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圖片若侵權,煩請告知






後來他似乎就這樣趴在高見的桌子上睡著了,櫻庭的記憶這樣告訴他。
因為那時不算早了,而且躲高見躲了一整天也消耗了不少體力…

不過,有件事情讓櫻庭一直不太能理解──為什麼當他在自窗外灑進寢室的陽光中醒來時,會是躺在高見的床上?


猛地起身,櫻庭環顧了下四周──原本堆在高見床上的書明顯地全被臨時推到地上散成一團,床上能夠安全伸展四肢的空間也不像以前那樣僅容一人蜷曲的窄小,反而比較像…



兩人?回過神般的,櫻庭摸了摸身邊凌亂的床單──餘溫還殘有許多。




「不用找了,我在這啦。」

高見的聲音出現,櫻庭轉頭,看到正倚在浴室門口、嘴中含著牙刷的高見。



「早安阿。」盡可能發音標準,高見對還在發愣的他笑了笑。



「呃…早安,學長…」反應不太過來,櫻庭的回答有些結巴,「那個…學長,昨天是…?」


「噢,昨天啊?」高見邊刷牙邊抬高一邊眉,「我只是發現有隻不回家的巨大無尾熊把我的桌子給當成了尤加利樹抱,本來想把他趕回去,沒想到他反而把我給當成另一棵更好吃的尤加利樹而已…所以我只好抱著你睡了。」



「…對不起,」有種想撞牆的衝動,「給學長添麻煩了。」



「開玩笑的,不要那麼認真嘛,」吐掉牙膏沫,高見揮揮手背,「幸好我已經先洗過澡了,不過能抱著你睡也不錯阿…這陣子可能壓力有點大,已經失眠了有段時間,可是抱著春人你的話可是足以媲美超強記憶枕喔啊哈哈──」




高見關上浴室門準備更衣,順便躲掉櫻庭送去的枕頭。






對浴室齜了齜嘴,聽高見換衣服的窸窣聲幾秒後,櫻庭才垮下肩膀,拉過另外一個枕頭,將臉深深埋在裡面。




嗯,老實說,他很開心,開心到耳根子都有些發燙起來──因為高見方才的玩笑話。



能和高見同床共眠,其實他很開心,以前是怕干擾到他的工作才每每收拾完就安靜離開,就算高見說不介意,他還是會擔心自己礙手礙腳而推拒,然後等回寢室後才抱著枕頭在地上滾,萬般懊悔自己為何要拒絕情人的好意,執意回到只有一根冷冰冰木頭陪伴的寢室…


不過,剛才高見說的那些話,真的讓他很開心,雖然被拿來和記憶枕比擬實在是…可是能讓高見的失眠舒緩一點,其實也還不錯啦?




「在想什麼,怎麼那麼開心?」


枕頭突然被人搶去,一張少了眼鏡的面孔在櫻庭面前放大,高見壞壞的笑了笑,賞給櫻庭一記書本攻擊。



「你不換衣服嗎,早訓要遲到啦…我的社團短T借你穿好了,這樣你不用回寢室去換,省得麻煩。」


接過衣服,櫻庭看高見又晃過書山回到桌前繼續忙他的,也就不煩他,安安靜靜的溜進浴室去。





高見是真的對他很好呢。櫻庭在準備完畢,兩個人一起走出寢室時想。

身材上高見還是較壯碩了點,不過他自己平常偏愛穿寬鬆的衣服,應該看不太出來。

現在他決定,不管如何…就算是要死纏濫打到底也要逼那根死木頭改變主義,怎樣也不會讓他在自己和高見之間搞出像他對待王城教學用電腦那樣的飛機(雖然他很清楚進是非常「無心」)。



於是,櫻庭帶著如此這般堅毅的決心和滿面的愉快笑容,任高見牽著他的手,雀躍萬分(?)的往白色騎士隊早訓集合場前進。







自從交換活動結束之後,白騎士們發現到他們隊上真正的「隊花」身邊多了根木頭──不過是一根喬裝的母株。



「哎呀,舞妳怎麼這麼早就來等我啦?」清脆甜美的聲音,白色騎士隊管理人若菜小春在早訓結束、大夥更衣時突然在外頭喊了起來。
「我還有一些事情沒處理完…」




「我等妳。」



喔,沒錯,如此直接了當又冷靜的打斷對方的廢話,簡直就跟那尊木頭一模一樣──干德羅舞,那位高見說「非常喜歡進」的女孩正在和小春說話。




能夠多一個女孩子,對於白騎士們是很好沒錯,可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干德羅時,所有人瞬間全被「進穿著王城女學生的制服,還是裙子」的印象給嚇得魂飛魄散…



嗯…挺扯的。眾人在看到正牌進清十郎(穿著男制服)冷淡地走過他們眼前之後如是想。




小春收拾好大夥弄得亂七八糟的社辦後,勾住干德羅的手,兩個女孩就這樣開開心心地離開球場,一起邁向高中女生神秘的校園生活而去…





有道奶油色的影子像風一般颳過了一群大男人之中,引起不算少的毛巾飛舞,大夥們轉頭,看著那奶油色的颶風追出門外,再消失得無影無蹤。




「…」



啜了口王城自創品牌運動飲料,鏡堂搖了搖頭。






「看來他開始覺得自己比較適合女生圈了嗎…」







「等一下,小春、干德羅同學,等一下──」




腳長還是有腳長的好處,櫻庭很快的就在教學區入口不遠處追上了兩名女孩,她們停下腳步,好奇的打量追得有些喘的櫻庭。



「櫻庭學長,找我嗎?」小春問,「如果是社團的事,剛剛可以和我說…」



「不是社團的事啦,是比較…嗯,學校事務的問題。」抓抓頭,櫻庭不禁瞄了眼站在旁邊的干德羅舞──他有種被進本人注視的壓迫感。



不行,櫻庭春人,你可是一介男子漢,不能輸給一個很男性化的女孩!



