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五






寵物跑掉了,這應該是最好的形容。
達絲琪和其他部下們如是想。



自從艾斯超過一星期沒大搖大擺地走進來直闖警長室後,他們隱約猜到了一些,然後發現斯摩格的火力恢復成以往的猛烈,在他把公文扔給他們時發現的。



斯摩格也像以往那樣動不動就到街上掃蕩巡邏,偶爾來個大規模清除,他們的「業績」逐日攀升,一打打的不良份子被丟入少年監獄和感化院去。




不過卻很少有白海會的被捕。
經過了一個月的清掃行動,達絲琪看著統計的數目發現,不知是斯摩格刻意還怎樣,這一個月的行動都避開了白海會的主要勢力範圍,她不太能明白,但相信絕不是斯摩格只挑小幫派下手不敢找大黑道碴,應該有他們不知道的原因才是。











「又有個幫派自願靠攏我們了。」

白海會議室中,馬可拿著疊人事資料放到白鬍子愛德華面前說,

「這是第三大街的名單…他們的幹部大多被白警長抓走了,所以自願靠攏。」




「白警長這陣子抓了不少人,」坐在一旁的卡斯塔隊長附和,
「真怪,上個月和上上個月都沒動靜,怎這個月突然就大手筆起來?而且幾乎沒碰我們的地盤。」





「天曉得?」」


馬可意味深長地看往第二隊隊長位置,艾斯正兩腳翹在桌上,望著那疊資料出神地不知想些什麼。





嗯,好一副失寵的落魄樣。馬可想。





「不過這樣也好,老爹,我們的人多了,如果以後他們想回過頭對付我們也很難,在某方面來說還真要感謝那個白警長。」





「我倒不認為那樣單純。」




愛德華哼了聲,馬可注意到他在瞪艾斯,只可惜艾斯兩隻腳都放在桌上,不然馬可認為自己應該會好心狠踹他一腳。





「艾斯!!!」


終於,白鬍子忍不住沉聲一喝,被這一喝給嚇了大跳的艾斯整個人跳到桌子上,正對上白鬍那張微怒的臉。



「啊哈哈──老爹抱歉…」


心虛地爬下桌子,艾斯露出他那招牌的求饒笑臉,白鬍子哼了聲。



「你這一個月來很不專心,我看你沒法管好新進的人,那些人事我看你就別處理了,傑克叫你過去看看魯夫。」




「啊?魯夫怎麼了?」
艾斯這才回過神來,白鬍子看起來很想狠狠扁他一頓。




「虧你還是他兄弟,這陣子他和傑克吵得很兇,你怎麼沒聽說?擔心的話就過去看看他,反正你這種樣子在這也只是礙眼而已。」

















有這麼明顯嗎?
在前往傑克宅路上,艾斯心不在焉地看著公車窗外想,有些懊惱。




他看到前方街頭有幾個無海的人在轉角遊蕩──離開白海區後就很容易看到這類人的身影,當艾斯在暗暗地慶幸自己很乖坐公車不用打上一架時,幾輛警車呼嘯著出現,追殺起那些小混混。


看著逐漸遠去的街頭追逐戰,艾斯突然覺得這些離他好像太遠了點,明明幾個月前他也是喜歡找條子開刀的混混。



想到這,他又忍不住心煩地想起那個說不出半句好聽話的人影,那張剛硬不阿的臉就這樣很狠地扼殺一切期望和感情。



果然是斯摩格。
他悶悶地想,關係撇得一乾二淨好像真的沒什麼一樣。












傑克看到艾斯時非常開心,熱情地給了他一個擁抱。



「真開心你來了,不然我也不知該拿魯夫那孩子怎辦。」

第一句就讓艾斯訝異,他印象中的傑克不會說這麼氣餒的話,傑克抱歉地笑了笑。



「這大概是我太寵魯夫的報應…唉,總之你去幫我勸勸他吧,別為了一個女孩一直悶著想不開。」



為了個女孩?
艾斯確定他沒聽過魯夫有這樣的問題,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魯夫顯然真的和傑克吵得很兇,現在被關在房中不準出來,艾斯和門口守著的耶穌布通報後,悄悄地推開了門。


他看見魯夫茫然地坐在房間一角,像若有所思的苦惱著,艾斯很驚訝,這幾年來他聽到魯夫的消息無非都是快快樂樂地接受訓練大吃大喝陪傑克闖天下,或者又幹了什麼好事…就和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一樣的天真單純,快樂。




