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雪

前言





看篇名應該就知道是狗血不用錢,而且這還是我第一次取得這麼言情小說的日式名稱…為什麼在敲定了十五萬字左右的長篇大綱之後,我的感想是這個?

果然人該定期給自己挑戰,壓力累積了三天,一直在猶豫要開新篇否?尤其這是死了的角色和不知還有沒有戲份的配對。
這三天內我真的非常苦惱、掙扎,甚至煩燥不安,但是寫到這時我才驚覺,想這樣多幹嘛呢,有實力完成的為何要猶豫,即使同時進行著其他兩篇長篇。



還有,決定回海賊界的關鍵,就是艾斯之死;我花上了一年去接受(即使還是不敢看漫畫)尤其是知道了斯摩格當場看著艾斯死的場景,更是覺得痛苦。
(另外好像海賊界的斯艾/艾斯有部分創史文是我引起的?)



應該寫下去,我這樣對自己說,放不掉的牽掛阿。

又翻了翻以前寫的海賊文,試圖找些靈感,沒料我卻給自己的國中作品雪哭給感動得要死…(我現在都要大三了說)又想起當初許多人想要雪哭出本的事情,於是決定因著雪哭的架構,繼續寫這個黑道的故事。

此篇一樣和雪哭有關聯,但沒看過也不受影響,而且這關聯幾乎看不出來,甚至以後預定要寫的魯娜版雪哭都是一樣,但基本上就是時間點穿插而已,至多有魯夫出線的戲份。




嗯,必要性的警告先行提出

Smoker X Ace
斯摩格艾斯 同人BL向
架空半架空
黑色美式寫法,部分虐H,有H的部份也是激H以上。
長篇(估十五萬字)


