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圖片若侵權,煩請告知







似乎是到達目的地了,跑得有些喘的高見終於放下手中抱著的無尾熊,還有後頭拖著的千年神木,再對他們露出燦爛的笑容。




「笑屁阿──!!」




櫻庭一拳讓高見飛去黏後面的門板。




「高見學長你到底在幹什麼啊!?你知不知道剛剛被多少個人看到了!?我會被神奇先生罵死的阿阿阿──」




「高見學長,你帶我們來學生理事會做什麼?」




完全無視暴走的櫻庭和滿面淌血的高見,進看了看高見後方的門上牌子問。




「嗚喔…春人你還真的一點都不留情…」咳了咳,高見站直身子,對進點點頭。「王子交接的事務都是理事會在批准的,要處理交接的事情當然要在這,進你等等什麼都不用作,好好看著就是。」




「什麼?」




「別問,反正你們等一下就知道了。」




打開理事會辦公室門,高見神秘的對他們眨了眨眼。









王城高中理事會和普通高中理事會並沒有什麼差異,一樣是由學校高級職員擔任,決策的項目也都大同小異,進門後,櫻庭和進跟在高見後面,房間深處坐著排有一定年紀的叫職原,那些理事會看見櫻庭的時候明顯的露出不悅的神情──畢竟他的位置算是高見半違法拗來的。





「有什麼事嗎?」坐在最中間,也就是理事會長的男人問。
「若有事情的話由現任和見習王子來處理就行了,公主不需要出現吧?」




「嗯,也是,不過公主一定要參與交接的手續不是嗎?」




笑容滿面的高見拿出了張文件(櫻庭和進完全沒看到他從哪裡變出那張紙),攤在房間中央的桌上。





「進,你過來寫吧。」





進仍是和櫻庭一樣無法理解高見究竟在賣什麼藥,但他還是拿起筆,在上頭寫下了必要資料。







學生副會長人選:    年級:    名字:   男/女 






進看到這行時停住了,他望向高見,後者對他點點頭。









「寫下去。」他說。




進遲疑了下,還是填完了那格空缺。




櫻庭有些想看他們寫的東西,不過他有些怕理事會的人而一直沒靠過來。







「好了。」

進放下筆,高見抽起那紙文件,直接將它放在理事會長面前。





那男人拿起來看了看,立刻將它給丟回高見手邊。





「別開玩笑了,已經把副會長開放給男性就很過分了,你們竟然還得寸進尺的要讓給外校生!?而且外校生也就算了,為什麼偏偏是那所三流的泥門高中!?」






聽到「三流」這字眼時,進擰起眉,高見立刻一手攔在他面前示意他別輕舉妄動。





「抱歉,我知道這要求看起來真的有些過分,我先道歉。」高見傾了傾身,再拿起那紙文件。

「不過,很可惜的是,我已經決定用王子的新政特權頒布通過了。」





「又用這招啊?」理事會長輕蔑的說,「你就儘管頒布吧,但我也要告訴你,這次我們不會再坐視不管了──也許你的新政是為了現在的見習王子才決定的,你的新政我們當然不會擋也沒辦法擋,但是…」




「我們可是有權利決定是否正式聘用這位見習王子的,這點請你注意。」





殺氣…櫻庭和進完全感受到了流竄在滿面笑容的高見和理事會長之間的沉重氣氛。




高見依舊保持著他那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就算理事會們各各都露出不善的意味,他冷靜地推了下眼鏡,再拿出了個牛皮紙袋──進和櫻庭依舊沒能看到他是從哪拿出那東西的。





「我清楚這點阿…理事會長。」





笑咪咪的,高見輕輕打開那牛皮紙袋,從裡面抽出了一疊資料──他突然轉回頭,對進眨了眨眼。





「好好看著。」



他說,進和櫻庭對望一眼,頭頂問號只增不減。






高見回頭,面對一臉「看你能奈我何」的理事會長──輕咳一聲。







「關於上次校舍維修預算,負責包商估價只需要日幣六十萬,理事會提出的申請費卻寫著一百三十萬…還有謁見之廳的新增設備明明沒有裝備電腦的必要,理事會提出的清單卻多了數十台筆記型電腦以及相關資訊設備,而這些資源也從來沒有在謁見廳或者學校中見過…以及在上次的理事會員決策之中,似乎有些不當的收買手段出現,另外最近王城高中贊助人匯來的款項也出了問題,實得存入王城高中名下的金額和贊助人匯出的項目差了很大的一筆數目…你有什麼好解釋的嗎?」





