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灑糖用





節二
















在得知十文字獲救之後,總算能放心入睡的小蝙蝠們一大清早就被掃射聲驚醒,接著立刻被踹門而入的惡魔賞了幾發子彈的完全嚇壞,瀨那、庄三和浩二在被丟了句「快給老子起床、東西通通給我打包整理好兩天內清空」後,就看著蛭魔鏡自走掉,在他們還張著嘴未回神過來時,武藏慢慢的從後出現,滿頭亂髮的他給了三隻小蝙蝠一個微笑。





「你們媽咪的意思是要搬家了,快點打包行李吧,今天我們要去看房子。」





這句解釋顯然沒有讓小蝙蝠們得到解答,反而讓他們下巴更往下墜落,武藏慢慢的跟著蛭魔消失後,晌久,較為懂得人情世故的庄三突然點點頭,若有所思的發表了他的感想。













「看來,那個NFL大叔真的把蛭魔追到手了…恭喜他進入地獄吧。」














今天紐約的知名房產業務員全遭到史上最恐怖的洗禮──無論你業績多驚人,三寸不爛之舌多有彈性,或者擁有多少的人脈,在遇上惡魔來和你殺價時──武藏必須說,他絕對不是故意要刁難這些紅牌業務,而是真的都只會變成現在他眼前的這個樣子…



又是一個失敗者狼狽地奪門而逃。




蛭魔臉上那張賤笑賤得不能再賤了,他現在的心情似乎非常非常地好──即使他們正站在第十五間房子前,也就是說跑了整整十五個業務員──武藏不禁嘆了口氣,在見識到蛭魔的真面目後想退貨更是沒可能的事,只保證絕對會被他大衣裡的手槍給打個稀爛。




於是他決定繼續討好惡魔,來確保自己以後的性福快樂。








「我說蛭魔,你要繼續看嗎?」

武藏看了手錶,嗯,他們只用掉了一個上午,平均一個業務員二十分鐘出局。

「也許我們可以先去吃個飯再繼續?」





「我剛剛又約了個傢伙,他現在應該到了。」

蛭魔一副就是我玩得正開心別想打擾我死老頭的樣子,武藏在他看不見的角度翻翻白眼──誰說只有陪女人逛街才要有耐力和體力?












不過,慶幸的是蛭魔終於和第十六間房子看順眼了,武藏有點意外,那是間坐落在市區邊緣,又不到完全住宅區的住商混合區的三樓店面,它並不是直接面向馬路,而是躋身在個不太顯眼、卻還不到忽略的小巷子口。


然後,事就這樣成了,武藏不去回想那些蛭魔在決定後、如何欺負那個可憐業務員的畫面,蛭魔正坐在他的悍馬副手席上敲筆電,他又看了次手錶,暗忖契約書打好後在過戶等待的這段時間該做些什麼,接著他想到自家還關著隻有暴力傾向的蝙蝠,武藏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








被武藏拖下車後,蛭魔非常不高興地盯著那巨大賣場的入口,轉頭,幽綠色的好看眼珠瞪著對方要聽解釋。



武藏笑了笑,拉著蛭魔的手臂就將他拖入COSTCO的大門。








「我說死老頭你買這麼多是怎樣,準備窩被爐過年嗎?」


蛭魔整個上身趴在COSCO大推車把手上,尖長指頭比了比堆滿半車推車的東西,嗯,內有起司、麵包、義大利麵、生菜、多利多滋等等日常食品,武藏順手再丟了捆繃帶樂布進去,又拿起士力架巧克力和松露巧克力(大包裝),不過馬上被蛭魔丟回架上。