※儘可能不棄坑…



廢話就到此了,讓我們在這個暑假迎接熾熱的雪吧!
對了,沒意外的話最後雪系列三篇會集結出本(索香、斯艾、魯娜)
不過那大概要明年了(笑)。

















火之雪 序





「小鬼,這不是你這個年紀和身份該來的世界。」

冷冽地語氣中明顯是嘲笑,一名與常人不符的高大身形男人用著他那雙銳利的白色眼瞳刺向前方、半伏在地的男孩。

那男孩看來只有十三、四歲的年紀,而且,蓄著白鬍的男人從他身上的衣著和那張相似的面孔能夠猜想,他的身分並不普通,甚至可說是大有來頭。


這也是他嘲笑的原因。





「可惡…我才不是小鬼!」

男孩忿恨地抬起頭,在那張佈著幾顆雀斑的臉上有著血跡斑斑,他用盡力氣地勉強站起身來,摀著左臂上不斷汩汩冒血的傷──毫無畏懼地看向那高大的男人。


「管他什麼身分,我只知道我想加入白海會!」






再次聽見男孩豁出一切的大吼,白鬍子嘆了口氣,忘了圈被打倒在地、躺在男孩後方的部下,那是他的兄弟、他的兒子,他也是因此來到這,面對這個突然出現的小鬼。


他身旁沉默許久的年輕人靠了過來,小聲與他耳語。





「老爹,要我幹掉他嗎?」

「不了…這孩子的確有天份。」


高大男人捻了捻他那傲人的白鬍,又再次以居高臨下姿態打量男孩。







「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都跟你說我不叫小鬼,我叫艾斯!」


自稱艾斯的男孩噘起嘴抱怨,但似乎只能得到男人的訕笑,白鬍子又笑了幾聲,有如雷般響徹。


「艾斯,你的全名該不只這個吧,你以為那張臉瞞得了誰?」




抿緊了唇,孩子冷冷地瞪著自己身上的衣服,自他離開那而之後,這不是第一次這麼憎恨自己的身分。

突然,他的頭給人拍了拍,艾斯抬頭,驚訝地看見了個雖然冷漠,但卻有著溫柔的笑容的面貌。








「加入白海會第一件事,就是拋棄你的過去,」白鬍說,


「忘了你的姓氏和過去,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兒子,艾斯。」




這句話讓男孩愣了下,隨即感激地用力點了點頭,奔向那男人所處的黑暗世界。



















在艾斯加入白海會、成為白鬍子艾德華的乾兒子之一後沒多久,他便惹了個大麻煩──不,或者該說是有個麻煩惹上他。

當初白鬍子老爹說要帶新加入的孩子去見見世面,大家都沒料到他所說的世面竟然是和鼎鼎大名的紅海會頭頭會面…





在黑道的世界中,這個區域主要被分為四層領域,以「海」做總稱,其中最年輕的幫派無非是在近年以血腥暴力的手段,突然在校園中崛起的「東海會」,年僅十六歲的羅羅亞索隆在東海中學建立起的東海會可說是黑道中最年輕的勢力領域。

當然,黑道世家看重的不僅是能力,還有「優秀良好」的家世。
「紅海」和「白海」便是個例子,白海會的首領白鬍子艾德華與紅海會的傑克都出身於淵源流長的黑道世家,組織在四領域中最大、也是最健全的。



最後一個領域不用多題,在黑道中統稱「涸海」,乾涸之地,那些名不見經傳的龍蛇混雜之輩都歸類在此。


話題扯遠了些,白鬍子的新生們強迫自己儘可能做得正些別丟老爹臉,直視主席上的兩大頭頭──日和風的榻榻米上,身型差異極大的兩大首領正豪邁地對飲陳年美釀(或者說是互比氣勢),那傳聞中的紅髮傑克聽說最近出了點小意外而少了隻手,但他好像一點兒也不在意,用僅剩的手捧著巨碗乾了。






「是說,你用那隻手換來的『兒子』呢?」

讓隨伺的美女護士們為自己再斟碗新滿,白鬍帶著嘲諷的口氣問。

紅髮的大笑幾聲。


「『兒子』嗎…這比喻對你比較適用,不過我可不是這樣才救魯夫的──耶穌布,魯夫人呢?」




守在門邊的男人聳了聳肩。


「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孩子沒這麼乖。」




露出個無辜的表情,傑克反望了白鬍子帶來的那群新生一圈。

「你不也一樣,聽說最近多了個來頭不小的『兒子』?」

白鬍哼了聲,目光瞟向他的「兒子」們,沒料卻看不見他要找的那隻,同樣站在門邊的馬可也同樣學耶穌布聳聳肩。

「來的路上還看到,但現在卻不知道跑哪了。」


聞言傑克毫不留情地大笑起來,白鬍子沒好氣地一口乾了手上那盤嶄新。















艾斯認為,嗯,很顯然地錯不了,就是這樣──他迷路了。

在這個陌生的庭院中,揉了揉惺忪睡眼,才剛醒來的艾斯很快就做出結論,望了圈美麗的假山造景和石製拱橋,艾斯回想著究竟是在何時睡著而脫隊,他坐在造景石頭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晃著腳──嗯,老爹好像說要和個很重要的人見面,還特別千交代萬交代不要亂來…只是艾斯沒想到自己的突發性嗜睡症就這麼剛好的發作了。


