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Born to be my BABY 為我而生                                        

               -BON JOVI邦喬飛















武藏沒有睡得很安穩,但多多少少有睡了點,然後他去探視十文字,武藏知道十文字是個很成熟的大男人,但無論是誰,即使是他自己也是,武藏相信他創傷很重。

搖醒夢囈不斷的十文字,武藏為他擦掉滿額的冷汗,撕開一片安眠藥丟入他嘴中。




「別擔心,這能讓你安穩睡上一覺。」

他柔聲哄道,透過夜燈,他看見十文字的眼中寫滿恐懼不安。



「這裡沒有任何黑暗世界的人,你放心,」武藏又說「我會告訴他們你已經獲救,在專心養傷,你不用擔心。」







武藏一直到藥效發作,十文字完全昏睡過去才起身,他發現十文字一直緊緊抓著他的睡袍,武藏嘆了口氣,又坐回床邊。


他真無法想像那幾個孩子的過去,十文字說的過去絕對不是全部的真相。武藏出身於日本平凡的木工世家,家庭算是和樂,直到他父親受傷、公司面臨經濟狀況,他才開始必須面臨人生問題,吃飽穿暖,遮風避雨,工作,錢。




武藏搖搖頭,暖橘色的燈光下,那露出棉被外的金色變得鮮艷許多。






這種事還不至於去想分手嗎…武藏扯了下嘴角,他覺得自己可能也需要來點安眠藥,但高見給他的劑量只夠十文字使用。



於是,武藏無奈地,開始再次認真思考起某些問題。
















瀨那在中午時分按了武藏的門鈴,沒過多久武藏便開了門。

「武藏先生…」瀨那有些不知如何開口,他發現武藏看起來非常憔悴。



「十文字沒事了。」武藏直接給他答案,「他只是受了點傷,不會死的,現在他正在養傷,也許幾天後他就會回去了。」


「真的嗎…天啊謝謝你武藏先生,」瀨那不可置信地抱住武藏大喊,「你真的去黑龍本部了嗎?太驚人了,你是怎麼敢這麼做──」

「那都不值得提,倒是你們呢?都沒回家嗎?」



「有,我告訴浩木和庄三後他們才回去,不然他們會一直在街上找到死為止…」瀨那說,「倒是蛭魔,他好像根本沒離開過房間,他應該是在想怎麼救十文字。」




「你回去和蛭魔說不用擔心了,十文字沒事。」

武藏拍拍瀨那的頭,露出個不太確定的笑。







「還有,我今晚午夜會去找他,叫他在酒吧裡等我。」
















武藏送走瀨那回到屋內,正好看見十文字站在客房門。

「別逞強下床,傷會裂開的。」

武藏斥責著將他拉回床上,十文字悶悶地看著自己包滿紗布繃帶的身體。

「謝謝你,昨天陪在這裡,」他有點彆扭的說,「還有轉達的事。」

「我一向做慣了好人,」武藏聳肩,「你要讓蛭魔知道你的情況嗎?」

「…」

十文字別開頭,他的肩膀垮了下來。


「不用,他也從來不和我們說,」他的聲音聽起來很遙遠,「他夠累了,我不想這件事讓他知道…我們也不能對黑龍會作出反擊,拜託你別告訴他。」

武藏點點頭,突然他摟了十文字的肩膀一下,十文字錯愕的看著他,他笑笑。




「你想吃些什麼,我去買。」












