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五






進就和他承諾的一樣,真心真意地和瀨那交往,這些日子下來,大夥兒全都看出他的目的來了,包括鈴音和門太他們都看出他有多認真,雖然進的確比一般人沉默了點想法也死板了點,但他們認為進是個好人。



如果瀨那不反對的話大家倒也不那樣反對他們在一起。



甚至一開始反感表現最明顯的十文字也不再說什麼,這讓他們更認為他是默許了這兩個傢伙,所以有時鈴音會很壞心地裝做在找人,然後問瀨那進呢不是你們都形影不離的來糗他。







天氣在進入十一月後冷了下來,他們的約會行程也從室外轉移到室內,進給了瀨那他的備份鑰匙,只要瀨那想看海蘇就能隨時去他家(高見發現這件事後進被酸了很久)。



那天瀨那又跑到進家去,原本就和以往一樣去逗海蘇(牠現在正進入超快的成長期),瀨那及時制止了試圖想在家中下廚的進以免他毀掉那間新買的廚房,他們決定到紐約市一家高見介紹的美式餐廳。





沒料,在他們坐下來點完餐沒多久後,那間酒吧式的餐館突然熄了燈,有道光打在舞台上,一名拿著吉他的男人站在那兒。




瀨那聽到進吸了口氣,他轉頭,看到那張臉上是少見的緊張。




「曼寧,我的天…」進悄聲說,「Eil‧Manning,他怎麼會在這?」



「曼寧,那個MVP四分衛?」瀨那也看往那站在台上彈著吉他的男人,
「你不是認識他嗎,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不知道…」


進搖搖頭,他望了圈四周,然後他就大概知道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他痛苦地將臉埋入掌內,回想起高見在介紹這間餐廳給他的時候臉上那奇怪表情,心虛。


「進先生,你怎麼了?」瀨那問,「你看起來不大舒服…」


「兩位先生,容我打擾一下。」



一個操著濃重口音的黑人突然出現在他們桌旁,他穿著服務生的制服,但從他那結實壯碩的身材來看當服務生未來太可惜。






「今天本店舉辦了個特別的活動,我們決定要送給你們兩位一個難忘的夜晚。」

進嘆了口氣。

「別鬧了,戴夫(Dave),這是在幹什麼?」



戴夫裝做不懂他的意思眨了眨眼,但瀨那認出他來了──那是紐約巨人隊的明星接球員,他愣了下,隨即往四周看去,然後他也明白進為什麼會變得這麼奇怪了,店內座椅、吧台上的客人幾乎全是紐約巨人隊的球員,那些倒酒的或者女客都是他們的啦啦隊隊員。



「Lady & Gentle Man,看過來看過來,」
台上的曼寧清了清搡,戴夫笑著將進給按在椅子上,不讓他起來。


「今天會是個美好的夜晚,對吧?相信絕對是的,我的好兄弟們!」




曼寧大笑了聲,他的球員們給了他熱烈的回應,有人輕手輕腳地走到進和瀨那的桌旁,進冷冷地瞪向滿臉抱歉的高見一眼,而被瞪的雙手合十一副「對不起人真的不是我殺的」模樣。




「曼寧說要辦個活動,叫我一定要找你和瀨那來…」


「他想做什麼?」進微惱地說。



「天曉得…」高見翻了翻白眼,坐到隔壁桌上去,
「我哪知道美國人的腦袋裝些什麼…不過這也是遲早的事,我想你趁機和瀨那表明也不賴?」



最後兩句他是附在進耳邊講的,進白他一眼,看到濑那疑惑的眼神。




「對不起,我想他們在亂搞…」




濑那愣愣地看著曼寧在台上和啦啦隊女孩們跳著貼身熱舞,又穿起貓王的衣服大唱知名金曲,他扯開嘴角笑了下。




「沒關係啦,進先生,我知道你是被設計的,」他安撫著看似十分抱歉的進,「而且很難得能看到GIANTS球員…更何況是這樣特別的節目,真的沒關係。」






進勉強地點點頭──好吧,至少這一切目前看來很正常,除了那些美國佬在那像白癡一樣地對他們吃吃竊笑以外,應該是不會發生什麼意外──至少到Alec跑上台搶走麥克風之前進還能這麼想。


