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三



五年後 義大利 翡冷翠



「雷賽普斯來了!」


在聖母廣場上嬉鬧的小孩子群中,突然有道尖銳的聲音大喊,隨即他們全部衝往那個帶頭的所指方向去,一個高大的孩子俐落地從白色的磚牆上跳下來,以鷹雄接受人民歡呼的姿態對他們舉起手。


八歲的弗雷特里西看起來比他的實際年齡大上許多,他比義大利的小孩都還要強壯,運動讓他看起來不再肥肥圓圓了,變成了有如田徑選手般的體格。

每個廣場上的小孩都認識他,管他叫做領袖,這是弗雷特里西用的第一個假名,他在一本武器的圖鑑上看到這個名字,覺得非常帥氣。


事實證明弗雷特里西就和這把傳說的武器一樣出眾,與生俱來的強壯體質讓他打遍翡冷翠無敵手,甚至連中學生都對他敬而遠之,每天下午他都會到聖母廣場來玩,有時買點東西回去,商家都認識這個親切的好小孩,他們知道他和一名退休的老醫生住在山坡上,儘管他們從未見過那名醫生。


今天弗雷特里西一來就打敗了幾個正在打女孩碴的中學生,踢他們的屁股一頓,無論那幾個十二、三歲的孩子怎樣努力就是打不到弗雷特里西半下,最後全都落荒而逃。

這的小孩全把雷賽普斯當成英雄、領導者了,問他今天要帶他們玩什麼?弗雷特里西露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




「我們來玩鬼抓人。」



如果是一般小孩提出這種建議,那麼大概沒幾個小孩會有興趣,他們可以玩樂的選擇太多了,但如果是從領袖口中說出來…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他們玩鬼抓人的範圍是整個東邊的住宅區,只要在這範圍內,抓鬼小隊可以進入任何地方找鬼的下落,他們會爬上屋頂、牆壁,使出渾身解數來抓鬼,但是沒有人成功抓到雷賽普斯過,他總會在被團團包圍時,以驚人的攀爬力逃到牆壁上或屋頂,讓那些小孩氣得牙癢癢。

小孩們把抓到領袖當成一種至高無上的目標,在街巷中拼命奔跑想追上他,但雷賽普斯走起牆壁卻和普通地面一樣輕鬆快速,還會突然鑽入某個縫隙不見人影,讓你氣得想要放棄時,又冷不防地在下個轉角突然衝出來嚇死你。



在整座城市裡的嬉鬧聲中,時間總過得特別快,下午時分馬上就過去了,夕陽開始泛紅之前,還是沒有人能抓到雷賽普斯,這名小領袖得意地揮揮手,像個英雄般輕鬆跳上牆壁,瀟灑地消失在大家面前。




弗雷特里西這五年來每天都過著這種自由的生活,他沒有到學校上課,但拉姆把他教得比其他小孩還聰明。弗雷特里西像跳房子格數一樣,左腳然後右腳地跳過一排低矮相連的屋頂,有些在陽台上曬衣服的居民看見他也沒生氣,對他招了招手,送他一些剛採摘的水果,因為他會幫忙把被海風吹到屋頂的衣服撿回來。


這美麗的城市就是弗雷特里西的遊樂場,他漫遊其中,如同表演的藝者那樣悠然自在。


晚風挾著海的鹹味拂過他修短的灰髮,弗雷特里西走上一連長串的白色樓梯,快到家了,他開開心心地把玩著那幾個水果,打算等下要跟博士炫耀他今天又打敗了幾個傢伙。


一開始拉姆不太讓他和城市的小孩接觸,但天性好動的弗雷特里西很快就用爬屋頂爬牆壁來發洩那些用之不盡的體力,拉姆就要他繼續這樣訓練自己的靈活度,之後也沒再多管他了。



這些年來弗雷特里西學會了道地的義大利語,講得和本地人一樣好,除了開始變得深邃的五官以外,幾乎沒人會把他當成外地人,他還是會說德語、英語,拉姆教他任何自己會的東西,而對新鮮事物總有高度好奇心的弗雷特里西也學得很快,他也花了很多時間去看市民的生活,學習他們有趣的地方。


不過弗雷特里西還記得翡冷翠之前的記憶,他記得任何看見的是贏,但他答應了博士不再提起它們。




弗雷特里西走上山坡時,發現數台黑色的、不是義大利廠牌的陌生車子停在那棟不起眼的小屋前,他感到心臟停了下,本能察覺到不安,屋子裡有人,而且很多。


但博士在裡面。弗雷特里西扔掉水果,迅速衝入門裡。








在空氣內散開的粉色霧狀血花令弗雷特里西呆住了,有三、四個穿黑色西裝的人站在倒臥的拉姆旁,白色襯衫上有紅色的寫點,一名最高大、皮膚深褐色的男人回過身,看見了弗雷特里西,弗雷特里西認得他,他們曾經在地下室見過。