「你敢買那連老鼠都不會吃的鬼東西我就宰了你。」蛭魔用幾乎是痛恨的眼神瞪著它們說。

「是給那幾個孩子吃的,別這樣,嗯?」武藏還是又將它們放進推車,「他們會喜歡太妃糖嗎?我上次吃過一次,蠻恐怖的。」




「我又不是蒼蠅,我要這個。」

蛭魔丟了包無糖口香糖進車(十包裝),正好壓在那些無辜的巧克力上。



「等下買個熱狗吧?」武藏問,「還是你要壽司?」





得到個鄙夷狗屎的眼神。










「老子寧願吃泡麵也不想吃白人做的壽司!」










幸好這句話蛭魔是用日文說…武藏倖倖的、在結帳時想,否則其他顧客可能不是只看他倆笑得跟瘋子一樣時只當他們神經病作罷。


















十文字醒來時是上午十點,藥效讓他又好好睡了個長覺,他發現武藏還沒有回來後無聊的躺回床上一陣子,全新未拆的漫畫擺在一邊,他不是庄三那樣的漫畫狂熱份子,也不是什麼有耐性的人,叫他乖乖躺在床上不如把他扔回格鬥台算了。



所以十文字開始在武藏家中亂晃起來──不過老實講也沒什麼好晃的,這是十文字的結論。就跟大部分單身男性一樣的無趣空間,樸素的、帶點日式風格的傢具比較像是整棟房子的主人,十文字發現那些應該都是武藏親手做的,一般家庭拿來當作儲藏室的閣樓放著許多穆公用具,鋸床、刨刀、鑽子起子等,這又讓十文字對這位認識不深的男人多了份敬意。




看完三樓的房間(一間書房一間健身房含一間寢室),十文字溜回一樓,他覺得自己傷口沒痛得那樣厲害,樂得放棄回客房休息的選擇,在廚房翻了點乾糧、打算到客廳看電視到武藏回來為止。




等他看完BCC主播講總統老子又去打小白球時,聽到玄關傳來聲響,武藏回來了,十文字開心的想,他就快餓扁了,希望他有帶點吃的──跳下要價不斐的真皮沙發,他直直奔向了玄關。












看見武藏用大袋大袋購物品將蛭魔壓在牆上強吻的畫面。









「嗨,你醒啦,」武藏連頭都沒回的忙著制服想將巧克力扔出門的蛭魔,「我們買了COSTCO的烤雞,希望你喜歡,就在袋子裡──你先拿進去放一下。」


十文字默默地照辦,並自動無視玄關傳來的打架聲(?),然後在他把他們採買的東西放進廚房、坐到餐桌旁拆開那隻迷你烤雞時才意識到──也太自然了吧?




不過十文字沒時間思考這麼多,蛭魔放棄扔掉巧克力的念頭,也湊到餐桌上來和他搶食,路過的武藏輕敲了下那頭被毛帽壓得扁塌的金髮。






「別吃太多,我去煮義大利麵。」

「等你把麵煮熟老子就餓死了。」蛭魔朝廚房喊。

「放心吧,五萬美金的廚房不會讓你餓太久。」






從廚房傳來的回答讓蛭魔一把折斷那隻迷你烤雞的頭,十文字慶幸自己沒亂動什麼東西,撕開蛭魔丟在他手中的多利多滋安慰沒有烤雞填的肚子。












「我說你命果然夠硬阿。」蛭魔邊啃著雞腿邊睨著十文字說,「聽說你和死黑人頭恩愛了整整兩天?」





十文字翻了翻白眼,拉起T恤讓蛭魔看他身上的繃帶。




「天曉得那變態吃錯什麼樂的竟然看上我,他真的是完完全全的喪心狂變態,以前第一次看見他時我就這樣認為了。」



「只是為了上床嗎?」蛭魔問,「不是為了報復?」





「他根本不記得我是誰,是武藏告訴他你的名字,」十文字聳聳肩,「那時候他沒一槍斃了武藏真的是奇蹟。」






蛭魔停了動作,原本平靜的神色瞬間冷卻。








「果然,是個蠢到極點的臭老頭。」他說。










「嘿,蛭魔,我認為他真的很愛你,」十文字說,「他…」


「吵死了老子沒那閒情逸致和你談感情觀。」蛭魔精準地將烤小腿拋入十文字嘴中。「這是我和死老頭的事,犯不著你們死小蝙蝠來插嘴。」




點點頭,十文字識相的不再開口。













武藏真沒讓他們等太久,在那隻迷你烤雞變成一堆骨頭之前三個白瓷盤取代了它的地位,武藏用支夾子將整盆調味好的義大利麵分給他們。



「欸,太多了,」蛭魔在盤內堆積輛超過十公分時忍不住說,「你餵豬啊?」




「我比較喜歡抱有肉點的。」


武藏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十文字急忙塞了一大叉麵入口以免笑出聲來。









這是個很特別的時光,大部分的義大利麵都讓武藏和十文字解決精光,武藏是第一次在自家聽到這麼多的講話聲(飯後他們看起電視),蛭魔則是第一次這麼久沒亮槍出來,當然十文字則是第一次要忍下這麼多想笑蛭魔的衝動(否則前者恐怕不是前者)。