Alec是隊上的大情聖,他是個黑人,打的位置是跑衛,他有大半的時間是在傳授其他人怎樣把妹,而Alec沒讓他的不安白費,他吹了聲口哨,擺擺手示意大家讓一讓,GIANTS球員們紛紛起身,挪開桌椅,將室內中央空了出來。




「今天,由我Alec為咱們隊上的大明星清十郎‧進來獻唱一曲…Don’t matter!」




Alec清清嗓,彈了下手指,隨著音樂響起,進看到濑那挪動身子,他們目光對上,看到彼此的眼中帶著尷尬。








Nobody wanna see us together
也許沒有人期待我們相愛
But it don't matter no (Cause I got you baby)
但那不重要(因為我擁有了你 寶貝)
Nobody wanna see us together
也許沒有人希望我們相愛
But it don't matter no (Cause I got you baby)
但這無所謂*因為我已經擁有了你)
Cause we gon' fight
我們會戰鬥
Oh yes we gon' fight
噢 是的 我們會為我們戰鬥
Believe we gon' fight (We gon' fight)
相信我們會戰勝(我們會奮鬥下去)
Fight for our right to love yeah
為了我們愛的權利奮鬥
Nobody wanna see us together
也許沒有人會希望我們在一起
But it don't matter no (Cause I got you)
但那都不重要(因為我擁有了你)








黑人特有的腔調嗓音,還有運動員那佼捷的動作,隨著明朗輕快的音樂節奏,Alec滑下舞台,用著輕快的舞步踢踏起來。

麥克風在他的手中宛如變得沒有重量,順著他的手指轉動,在他們回過神時,Alec已經滑到他們面前,用著性感的表情傾向瀨那。

手指像是挑逗般地繞著他的杯緣繞來轉去。









Nobody wanna see us together
沒有人期待我們相愛
Nobody thought we'd last forever
沒有人認為我們能夠廝守終老
I feel I'm hopin' and prayin'
我誠摯的祈禱
Things between us gon' get better
這一切能夠變得美好
Men steady comin' after you
男人們追逐著你
Women steady comin' after me
女人們跟隨著我
Seem, like everybody wanna go for self
每個人似乎只為了自己
And don't wanna respect boundaries
而忽略了邊界的尊重
Tellin' you all those lies
他們說的只是謊言
Just to get on your side
只是為了接近你
But I must admit there was a couple secrets
但我承認我也有些謊言
I held inside
放在心中的深處
But just know that I tried to always apologize
可是你知道 我也因此而想試著道歉
And I ma' have you first always in my heart
我心中總是將你放置第一
To keep you satisfied
希望因此讓你滿足





進不知道該不該阻止他,但如果他制止絕對會被周遭眾人報以浩大噓聲,他看到Alec拉起瀨那的手,將他帶進中央空地(似乎已經被當做舞池)跳起舞來。



進站起身,他本想將瀨那帶回來,沒料不知何時繞到他後方的曼寧順勢推了他一把,進有些踉蹌地跌到場中央去,他站穩時看見aAlec對他投以曖昧的笑,接著他將瀨那的手交到他面前。




然後Alec輕盈地轉了個身,帶著那群不知何時也下場的球員們跳起舞,彈著指響在他們後頭滑步。







Got every right to wanna leave
你可以選擇離開
Got every right to wanna go
你可以選擇退出
Got every right to hit the road,
你也可以選擇繼續獨行
And never talk to me no more
不再對我說任何事
You don't even have to call
你甚至不必再打給我
Even check for me at all
甚至不必知道我做些什麼
Because the way I been actin' lately
因為我最近似乎發了瘋
Has been off the wall
行為無法預料
Especially toward you
特別是在你面前
Puttin' girls before you
別的女孩超越了你的位置
And they watchin' everything I been doin'
她們希望我做的每件事
Just to hurt you
都是想要傷害你
Most of it just ain't ain't true (Ain't true)
但是我做的這些不是為了傷害你(那不是事實)
And they won't show you
她們不想讓你知道
How much of a queen you are to me
你對我而言如女王一般
And why I love you baby
而我又是多麼的愛你












