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 in Sin活罪
節一







躺在King-SIZE床上不知過了多久,一直到海蘇的舌頭攻擊他,進才回神過來,意識到自己不知何時已回到家,看著那精緻的歐式天花板發楞。


他的臉頰傳來刺痛,進拉開不斷攻擊他的海蘇,搖晃踉蹌地走向浴室,然後進在鏡子中看到一張悽慘的臉,也許比在球隊裡很很操了七小時後還慘,臉上劃過的傷痕不深,但也夠深得了,斑斑駁駁的血跡幾乎流了他半張臉。





坐在馬桶上,進發愣了好陣子,任海蘇咬他褲管舔他手,黑藍色沒有聚焦落點。




吶喊前奏的手機響起,進愣愣地看著I-PHONE上顯示的號碼,是進浮竹郎,他的父親。

這還是進第一次這樣不想聽到浮竹郎的聲音,但他還是按下通話。







「兒子,好久沒聽到你的聲音了,」爽朗的男性聲音在浴室狹窄的空間中擴張,
「近來過得怎樣,比賽看來很順利吧?後天就是東區和卡羅萊納黑豹隊的總決賽了,你準備好搶這張門票了嗎?」




進恍神了下,浮竹郎這番話他聽懂恐怕沒有三成,因此他只是悶悶第嗯了聲,但這對習慣他冷淡態度的浮竹郎已經算完整回答了。



「太好了,果然是我的兒子,我這的工作也快結束,沒意外的話我能夠趕得及為你聲援──喔,有插撥,我先說到這,早點休息,下次見面記得和我聊聊你和那孩子的事,晚安。」







怔怔地看著跳回起始畫面的I-phone,無法避免地,進又看見那張再熟悉不過的臉,印象中他總是笑得很開心,但現在,彷彿3D立體般地,他竟能清楚地看見他蜷縮在那再普通不過的小房間中哭泣,整個人躲在棉被中的模樣。

誰來很狠揍他一頓。雙手緊緊摀住臉,進幾近絕望地想,再怎樣不懂得人情世故,也不該蠢到做出這種事情傷害對方。




進清十郎還是第一次這樣厭惡自己。











蛭魔將方才寫好的字條貼在Devil Bat門板上,武藏和三兄弟從字條背後看到上頭潦草地寫著「聖誕節後見,酒鬼們!」。

「所以,不用打卡上班了?」武藏首先發難,蛭魔轉過身來瞪他一眼,用力關上店門。

「進不了超級盃決賽的傢伙閉嘴,你應該要擔心並祈禱巨人隊搶不到超級盃門票而不是在這擔心你沒工作。」



「還蠻難的。」武藏笑笑地攤開手,
「他們可是美式足球界的洋基,看看那傢伙的防禦率,曼寧有他在根本不用害怕。」




技術性地不提起那敏感的名字,不過他們還是立即聽了出來,蛭魔和三兄弟一起給了武藏四對白眼,他搖搖頭,舉起雙手投降。















進還是坐在原處,他想起那天,他們坐在世貿頂樓,談著學業、志向和未來的夢想,瀨那明顯迴避的模樣。

仔細想想,瀨那並沒有告訴自己太多私事,儘管在一起時他們似乎不缺話題,也都是瀨那在聒噪,但其實,進灰心地想,他並不太懂瀨那。

除了生長在這個國家,喜歡的東西和討厭害怕的東西,他的確是對瀨那一無所知。


這是另類地隱瞞和防備嗎?用力地揪緊頭髮,進的身子幾乎整個縮在一起,海蘇靠了過來,溫柔地舔他。




進望著牠那雙藍白色雙瞳,嘆了口氣,將這頭發育中的幼犬攬緊。





「他在瞞我什麼,我真不知道,也不想去弄清楚…」
將臉埋在那身柔軟的皮毛內,進悶悶地說,哈士奇不解地扭過頭。

「瀨那,小早川…瀨那…」



抱緊了海蘇,進不禁喃喃地喚。



「我真的一點也不在意你瞞我什麼…只要你別那樣傷心…瀨那。」
















似乎,哭到睡著了。


昏昏沉沉地支起身子,腦袋傳來刺刺的酸麻感,缺氧的徵兆,瀨那揉揉哭腫的眼睛,然後看著他的房間發楞。


方才的事多希望只是場噩夢,瀨那怔怔地想,他多希望,就和以往一樣,是他自己在噩夢中哭著驚醒。




他總是會夢到這樣的惡夢,進發現了他的身分,失望地問他這是不是個玩笑,而自己嚇得全身發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甚至他曾夢見,自己一樣拿著槍,為了保護這個秘密,向進開槍。

在子彈於進的胸口上炸出血花時自己慘叫的驚醒過來,全身不斷冒出冷汗。





一樣,是夢嗎。瀨那虛弱地五住臉,他幾乎快無法分清虛實,他多希望和以往一樣,等等他下樓開店後,進又是第一個上門的客人,他會和以往一樣,點份培根三明治配杯拿鐵,然後和自己聊上一天…






「瀨那,你醒了嗎?」

門板外傳來武藏的聲音,讓瀨那嚇了跳。

「蛭魔說今天聖誕假期開始,不用再開店了...我把早餐放在門口。」




沉默了下,門外的武藏大概以為他還在睡,瀨那清楚聽見他嘆氣的聲音。







「…好好睡吧,別去想太多事,等到聖誕節後,我和蛭魔會幫你向進解釋的。」










待到腳步聲遠去後,瀨那脫下一直穿著的外套,從內襯暗袋中拿出蛭魔給他的護身手槍。

拉開彈匣,倒出子彈,瀨那看著那少了的數量沉默了會,他咧開嘴,想笑自己怎會這麼蠢,連現實和夢境都分不清,還巴望一切會像以往一樣正常的繼續欺騙。












但眼淚卻比笑聲不爭氣地先湧了上來,濕了他的臉頰手指,瀨那顫抖地抱住頭,看著那散落在枕被上的彈頭哭泣。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