武藏出門時天色有點陰暗,紐約冬季的午後不晴朗,他吁了口氣,想起剛剛的行為,自己也不知道那樣代表什麼,只是,他想那樣做。

感覺就好像在鼓勵孩子一樣,武藏暗忖,他買了一大袋的零食、幾本最新的蝙蝠俠等超級英雄系列漫畫,又到漢堡店點了五人份的套餐,他邊買邊思考那個他已經想了整晚的問題。





他還是無法太確定自己該怎麼做。









盯著手中漢堡好段時間,武藏回神後,才發現十文字已經啃完第二份炸雞。


「你不喜歡垃圾食物?」十文字問,他正在瘋狂地補充熱量──或者是兩天沒進食的關係。

「不,我只是在想些事情,還有我其實很少坐在這張桌子前…反而有點不習慣。」

武藏指指餐桌,他平時不是訓練所吃飯就是在外頭草草了事,買在曼哈頓區這頓房子大部分時間都用來塞空氣,十文字聳聳肩,繼續粗魯地撕開第三份套餐。


盯著十文字難看(像小孩子一樣)的吃相,武藏有些出了神,他環顧自己這間有點過於空曠的房子──傢俱,他想,就只有傢俱而已。




「你吃完後早點休息,」放下培根起司堡,武藏對十文字說,「我要去辦些事,你可以看看漫畫、別下床亂走,睡前記得吃顆藥再睡,今晚我可能不回來了,別試著溜出門,我會打開防盜系統,懂嗎?」






十文字點點頭,薯條和可樂塞得他滿嘴都是。














也許,他真的是個不折不扣的笨蛋。武藏在踏入夜色中時想。


他提著個黑色皮箱,不重不輕,也不顯眼。


只會猛地往地獄跳的,不是笨蛋是什麼?

不過,他卻跳得心甘情願。


















武藏在午夜十二點時準時敲了門,這次他不再被拒於門外。



踏入吧內,他突然有種久違了的感覺,那些被栗田破壞的痕跡依然健在,桌椅堆疊在角落呻吟,他看到自己沒帶走的木工用具放在一邊,而蛭魔妖一,這幾天來一直讓他無法好好入睡的主因,就站在酒吧內等著他。




他看起來依然一樣,什麼情緒也讀不出來。





武藏脫掉被夜霧微溼了的外套,拉張椅子坐到吧台前,蛭魔斟了杯啤酒在他面前,加了兩顆大小適中的冰塊。







「我以為你會請我威士忌。」

武藏笑了笑,蛭魔沒搭理他,反而也為自己倒了杯,坐到武藏身邊──這是蛭魔第一次主動靠近他。


武藏斜睨那張冷峻的側臉,又憶起他在敲門之前,一直在巷中徘徊、思考的問題。







他搖搖頭,為自己嘆了次無聲,一口飲盡杯物。

戴奧尼修斯,請給他勇氣,墮向地獄的勇氣。


(※戴奧尼修斯為希臘神話中的酒神,據傳為同性戀)







「哪,蛭魔。」

良久,地獄般的沉默突然破冰,武藏轉過身來,蛭魔瞟他一眼,幽綠色告訴他有屁快放。






「我問你,買你一個吻要多少。」








驚訝一閃而過,武藏在蛭魔眼中發現了其他情緒,他有點高興。






「白痴…」蛭魔終於開口,他別開頭,拾起那杯嶄新。
「你的話優惠點,十萬美金就好。」






「成交。」








武藏輕聲說,然後,在蛭魔還沒弄懂他的意思之前,他覆上蛭魔,扳過他的臉,幾乎是惡狠狠地吻了上去。

蛭魔一開始似乎想掙扎,他手中的酒杯摔落,在地上爆出一片冰裂,武藏將他完全壓制在桌面上,吸吮那片試圖咒罵的薄唇,他貪婪地,在接觸到蛭魔之後,更是無法控制地貪婪起來,粗厚帶著苦澀酒味的舌驅入對方,逼得他幾乎沒法呼吸。