但他現在卻在魯夫身上看到了鬱悶。







「傑克找你來的?」

魯夫突然開口,艾斯抓了抓他那頭較長的黑髮。



「一半,我們很久沒見了,不過傑克真的很擔心你。」



魯夫的眼色沉了下去,那是艾斯陌生的陰霾,艾斯走到他面前坐下。







「我遇到了一個女生,她比我大。」



魯夫開口,艾斯不知怎地聽到年紀時就想起了個灰色的身影,不過他強迫自己專心聽弟弟說下去。







「她很兇悍,會打人,一點也不溫柔,甚至狠狠揍過我一頓…」






為什麼那傢伙的臉越來越清晰了?艾斯幾乎可以看到咬著兩支雪茄的張狂警長就站在自己面前。









「可是,她卻收留了我,在我被傑克丟到東海區去試煉的時候讓我住在她家,把我當成家人一樣對待。」

魯夫看向艾斯,後者急忙從閃神中裝做認真傾聽的模樣,魯夫皺起了臉。








「艾斯,我愛她,真的很愛。」







「呃?」

腦中突然轟地空白了的艾斯險些咬到舌頭,眼前這個比他年幼比她單純的弟弟竟然用了「愛」這個字眼?






「可是她…卻恨著黑道…」

魯夫的聲音漸漸小了,艾斯猛地睜大眼。

「她說她恨透了黑道,讓我真的覺得很痛苦,所以根本不知道該怎樣告訴她我的心情,更不知道她知道我身分後會怎樣…我覺得她只是把我當成個需要幫助的人在照顧而已。」








艾斯忍不住伸手攬住魯夫的肩膀,一方面安慰,一方面阻止他說下去──魯夫說越多艾斯越能看見斯摩格那張臉笑得越得意。




斯摩格也討厭他的身分,總要他改邪歸正什麼的,雖然他表現出不喜歡自己,但就和魯夫說得一樣會照顧他,把他帶回家,甚至睡在同張床上…








「艾斯,你覺得呢?」

魯夫突然問他,艾斯放開手,愣愣地看著那雙嚴肅的黑眼。

「你覺得我們是什麼關係,我從沒問過她,但我知道我很喜歡她。」




好像自己。
艾斯不禁如此認為,他兩果然是兄弟啊。








「為什麼不問呢?」

艾斯輕聲地哄,雖然是說給魯夫聽,但他卻不自主地想起那天,他好像也是用著這樣嚴肅的表情問斯摩格,他們會是什麼樣的關係?




太年輕莽撞,不懂得什麼是愛,才會如此小心翼翼。



因為被傷害過知道多痛,無論那是不是一樣的感覺。










「問?」
魯夫抬頭,不太確定的說。

「可是她…會說嗎,她會承認嗎?」




「我不知道,」
艾斯很努力地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有自信一點,

「可是,我覺得啦,如果你們都彼此喜歡相愛,只要一方願意承認感情…那另一方應該是不會否認的。」



因為自己一直沒明白講清楚嗎?
艾斯回想起斯摩格的回答,那句「不會是任何關係」真他媽傷人,但是他艾斯又不是白痴,如果沒有任何關係或感情存在,他不認為斯摩格會讓自己這樣接近他。








「艾斯,你有告白過嗎?」
魯夫盯著艾斯的臉一會兒,突然問,艾斯挑眉,隨即笑了開來。





「有啊,」

還兩次。

「只是因為…我沒有說得很明確,所以都被對方當成開玩笑了,如果…你真的打算跟他講的話,身為男人就要清楚表達自己的愛,懂嗎?」







魯夫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大力地拍了拍他的背。

「果然艾斯最厲害了,傑克都只叫我不要亂想,還要我把她忘掉呢。」







啊。

艾斯的笑容僵住…她好像是答應了傑克要開導魯夫的齁?不過魯夫這會又露出了像以前的陽光笑容,傑克多少會原諒他吧?雖然他剛剛好像聽到魯夫說對方很討厭黑道的樣子。





不過那是魯夫的事。艾斯揉了揉魯夫和自己相似的黑髮,現在魯夫長高了,到他肩膀上來,已經不是小孩子,他能夠自己解決的。









反觀自己…艾斯的心沉了下去。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