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五


18微H
每次幾乎都是含十才有的暴力場面=v="













習慣可能是最可怕的事情。







慵懶地坐在床上,十文字靠著鬆軟枕頭,他全身光裸僅一條被遮掩重點,浴室門半掩,因此他可以清楚聽到淋浴聲,半透明的情趣玻璃中,那壯碩的身影隱隱若現,還可以聽見他偶爾的口哨聲。


每次都是帶他來這種高級賓館,十文字漫不經心地起身開始穿衣,他習慣了先和他再外頭打上一架,再被丟上床侵犯的模式,好像不這樣的話就不對──雖然要他乖乖躺上床也絕對不可能。






可是,這樣好像也很不妥,但他沒辦法去改變。








套上T恤,十文字看了下鏡中的自己,那件阿含口中的「寶貝牛仔褲」看起來還是很不順眼,可是他發現自己若穿著那天阿含送給他的衣物,他就不會那樣地粗暴脫自己衣服──好吧反正自己的都是便宜或沒必要手下留情對吧。
















習慣在腦海中反抗他,習慣對他的每句話加倍反擊。














水聲驟停,過沒多久,兩條粗壯的胳臂從後方伸來、攬住他。




「不等我,這麼急著走?」




十文字白他一眼,扯開他,阿含聳肩,轉身拾起衣褲慢吞吞穿著,他刺在背部的那條神龍曝露在十文字眼前,一覽無遺。


十文字看著那黑色神龍,再看往阿含一直戴在右手中指的那隻戒指,戒面上一樣的黑龍標誌,一樣的最高權力象徵。







他想起很多年前,很少人知道的某個故事片段,但他沒有繼續追想下去,阿含穿好了衣服,和以往一樣拉著他的手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習慣了他的任性,習慣他像白癡一樣的舉止。














阿含來找他,不再只是為了做那檔事,不知怎地,十文字覺得自己的喜好全給那傢伙摸清了,一些他喜歡的樂團、拳擊、遊戲光碟阿含全都知道,有時他會大喇喇地像上次送衣物一樣丟到他面前逼他收下,有時十文字在回家後會發現自己的口袋怎多了張門票或者一看就知道是對方送的東西。

十文字一開始覺得這樣令他非常不爽,好像自己跟其他女人一樣隨隨便便就打發了,但後來也就懶得拿這個和阿含吵──那些女人是為了權力和錢和他上床,自己幹嘛要和那些女人比,想了就令他更火大,覺得自己蠢斃了,被人亂來還嫌賠償太多。

只是,做愛漸漸不再是重心,雖然他們幾乎每次見面總是少不了那檔事,但阿含會找一大堆有的沒的藉口拖他出去,去夜店、PUB、吃飯,甚至看電影…



總之只要他老子心血來潮想做什麼就拖他去,他也通常沒有反抗的機會。


















開始,習慣他的存在。


















「十文字,你在想啥這麼出神?」



一道聲音喚回他的思緒,十文字愣了下,看見猴子男孩門太和瀨那望著自己,瀨那擔心的揮了揮手。




「十文字,你這週末要和我們去看球賽嘛?」瀨那問,「剛剛問你好幾次了,你好像都沒有聽到…有什麼心事嘛?」



「你不用管。」十文字蹙眉,他看了坐在旁邊的黑木和庄三,還有好像也理所當然地坐在一起的進,「你剛剛說什麼,球賽?」





「對阿,去看職棒!」棒球迷門太興奮地說,「去看看松板大輔的主場秀!」





「棒球就再聯絡了。」十文字搖搖手,「如果是去看拳擊的話我還會考慮…我討厭棒球的節奏,慢死了。」




當門太吱地一聲正想開始反駁時,門被推開,十文字翻了翻白眼──怎麼在他突然發神經想那傢伙那傢伙就出現了?






「嘿,我餓了。」
阿含大大方方地直接坐到十文字面前(蝙蝠們早各自逃命去),一隻手托著下巴向他說。
「給我弄份義大利肉醬麵,不要放噁心的彩蔬。」


「你都幾歲人還要挑食?老子沒幫你加隻蟑螂進去就很好了。」



「放了沒關係,我會和你一起分享這隻蟑螂。」阿含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還有起司條加多一些,再來罐啤酒──這罐不夠冰。」