察覺到武藏的攻擊不只是玩笑而已,蛭魔不再抵抗,瞇起眼任他儘情所求。








這幾近窒息的吻很長很久,力道時輕時重,啄吻啃咬,舔著他微微紅腫的薄唇,蛭魔看到,武藏是很專心地、閉著眼在吻他,法國電腦影那種綿黏的交纏。


在武藏終於放開手時,蛭魔意識到自己整個上身躺在吧台上,他瞪著武藏,後者則是抓了抓頭,露出個很抱歉的笑。




然後,他把一個黑色的皮箱放在蛭魔腿上。





蛭魔摸開皮箱夾扣,他只看了一眼內容,立刻闔上。








將它用力推回武藏面前。

幽綠的眸中寫滿憤怒。









「死老頭,」他嘶聲說,「你是什麼意思?」





武藏聳聳肩。






「買你一個晚上,要多少?」






他柔聲問,蛭魔惡狠狠地推開他起身要走,武藏一個拉扯將他扣回懷中,再次暴力地吻起他,蛭魔拼死掙扎,他留著指甲的手刮過武藏的頸子頰面,武藏笑了笑,那對他而言甚至連攻擊都算不上,他扯開蛭魔褲頭,輕而易舉地將他整個人壓回桌面,蠻橫無理地,靠著他一身運動員體格壓制住他。



蛭魔低吼著給了他一拳,武藏沒有反擊,反而再次用唇封住對方滿口的髒話。






他的憤怒顯然頻臨破表,尖銳虎牙咬破武藏的唇,他不斷扭動身軀想踹這壯碩的傢伙,但武藏充其量只將這當成小孩的無理取鬧。


他很快地逗起對方的欲望,即使蛭魔多麼不想配合,變得粗嗄的呼吸聲透露他的羞愧,武藏深吸口氣,他扳過蛭魔,從後進入他火熱的身軀。





蛭魔沒有抵抗。武藏發現,他環抱住那細瘦的腰桿,細細的吻一路自頸窩下沿過脊背,蛭魔好像又瘦了點,武藏蹙眉,他不喜歡蛭魔太瘦,他希望他能多吃些,那樣他會更美,過於骨感會讓他看起來就像個女人一樣。




武藏扳過蛭魔的臉想吻他,蛭魔不願服從地別開,武藏嘆了口氣,他將臉貼在蛭魔耳旁,隨著交合的律動輕蹭著。











「妖一,離開這裡吧。」武藏呢喃,「別再生活在黑暗中了,你們可以活在太陽底下…」







蛭魔身子僵了下,武藏沒有去看他的表情。






「這裡看是要賣掉還是留下都可以,你可以在曼哈頓或者紐約市中心附近買棟房子,開間咖啡廳或酒吧,讓那幾個孩子能自己賺錢過日子,他們可以照顧自己,你沒有必要再活在黑暗中──對你自己好點不能嗎?」





猛地武藏加重力道,蛭魔哀號了聲,武藏扣住他緊攀住桌沿的手掌,十指交扣著那樣,他吻了吻蛭魔抓得死白的指頭。












「那箱錢,對我這樣的球員也許只是九牛一毛,一場比賽就賺得到的數目,但是我並不是在施捨你們…」







「而是,我想照顧你們,我想照顧你,蛭魔妖一。」














「開什麼玩笑,死老頭!」蛭魔低吼,「你他媽的少學美國人在床上講這些狗屁倒灶的廢話!」





「因為不這樣你根本不會相信我啊。」武藏笑著說。
「我還有好多事想和你談談,妖一,今晚都留給我好嗎?」



「瘋子才和你瘋一整晚,放開我!」

蛭魔本想趁機抽開身,但武藏一個刻意施力過度的擒抱讓他撞上吧台慘叫。




「別逃,蛭魔,我是很認真的想和你談。」





「別說廢話─喔!」

蛭魔又哀了聲,武藏故意加快衝撞讓他無法逃開。



「你這混──嗯死老頭,竟然噫、用該死的這招、啊!」




「你這樣只會令我更興奮,妖一,」武藏吻著蛭魔微汗的額說,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我們在這邊談邊做,二是我們到你房間去專心做完然後我們開始談,你如果不選我們就保持這樣下去。」






