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GOD 節二





他們走進黑龍會長辦公室,金剛含進門後就將他給扔在房間中央,自己轉到會長桌去、重重坐下。十文字環顧了下四周,深色的檜木書櫃,家具,雕花繁複的精緻裝飾物在櫃子上收得整齊,他的會長桌上散放著一些資料夾、紙張還有鋼筆,讓十文字不禁想起經典電腦教父中的場景。


門又打開,那些有著年紀的幹部們走進來,雲水也在其中,金剛含瞪他們一眼,但那群人沒有退讓的意思,逕自在房間撿了一邊排排站。



「煩死了…」阿含掃開手邊的紙張,決定無視其他人存在,瞪向十文字。
「好了,現在快點說,你找老子找到這來有什麼事?」



十文字也看了旁人一圈,有些猶豫,但阿含似乎已經決定這樣下去,而那些人也沒有走的可能。



「…我想和你談筆交易。」

十文字索性不再去注意那些令他不快的眼光,說出他的要求,金剛含抬起頭,速度快到像是驚訝,但他很快就把那些多餘的表情壓了下去,以睥睨的角度看著十文字。


「交易?」他刻意強調的重複,交起十指頂住下顎,

「我聽錯了?告訴我應該不是我的耳朵出了問題吧?一向正直過人正義感過剩的你,竟然會向我說這個字?」



「沒錯,你耳朵好得很,我就是想和你交易。」十文字沒有被挑釁地說。

「為什麼?」含以天真疑惑的嗓調柔聲問,
「我為什麼要和你交易?你該不會以為我會和一個多次羞辱過我的傢伙交易吧?」

「你會的,不是嗎。」

「喔,沒錯,我的確會,」金剛含鬆開交握的手指,狡詐地咧開笑容,
「例如跟那個賤人蛭魔妖一…背叛過老子我還是讓他搞,怎樣,你也和他一樣要搞誰嗎?他的目標不是早死了,今天新聞可是很大的呢。」





十文字沒答話,他那雙淡色的眼珠直直地看著藏在墨鏡後的黑眼,讓他明白自己並不是開玩笑。




「我知道你能做到這件事,」十文字突然開口,
「而我也只能找你幫忙了,這件事只有你能幫我,也只有你作得到而已,所以我只能找你。」



「喔?好委屈啊?」金剛含吹了聲口哨,「讓我想想,你之前是怎麼侮辱我?在所有人面前讓我顏面盡失…現在你倒反過來求我了,是什麼讓你突然變成這樣?是為了誰,又是那群廢物嗎?」


「瀨那。」

十文字平靜地說,對著那雙藏在墨鏡後的鴉眸,他真希望阿含拿掉那層礙事的東西。


「小早川瀨那,也就是EYESHIELD 21。」





這名字在會議室中一出現便造成了陣騷動,金剛含愣了下,他伸出支手指摩娑著太陽穴,像在苦惱。

「你想要我做什麼?」他輕聲嘆息,「你該不會蠢到以為我會幫你找到他吧?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你這白癡…」




「我沒有這麼要求過你,」十文字沉下臉,他的拳頭緊握著,有些顫抖。

「我只是希望你公開保護他…讓其他黑道別再追殺他。」




「你瘋啦!?」雲水突然大吼,他的情緒相當激動,其他幹部們看起來也幾乎都是如此,
「你以為他是誰?路邊的無名小卒?就算黑龍真的是紐約第一大黨,但EYESHIELD 21是全美國的問題!你這個不懂分寸的白痴!」



「閉嘴,雲子。」

含低喝了聲,雲水愣了下,忿忿地看著阿含。


「阿含…!」



「誰准你說話了?」

金剛含起身,踱步踩到十文字前面,他拿掉墨鏡,鴉黑的眼冷冷地看著十文字。





「況且這傢伙也只有我能罵而已,輪不著你。」

他扯了下嘴角,輕拍了拍十文字的臉頰。


「你這個笨蛋…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
十文字急促地說,那雙終於坦露在眼前的黑眸,他仔細地看著它們,希望能找到些許的溫柔去依賴。

「我當然知道,我當然知道這樣很蠢…但即使是只有0.001%的機會,我都會相信瀨那還活著,所以我才來求你!」



「你真傻,」含忍不住笑了出來,「真的,這世界上大概沒幾個比你還蠢了,你知道如果我答應你的話,黑龍會將因為這件事而瞬間樹立多少敵人嗎?你又提得出什麼條件讓我答應?」





