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enrot

紅薔薇

 

收錄於2005年的「Rosenrot紅薔薇號」

 

Sah ein Mädchen ein Röslein stehen
Blühte dort in lichten Höhen
Sprach sie ihren Liebsten an
ob er es ihr steigen kann

女孩看見了那朵小小的玫瑰

在峭壁上盛開著

她要求她親愛的

去為她帶來那花

 

Sie will es und so ist es fein
So war es und so wird es immer sein
Sie will es und so ist es Brauch
Was sie will bekommt sie auch

她想要什麼都好

故事永遠是這樣的:

她想要什麼 只是個偽裝

任何她想要的她都會得到

 

※※

Tiefe Brunnen muss man graben
wenn man klares Wasser will
Rosenrot oh Rosenrot
Tiefe Wasser sind nicht still

深井必須深掘

若你渴望清水

紅薔薇噢紅薔薇

深處之水不止歇

 

Der Jüngling steigt den Berg mit Qual
Die Aussicht ist ihm sehr egal
Hat das Röslein nur im Sinn
Bringt es seiner Liebsten hin

男孩在痛苦中爬上了高壁

他對眼前風景毫無興趣

在他心中只有那朵花

他要將它帶給他親愛的

 

 

※※

 

An seinen Stiefeln bricht ein Stein
Will nicht mehr am Felsen sein
Und ein Schrei tut jedem kund
Beide fallen in den Grund

而他的靴下 一塊石頭碎開了

再也不想當峭壁的一份子似的

一聲尖吼 每個人都知曉了

他們一起摔回地面

 

 

※※

 

 

 

註:故事來自於歌德的一首詩「Heidenröslein」,以及格林兄弟的故事「白雪公主與紅薔薇」。

 

 

 

 

幕後花絮

 

拍攝地點:Piatra Craiului Berge

導演:Zoran Bihac

 

P:如果你刮掉我的鬢角,看起來會比較好。

T:為什麼我需要化妝?

化:OK,看起來夠了。

Zoran:你得走向我來、這個方向。

(神父快點!)(弗拉克遲到了)

指導:走向我,當作小村落就在我後面!看看那堆在Zoran後的乾草!

小村就在那裏,準備!

Zoran:他們歡迎你們、在你們長久的旅行後,並分給你們食物和水,你們和他們一起慶祝並大笑,

Zoran:除了你!(指提爾)不準笑!

T:為什麼?我也想…

Zoran:我知道,但我們得…

T:我不會做任何事的。

Zoran:我會拍一個特別的場景,和其他人一起慶祝。

P:我會更嚴肅的。

Zoran:我們會另外加拍一幕,你看起來會更嚴謹。

Zoran:你們可以吃這些食物,順帶一提,這些都超新鮮的。

Zoran:我們在一座歷史悠久且有著漂亮風景的小鎮開拍,幾乎沒有任何的文明指標,好讓整個故事不受到時間性的干擾。可以把時空拉回到50、或者70年代甚至上百年以前,這不重要。但這很重要,也不太重要啦。沒有時差感很重要,所以我們來到這座有著真正古老小屋的村落,看起來是另外一個時間裡搭建的。羅馬尼亞是個很適合建造這種房舍的國家,我們在這裡和真正的好人合作,讓整個故事都變得不可思議。

Zoran:(對P說)你先給他一拳然後每個人跟著揍他。這是個連續鏡頭,聲音連續的,你在她的床底下,她睡著了而你躺在這兒,並且唱詩。我們會從上面拍,而她離開床後,你們全衝上來把床給翻開,開始痛毆提爾。

P:我們該找把刀來嗎?

Zoran:不,你不用,提爾就有一把了。你可是僧侶耶!

P:那我們該宰了他嗎?

R:我們會燒了他。

(譯者:XDDDDDDDDDDDDDDD

Zoran:你唯一的武器就是鞭子和念珠!

P:在過去十年你只想遠遠地逃開過去的失敗。

R:別在這拜託。

R:這就像場判決!

Zoran:基本上,沒錯。

Zoran:這就是為什麼這幕非常重要的原故,這部片一開始看起很漂亮,但突然地馬上一切都改變了,而弗拉克扮演的是高僧,而提爾會在最後瞥向他握住女孩手的鏡頭,而他們看起來像在親吻。

P:他們是贏家?

