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歸途


──柏恩哈德閉上眼睛,在弗雷特里西鑽進他的懷裡同時,向黑暗中正注視著他們結合的聖女、為他們所共同背負的命運祈禱。



節一










故事的真相說完了,柏恩哈德在傾聽時一直握著他弟弟的手,作鼓勵他說下去的支持,弗雷特里西抹了抹淚濕的臉,模樣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歷經大風大浪的人第一次對人訴說過去的事情那樣哀傷。

站在門外的一群大多也都失了眼眶,瑪格莉特忍不住將臉埋在她的弟弟羅索肩膀裡小聲哭泣,女性聽眾總是會投注更多的情感。


柏恩哈德嘆了口氣,將弗雷特里西給圈入懷裡用力抱著,他的眉頭始終深深鎖起,凹陷的縐褶比以前都還要深刻,柏恩哈德忍不住又用手摀住自己的眼睛,肩膀也開始微微發抖起來,好像是在按捺什麼似的。



當米利安和羅索等人正在想他大概要和終於肯與自己相認的弟弟來個熱淚擁抱大團圓的時候,柏恩哈德突然放開手,在所有人面前,惡狠狠地給了弗雷特里西一拳爆栗。


「幹!」


弗雷特里西痛得飆了髒話,沒想到臉色完全黑掉的柏恩哈德又給了他的胸口一拳…幸好柏恩哈德自己也有傷在身,看呆了的眾人默默地望著兩個都痛到縮在沙發上的兄弟想。


「去你的!結果你竟然是為了這種事跟我鑽牛角尖?」

扯動到傷口的柏恩哈德還是忍不住破口怒吼,揪起弗雷特里西的衣領又給他一記慘痛的頭槌,如此就不會扯到胸口的傷口地揍他。

「還有、他媽的最好是有人記得三歲以前的事!你竟然為了一個三歲小孩做的約定堅持到現在?你是白痴還是真的腦袋被炸爛──他媽的我最好想的起來才有鬼!」


「我就記得啊!」

痛到哭的弗雷特里西抗議,隨即又遭到一記不留情的惡毒頭槌狠擊讓他的眼淚飆更兇。

「王八蛋混帳柏恩哈德你竟然這樣對你弟你有沒有良心啊!!」

「你記得是你家的事!你老哥我根本沒印象還一個人拼命想了好幾個月…媽的我現在揍你打你都是理所當然!!」




柏恩哈德的太陽穴和頸子爆出了青筋,弗雷特里西又挨了一拳,他委屈地扁起嘴。


「可是我真的記得啊,混帳柏恩哈德…我就只有你而已,我不記得你還能記得誰?你竟然這樣子…嗚啊啊啊嗚嗚──…」



柏恩哈德掄起的拳頭停在空中沒招呼上弗雷特里西已經紅腫的額頭,他瞪著正像個小孩子哭起來的弗雷特里西好一會兒,才挫敗地摀住臉、搖了搖頭。



「真是…你不是精明得可以把我騙得團團轉嗎?」柏恩哈德極其無力地問,

「為什麼偏偏在這種小事情上堅持成這樣…你知道如果我沒找到日記,我就真的再也想不起你,再也沒辦法見到你了嗎?」


「現在不就見到了。」





弗雷特里西委屈地摀著額頭的瘀青含淚瞪他,柏恩哈德嘖了聲,他對弗雷特里西的白痴整個沒輒了…社會心理學研究者早就證明正常人不太可能保留三歲以前的記憶,最多只有破碎的糢糊畫面…柏恩哈德懶得再就這個該死的點去罵弗雷特里西了,反而是那個為了埋這個梗而寫了十幾萬字的作者才該去死一死,柏恩哈德把還在哭的弗雷特里西拉回懷裡,用力吻他。


被強吻了幾秒後,弗雷特里西才不甘不願地張開嘴讓他的舌頭鑽進來,等到柏恩哈德索求滿足後,他才放開弗雷特里西把它拉起來。


去哪?弗雷特里西皺著眉看柏恩哈德跛行的樣子,但也沒問什麼,就只攙扶著柏恩哈德幫他走過門外人群。



在兩人經過手下之間時,柏恩哈德注意到里斯的臉相當蒼白,甚至帶有明顯的恐懼──藍眼睛在自己與弗雷特里西之間不斷來回游移,弗雷特里西只輕輕瞥了里斯一眼,他立即就低下頭去不敢再看他們兄弟倆。



柏恩哈德的心中大概有底了,他們進入會議室,柏恩哈德鎖上門、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要弗雷特里西坐自己旁邊。


