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切都要從柏恩精美的R2圖開始捕起
其實都是在臉書先發圖,累積了一定數量才來這裡....
幸好連結可以用語法,不然我真的很懶得用青蛙了。


軍服爭奪戰

「弗雷,你有看到我的新制服嗎?」

「喔,有啊。」

「在哪?我記得昨天吊在客廳的。」

「在我身上。」

「喔...慢著,你身上?」

「你不覺得我穿這樣也很適合嗎?(燦笑」

「快給我脫下來!我要遲到了!」

「你穿這件去吧!我現在衷心覺得這件實在太適合我了!(扔)」

「別鬧了!(扯下)快給我把衣服脫下來!」

「柏恩...」

「?」

「你好色。」

「.................」



情人節活動之如果白色情人節你要攻略誰?(這一切都是社團的投票害的拉XDDD)

閃閃表示:「柏恩哥的巧克力是我的!所以請攻略!」
柏恩表示:「............」

那個白色情人節投票實在是wwwwwww柏恩整個高居第一啊!
本來想要畫閃閃揪咪的,但是畫一畫,閃閃突然對我揪瞇了一下。

「哪,聖女之子大人,是說我沒有第二的話也沒關係啊。」

「為什麼?有柏恩就有你啊。」

「因為...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巧克力實在太可觀了,我跟柏恩抱不回家,所以我幫他拿就好了w」

「....可以的話我會在辦公室就把那些巧克力銷毀。」
柏恩突然亂入,拿著新月滿面陰鬱。

「欸~不可以啦!我們兩個能不能被選進去當攻略都是問題欸!我不準擬銷毀任何一個巧克力!你的巧克力就是我的!我的巧克力就是我的!!!!!」

「那種蒼蠅都不會吃的東西就蛀爛你的牙吧。」

「耶wwwww」


餵食垃圾食物中。

「可惡,白色情人節受歡迎排行榜沒有第一名了啦。」

「有什麼關係,我倒覺得不用面對那種甜死老鼠不償命的東西很快活。」

「可惡、可惡、可惡...(在地上打滾)」

「...唉。」

「欸?你幹嘛...?」

(柏恩走到躺在地上耍賴的弗雷旁)
(沙沙的拆包裝聲)

「那個,14號我要出差,所以沒空。」

(坐下、將弗雷的頭挪到自己大腿上)
(一個巧克力出現在弗雷眼前)

「欸──欸欸欸欸!?」

「不要嗎?」

喀茲!
(用力咬住)

「......弗雷,很痛。」




情人節當天,隊長不在,那副隊長呢?

「混蛋們,來吃飼料了!」

這句話如果是在以前聽到,聯隊的成員們一定都會覺得再正常不過,因為那位大主廚的脾氣就是這麼豪邁,不過今天絕對不要這麼認為比較好。

「今天還有加菜喔!」弗雷踢開餐廳廚門,一手端著一盤剛烤好的粉色系蛋糕,另手抓著廚具,「溫柔地」將蛋糕給放在桌上。

發出不太小的聲音。

「快給我吃完,要是剩下任何一點的話你們就準備等w死w喔w」

絕對不一樣。

大夥兒根本沒人抬頭,各各都猛埋首在自己的飼料盆中努力猛扒,至於桌上那盤粉紅到詭異的蛋糕....嗯,裡面的成分到底是什麼啊?為什麼會這麼閃閃發光呢?
想歸想,但還是沒人想用自己的性命去求證。

反正一定是遇到好要做給某個人逼他吃下最討厭的噁心甜食卻因為那該死的出差而生變但還是準備了材料基於不要浪費的情形下做出來的吧。

「阿欸蛋糕耶w」

啊。

眾人看著那隻最不會注意情況的軍犬執起叉子、不知何時已經清空飼料盆的他一向和弗雷合稱是隊上螞蟻雙人組,這下他直接大方快速且俐落地插起了一大片蛋糕,帶著幸福的表情吃起來了。

「我說弗雷前輩真的很會做菜耶w艾柏來吃一口看看!」

NOOOOOOOOOOOOOOOOO

張口想說「對不起我今天蛀牙」的艾柏卻被塞了滿口粉紅色物體。

「荔枝前輩不是也很喜歡嗎?」
弗雷帶著微笑、若有所示地對艾依比了下手指,被比的前輩心頭一驚,想逃跑之前已經先被艾依叉子上的蛋糕達陣了。

於是餐桌起了一片你跑我叉的混仗,而弗雷從頭到尾都是負責指揮軍犬攻擊的人,被攻擊的又不可能把那粉紅色的可怕物體吐出來除非你想當場血濺三尺看看他那兩把虎轍到底有誰煮飯會把刀帶在身邊啊這樣?

是說到底隊長什麼時候回來啊(噴淚)



情人節睌上之伯恩回來了然後發現有人又再亂來。

「我回來了。」

「欸──Σ(゚Д゚;ノ)ノ!」

「....弗雷,你幹嘛穿我的舊衣服?」

「欸嘿嘿...你今天不是不回來了嘛?」

「哪,這個。」(將巧克力塞到弗雷胸前)

「咦...咦欸欸欸欸欸!?不是先送過了嗎?」

「不要的話可以扔了,但是請扔在外面不然螞蟻會進屋。」

「耶──~~~~」

(猛轉圈圈)

「還有,我餓了,快做飯。」

「好啊!你想吃我還是...(燦笑脫外套)」

「...我去外面吃。」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