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介紹
NISIN寧欣 學生 漫畫家 寫手 同人作家、繪手 藝術家 翻譯者




轉貼圖片若侵權,煩請告知






王城白色騎士隊這個早晨一開始就充滿了風雨雷電,更衣室中呼嘯狂吹的暴風只差沒將剛走進來的貓山給颳的遠遠地,幸好後面鏡堂一把揪住貓尾巴免得他真的飛走,在抓牢貓風箏後,鏡堂才用非常不解的眼神望向暴風圈中心──


「櫻庭,難得你心情這麼糟。」


他說,立刻得到一道奶油色不友善目光,鏡堂聳聳肩,脫著手上的貓逕自換衣服去。


「你沒睡好阿?」




櫻庭幾乎是在旁邊的進對他拋出問句的同時回過頭,用目光狠狠地刺了他千遍萬遍──不過對木頭而言雷射是無效的。



「還真是謝謝你的關心,」刻意加強了最後關心兩字,「要不是你那一點都不好的決定,我也不用徹夜失眠。」


「很糟嗎?」顯然進壓根沒聽出櫻庭話背後的諷刺,「我倒覺得很不錯,這樣公事可以處理得很有效率。」


「效你個頭啦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高見學長的〝那個〞。」


「又沒關係,」仍是冷靜,「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歡高見學長。」




「…」




抱著頭盔,櫻庭(不是第一次)開始認真考慮到底要不要用超合金高科技的美式足球頭盔狠狠砸在對方後腦杓上,看看高科技產品會不會讓木頭進化成雕塑品。



隨便王城的哪個白痴也都知道,高見伊知郎,現任學生會長(簡稱王子),是個會在特地或必要的關鍵問題上展現出超級無敵機車老奸的腹黑攻本性(?),雖然平時他就像個神,什麼問題丟給他都能夠有求必應,可是只要侵犯到他的私人問題和「非常在乎」的範圍時…




背寒,櫻庭的腦袋中不禁出現了之前自己被誤會和進怎樣怎樣,還有和粉絲如何如何,以及被怪怪的變態男子那個那個時高見的模樣…


是鬼阿阿阿──拼命搖頭,他雖然知道高見不會對他怎樣,可是他就是會怕生氣的高見…如果進這個蠢決定又給高見知道了…





不行。猛地抖了下,櫻庭毅然決定要勸說好友改變心意,於是他轉頭,準備進行櫻庭式粘到底抗爭──







燦爛的笑容湊得極近,擦拭的閃閃發量的五角粗框眼鏡幾乎要貼到了他的臉上,而那對笑得幾乎咪成兩條細縫的黑眸正直勾勾地望入了櫻庭眼中。



「親愛的櫻庭,早安。」


在白騎士隊們的鄙視眼神中,高見非常愉快地發射今日第一發閃光彈──抱住櫻庭肩膀,極其親暱的摟了一下。





「…學長早。」



幾乎是喃喃的片段,櫻庭嘴角抽搐的發現那根木頭早就沒良心的溜出社辦以免閃光誤傷。



「親愛的櫻庭,你似乎沒什麼精神呢。」


高見在他旁邊開始換起護甲,一邊綁繩子一邊斜了滿面黑線的櫻庭一眼。


「昨天沒睡好啊?你看起來心情也不是很好的樣子。」




陪了個傻笑,似乎已決意要放空裝傻到底的櫻庭嘿嘿笑著面對高見,套上球衣,完成著裝。



「嗯,沒事就好,不等等會惹來庄司的仙人掌鐵拳喔。」高見用力的拍了拍櫻庭的背。




「那麼,昨天我跟你說的那個…」









「欸?」



球場上,在幫鏡堂舒展四肢的貓山突然喊了聲,引起鏡堂注意,他抬頭,正好看到那十八號接球員正以風一般的速度奔出社辦,他的額頭上多了個小紅點,像是撞到什麼的一樣。




其他球員也注意到了他們接球員的異狀──因為平時總他一同出現的四分衛不見蹤影…不過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啥事,只看到櫻庭高速衝到貓山旁邊就開始拼命做起暖身。