將丟在自己臉上的啤酒推了回去,阿含那超神速的反應讓十文字很想拿平底鍋砸在他的腦袋上,不過他沒這樣做,他才不會笨到被這樣挑釁,索性當作沒聽到、轉身虐待起食材。

在十文字虐待食材時,阿含拿起遙控器,完全不管是不是湖人隊正在最後一節的關鍵反攻,直接轉到卡通台去。


瀨那和門太露出極為震驚的表情看著Ben10,庄三則是用完全改觀的眼神打量起阿含,黑木一直在看他的電腦,不過十文字倒完全受不了小班的變身技能。






「我拜託你金剛含,要耍蠢在你家幼稚就好,給我轉回去!」


「不要。」




阿含笑了下,十文字索性翻過吧台、一把搶過遙控器讓小班變成KOBE,一個完美的三分射籃。





「在我這就給我乖乖看ESPN!」







下達警告後,十文字才踱回吧台內,阿含聳聳肩,抓起旁邊的PLAY BOY雜誌沒再煩他,不過這讓其他人鬆了口氣──繼續衝回電視前看比賽。






















「喂,週末出來跟我去看比賽吧。」

阿含邊享受著十文字剛重重放在他面前的晚餐邊說,

「我弄了兩張重量級BOX的決賽,第一排。」





「不要,自己找女人陪你。」十文字看也沒看他就說,他剛順便幫其他人弄了晚餐,正忙著分發飼料中,「而且我要和他們去看棒球。」



「少來,」阿含咧著嘴笑,推開清空的盤子,「你以為老子不知道你討厭棒球,星期六晚上我會來接你,別讓我等,不然我不介意去樓上把你拖下來。」


沒等十文字拒絕,阿含就轉身離開酒吧,瀨那看到桌上放了幾張鈔票,大夥兒一起對十文字露出「???」的表情。







「奇怪,他今天好奇怪,」庄三抓著下巴說,「你們竟然沒打起來…」

「而且你還煮飯給他吃,」黑木搖頭,「就像個女人似的…」








兩記重拳讓兩人飛去黏牆,門太和瀨那悄悄地把「還有沒被扛走」的吐槽吞回肚內以免遭受攻擊。













想當然星期六十文字被阿含帶出去了,他們真的去看了拳擊,站在第一排看選手們痛毆彼此,看他們滿臉是血的慘樣,十文字非常開心,畢竟他也是出身在這種地方,這些對他而言親切多了。



他的刺青還是像以前那樣明顯,場內似乎有人認出他的身分,起了陣騷動,這讓十文字不甘願的提早離開──他答應過武藏不再打架。








「渣子,看起來有蠻多人想搞你屁股的。」





離開會場後,阿含附在十文字耳邊說,十文字沒和他吵,他們一起轉入和車子相反的暗巷中。



一群滿身都是刺青的非善類跟了過來,越走越近,有些手中拿著武器。







阿含停下腳、轉身,他摘掉即使是在黑暗中也會戴著的墨鏡,十文字聽見一陣噁心的肌肉破碎聲,他不再猶豫,暴聲怒吼跟著揮拳加入屠殺。









久違了太久的血腥,那些洋人們根本沒料到他們是兩頭瘋徹了的野獸,逼瘋他們的是鮮血,而他們賴以生存的是暴力,血花噴灑在紐約幽冥的巷道上,染紅了他們的衣物、身軀和利齒。




十文字笑著,他再次嚐到了鹹濕的鐵嗅味,自己或別人的他不清楚,惡棍們剩下兩三個還能有意識地站著,阿含已經停手,靠在牆邊擦拭他身上沾到的血跡。




他沒打算放過那些傢伙,含看著他一拳讓一個黑鬼的臉頰完全扭曲,剩的那兩個已經嚇到似乎尿了褲子,十文字揪住他們頭髮,殘忍的笑容爬上他的唇角。













在他們撞破彼此的臉,血液飛濺在十文字身上時,阿含勾了勾嘴角。














解決垃圾後,他兩安靜地離開巷子,坐上等待著的高級轎車,然後,完全無視司機存在,他們開始瘋狂親吻,作愛。








血液,沸騰了就無法平息,相近的病態癖好是血腥味,真皮椅背、坐墊,到處都被染上污穢的痕跡,沒人去在乎,他們現在只是兩頭急欲交配的野獸。



對阿含而言,他永遠都覺得鮮血浸淫的這男人才是美麗令他想侵犯的,他不再像以往做作的叫他寶貝或做出任何愛撫,他暴力地撕碎那些衣物,一次次地狠狠插入他燃燒的體內。







而十文字,他不想承認說明的事突然間多了很多,他沒有反抗那男人的強暴行為,相反地牠去迎合那些凌虐,他以前從未甘願地向他張開雙腿過,今晚他抱緊了這男人,感到他的力道一次比一次更狠更重,身上傷處快速增加著,他夾緊雙腿,感到一股滾燙衝入他體後。