「拉姆!」

弗雷特里西衝到拉姆身邊尖叫著扶起他的肩膀,已經頭髮斑白的研究者滿口是血,牙齒被打落了好幾顆,一個人粗暴地踢開弗雷特里西,掄起拳頭便繼續毆打這名背叛者。

弗雷特里西尖叫著養阻止他,有人把他拎起來、扔到房間角落去,如驟雨般的拳頭落在無力反擊的肉體上,激起破碎的血水。


「打死他,再把孩子帶回去。」



米利安冷冷地下令,弗雷特里西深吸口氣,第一次面臨到死亡強大的沉重壓迫感讓他原本靈活的身子怎樣也動不了半分,他呆愣地坐在洗手台下,看著那些人不斷痛擊那個他所熟悉的博士。


有人拿起擱在門邊作擋的石塊,狠狠摑擊應該是頭部的地方,可怕的血肉模糊聲讓弗雷特里西完全嚇呆了,他睜大眼睛,突然一抹東西啪地打到他的臉上,流下,血點,肉末,飛濺。



一陣可怕的轟然巨響在弗雷特里西腦中炸開,讓他明白了死亡究竟是什麼意思,他無聲地蠕動嘴唇、看著那些人停止動作,雙手沾滿了可怕的穢紅。




不要。
弗雷特里西無聲地說,眼淚大顆大顆地滾下他的臉,他看著那具在地上靜止不動的身體,拉姆原本福樣的身體已經變形,他縮起身子,兩手緊緊抱住頭,發出無聲的尖叫。



那些人先清理手上的污血,並不急著來抓弗雷特里西,他只是個剛被死亡和血腥徹底洗禮的小孩,動也動不了,他們大可以慢慢來。




但在他們這樣大意的同時,原本應該是死亡了的研究者動了下,米利安呆住了,其他人也看得嚇呆了,他們看著那個五官已經模糊到認不清輪廓的「人」爬起身,以搖晃而踉蹌的動作,猶如行屍般地走向洗手台下的弗雷特里西。



弗雷特里西嚇壞地看著博士伸出扭曲的雙手,將他給撐起來。





在弗雷特里西撞上窗戶、玻璃碎片飛濺間,他確信自己聽見了拉姆的聲音,模糊難以聽辯,但是他還是聽出拉姆說了些什麼。





為你自己活下去








像一場惡夢驚醒,幾乎是在弗雷特里西落地的同時,他彈了起來,後頭發出可怕的怒吼聲,弗雷特里西回頭,看見那名高大的副官衝出門追向自己。



他高大的身影所挾帶的壓迫感讓弗雷特里西嚇得失去理智、沒命地往前就跑,眼淚和尖叫佔據了他的氣管及肺部,無法發揮出平時的爆發力,那陣可怕的沉重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在弗雷特里西的眼角餘光看見了,那隻可怕的巨大手掌幾乎要碰到自己──



弗雷特里西深吸口氣,他低頭、全速衝向了山丘的邊緣,在米利安的首要揪住他的後領前一刻,弗雷特里西跳了出去。





在他的身體被地心引力捕捉到而開始向下墜落時,弗雷特里西閉上了眼睛。








「該死!!」




米利安咒了聲,他衝回屋子要手下去抓人,但他卻看見倒在地上的拉姆身體正發出可怖的一閃一閃光芒,立即轉身逃跑的反應讓年輕的米利安在自爆的最後一刻,躲開了死亡的眷顧。














劈哩啪啦的樹枝折斷聲不斷在弗雷特里西耳邊掠過,他摀住臉以免被刮傷眼睛──然後整個身體落入了水裡。


他衝出水面,愣愣地看著自己落入的這個蓄水池──是老派的居民挖來灌溉樹木用的,僅僅一口狹窄的水池而已。


幸運眷顧著他。





沒有時間去想那些無稽之談的事情,弗雷特里西的身體在冰冷的水裡醒了過來,他游上岸,本能性地向偏遠的樹林裡沒命地衝去,然後他聽見一聲巨響,弗雷特里西錯愕地回過頭,在枝葉遮掩之間,看見原本他和博士居住的山坡上冒出可怕的黑煙,在暗紅色的天空中緩緩升起,煙霧的形狀有如死神的骷髏對他微笑。






拉姆──!!弗雷特里西尖叫了聲,轉身繼續向前逃跑,翡冷翠市傳來火警警笛的長嘯,猶如巨大可怖的死神緊緊追逐在後。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