不過這兒也夠大的,艾斯又看了圈庭院思索,不愧是紅髮的宅邸,光庭院就夠氣派,還放養了幾匹馬在其中自由遊蕩。





輕輕的腳步聲引起艾斯注意,他回頭,看見一名年紀比自己小了點的男孩。

對方正老大不客氣地瞪著自己。





嗯,小鬼。艾斯的心內如是想,他打量著對方圓圓的臉,蓬鬆亂雜的黑頭髮(這點讓他有了好感)…還有一道左眼下的疤痕讓艾斯好奇他的身分。




「那是我的位置。」

突然,那男孩指著艾斯屁股下的石頭說,艾斯低頭,嗯,這塊石頭的確是假山造景中最適中的一塊,高度剛好可以讓腳尖碰到水面又不至於弄濕。



「上面又沒有你的名字,小鬼。」

咧出不懷好心的笑容,艾斯得意地看到對方露出生氣的表情,沒想到男孩直接朝他撲了過來,艾斯一個閃身,然後得意地坐在石頭上看著落水的男孩大笑。




男孩在水中掙扎著,艾斯馬上看出他不會游泳──不過那水深應該死不了人?他好笑地看著男孩奮力掙扎了會,最後才好笑地伸出手幫他拉離水。




有夠誇張的,艾斯看著那男孩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模樣不禁想。那男孩很生氣地帶著涕淚又揍來一拳,這次艾斯很無奈地不做反抗,讓那年幼無力的拳頭落在自己身上。

畢竟是自己不對害他哭嘛。他無奈地想,而且他應該是這宅院主人的兒子,要是再欺負下去等下給抓到了,老爹一定會剝掉自己一層皮…







感到胸前的悶打停止,艾斯低頭看去,赫然發現那男孩竟然──睡著了?
艾斯不可置信地用指尖戳戳他的臉,從他平穩的呼吸得到答案。

這到底是怎樣的小鬼?艾斯無奈地發現他四肢緊巴著自己時想,不過自己好像沒資格說他…就是因為嗜睡症突發他才會脫隊的樣子?

於是,在抱著和自己應該是同類的情況下,艾斯握起拳頭,朝男孩頭頂就是一拳。

果然有效。
男孩馬上醒來,眨著呆愣的眼睛一副搞不清楚這是哪裡的眼神。





「哈哈哈哈…」
忍不住笑了出來,艾斯還是第一次遇到和自己有同樣「隱疾」的傢伙,他用力揉了揉男孩還溼答答的頭髮。

「小鬼,你是誰?」

「我才不是小鬼,我已經十歲了!」男孩生氣地說,這又讓艾斯笑得更大聲。

「好啦,剛剛對不起,我是艾斯,你知道白鬍子在哪裡嗎?」

男孩皺起眉,有點生氣地瞪他一眼。

「我叫魯夫,誰是白鬍子啊?」

「你不是這家的人嗎?」

「我是啊,可是我只知道傑克。」



傑克?艾斯好像有聽老爹提過這名字,在他正考慮下一步該怎辦之前,他感到自己身上的無袖背心給拉了下,他抬眼,對上男孩突然笑得燦爛的臉。



「可是我知道一個好地方喔,要一起去嗎,艾斯?」
















敘舊等雜事差不多結束後,便是東道主款待的時間,不過在傑克領著客人們、拉開用餐室的門瞬間…

嗯,好個杯盤狼藉。

首先映入眼中的是數十份已經淨空的杯碗瓢盆,在地上倒得亂七八糟弄髒了榻榻米,耶穌布的一句「又來了」顯示他們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窘況,但製造這一切尷尬場面的罪魁禍首還留在現場──不,是在現場直接睡死了。


兩個看來就是吃撐了的男孩正大喇喇倒在房間中,幾顆飯粒黏在他們的嘴角,魯夫緊緊抓著艾斯的衣服睡得人仰馬翻,至於艾斯則是大方地呈現大字型,一腳毫不客氣地跨在魯夫光露出的肚皮上。