「…學長?」小春看到櫻庭的臉一下子皺又一下子舒坦,不禁擔心的伸手在他下巴附近招了招(因為太矮),「你沒事吧?」



「唔,沒事…啊對了,我是要問妳們兩個一件事情。」


甩掉心中的怪怪想法,櫻庭急忙拉出主題以免等等問到一半,換好衣服的白騎士們會出現礙事。







「那個…請問妳們兩個,願不願意當進的公主?」





兩名女孩顯然是沒能搞懂他的問題,櫻庭看到她們臉上全掛著「不懂你的明白」表情。



「阿阿,是這樣啦…」又抓了抓頭,櫻庭只好開始解釋──雖然他很不想賭時間。

「妳們也知道,進他沒認識幾個女孩子,又對異性沒興趣,可是他是王子,一定要找個人和他搭檔才能交接職位,所以我是想問妳們看看能不能幫這個忙…」




「我不行呢。」


甜甜的一個笑容,小春在櫻庭話音都還沒落時立刻給了他一記重擊,她欠欠身,露出了個非常抱歉的笑容。



「我已經是社團管理人和女生宿舍長了,光這些就快忙不過來,如果再接副學生會長的工作的話,恐怕只會幫倒忙而已…所以櫻庭學長,我很抱歉…」


「…沒關係,」心淌了灘血,櫻庭非常勉強的對可愛嬌小的若菜點點頭,再百般無力的轉向另個人選。「那干德羅同學──」




得到一個冷冰冰的表情。



「恐怕我也不行,櫻庭公子。」干德羅冷靜的回答,「雖然我對進公子很有好感,也願意幫他,可是我知道進公子其實希望把那個位置留給『那個人』…所以我不能答應。」




「可是干德羅同學…」





「你們在聊什麼聊得這麼熱絡?」



突然一道聲音插進話來,伴著雙圈上櫻庭頸子的手──高見伊知郎正站在櫻庭後方,一邊摟著他一邊對兩位女孩綻放燦爛的笑容。


小春和干德羅禮貌的向他打了招呼,不過比起突然出現的高見,她們比較有興趣的是被抱著的那個臉上表情為何會瞬間石化。




「嘿,親愛的櫻庭,你怎麼沒等我就自己先走了?」搓著懷中人的頭髮,高見非常愉悅的問,「我都還沒來得及問你今天下課後要不要和我去看電影,我記得你說你很想看那部最新上檔的變●金剛,還有那部超級盃●●…最近實在是忙得太誇張了,所以如果櫻庭你今天下課後有空,等等我就去向那群主任『請』一個晚上的假…如何?」



由於高見那一點都不害臊的開放式作風並不是最近一兩天的事,而且在某個角度上看來,小春和干德羅早就自動將櫻庭視為她們的「同一陣線」,所以兩位女孩只是很冷靜的站在一邊看高見調戲白騎士的隊花。



不過,今天的進展似乎和以往不一樣。小春和干德羅在沒看到櫻庭那似乎成了招牌的害羞掙扎時有些失望的想。





「櫻庭?」



也察覺到對方異常,高見停下調戲的動作,扳過櫻庭,想要看他哪裡出了問題。







扯袖、旋身,脫困。







「高見學長小春還有干德羅同學對不起我都忘了地理老師叫我早點去找他拿講義所以我先走了再見──」








奔逃…是嗎?小春和干德羅遠眺著那陣一路揚起的灰塵想。



櫻庭學長(公子)真是越來越○了啊喔呵呵…



(羊:喂?)






「嗯,既然櫻庭公子問完了,那小春我們走吧。」



拍了拍手,干德羅冷靜的說,看得有些愣的小春點點頭,跟上了她的腳步。




只是兩位女孩再次被攔了下來,因為就算她們忘了另一個人的存在,不代表那另一個人會甘願如此消極地蹲在角落,為自己遭受冷落而默默哭泣…






「…若菜,干德羅,妳們老實告訴我。」




價值不斐的眼鏡亮得折光,令人無法看清楚鏡架後方那對黑眸,薄薄的唇微微向上彎去,形成了個王城私立高中裡無論大小男女老少師長同儕之間最熟悉的弧度。








「剛剛那個傢伙,到底和妳們說了些什麼?」








高見伊知郎,人稱笑面狼,此時正戴著他那人聞喪膽的溫柔笑容,輕聲地如此詢問兩位無辜的女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ISIN寧欣 的頭像
NISIN寧欣

NISIN寧欣★羊窩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