「…?」

眾人互望一眼,聳肩、搖頭。




「櫻庭,你被鬼追啊?」



正做著坐姿體前彎的鏡堂問,櫻庭對他嘿了兩聲,沒有回答,不過他們看到他背後多了好幾條黑線。



被鬼追…的確挺像的。櫻庭在下腰時悻悻的想。剛才高見突然冒出來真的事差點嚇得他心臟麻痺,幸好他因為驚嚇過大才沒有當場尖叫出來…


不過,高見他果然還記得要問進的事情…櫻庭沮喪的低頭,盯著王城那定期精心保養的草皮地想。他一定還會問的…




「高見?」



鏡堂突來的呼喚讓櫻庭再次瞬間全身緊繃起來,貓山好奇的撥了撥他的頭髮,大概是覺得現在的櫻庭和一隻受驚嚇的貓很神似。



「你怎麼這麼慢…阿你鼻樑上那個是啥?」



這句話又讓櫻庭抖了下,他突然伸手抓住貓山的球衣,死命將他拖住不放。




腳步聲,停在櫻庭背後,貓山睜著非常無辜又不解的貓眼,自應庭臉旁向他後方看去──




一隻沒戴手套的大掌貼上了櫻庭右頰,然後。







不用鏡堂動手,貓山立刻自動的用爪子遮住眼睛,不看眼前公然上演的十六禁畫面。





直到鏡堂和艷島等人發出不耐的嘖嘖聲,高見才放開手,對櫻庭扯了個壞壞的笑。



「親愛的櫻庭,下次要給我早安吻的話,可不要再害羞到親錯地方囉。」

抽動了下嘴角,櫻庭揮了揮手目送高見被庄司叫去,旁邊的貓山突然像想通什麼似的喔了聲。





「原來櫻庭學長剛剛那麼怪是因為和高見學長親密失敗了啊?」


「嗯,難怪高見他的鼻樑紅紅的,原來是被櫻庭你撞到了阿…」鏡堂接話,還用非常不可思議的眼神打量著櫻庭,「沒想到我們家的隊花長大了阿…」


「你們在說什麼啊!?」眼看周圍的白騎士們也紛紛加入了吐槽,櫻庭跳了起來、拼命揮手想制止他們起鬨,「那那那那只是誤會!你們不要亂說啦!」



「唉唷小春人你就別害羞了,反正又不是不知道嘛…」


「對阿哈哈哈──竟然會主動獻吻給高見哪,唷唷唷~」


「嗯哼哼…以前都小看你了,沒想到你沒有我們想像中保守嘛…」



「我都說是誤會了你們這群傢伙──」





「在吵什麼?」


一道冷靜陳穩的嗓音突地打入場上鬧哄哄之中,暴走的櫻庭和玩起勁的白騎士們停下動作,回頭──




看見了一尊仙人掌惡鬼。






「通通給我去跑操場,你們這群散漫的傢伙!!!」




怒吼,不算難得的在王城高中球場上響起,原本鬧成一團的白騎士們全飛也似地奔去逃命以免再被多贈一記庄司鐵拳。




白騎士隊的早訓此時才算是正式開始,當然,白騎士們沒一個有勇氣再胡鬧下去,和以往相同的嚴格訓練也和以往相同的操著每個球員,不過這樣也讓他們沒辦法進行私人互動,還有那個造成方才胡鬧的主因也因此而告一段落…






幸好,高見真的是忙翻了,隨著秋季決賽和畢業典禮的來到,他們幾乎沒時間再有交談,更別說是提起那個令人尷尬的話題。



可是…盯著被放在那一小塊勉強在書山中清出的桌面上的小紙條內容,櫻庭始終沒辦法去為這種事情感到慶幸。



『 春人 我要開會到很晚,整理完就別等我了,先回去休息吧。  高見 』





坐在高見的椅子上,櫻庭盯著那張紙條數分鐘,然後才像個洩氣的氣球一樣趴到了那堆書山之上。


躲了高見一天,現在看到這個不是該開心嗎…?他沮喪的想。這樣他就不用和高見說進的決定,也不用擔心他會不會生氣了。



可是他很是很想和高見在一起阿──!!像條蟲般的蠕動著,此時櫻庭的背後不僅是黑線,還多了幾片烏漆的黑雲籠罩。





都是進那根死木頭,他忿忿的想,要不是他隨便下那什麼鬼決定,他也不用這樣怕和高見鬧尷尬,都是那根死萬年神木,連動腦筋這種事情都做不到…上次和上上次還有上上上次你都害我和高見學長吵架還一副你幹了啥的死樣子,難怪瀨那會和你分手…





在充滿憤恨和無意義的推卸牽拖中,櫻庭就這樣碎碎唸了好段時間,一直到他將他腦袋中原本就不多的不雅字眼全形容在進身上後,他才不甘不願的承認自己剛剛的行為其實非常幼稚。




…一定要想想辦法才行。他想,根據他和進這五年以來的交情判斷,要進改變主意的可能性鐵定比百分之零點一還要低,雖然那個「進清十郎式」答案聽起來總是那麼有條有理,不過他可不想因為這種蠢事而真的毀了他和高見的關係…




抓緊那張字跡工整的字跡,櫻庭如此的下定決心。





───────


本週結束廢話區


其實,我在寫這篇文的時候,腦袋中一直有一個畫面。







「進清十郎你又幹了什麼好事──!!!」



(櫻庭掐住進的脖子一陣瘋狂亂搖)




(萬年木頭完全無視,繼續忙自己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SIN寧欣 的頭像
NISIN寧欣

NISIN寧欣★羊窩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茵

  • 噗噗,看到那個-
    「進清十郎你又幹了什麼好事--!!!」那邊,
    一想到那個畫面就覺得好好笑(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