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個棒球的故事。

這是個想要打球的孩子的故事,還有他的感情,他的一生

關於林峰生這個人和他所遇到的人與事與比賽。

我只是先放在這裡而已

禁止轉載。

 

 



 
郭武義站在球場敞開的大門面前,手中握著剛剛才從校務理事那接過來的聘書資料夾。
 
球場在哪兒?他在前十分鐘前、要離開武德高中時這麼問了校門口的警衛,老警衛隔著那層不太乾淨還有點濛的玻璃跟他講了個地址,儘管對外地人來說不算清楚,不過還算是有了個棒球場的名字,郭武義上車、隨著手機導航還是開到了武德高中的球場所在地。
 
好,現在球場在哪兒呢?他又想問一次,不過這次沒有警衛、也沒有理事或者校長,剛剛辦公室那群西裝筆挺的傢伙臉上掛著的笑容,現在回想起來⋯郭武義有種被坑了的奇妙感覺,他低頭看往手中的資料夾,聘書穩穩地放在內裡,還多了幾片給寒風吹來的粉色花瓣落在橘黃封面上頭。
 
圍繞在球場邊、一棵棵的櫻花樹正瘋狂盛開成整片雪海、如粉如霧的櫻色花片吸引了不少民眾與遊客駐足拍照,嘻嘻笑笑的打鬧和快門聲隨著花瓣此起彼落,如果不是警衛的指路,郭武義還真以為這裡是什麼來台中必去的十大知名景點之一。
 
就像球賽,事實永遠會和預期的不太一樣。搖搖頭,郭武義穿過一群應該是韓國人的美麗女遊客(並小心地不讓自己誤入她們的鏡頭),走向球場
 
人群的雜音總算被隔絕在外圍牆以外,踩在粗糙的砂石地面上瞬間,終於讓郭武義有點踏實的感覺了,外面那些人對他來說太陌生了,他不會拿手機和球員湊在一起猛拍、也不習慣面對鏡頭擠出微笑,那不是他所習慣的世界⋯
 
推開通往球場的最後一道門,他終於到達他所應該存在的地方。
 
半懸半脫落的護網從高挺的鐵杆上垂掛在整片倒塌的鐵皮屋旁,糾纏成一大片、彷彿海邊港口漁夫曝曬的捕網(也許比那還要凌亂不清),繩子七零八落散在紅土球場的周遭,一圈圈地躺在地上,好像蛇褪下的皮般了無生氣。
 
沒收好的護網架靜靜佇立在右方已倒塌的休息區前,到底上次它們被使用的時候是多久以前的事?郭武義不禁抱起胸、向球場內的壘包區看去。
 
一壘、二壘、三壘,還有本壘板,以及⋯他抬腳,向著再熟悉不過的方向走去。
 
整理得平平整整、弧度漂亮的投手丘上,躺著個雖然不算乾淨、但看得出還有在保養的壘包。一顆棒球躺在壘包不遠處,郭武義彎腰將它拾起、揉了幾下。
 
紅色沙石在那顆棒球上訴說它被頻繁使用的痕跡,還有幾條縫線脫落,依照球的顏色來判斷,它並沒有躺在這裡太久。
 
這倒是讓人意外。郭武義將目光從球上移開,望向投手丘後方那片遼闊的扇形外野區,草的長度應該很適合躺在上面小睡會兒。雖然笑是這樣笑,但郭武義眼尖地發現遠方圍網下、有幾個白點悄悄藏在草叢之間,顯然是練完球後沒收拾乾淨的鐵證。
 
郭武義踏在他所熟悉的投手丘上,護網牆外的那片櫻花海是如此迷人而美麗,宛若花海環繞著整座荒廢且生鏽的球場,貼在坍方的休息區鐵皮屋上、寫著「櫻花球場」的字體似乎也要脫落下來、隨著花瓣飄往地面、墜落。
 
猶如一生、一死。
郭武義吁了口氣,握緊了從地上拾來的那顆棒球,按在縫線上的指頭扣得牢緊。
 
最熟稔不過的感覺,再沒有什麼比這能令他動情。
 
他不後悔,儘管眼前的這一切看起來都跟他當初決定從美國回來、回到這片土地時所帶的期帶一點都不一樣,甚至是糟透了,無法使用的荒廢球場,奇怪的遊客和沒說真話的校務們,但郭武義對他懷中那紙聘書並不後悔。
 
「來吧,現在是冬天,」他說,說給自己聽,
「櫻花凋謝以後就會像死去的樹木一樣光禿,」
 
但是等到明年,它又會再次綻放的。
 
郭武義再次抬頭、看著眼前凌亂散放的護網架、鬆脫的繩網和一片頹靡景色,了無生氣。
是的,它會再次綻放,透過那群郭武義還沒見過、正在放寒假的孩子眼中、再次綻放出光芒。
 
 
 

 

    文章標籤

    棒球 BL 校園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