進看著與他同樣都是一臉尷尬的瀨那,他的手就放在進那大了許多的掌心上,不知該抽回還是握緊地繼續放在那兒。





「那個…」濑那小小聲地說,「進先生,你不一起跳嗎?」




進呆了下,沒料到濑那這樣直接,濑那拉著他的手,兩個動作笨拙的男人和男孩在大漢之間擺動,曼寧靠了過來,對濑那用力地眨了下眼睛,再閃過進的白眼溜走。





進覺得這樣的氣氛令他喘不過氣,隨著音樂進入尾聲,他和瀨那被其他人擠得越靠越近(顯然是故意),他不斷偷瞄濑那,發現他也正看著自己。




淡藍色的PUB光打在他們身上,麻醉了視覺感官。








濑那偶爾露出的笑容,淡淡的,帶著偽裝配合的上場,都提醒著進的理智,但他卻感到抗拒般的掙扎。




他想起十文字留在腦海中的悲哀神情,那些告誡過他的話,進知道瀨那還是在維持假裝的表象,但他卻希望能這樣成真。

下意識地,他握緊了那隻放在自己掌心中的手,突來加重的力道連自己也嚇了跳,濑那看著他,那雙褐色的哞子直直望入進的眼底,進抿緊唇,感到自己的喉嚨異常乾澀。








Nobody wanna see us together
也許沒有人期待我們相愛
But it don't matter no (Cause I got you baby)
但那不重要(因為我擁有了你 寶貝)
Nobody wanna see us together
也許沒有人希望我們相愛
But it don't matter no (Cause I got you baby)
但這無所謂*因為我已經擁有了你)
Cause we gon' fight
我們會戰鬥
Oh yes we gon' fight
噢 是的 我們會為我們戰鬥
Believe we gon' fight (We gon' fight)
相信我們會戰勝(我們會奮鬥下去)
Fight for our right to love yeah
為了我們愛的權利奮鬥
Nobody wanna see us together
也許沒有人會希望我們在一起
But it don't matter no (Cause I got you)
但那都不重要(因為我擁有了你)











他們不是朋友了,沒錯,朋友不過是拿來搪塞的藉口。
這僵局總有天該打破。

進愣了下,抬眼,不知何時四周音樂已經停了下來,那群GIANTS球員們圍成一團期待地看著他們,安靜的氣氛緊繃到令人喘不過氣。



高見被那些人擋在後方,他擔憂地望著進,卻無法出手相助。



進環顧了那群白色黑色的傢伙一圈,每雙淺色的眼珠都是萬般期待地睜大,有些人等不耐煩地開始騷動,曼寧向他努努嘴,示意他快點說出I Love You。



進掙扎地看往濑那,他正靜靜地看著自己,好像也跟著其他人一起等待,那雙大眼呆呆地張著,進幾乎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倒映。








他深吸口氣,抓起濑那的手。











「抱歉,謝謝各位今晚的招待,我們先走了。」





不顧眾人的噓聲和抗議,進抓著濑那就從曼寧旁鑽了出去,GIANTS們似乎想追過來,但進飛快的腳程和衝到前方阻檔眾人的高見讓他們沒能得逞,高見努力地安撫他們,說著STOP別這樣那是他們之間的事時,不禁擔心地向門口望去。


