十文字咬緊唇,淡色的眸閃著奇異的光芒。





然後他啟唇,聲音有些乾亞,像用盡全力才擠得出這些字句。




「我,把自己賣給你。」











金剛含的神速反應讓他能在那些聲音脫離十文字舌尖時便明白他的意思,但他歪了歪頭,像是在解讀這些話一樣。




「真傷人,」金剛含笑了下,他的左手轉動著右手中指上戴著的飛龍戒指,

「整個黑龍會也換不到你一個點頭,現在區區一個死矮子廢物竟然讓你願意賣身給我…我為什麼要答應這種侮辱到極點的交易呢,一輝?」



十文字沒回答,他靜靜地看著含,後者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深。



「我插過你幾次了?不管是強暴你還是你自願張開腳…即使是現在,我還是隨時都能違背約定,把你給抓回來綁在床上…你說,這交易有哪裡吸引我的地方?如果我不答應,你又會怎樣哀求我呢?」



「我把自己全部給你,」十文字垂下眼,再抬起,重新直視含審問般的目光。



「連我的身體、靈魂,還有心。」








那張殘酷的臉沒有情緒表現,至少在其他人眼中看起來是如此──這話聽在他們耳中並沒有太大的差異,但十文字確信,就像他最後一次見到含時,在他那雙墨眸中所看見的情感,在動搖。


薄情的唇微啟,但沒有聲音吐露,十文字緩緩吸了口氣,向他,向金剛含露了個很淡的笑。





「如果你不答應,我懂你的立場,而你也懂我的個性…我並沒有這麼蠢…」


他抿唇,試著想像起黑龍離開的那天晚上,他背後的金剛含所有的表情。





「我會離開,退出你的生命,永遠不再出現在你面前。」








然後他再沒有動靜,他也沒有,只是一直看著彼此,像是要直接看進對方的靈魂裡去那樣。







金剛含很討厭這種感覺,從小到大,他只有少數幾次感受過這種名為「緊張」的煩人情緒,少到他都想不太起來。


但現在,他感覺到自己的額頭覆了層薄汗,在這種天氣裡,即使室內開著昂貴的空調暖氣,也不能解釋成熱得出汗…況且他相當清楚自己他媽緊張的理由。




緩慢地,含伸出手,向那張強笑著的臉伸去,含總覺得這不太真實,需要用手去親自確認。







「阿含!」


雲水的呼喊將他的理智猛地拉回,但不知怎地他只感到厭煩,黑龍會長冷下臉,看著那些爭吵起來的幹部們,雲水站在他們面前,那張熟悉的臉卻寫滿令他討厭的自以為是的擔憂。





「吵死了。」


他咒了聲,懸空的手指不再猶豫,撫上那張刻有黑色逆十字的刺青,指尖瞬間傳來的體溫夾帶的電流令金剛含瞇起眼,仔細溫習這種好久未電得他整個心酥酥麻麻的感覺。



「我金剛含,把原本的一切都給丟了來完成你們的大業,滿足你們的欲望,讓你們現在可能享盡榮華、坐擁黑龍會旗下的財富和權力。」



含悄聲說,他貼近了十文字的耳畔,細細嗅著他髮間的淡淡香味,廉價的洗髮精。


「現在你們的一切是建築在我的犧牲上…難道經為你們做了這麼多的我連選擇自己幸福的權利都沒有嗎?」







十文字閉上眼,將臉埋入那件昂貴的西裝中,雲水張嘴想說什麼,但最後他還是將那些都給吞了回去。






阿含在笑。他看見了,他是真的第一次看見阿含笑得這麼開心,不帶殺氣不帶慾望,像個平凡的男人一樣的笑──雲水害怕,他就是害怕他那天才的弟弟被拉回平凡的世界,他是做了多少努力才將他捧到這裡。