弗雷特里西在他脫自己衣服時瞪大眼。


「欸,你可是中了三槍耶老哥,會不會太…如果你真的很想要的話我可以用嘴…」

「閉嘴。」



柏恩哈德不容他抗拒地扯掉弗雷特里西的衣服,在內層的衣物滑落時,那些還沒消褪、不屬於自己的曖昧痕跡讓柏恩哈德冷下臉來。



「我會解決他。」

柏恩嘶聲說,弗雷特里西露出苦笑,拉住他握緊的手。


「別這樣,他並沒有違反約定,而且你醒了啊。」


「你還和他講約定?」柏恩哈德狠瞪他一眼,推開試圖用親吻安撫自己的弗雷特里西。

「媽的,我知道總有天我得宰了他!」



柏恩哈德迅速起身,立刻被弗雷特里西拉回去,他緊緊抓住柏恩哈德的手腕不放,那隻綠色眼睛嚴肅地看著他。




「不能殺里斯,他並沒有違反約定…阿奇波爾多把這張王牌交到你手上,但他卻沒有教你使用這張王牌的方法,柏恩哈德。」


「里斯的確強暴了我,但是他得為此付出代價,你想想看嘛柏恩哈德,他怎麼可能會認為我不會告訴你這件事?如果你沒殺他、還讓他繼續留下為你做事…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吧柏恩哈德?」


「你要想,那個人會一輩子活在對我倆的恐懼裡,他絕對不敢違抗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人所下的命令…你要將一個人牢牢掌握在手裡的話,並不是要讓他對你心存感激…而是要讓他打從心底怕你啊,柏恩哈德。」



「…我不要用這種方式。」柏恩哈德嗤了聲,

「就算是失去一張王牌,我也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你是我弟弟啊。」



「啊啊,你沒搞清楚一些事哦。」


弗雷特里西將身子貼向柏恩哈德,輕輕蹭著他的胸口,一隻手伸到他跨下來回撫摸,那張臉上帶著抹惡意的笑容。

「事情並不會這樣就算了,不會因為相認後我們兩個就一筆勾銷…你想得太美好了,天真的柏恩哈德。」



柏恩哈德沉下臉,不發一語地看著笑得相當邪惡的弗雷特里西。

「別忘了,我是你床伴喔,我是為了折磨你才來的,不要想改變我的劇本…就算我被里斯強暴好了,你也還不是這樣對我?」


「弗雷特里西,住手,別再演了。」



柏恩哈德抓住他在自己跨間逗弄的手,沉痛地阻止他的弟弟,弗雷特里西甩掉他的鉗制,露出嘲笑的表情站起身,將手勒在柏恩哈德的頸子上,力道並不輕,足以讓他感到幾近窒息的痛苦。


柏恩哈德沒有掙扎,他只是哀傷地看著那隻閃著滿滿惡意的綠色眼睛,欣喜和痛苦將這張好看的臉幾乎扭曲成兩半,成了恐怖的面貌,弗雷特里西輕輕吻了他的額、鼻尖和嘴,動作溫柔得完全與掐在柏恩哈德頸子上的力道天差地遠。




「我說過了,只有這樣做,我才能原諒自己…」

弗雷特里西輕聲呢喃,放開手指,悲傷地看著他的兄弟。

「我知道這很痛苦…我們是亂倫的兄弟,該下地獄才對,但是我會和你一起痛苦,所以你別改變對我的態度,拜託。」


「怎麼可能…」

柏恩哈德搖頭,

「你是我比兄弟還親的骨肉…我們可以一起痛苦沒關係,但我不可能再那樣子對你,你可以不要再堅持你那所謂的修羅之道了,好嗎?」




「怎麼可能。」


弗雷特里西笑了出來,刻意模仿柏恩哈德的口氣。

「那麼,如果你想對我好的話,我只好去找里斯讓你更難受咯──」

「你敢!」


柏恩哈德猛地扯下弗雷特里西用力吻他,力道大得讓撞在一起的嘴唇間常到血腥,弗雷特里西抱住他的後頸得意地回應他的吻,柏恩哈德狠狠咒罵中計的自己,但還是將他該死的弟弟給壓到會議桌上去。












「你幹嘛一開始不直接表明身分、硬要繞這麼大一圈?」


在性愛推送的喘息聲中,柏恩哈德突然開口,他因為傷勢的關係並沒能太過用力,躺在會議桌上的弗雷特里西兩腳緊緊環住他的腰讓他不用那樣累,弗雷特里西虛弱地笑了下。


「我不想死。」

「我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
柏恩哈德譴責似地深頂了下他,弗雷特里西猛吸口氣,抓在他上臂的手指揪得更緊。


「我不會在沒查明之前就隨便殺掉你,反而是你那樣亂搞才會有生命危險。」


「唉啊…這樣才能把你騙上床嘛。」


弗雷特里西用問心無愧的口氣說,並對柏恩哈德眨了眨那隻閃著頑皮光芒的眼睛。

「不過我說你還還真夠自戀的,竟然會愛上用你自己做出來的我,嘖嘖…噫!」



「再提那件事我就讓你走不出去。」



柏恩哈德警告,雖然這句話並沒有什麼把握,可能依他現在的身體狀況連做完都已經很勉強了,弗雷特里西噘起嘴,挑釁似地將臀部更拱向柏恩哈德。





「那就試試看囉…哥。」





該死。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