Zoran:基本上,是的。不過這只是個模糊的視覺啦。

Zoran:最後一幕是你們怎樣離開小村,燃煙依然在背後裊裊升起,你們現在只剩下五個,其他人繼續旅行。

 

 

(拍攝完宴會,保羅跑去找導演聊天)

P:這裡好美,對吧?

Zoran:沒錯,真的很漂亮。不過你會想住這裡嗎?

P:(嘆氣)

Zoran:如果這兒距離柏林只要十五分鐘?

P:不,就算是那樣,我是個柏林人,我需要那城市。

 

(在架場的時候,提爾啟動電鋸作勢要鋸保羅)

(弗拉克在一間很神奇的屋子前發呆)

(許奈德充滿了慈愛地溫柔撫摸小白狗)

(奧利閒晃)

(瑞查站在蹺蹺板中間傻笑)

(保羅和奧利在袖子裡藏了什麼,保羅先拿出他的經書,然後奧利拿出了一杯飲料XDDD)

 

F:別煩我問任何問題,已經問夠多問題了。答案通常都是廢話,所以什麼都不說是最好的。圖相會自己講述。

 

(拍攝燒提爾的場景)

 

Zoran:弗拉克、親吻她的前額!親久點,再親她的額頭一次!

Zoran:抱歉我真的沒有為這幕作準備,我想要臨時演出。

P:你還好吧?

F:嗯,很好。

Zoran:我會把它們剪在一起,但我想要有薄霧的景象。你在火焰中親吻她的前額。

 

F:解釋會將事情的可創性消滅,所以你不會想要再去作任何解釋,我如果先看了幕後花絮,我就絕對不會去電影院看這部電影。沒有人能反對你作,但是神奇的部分消失了,我不想再看到它。而且我絕對不會去看已經看過預告片的電影。如果我看了預告片,我就再也不想看電影了。所有的腳色都已經被介紹完啦,沒必要再出現在電影裡了。你看如果這是個城市、這是場戰鬥,「WOW」…或任何事情,對我來說所有迷人的要素就都喪失了。

 

(拍攝燒提爾)

 

Zoran:提爾把你的下巴昂起、用力呼吸。下巴昂起、用力呼吸,嘴巴張開,很好。現在大喊,你看不見他大喊,我喜歡。

 

(拍攝提爾殺人)

 

T:我會拉著她的頭髮,把她推向窗戶,…(作出搥擊)

 

(拍攝山間旅行)

(許奈德站在拖車後面跳下、很高興的模樣)

 

Zoran:今天早上我們拍攝的場景是穿越山間,這必須明顯讓僧侶們顯示出他們是真正完美的僧侶,他們一直在移動,有時候他們會經過村落,逗留陣子,然後繼續前進,這是個有相當多不同階層的僧侶,有點像是雷姆斯汀的真實層面。

 

(弗拉克走在最前面,地位最高,然後是團長瑞查,其次為許奈德、奧利和保羅,最後才是提爾)

 

 

Zoran:我們須要拍個有提爾和女孩的場景,有個親密的時刻,真實的時刻,其它幕都是視覺上的,它們不是真的,他只是在想像而已。我們需要一幕提爾和女孩說話的場景,你可以看到什麼在他們中間產生,無論是情色還是友誼,開放想像啦。其它的僧侶則看著他,他們看到什麼事情發生了,他並不知道。

 

(化妝師非常細心地幫瑞查梳毛)

 

Zoran:所有人都放鬆。然後你們發現提爾也在這,第三個,然後你告訴其他人轉過身去看,瑞查現在!你們轉回去對瑞查說:噢狗屎,噢天啊!完美,咖。

 

指導:女孩站中間,弗拉克在後面,提爾來到這裡,帶著麵包。

 

Zoran::弗拉克,你剛在看哪?

奧利:弗拉克,你在看哪裡?

F:前面的死角

Zoran:看著她作代替。

 

(重拍)

 

(拍攝女孩用玫瑰花挑逗提爾)

 

Zoran::提爾的手已經先塗上血了,完美,咖!