雲水也感到痛苦,因為她突然發現,那樣努力把弟弟留在天才位置上的自己是如此殘忍,那些控訴,其實是金剛含對自己的控訴。




因為自己不是天才的罪惡,而需要他得去彌補這份遺憾。










含勾起十文字的頭想吻他,卻給躲開。



「喂──」

「瀨那,」十文字催促,他的表情擺明沒得商量,

「拜託,先幫瀨那,他沒辦法等,這花不了多少時間。」




「嘖,」阿含不滿地向旁人招了招手,示意去動作,「但我要先聲明,那死矮子說不定早就被…」



「拜託了。」十文字阻止他說下去,他的手緊緊抓住阿含的手腕。

「只要這麼做就好…我相信他還活著,即使…」




「真拿你沒辦法。」




含轉過頭去,假裝在吆喝手下動作快點,但其實是他很不習慣面對這樣的十文字,軟著聲音拉下臉卻又彆扭地裝生氣來求他的十文字…面對這樣「撒嬌」的他,金剛含有些懊惱地發現自己不太可能說出「不」這個字,只要十文字用那種眼神和語氣的話。













費城,靈魂隊休息室中,瀨那正幫瓊打包著行李,他們明天要飛到紐約去,邦喬飛的飛行公路巡迴已經敲定了,團員們要會合準備巡迴事宜,瀨那不知道瓊打算把自己安置到哪去──瓊正坐在電視機前看新聞,總統大選快到了,這令他的神經變得有些緊繃。



在瀨那收得差不多時,他踱到瓊的沙發旁,想問他明天的事,瓊在把目光轉過來之前,新聞主播的表情突然把瓊的目光又給吸了回去。






『接著為你緊急插撥一則新聞…紐約最大的黑幫,黑龍會發言人突然致電到各大新聞台…』

「黑龍會?」



瓊皺眉,然後他聽到瀨那倒抽口氣,新聞主播慌張地將畫面導向後方攝影棚的電腦,放大的畫面中有個男人,他燙著頭跋扈張狂的長長雷鬼粗捲,兩隻腳交疊、囂張地放在桌上。




「喂,渣子們,用好了沒啊?本大爺沒什麼耐心等!」
那男人一開口就是連環的粗字,旁邊有窸窸窣窣的聲音,瓊判斷應該是他的手下所發出的。

「好了?嗯,全美國的廢渣白人們聽好了,給我把你們的眼睛好好放在本大爺身上,」





那男人咳了聲,將雙腳給放下桌去,瓊看到他的右手中指上戴著之戒指,金剛含也毫不吝嗇地對攝影機比出他的中指──主要目的其實是給觀眾看戒指。



「老子是黑龍會當家會長,金剛含,今天有件事要跟你們這群廢物聲明一下,」

阿含撇撇嘴,瞪了鏡頭旁邊一眼。


「…雖然有點不太甘願──渣子你那是什麼眼神?──總之他媽的那個叫做小早川瀨那的死矮子廢物好像有很多人都想找他算帳是吧?只不過就是個跑得比較快的廢物──好啦,我知道我知道你很煩──EYESHIELD 21從這一秒開始,我黑龍會將他納入黨內保護,你們這群傢伙應該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吧?」





電視機上的男人拿起放在案頭的鋼製紙鎮,那張冷冽的臉扯了個比室外低溫還要令人發涼的笑。



一陣恐怖的金屬擠壓聲從他的右手中溢出,那團在指間已經嚴重變形、似乎是方才紙鎮的物品落在桌上,發出沉重的悶響。





「膽敢向我黑龍會挑釁的人…不管你們是哪個州的,我以黑龍會的傳統發誓…一定會讓他明白──什麼叫做力量。」






語畢,金剛含一個彈指將那團揉爛的金屬向螢幕射來,看似簡單的輕微動作卻讓畫面整個應聲裂開,他起身、往旁邊撈住某個人的手似乎要拖他離開,那個人卻把他留住,湊在他耳邊說了些話。



瀨那搖搖頭,雖然那個人的側臉只閃過畫面一下,但他能夠百分之百確定,那個黑色的逆十字刺青屬於誰…褐色雙眼瞬間朦朧起來,但他用力地將眼淚快速抹掉,繼續看下去。





「…嘖,知道了──還有那個死矮子給我聽好!如果你還沒被幹掉就快滾回來紐約!」









阿含不耐地抓著螢幕鏡頭吼了這句話後,畫面就中斷了,轉而出現的是攝影棚中滿面錯愕的主播群,瓊沒再看那群主播慌張的拙樣,他轉身看著瀨那,瀨那也看著他,帶著一臉淚。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