武藏告訴十文字他們的決定時,十文字睜大了眼睛。




















「這是聘禮嗎?」





他很認真的問,然後蛭魔一腳讓他飛去撞牆。












「蛭魔你小心點,他的傷口會裂開的。」武藏扶起哀號的十文字說,「這兩天我打算畫一下設計圖…還是你有什麼關於裝潢的意見?」



「那種東西用不著你煩,有幾百個免費奴隸可以使用。」


蛭魔快速地發了通手機簡訊,武藏繞到他後方,只看到一連串的人名清單。



「今晚住下來嗎?」武藏依附在他耳邊問,「明天我做早餐?」







蛭魔給了他一拳,然後溜下沙發跑掉。












武藏在去抓他之前向十文字點了點頭示意。

「冰箱裡有調好的藥布、繃帶,如果你不會弄我晚點再出來幫你,裝潢會需要你的大力幫助,早點休息、晚安。」

「沒問題,我會自己處理,晚安。」





對武藏遠去的背影揮了揮手,十文字在心中壞壞的加了句「請儘情修理那個傢伙我絕對不會去打擾你」後才溜去洗碗。


















接下來可說是一天比一天熱鬧,十文字在隔天便遭到眾小蝙蝠的飛撲攻擊,去載人的武藏認份地為他們搬行李(庄三的佔了最多,好幾十打的漫畫),讓他們幾個抱在一起哭濕他的地毯(雖然只有瀨那哭),最後是蛭魔忍不住掏出槍一人送他們一發子彈結束難看的場面,然後栗田又無預期的來訪,帶著他口中的相撲徒弟小結大吉,他們帶了兩大袋的零食──武藏就這樣看著他的家被完全攻陷(當然他很認命了接受牆上多了彈痕當裝飾的事實)。




等到房子過戶的雜七雜八手續辦完後,十文字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武藏很高興的發現新家離他的房子開車不用太久),在蛭魔的鞭撻下,蝙蝠們開始跟著武藏當起無薪奴隸忙碌起來,瀨那被大家自動分派去煮飯,其餘則是整天跟著武藏敲敲打打切木頭等等。



武藏不小心發現他們使用的木柴、裝潢用具似乎都有不明人士簽收,一開始他相當疑惑,不過就在他親眼看見蛭魔錄下一個美國人偷洗衣店內衣過程、然後藉此當作威脅的多了個奴隸後他就釋懷了。









蛭魔露出越來越多的真面目,跟他相處的態度也從一開始的彆扭轉成大而化之,這對武藏來說有好有壞,例如說他在某天休息時間、坐在店內和栗田聊NFL某年的十大好球,蛭魔捧著筆電進門、聽見他們的聊天內容,就坐到了武藏張開的雙腿間,用筆電放影片給栗田看。


還有他在店旁的小巷子抽菸、被蛭魔逮到時,他會把菸搶走、一口狠狠吸光,再過份地丟了個菸屁股還他,讓武藏忍不住用力吻他讓他被嗆咳得死去活來以示懲罰。




以及,在附近的日本混血家庭‧姊琦家的長女真守來店內關心新鄰居時,對蛭魔欺負小蝙蝠們的行為非常不贊同,這讓蛭魔和她吵了一架,事後他坐在武藏的大腿上瞪著電腦生了整晚的悶氣。











武藏發現他越來越愛這隻脾氣如天氣多變的惡魔,這讓他工作得更加起勁(另方面他把這當作是平時鍛鍊),在栗田師徒和蝙蝠們的協助下,新的Devil Bat酒吧在某個晚上開幕了。