逃出尷尬至極的場面後,進拉著濑那跑了段路才放慢下來,然後進像想到什麼似地突然問。





「濑那,剛剛我跑太快了,抱歉。」


「啊阿,不會,」濑那呆了下,以為他要提餐廳的事,「我還好。」




他踢了踢腳以表示無恙,進依然定定地看著他,但他沒說下去,只是放開手。





「今天很抱歉,讓我送你回去,好嗎?」

濑那又驚訝地啊了聲,才猛點起頭。








進走在較前方,他一直沒有開口,平靜慣了的腦袋依然處在剛剛酒吧的混亂狀態,從曼寧的胡搞和Alec那曖昧的逼他告白場面,然後他的思緒不禁又落在濑那身上。






進悄睨著濑那,總覺得他的表情有些太平靜了些,不像是真的,方才那些美國人搞出來的白目玩笑他好像不很在意,不,他不是不在意,只是裝得不在意,進不安地低頭。



自己的腳程,照理說一般人是跟不上的,進自己很清楚,自己的腳程在業界中算是數一數二,在NFL嚴苛的訓練下讓他已經隨時能爆發這樣的高速,就像剛剛。




剛剛,進感到自己背後瞬間佈滿冷汗,他不禁又瞥了眼濑那,看到他正擔心地看著自己,他的樣子再正常不過,好像剛剛只是場談笑。






他該怎樣才能相信這孩子是輕易地跟上自己?進心寒地想,他不再敢與濑那對上視線,害怕這樣的猜測被察覺,他覺得自己幾乎要觸碰到一個可怕的事實,只是不敢揭穿。









他們就這樣保持著不安的沉默,一直走到Devil Bat後方的巷子,進還是不願開口,僵局讓濑那也不自在起來,進雖然話少了些,但他現在很明顯地在考慮某些事。


進突然停下腳步,這嚇到了濑那,他微微退後,看著進那半側光的臉,濑那突然覺得這樣的進看起來異常可怕。









「濑那,我想…有些事我們必須講清楚。」





濑那感到心跳漏了拍,他驚駭地看著進,從他堅決的表情看出他有多認真,濑那困難地扭了扭身子,進踱起步,在狹小的暗巷中來回踱著。





「我答應過十文字…我也很掙扎到底該不該和你說明白,但我認為…我必須和你說清楚,」進停住腳,靜靜地看著他慌亂的眼神說,「我想告訴你,我是真的喜歡你,也是認真地想和你交往。」






濑那愣了下,他呆呆地看著進無奈的臉,抿起唇,唔唔嗯嗯地別開視線。





「我很抱歉,我原本只以為我們會是朋友,」進沒逼他回答,「但我想我們應該不只是那樣一回事…如果不是假裝不承認的話。」







瀨那搖搖頭,挫敗地看著進。





「進先生果然即使是這種事都很直接。」






「我很抱歉。」




「不…那是進先生的特質,」濑那舉手制止他說下去,「這不是錯,進先生根本不需要道歉,我知道今天不是進先生安排的,沒關係。」




「但是,如果不是這樣,濑那你會願意和我談這話題嗎?」
進直接地將話題帶回來,不讓他有機會車開,濑那蹙眉,瞪著一臉認真的進。

「我答應過十文字,在你還沒準備好接受我之前,我不會和你提這些,但是我不想再繼續這種蹩腳的謊話…如果我現在是認真地向你表白,你會願意接受我嗎?」






瀨那扯扯嘴角,無聲地蠕動嘴唇,進走到他面前,扶起他有些泛白冒汗的臉,輕輕撫過那頭低晃的褐髮,這動作他常做,甚至成了種習慣,他總是這樣溫柔地撫摸他,如果是出於友情那必定是太親膩了。