推推眼鏡,高見極其誠懇真摯的詢問那排完全陷入石化的理事委員。






櫻庭在泥門的那整個月中,對蛭魔的印象當然不缺關於威脅的不法手段──他現在完全確定高見和蛭魔是同一掛的了,雖然高見威脅的理由比蛭魔有水準太多。





「你、你從哪裡查到這些的!?」理事會長驚慌的喊,「沒有證據你不要亂說!」





「喔,證據可是有的哪…」高見對他晃了晃手中那疊資料,「真是抱歉,理事長們…你們該不會忘了我爸是做什麼的,對吧?」





好可怕的邪氣。後方兩人不禁縮小了些。





「我並不太想用這招的,畢竟學生會長能和學校理事會保持良好關係是王城高中邁向更好未來的條件嘛…嗯?」




笑笑的,高見將那紙進簽名的文件放回理事會長面前,非常和善的露出了他最招牌牲畜無害笑容。







「如果理事委員們希望這種關係能夠繼續下去的話,那就還請答應這個小小的要求吧?」








「可惡…」理事長咬牙,搶過那紙文件就急匆匆地簽下名字,「答應你就答應你吧,但是等你畢業後就是我們和下任會長的事了──」




「喔,這個你也不用擔心啦。」





高見打斷了他,他將資料放回牛皮紙袋,抽起上頭已有理事長簽名的那紙文件,然後將它們一起交給了…






進。







「嗄!?」




「什麼…?」





櫻庭和理事會們露出一模一樣的驚駭表情,他們看著高見對進擠了擠眼,並又露出了他更是招牌的奸詐笑容…






「好好收著。」

拍肩。








進盯了手中那袋資料幾秒,又盯了下高見。












點頭,收起。









「喔阿阿阿阿阿!?」







理事會們和櫻庭同時發出了過於震驚的尖叫,兩者的震撼程度究竟是誰較為強烈實在難以斷定──理事會大概是因為怎樣也沒想過以往認為最聽命的進會和高見成了一丘之貉,而櫻庭可能是完全無法想像千年神木竟然開了竅,而且還是在這種事情上…






「嗯哼哼哼哼,既然文件簽完了,那麼我們就不再打擾囉。」





大功告成的呼了口氣,高件非常順其自然地將僵化了的櫻庭推到進旁,再對也同樣還在驚愕的理事會們行了個深深的大禮。






然後極其瀟灑的離開。








拖著櫻庭,高見和進一直到走出了教職員大樓入口,才在謁見廳前停了下來。





進仰視著比他足足高了十七公分的高見,深吸口氣,再敬了個又深又長的禮。





「哎呀,進你別這樣…」




「不,真的很謝謝學長,」沒有讓高見扶他起來,進低著身態的說,「沒有學長的幫忙,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唉唉,這應該的,你是我學弟阿,」硬將對方拉了起來,高見溫柔的拍了拍他戴著護具的肩膀,「我才要向你道歉阿,為了櫻庭而把你操成這樣。」





