嗎真田隊長,我真的走不開──」


因為阿盤壓在他身上。兵悟哀怨的道出事實,阿盤正用非常怨毒的目光盯著他,兩隻手掐在他後頸上隨時都有扭斷他脖子的可能。




「喔…」



難得看真田猶豫的樣子,島本支起下巴,和也過來湊熱鬧的一之宮盯著真田,站在旁邊位置被兩位士官長霸佔的高嶺先生無奈地笑了下,靠在牆邊也跟著看他們那機器人隊長這下又要說什麼。



真田咳了聲,似乎有點為難。










「那個兵悟,我是想問你要不要和我交往。」









阿盤的雞嘴下巴瞬間落地,還有其他所有閒雜人等的下巴也一起粉碎。





等等,這傢伙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為什麼用著那種正常到不行的冷漠表情說出這種驚世駭俗的話!?







阿,另外一個主角勒?



最先恢復平靜的島本視線移向他面前的兵悟──然後很不意外的發現,兵悟小雞已經完全嚇呆了。






面色慘白、嘴唇發抖,幾乎要縮到最小的瞳孔…





等待救援者一名,高嶺救護士先生待命中。


一之宮塾長瞄了眼阿盤,發現他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慘白面色、還有滿地心碎的聲音…

可憐的孩子,別為了一架機器人放棄整個日本的好男人阿。




「喂,我說真田隊長,這樣不太好吧?」看不下去的島本不禁發出抗議。
「雖然說隊規不管這種事情,但是同隊的不太好吧…」



「有什麼問題嗎?」

抓抓頭,真田直接地問。




當然是很有問題。眾人在心中大力吐槽。




真田視線持續盯在兵悟的後腦杓上,不過他很快就發現兵悟已經喪失發言能力,急救士高嶺也靠了過來為他量體溫,他抓抓頭髮,嗯了聲。




「兵悟…你可以不用現在就回答我,因為好像不太方便…」



指的是周圍看熱鬧的眾人。





「你再私下跟我說就好了。」




轉身,真田機器人離開。


僵硬住的兵悟終於全數垮了下來,癱死在桌子上有如泥狀,阿盤沒有再來煩他,只是縮去角落縮成陰暗的蝸牛劃圈圈,高嶺先生搖了搖頭,回去繼續整理企劃案,島本和一之宮對看一眼,再睨了死在桌上的兵悟…






在胸前默默的畫了個十字為他被真田機器人盯上的命運哀悼。











──────────



作者廢言



先讓我大笑三聲(狂笑)

真田機器人的直接了當一直都是超殺的XD



接下來就是甜蜜蜜的追逐戰了(((繼續無限狂笑)))



(兵悟飛奔過特救隊操練場)

兵:真田先生請您放過我吧~~~~


(極快的影子緊追在後)


真:給我答案,不管是要或不要。



(角落阿盤蝸牛在陰暗)


兵:不要阿真田先生──(尖叫著跑走)



島:那隻小雞應該能夠好好的活著吧...

高嶺:放心,他死不了的(茶)

島:也對,這裡到處都是救護士...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