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1 武蛭 for韓璟


寫於瀨那回娘家前晚










基德料得沒錯,那股濃烈到將他精起的妖氣果然一點也不安分,就算現在已是夜深人靜的時分。


聳聳肩的對那帶有殺氣的方向表示歉意後,基德雙手在臉前交成了個X型表示自己什麼也沒看到,然後他一路保持這種姿勢的溜出了一號寢室。




嘰──




類似千百隻巨型蒼蠅在耳邊振翅共鳴的惱人細聲,讓武藏終於忍無可忍的放棄淺眠,一手扣住了那隻在自己耳邊騷擾的魔爪。





「死老頭放手,我還沒玩夠。」




身旁的惡魔立刻在武藏手臂上烙下一排齒痕,依照噪音的清晰程度和咬人的力道精準可以判斷──蛭魔現在正處於精神奕奕的狀態。






「我說…蛭魔阿,」武藏無奈的歎口氣,但還是放開了手,任對方在自己枕邊稿破壞,「你是在嫌技術還是次數?」




「兩個都不是,老頭。」

奸僻笑聲似乎出自耳畔數公分處,武藏可以感到蛭魔鼻中呼出的熱氣,他可以想見他那招牌的邪惡笑面。





「那你幹嘛要自己來?」






尖銳的虎牙瞬間湊上武藏的耳骨,並給了他個火辣辣的囓咬。





「靠,死老頭,你給我躺好就對了!」



悲傷的撫著似乎被咬到溢血的耳骨,武藏只好聽命的停止掙扎扭動和想要壓倒對方的念頭,乖乖躺在床上以免再次惹來家暴。







「哼,終於安分了,」冷哼一聲,魔爪覆回武藏頭上,「而且死老頭,這才不是按○○,這叫剃髮刀!」




「喔,我以為你對我的──…等等,蛭魔,剃髮刀?」



直到現在才真正驚覺不對勁,武藏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沒錯,那嘰嘰的聲音的確是來自自己頭上。





「你真的把我剃光了?」

武藏不禁慶幸現在房內一片漆黑,他還能有時間好好做個心理準備。





蛭魔不耐煩地揮開武藏頻頻想摸的手,威嚇似的將剃刀推到了武藏鼻前要他安分。




「死老頭,你給我閉上眼睛好好睡覺就是了,明天早上你要抱怨啥的再說,你可是說過要讓我剃光頭的!」




聽著那在自己頭皮上滑行的機器聲,那原本有如蒼蠅振翅的細聲如今聽在武藏耳中,卻好比飛機場的八十分貝噪音…




但他仍是無奈地歎了口氣,選擇順從的閉眼安分,並在催眠自己這只是場惡夢的同時開始思索要如何對自己老爸和其他人解釋新髮型。








…哪,蛭魔。

嗄?



你真的…剃光了?


你有話想說嗎。




我在想「因為想和栗田一起當和尚」這個理由我老爸會不會接受。



靠,你害我剃歪了…死老頭你乖乖睡就好,明天你就知道了啦!







…蛭魔。


又怎麼了。





我相信你不會剃光我的,也不會幫我弄成飛機頭,更不會弄成阿○羅頭。


為什麼這麼相信?








因為…我還要陪著你阿。






乖乖睡啦死老頭!!








END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