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年‧千國 】 五







張飛是個猛將,雖然精通筆墨書畫,但不可否認地他還是道道地地的猛將。




否則就連一般大將軍也無法接下關二爺連連揮來的大刀。







翹著二郎腿,劉備呵地打了個呵欠,兩頰旁夾著的銀髮環擦得發亮,映出廳內不斷對來的兩人身影。



丈八蛇矛驚險地接住一招招霸凌的青龍噬咬,總是不喜歡識相禁聲的三爺終究惹火了好修養的二爺,在他一句「何時可以吃二爺的喜酒」拋出之後,關羽捉起青龍偃月就朝張飛殺了來,當然後者的人頭不會隨便給割,藏起的丈八蛇矛就這樣和青龍互咬起來。






武將總喜在酒足飯飽之後來場比試。






「劉大人,營中好像不太安份。」

站在廳門口,一名手持銀槍的漢子回頭報說,他長得很俊,五官乾淨清晰,長長的頭髮整齊地紮在腦後垂下條馬尾瀟灑,明亮的眼一直盯著城內紮營的那處。




「似乎有人起亂子了…」






「報!」


那漢子的話未落,一名小兵便急促的衝入廳內大喊,正打得眼紅的關張停下刀矛,讓那看來嚇壞了的小兵能進到劉備面前。




「怎麼了,不是打完仗吩咐休息嗎。」


劉備問,靠近小兵的關張二人注意到,那名小兵披戴的甲冑上有鮮紅的血跡。








「報劉大人,副將軍、被砍了頭了!」





小兵慌地大喊,在劉備吃驚同時,他們身後又是陣亂哄哄的騷動,有人在喊叫、哀號,那聲音很近,而且正逐漸向著大廳來。





兩兄弟不約而同地按住腰上佩刀,一齊回過身去,那上報的小兵渾身顫抖,不停地向劉備磕著頭,好像在乞求原諒。











也許是下一句話說出來後便換他要被砍頭。









一群劉備營兵出現在廳門口,那漢子退開,好讓他們將押解的那人帶入大廳。



而面往廳門的關羽一看見「那人」,瞬間睜大了丹鳳眸,按在刀柄上的手指也倏地握緊,張飛見狀,立即按住他要抽刀的手以免關真的斬人。







不用那小兵稟報了,他也能明白發生了什麼亂子。








「殺、殺副將軍的,就是關將軍撿回來的那女人!」












三兄弟間還是首次如此尷尬。





剛始相處時,他們很快地便把彼此性子摸得熟透──劉大爺生性樂觀單純,嘴皮總是說得你想揮他一拳時先給笑死或氣死,身為漢室後代而背負著沉重壓力,劉備劉玄德這人可說是個正人君子──撇開那張嘴的話。




三爺張飛張翼德貌似書生,發起狠來卻能與關羽媲美殘狠,不該說他是個文人,該說他是個豪傑,他喜喝酒,飲遊作樂時還能揮筆作畫,更能跨馬殺敵,三兄弟中就屬他最喜殺人。





裂開的笑嘴舔著飛濺殷紅斑斑。






至於可說是此次亂子事件的主角,關二爺…





看看那綹長擺飄揚,以白絲帶紮在整束尾端的美髥,那剛正不阿,容不下丁點亂痕的黑白分明的丹勾眼,粗正硬直的挺眉…也許人性如貌便是形容他這樣的好漢子,紀律是他的天,軍法是他的地,若有兵違了律恐怕不是張飛那樣抽幾下鞭子就算…







嗯,好樣的,這下真糗大了。



張飛捻捻下巴,盯著似已臨水沸點的關側面想。







原來,二爺撿回來,傳聞中的「那女娃」是這副模樣。





不算白晰的皮膚在男人群中依然只能說是白皙,長過腰的髮烏黑有如大鴉羽毛黝亮,有血跡在她身披的病袍上斑斑駁駁,她的表情卻看似稀鬆,好像那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黑眸與他對上,張笑了下。


好一對狼眸,閃著的光芒令他背脊驀地發涼。






嘖嘖嘖,沒料他那二哥竟喜吃這味的。










丹眸像看穿心思的狠狠瞪來,張舉起雙手笑笑帶過。




「就是這女人砍了副將軍的!」押解的兵大喊。

「劉大人,請您為副將軍主公道吧,這丫頭在營中開殺戒,許多兄弟都給她砍了啊!」





意思是不只砍一人?張又嘖嘖了好幾聲,細眸瞟向關那,並沒失望地發現關的面色越顯凝重鐵青。



上座的劉備抬眉,不可思議地盯著給牢牢架住,卻什麼表情也沒有的「她」。




她望著關羽,表情讀不出起伏,只是有眼人都看得出關羽隨時都會發起性子,幾條青筋在他頸子上浮出。






「這,有些讓人難以相信…」方站在門口的那漢子突然開口。
「她只是個小女娃吧?堂堂一名副將軍竟會被這樣的小女娃砍了,這該有什麼誤會…」






「大、大人,請饒過她吧!」

廳外又是陣騷動,隨即那老軍醫趕了進來,伏在劉備面前就是猛磕頭。



「請發發慈悲原諒這丫頭吧,是那副將軍強逼她她才會那樣作的,沒料她竟一刀砍下副將軍的頭──請劉備大人開恩、饒過她吧!」







那漢子聽了先愣住,隨即聳聳肩當作自己什麼也未說。









人確定是她砍的,而且還砍得乾淨俐落,一點也不拖泥帶水…這點倒和二爺很像。張飛心想。




老軍醫的哀求聲似乎讓關羽也沒了輒,他哼地重重一聲,收起握柄半抽的刀,環胸、冷冷睇著陳寧,而她也照樣地直望回去,好像那些磕頭和砍殺都和她無關似的。






「唉阿,這下子可糟了。」



晃晃頭,劉備沉重地說──到底是自己旗下的大將給人殺了,他既作為只帥,該做的還是要做。




他打量了次陳寧,又嘆了口氣。




「軍令如山,妳身為一名女子,本就該守著婦道安份,即便副將軍他同妳做無禮的事,也不該下手如此狠毒,妳是該判重法…」






「請大人開恩啊!」老軍醫厲聲哀號,「她是為我醫營等人抱不平,我幫兄弟也給打傷不少,請大人千萬不要如此定罪阿!」





皺緊眉,劉備看向關羽,後者卻完全未看他,丹眸只是一直瞪著陳寧。













真是糟糕…他這二弟這次怎會拾來這樣的一個麻煩?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