是的,進閉上眼,對自己嘆了口氣。








「濑那,你知道我愛你,我知道你明白我愛你。」









沉默擴散在他們所剩無幾的距離中,濑那挪開下巴,進看著他的迴避,知道他不想回應。



進躊躇了下,那雙褐色又閃著他陌生的光芒,他伸出手想再次觸摸那張臉,指尖卻在撫上的剎那煞了住。







「濑那,」他幾乎是痛苦地,聽到自己的聲音問。










「你…究竟在隱瞞什麼沒告訴我?」












絕望地,幾乎就和進所預料地一樣,即使他並不是什麼胸府深沉的人,但他們都一樣單純不擅長說謊,不能欺騙彼此。






瀨那明顯地慌了,突而突來的問題像破冰船衝撞浮冰一樣,將他長久以來防備的一切都擊碎了。


踉蹌地向後退了幾步,濑那摀住嘴,他的臉色在黑暗中蒼白地可怖。









儘管早就想過會有這樣攤牌的一天。









進伸手想扶看起來隨時都會昏倒的他,去被閃開,濑那一直向後退縮,本能四地向他身後的黑暗處躲去。






「濑那,我很抱歉,」進急促地想喚住他,「我並不想逼你…」




「別再說了,進先生。」

瀨那低聲吼──進愣住了,濑那是第一次這樣生氣地對他說話。


「濑那,對不起。」





他想道歉,一個步伐衝向濑那,但熟悉的金屬聲讓他瞬間僵了身子。

看著那半截露在微弱街燈中的槍管,進搖搖頭,錯愕地看著拿槍準他的瀨那。





他的臉藏在黑暗中,進無法再看到他,他無法想像此時對方的表情。






「WHY?」他輕聲問,「因為我問了你害怕的問題嗎?」






瀨那沒有回答,進聽到他旋動子彈上膛的響亮金屬聲。





他舉起手,像要再說什麼,但最後它們挫敗地垂落在兩腿旁。
進悲慘地笑了下,他確信濑那能將此時自己的痛看得一清二楚。





「無果你因為害怕坦承這些事才這樣做,我真的非常抱歉。」

進說,他看著藏在黑暗中的那孩子,突然有種釋懷的感覺。


因為不敢告訴他才表現這樣嗎,如果是,那也代表他是同樣對自己有愛情存在的吧。只是始終不敢承認。







「濑那…」他喚,

「無論你瞞著什麼,我可以等,我想告訴你的只是句我愛你。」








「若你是如此害怕曝露,甚至想殺了我,我會毫無怨言…你知道的,我願為你犧牲一切,包括付出生命。」








槍聲在紐約的暗巷碎了夜。













震耳欲聾的迴音晌久才漸漸消褪,進感到耳朵被震得麻木刺痛,接著有液體從右臉頰滑落,他眨了下眼,看著那在冷空氣中緩緩消散的硝煙,火藥味刺得人鼻酸。




槍管晃了下,他看見那隻手握得死白。






一個腿軟,濑那滑跪在地,進看見他淌滿了臉頰的累時先錯愕了下,急忙想靠近他,卻被他用槍托揮開。





瀨那無法控制地哭了,他拼命用手背揩著臉那槍聲似乎震碎了他長久以來的心防,他劇烈地抽噎顫抖,緊緊摀著臉制止哭聲繼續流瀉。






「濑那,不要這樣。」

進痛苦地喚,濑那死也不讓他靠近自己,儘管他是如此想將這孩子緊緊摟住。







他不是第一次看見他的眼淚,但這次真的才明白了什麼叫心痛。

明明哭的人就不是你卻痛得自己死去活來。







「你走、你走,」幾乎是哭號著,濑那哀號出聲,他的手緊緊按住雙眼,怎樣也不肯看他,「求求你,進先生,當你從沒認識過我這個人,那對我們誰都好,別再來了,求求你…」





「濑那…」




「拜託──進先生!」





瀨那尖叫起來,他奮力站起身,使出僅存力氣地推開進,進向後踉蹌了幾步,他無法反映地看著那張被眼淚扭曲的臉。







「別再來more,我不想再看到你any more!」
瀨那揪住他那頭亂糟糟的褐色頭髮嘶吼著,幾乎是歇斯底里的日文夾雜英文吼,
「我也不想和進先生你說謊at all,我再也沒辦法忍受any more…Get out!你走!快走!」





「濑那,冷靜下來。」進試圖想抓住他,又被陷入失控的瀨那大力推開。




「我根本無意逼你,我可以等──」





「我說我不想再看到你了,你為什麼還要這麼堅持阿進清十郎!!」





「濑那,我──」






「不管再怎樣等,有些事根本就不會改變!我們從今以後不要再見面了,跟進先生在一起只會讓我痛苦…讓這些到此為止好嗎,算我求你進先生!」






瀨那低下身,在進還沒弄清楚他要做什麼時,一道黑影如閃電般穿過他的身邊,進完全出於本能地想抓住他,卻撲了一掌錯愕的空。










看著那幾乎是瞬間衝出巷子遠離的身影消失在Devil Bat門口,黑藍色久久無法反映過來。













又是那樣熟稔的不安感襲捲住他。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