停戰後的第三根菸捻熄,十文字起身,抓起還算完整的外套穿上,走下車。









阿含從後身手抱住他的腰。








「別走,去我那裡,嗯?」





沙啞的聲音充滿黏膩的性慾,十文字垂下眼瞼。





「我說過我不過夜。」




「少騙人了,渣子,」阿含輕聲嘲笑,「你根本不想走,你還很餓。」






「去我那裡,別走,我也還沒夠,我知道你還想要。」









十文字沒有回答,司機方才將他們載回Devil Bat,他看著酒吧門外那塊蝙蝠招牌,還有緊閉的窗戶後,微微的光從二三樓窗簾流出。







阿含放開手,沉默地看著那淡金色的身影消失在門板後,他站在冰涼的夜風中,有段時間沒有動作,只是看著那扇二樓的窗,一直到它亮起,才轉身走進車內。
















十文字知道其他蝙蝠都還沒睡,雖然他們表面上總說希望他嫁過去或怎樣都沒關係,但他知道他們會在房間內等著,一直到他的腳步聲回來。



血味很重,十文字懊惱的將那些被阿含扯破的布料通通丟到垃圾袋中包好,然後衝進浴室開始拼命刷起身子。







如果被武藏發現,他一定會很失望,他們幾個在心中答應過武藏要開始過正常人的生活,黑木在當電腦維修員,庄三的作品依然連載著,至少他們可以開始過光明磊落的生活…





但是對過去的黑暗卻始終無法忘懷。



















刷洗數次後,十文字走出浴室,卻看見瀨那坐在他的床上,手中抱著急救箱。





「…死小蝙蝠你會怕就別逞強。」


坐到瀨那旁邊讓他為自己包紮,十文字說,瀨那搖頭,撕開藥膏為他塗抹。



「只是遇上了以前的『支持者』,不是回去打架。」



「我相信,」瀨那輕聲說,「我只是擔心你的傷。」



「多半是那變態弄的。」


十文字哼了聲,接著他們沉默,只聽見紗布的嘶嘶聲。









「球季,就快開始了。」


十文字突然開口,瀨那抬起隻眼看他。

「我不知道今年會變得怎樣,蛭魔也不曉得要不要繼續幹,不過我想他會。」




「他會的,」瀨那靜靜的說,「最後一年了,他會的。」




「你還是要去嗎?」



「我不想再看到他或者你們任何一個人受傷…我也只能這樣幫你們而已。」




「那你對NFL球員的看法呢?」



瀨那眨眨眼睛,十文字直直盯著看他,他一向談事不說廢話。






「看法?」




「你對那傢伙還蠻有好感的吧,」十文字冷冷地說,


「進清十郎。」









瀨那噗嗤地笑了出來。





「十文字,你擔心太多了,別以為你們都是GAY我就會被影響好嗎──況且,就算我真的對他有好感好了,我也會知道分寸的。」




「少來,」十文字昂昂下巴,轉過身讓瀨那為他纏紗布。「你明白我在講啥,別裝傻了。」





瀨那又笑了下。














「我有自知之明。」






十文字聽到他突然降溫的音調這樣說。





「已經是最後一年了,這球季結束後,我們就不用再躲藏下去…如果我們都能因此過著平凡安全的生活,我就什麼都願意做。」








「即使,可能會傷害進先生…都沒關係。」









十文字沒有答腔,他回過頭,看著那張偽裝出來的溫柔面具,眉頭糾結在一起,但他還是什麼都沒說,只用力揉亂了他的頭髮,一腳將他趕回去睡覺。









也許就和瀨那說的一樣,已經是最後一年一樣了,就撐過去就好。
十文字躺在床上、望著窗外低溫的夜時想。




沒有必要去懷疑他的想法,瀨那說到做到。





他想起進清十郎和瀨那站在門外聊天的模樣,瀨那很明顯地,是以一個球員的身分在和進對話,瀨那沒做過那樣冒險的事,他知道「光速蒙面俠21」這個名字的危險性。







似乎不用擔心太多…也許球季開始後,進、櫻庭還有武藏都會關在訓練所中,不再能天天往Devil Bat跑,沒有必要去多慮。










只是,他沒料到,眼下最危險的因子並不是瀨那,潛伏著的黑暗一直都沒離開那頭惡魔過。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