那些塞滿被不知名人士買單的冰箱的啤酒被快速清空,武藏請了他在NFL的朋友們來到場祝賀,三兄弟們滿店子跑來跑去送酒送餐,十文字身兼把那些喝醉想鬧事的傢伙轟出門外的重責,蛭魔則是難得安靜地坐在酒吧櫃檯上,欣賞牆上武藏送給他的那張完修貓王海報。



為了和平起見,店內只准放Beatles、Rolling Stone那幾個樂團早年的歌,雖然瀨那和十文字還是把他們倆的專輯塞滿整個CD架。高見帶著櫻庭出現時他兩拼命地道謝,櫻庭好像是見到好久不見的老友一樣、把瀨那抱起來轉嚇得他尖叫,以致於遭到十文字一拳洗禮,這讓高見急忙把他拖到旁邊去喝酒。



亂七八糟、鬧哄哄的氣氛在高見突來地一句「武藏你和蛭魔到底是什麼關係感覺你們很不尋常喔」的踩到爆點,武藏沒有回答,他直接把蛭魔從吧台上扯入懷中,用力給他一吻然後大叫「今晚我宣佈我們一起出櫃」的行為更讓觀眾全進入暴走狀態。




不過最精采的還是蛭魔拿出久日不見的M16自動步槍,對試圖想把啤酒淋到他身上的任何人給予掃射,並讓酒吧在開幕第一晚就遭受到重創。










這都沒關係,BABY,我就是愛這樣的你。



逃命之餘,掩護著櫻庭的高見聽見武藏對蛭魔這麼講,後者吼了聲,機槍子彈掃射得更加激烈,他不禁搖搖頭,在心中對好友送出最真摯的祝福──希望你們長命百歲。









總之,Devil Bat就這樣熱熱鬧鬧地開張了,想必在下個月的運動雜誌上武藏嚴出櫃的消息會佔了不少版面,不過對現在的他而言,多了蛭魔和一群小蝙蝠來塞他的家才是最重要的。




當然,小蝙蝠們沒辦法住在武藏家中,通通被蛭魔踢去住酒吧樓上,這和剛開始武藏設想的一樣,讓他們去經營。




因此,擅長餐飲的瀨那理所當然地被三兄弟指派負責開店,因應上班族的早點需求,瀨那對這樣的安排自然沒有也不能有意見,瀨那早班、三兄弟午班,晚班則是一起的提案快速地通過決定,酒吧再次被武藏整修好之後,正式在紐約開始營業啦。



















鬧鐘嗶嗶地響起,噪音發射不到三秒就被按停,小早川瀨那掙扎著爬出床外,深冬的寒冷讓他不禁全身打起哆嗦。



安靜地走下三樓,經過三兄弟佔據的房間,瀨那下到黑漆漆的店內。





預熱烤盤、煮開水、切麵包邊,烘一包新的阿拉比卡。






以前在舊酒吧時他很少做這種事,畢竟並不是主業,不過他卻覺得很開心,比起兩三天動不動就有流氓砸店、或者不見天日的暗巷中生活好太多了。

他喜歡為他們準備三餐,武藏和蛭魔約會時偶爾也會到店內坐坐,順便修繕又被打壞的某某地方,那時他們就會像一家子那樣坐在一起。





瀨那切好三明治用的水果片,將火腿培根從冷凍庫中拿出退冰。





他希望,在球季開始之後,他很希望這種生活可以繼續下去。瀨那有點出神的想,也許武藏會很忙,飛去丹佛訓練所集訓、比賽,或者感恩節什麼節日的他會回來,還是可以這樣下去。

他怎突然想起這些了?瀨那突然驚醒,糟糕,果然他還是太悲觀了些。
告誡過自己後,瀨那正準備沖今天的第一杯express給自己當早餐時,他聽見門口有人敲門。






「啊,抱歉,我忘了開門鎖。」







瀨那急忙喊,他匆匆走過店內、打開門鎖,也許是咖啡香吸引了早起的學生或鄰居們,瀨那原本是這樣想──但在他打開門,那有著頭黑藍色半短髮,一身好看淡麥色皮膚的男人出現在他面前時,瀨那併住呼吸,愣愣地看著那輕喘著、額上有些微汗,似乎才剛晨跑結束的他。












「進、進清十郎先生?」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