紅髮轉頭,正好對上白鬍子那已黑了一半的臉。

「想來您已見過我家的孩子,魯夫了,嗯?」












雖然事後他倆都被自家老爹海扁了一頓,不過這絲毫不影響他們不知何時建立起來的感情,即使頭上頂著無數的腫包,還是笑嘻嘻地膩在一塊。




「我說魯夫你怎弄得這麼濕?」

雖然才剛打過小孩,不過到底還是寵愛過剩的傑克發現了,他和白鬍正坐在席上抽菸,白鬍子心情顯然非常不好,一口氣燒掉了半支煙去,讓女護士們露出焦慮的表情。




「嘿嘿,」艾斯心虛地揉亂魯夫半乾的頭髮和他一起打哈哈混過這問題。
「沒想到魯夫是紅髮大叔的兒子啊,真是剛好。」



大叔。傑克沉默了下,然後發現身邊那群沒良心的手下躲在旁邊偷笑。




「給我閉嘴,臭小鬼,」白鬍雷般的聲音讓艾斯偷偷吐了舌。
「我還沒和你算脫隊的帳!」



「唉可是老爹,就是因為脫隊我才會認識魯夫啊~」

不怕死地把魯夫的頭一起扭向白鬍子、艾斯露出牲畜無害之笑,而被扭的那位不知是太單純還是真心如此想,竟然也一起露出個光芒萬丈的無害笑容。


「對啊,艾斯很好笑耶,而且也很好心地把我拉出水喔。」




聞言傑克皺眉艾斯心虛。





「水?你掉進水裡?我不是叫你別再坐到那裡去嗎?」

「可是艾斯救了我呀。」

笑容好像真的完全認為艾斯是好人那樣,這讓艾斯打從心底佩服和喜歡這傢伙。

魯夫用力地搭上他的肩膀,笑嘻嘻地看著傑克。

「傑克,我要和艾斯當兄弟,我好喜歡這傢伙。」

欸?傑克皺眉,瞟向白鬍一眼,白鬍子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冷冷地看著艾斯,艾斯知道他的意思,他也就開心地捏了捏艾斯的臉。

「那你就當我小弟吧,誰叫你這麼矮~噫~」

「我會長得比你高啦艾斯!」

「現在就是比我矮啊哈哈哈…」



















「欸,艾斯,你的夢想是什麼?」

他兩躺在紅髮宅邸的庭院中,魯夫突然問,艾斯眨了眨眼,一時間竟答不上。

自從在紅髮與白鬍的見證下他兩成為拜把兄弟後,艾斯就獲得了自由進出傑克宅的權利──在艾斯還沒考慮好答案前,魯夫像等不及了的大聲說出他的答案。



「我要成為最強的黑道首領,把四個領域全部統合起來!」

「…你不過就是個小鬼而已,還敢說這麼大的夢想。」

艾斯忍不住吐槽,魯夫噘起嘴,沒好氣地看著他。

「誰說的,傑克說是男人就要勇敢說出夢想啊,我一定會成為黑道之首,那艾斯你呢?你的夢想是什麼?」




反而又被問了次,心知這傢伙不得到答案是不會放棄的艾斯認真思考起這問題,他先想到了白鬍子,然後自然而然地,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一陣哆嗦使他忍不住地打了個顫。




「艾斯?」

魯夫不解地看著他的反應,艾斯笑笑,裝做沒這回事地伸手、搥了搥他的肩膀。




「我要幫助白鬍子,讓白海會成為勢力最龐大的黑幫!」

他說得肯定,那一夜,他隻身殺進白鬍區內發生的事,艾斯發誓自己到死也不會忘記白鬍子收留他的恩情。

「為了這份恩情…我會用我的生命報答他,為了這個名字…」





艾斯伸出手,無袖遮掩而光裸的手臂上刻著排顯眼的刺青,那是白鬍為他刺的名字。






「即使是死,我艾斯都會赴湯蹈火,將老爹推上巔峰!」

「別想,我會先站上巔峰的!」魯夫笑嘻嘻的打斷他的豪願。

「你先打得贏我再說吧,矮子魯夫!」













只有在年幼時做的夢想才能如此單純偉大,他們從不否認

等到長大了、看了點事情後,才發現當初的夢多麼可笑



甚至夢想越做越小了,愈做愈是可悲



最後回想起來,誰還有重新說出口的勇氣




艾斯不知道魯夫是否能再說一次這樣遙遠的夢想
但至少到了最後,他知道自己並不勇敢









《序》完


────


作者廢話


同步更新於無名、冒險者天堂、鮮網三處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