 

(準備拍鞭打)

 

道具師:我把鞭繩弄得鬆了點,否則感覺就會變慢,而且柔軟,但當你們縮短它…打腎臟~(笑)

 

P:你這樣打你背後看看。(自鞭)SHIT

(弗拉克打超小力)

(P很開心又很痛)

(瑞察默默走過去)

道具師:很好,做得很好!

 

(P努力鞭,忍痛)

 

道具師:紅了嗎?讓我瞧瞧。

弗拉克:嗯,我想應該紅了。

 

(眾:哇哦哦)

 

(結果全部都是畫的)

 

弗拉克:我可不是像提爾那樣的狂熱被虐狂。我喜歡疼痛退去時的感覺,這是我喜歡辣的原因。

 

P:Zoran我們正在試某些東西,只要一點點開始…

 

P:在你上面是樹枝。

 

Zoran驚恐地看著提爾迅速自鞭)

 

Zoran:好了好了好了…噢雪特。(還沒開始提爾背就紅了)

 

Zoran::攝影機現在會拉近到你們臉上,要顯得很痛,一、二、三、開始!

 

(開始自鞭,瑞查打得超級超級超級超級…輕。)

 

Zoran:拍許奈德!他看起來就是個真男人!瑞查,認真點!

 

(譯者:你看看你被抓包了吼)

 

Zoran::喘口氣。數到三你們再開始,OK?一、二、三!

 

Zoran:你們全在鏡頭中、繼續!

 

(拍完後大家一起狂笑)

 

Zoran:他們在鞭打自我中得到樂趣,我很開心。我們沒有特別效果,每件事都是真的,很雷姆斯汀,我喜歡。我們得自我鞭打得用力些,我得填滿這首歌、用一些更多的場面,但每件事都顯得很棒。樂團很開心,這是最重要的事情,每個人都是。

 

(換場景再繼續鞭)

 

Zoran:鞭打自己!

 

(道具師有點驚恐)

 

S:影片中的自我鞭刑對我來說是個很重要的經驗,我記得我自願在寒冷之中這麼做兩天,非常棒的經驗,成千上萬的宗教信徒自我鞭刑,為了各種理由,你會真的感受到自己、當你這麼做的時候。

 

P:我在結束後感覺更輕盈了,我指…你一定會有理由來作自我懲罰,為了錯誤和種種,而且突然地…這就像是種釋放!像是重新開機的按鈕!

 

Zoran:大夥們!重要的是你們衝向他、抓住他、並將他扔倒在地,所以他會躺在這兒,用嬰兒蜷縮的姿勢,然後其它人過來踢他揍他,用棍子,當然不是真的!

 

(提爾作出求繞樣)

 

Zoran:當你們把他推倒在地時他必須躺在這、像這樣!然後其它人再過來,他們俯身向他、像這樣踢他。(提爾作勢哭叫在玩)然後他們再用棍子打他。

Zoran:沒有排演、先來拍一次!

 

P:提爾,別抵抗啊~

 

(村民露出擔憂的神情)

 

S:瑞查、讓其它人也能走。

 

Zoran:輕點!再打再打!拉他的耳朵!

 

(弗拉克踢得很勤)

 

Zoran:用你的靴子踩他的臉,輕點。(瑞)很好!踏在他臉上!再來!還有拳頭,繼續揍!

 

Zoran:現在走出鏡頭,走開,你繼續躺著。

 

P:這有點太長了。

 

Zoran:很好!抱歉提爾,不過看起來非常棒。

 

奧利:這真是夠了,我得說。那藍色的東西是啥?他的內褲的樣子。

 

(眾笑)

 

P:我們得剪掉內褲才行。他沒有真的掛掉吧,嗯?

 

S:很棒。

 

P:他真的掛了嗎?

 

O:當然,看看他的頭躺在那的模樣!

 

(拍攝翻床)

 

T:下面?

(對,床底下)

 

Zoran:你可以把你的衣服脫了嗎?就像鞭刑一樣,把它脫下。

 

(瑞查和提爾看鏡頭)

 

Zoran:現在很冷,沒辦法再運轉了…太冷了,不動了,抱歉,但看起來很棒。

 

(如果圖像可以用的話你們就收工了,我知道你們是很棒的學生,請等到提爾下課吧)

 

R:當然我們會等,

P:在旅館裡等!

 

(眾沒良心笑)

 

(雙吉他手擊掌XDDD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