「沒有關係的,這是我不對,」進搖頭,「如果是我,我想我也會生氣的…真的很謝謝高見學長。」




「哎呀,少三八啦?」




揮了揮手背,高見又用力拍拍進的肩膀,若有所指的對他勾了勾下巴。




「不過…我能做的也只有這樣而已,讓小早川瀨那合法成為王城高中副會長──接下來還是要看你怎麼做了。」




「我明白。」




咬緊唇,進向著王城彩玻璃窗外望去,高見沿著他的視線一齊眺望,映入眼簾的依舊是王城高中那氣派豪華的校園,但大部分是夏季鬱鬱的濃艷綠蔭。





一片令人感到溫暖的柔綠。






扯開個淡淡的笑容,高見臥了下進的肩,對他再次點了點頭,進明白他的祝福,感激的鞠了個躬,轉身,快速的向球場奔跑而去。




是很久沒見過的,充滿了想要追上什麼,那樣渴切期盼的高速。





在那道藍白消失於金碧輝煌中的走廊彼端時,他無聲的,啟唇,祈禱般地輕吐一句溫暖的祝福。












盯著呆滯的櫻庭進入第五十秒,高見百般無奈地揉了揉打上數來個結的眉間,接著他將臉湊近櫻庭,舔了舔他微張的唇。





「──!!」





反射性地,櫻庭幾乎是在瞬間回神,向後狂退三大步,不過高見早料到他會有這樣的反應,一把撈住他的雙手、用力將他整個人拉入懷中。






「高見學長──」



「你再退會撞上牆壁的。」




低聲在他耳邊低語打斷慌張,高見笑了笑,放開手讓櫻庭看那道離他數公分不到的石牆。




真的誤會了對方,櫻庭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但又立刻像想起什麼的猛仰。





「學長,進他──」



「早就走啦,」看著對方慌張,高見涼涼的說出早已想好的對答,「你的反應也太慢了,這樣怎麼當個好接球員啊?」




「啊、啊?那…那就是說事情都處理完了?」




思路有些轉不太過來,櫻庭只好根據以往經驗──直接問結果最快。





點頭,高見揉了揉因為沮喪而整個人消沉下去的櫻庭頭髮,再將他一把擁入懷中。





「高見學長…」

這次沒有掙扎,櫻庭將臉埋入高見胸前,帶著歉意的喚。




「這次真的麻煩你了,對不起…」





「怎麼今天不是謝謝就對不起啊?」

高見無奈的翻翻白眼,拍拍櫻庭的背,又將他摟得更緊了些。






「傻瓜,說什麼對不起,只要能夠一直像這樣擁抱你,我就很開心了阿…我的公主。」





「…嗯。」




悶悶的聲音傳來,高見笑了下,拖出櫻庭,不意外的看到他的臉頰有些泛紅,櫻庭不好意思的撇開視線,只是沒有抗拒高見落在他頰上的吻。





明白對方的想法,高見的笑越來越深,幾乎要咧開了整張嘴,親親摟摟,珍惜萬分的吻細細碎碎,癢得櫻庭不得不回應他。





「春人…」




綿密炙熱的吻片斷中,高見輕喚,給吻得有些暈沉的櫻庭悶哼了聲。






「從今以後,只當我一個人的公主,只屬於我,直到生老病死或任何不可抗拒的因素將我們分開…好嗎?」







驚訝的瞬間停住呼吸,櫻庭想也不用想就清楚自己現在的臉絕對紅得跟什麼一樣似的。





雖然以前高見和他預告過他會說這種話,而他自己也想好怎麼回答,不過這在種時候這麼突然的說出來…






「春人?」




頭突然被抱住,高見扶了扶被擠得有些歪的眼鏡,不解地問將臉埋在自己頸窩中的櫻庭。







似乎,他聽到了個回答。






原本因疑惑而彎垂的嘴角向上勾起,慢慢地加深加重,彎出了道很幸福的,很開心的弧線。







「春人,我們不要回去練習了,去謁見廳吧?」




用力抱住對方,高見拿出了把金質精刻的鑰匙,用著非常奇特的笑容問。






「放心,校長今天不會來。」





「──你在想什麼啊?!」聽出對方話中涵義的櫻庭立即一巴掌打在高見臉上。


「我們回去了啦,笨蛋學長,那些事情晚上再說!」






「欸…沒關係啦,反正庄司早就準假了,而且那種事情不一定要晚上再說阿──喔,打開了,進來吧?」





「…高見學長你這個笨蛋。」









「…怎麼只有你一個回來?」


球場上,庄司問了獨自出現的進,進回頭,望了望教學大樓那廂。





「高見學長有事和櫻庭說。」回答。




「喔…」


若有所思的嗯了聲,庄司朝進揮了揮手背。




「你回去練習吧──對了,既然你已經甩掉掛念了,練習就得給我更加認真,聽到沒?」




頓了下動作,進看著庄司那年邁卻依舊硬朗的笑臉,他用力的點的點頭,接著全速奔入了球場。






庄司似乎十分滿意,他瞥了眼方才進隨手放在位置上的那疊資料一眼,隨即搖了搖頭,無奈地笑了出來。












…Only One。














Only One  唯一,無論如何的唯一。







<Only One> 全文完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