「去、去你的威脅啊、老子…他媽的…」

蛭魔邊咒邊想給武藏一拳,但後者仗著體位優勢,硬將他牢牢扣在身下。





「我勸你快做選擇,妖一…」武藏壓低聲音在他耳邊低喃,「否則我不保證我還有多少耐性等你…」







「混帳,老子一次只想專注一件事啦!」





「早說不就得了。」



武藏樂得在蛭魔頰上大喇喇地吻了下,然後迫不及待地抱起蛭魔,奔入藏在酒櫃後的暗門內。














沒料到自己竟然能這麼順利地制服惡魔…武藏又嘆了口氣,在漫長的激戰結束後,他摟著背對自己的蛭魔想。

蛭魔啐地挣開他,他的背後多了許多曖昧痕跡,武藏忍住笑,接住蛭魔砸向他的冰啤酒,起身爬往對方。


武藏遲疑了下,看著死都不願轉過頭的蛭魔,他絕對氣壞了,自己要是再不給個理由解釋這行為,蛭魔恐怕真會在他身上開幾個洞。








「那個,蛭魔,」武藏咳了聲,盡量讓聲音保持冷靜。

「我想你應該要知道,雖然十文字似乎不想你知道…」








「這兩天…十文字被黑龍會的金剛含強暴了。」











蛭魔的肩膀倏地僵直,武藏伸出雙手,從後方環抱住他。



「對不起,我應該在一開始意識到危險時就去救他…等到我去救他時,事情已經變成這樣了,十文字說他不想讓你們看見他的樣子,所以我將他留在我那裡。」








武藏又抱得更緊了些。








「蛭魔,離開這裡,離開這種黑暗的世界,和我走吧。」











「金剛含說了很多你的過去,十文字告訴我你並不是真的想那樣做…但那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蛭魔,你就是我現在認識的蛭魔妖一,你的過去我根本不在意,我只希望幫助你離開這裡,到正常人的世界像個正常人一樣活著,別再打打殺殺過日子。」





「那些錢,你可以拿去買兩三棟紐約的房子應該夠,或者在市區黃金地段開間店,把店交給他們去管,這樣十文字也不用再靠殺人格鬥賺錢。」










「也許你會覺得這些話噁心得要命,不過我是很認真的在說這些,我們一起去看房子,等十文字傷好後,我有很多朋友搞建築的,我可以幫你做出你想要的所有裝潢,我們可以住在一起,嘿…」












在武藏那句「BABE」輕輕傳入蛭魔耳中時,武藏確信他看見蛭魔別過的臉上有什麼閃著,他攬過他的頭,為他吻掉。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突然做這種決定,但也許這就是命運,是命中注定。」













…You were born to be my baby, and I was made to be your man.















──────










Born to be my baby
為我而生



Rainy night and we worked all day
We both got jobs ’cause there’s bills to pay
We got something they can’t take away
Our love, our lives
筋疲力盡的雨夜
我們為了生活而外出打拼
有些東西他們無法奪走
我們的愛 我們的生活

Close the door, leave the cold outside
I don’t need nothing when I’m by your side
We got something that’ll never die
Our dreams, our pride
關上窗戶 將寒冷拒於門外
在你身邊我無所求
我們擁有一些不會逝去的
我們的夢想 我們的尊嚴



My heart beats like a drum (all night)
Flesh to flesh, one to one (and it’s alright)
And I’ll never let go cause
There’s something I know deep inside
我的心如鼓聲躁動(整晚)
肉出於肉 一出於一(是的就是這樣)
我絕不讓這些稍縱即逝
因為我知道它更深層的意義


You were born to be my baby
And baby, I was made to be your man
你是為我而生
並且 寶貝 我是為你打造的男人




We got something to believe in
Even if we don’t know where we stand
Only God would know the reasons
But I bet he must have had a plan
Cause you were born to be my baby
And baby, I was made to be your man
我們必須深信某些意念
即使我們根本不知身處何方
只有神明白祂這樣做的理由
但我敢打賭祂一定有計畫
因為你是為我而生
而且 寶貝 我生來要做你的男人







Light a candle, blow the world away
Table for two on a TV tray
It ain’t fancy, baby that’s OK
Our time, our way
點燃燭火 將塵世掃開
在老舊電視前的桌子上
這不太浪漫 但還不錯
我們的時光 我們的風格

So hold me close better hang on tight
Buckle up, baby, it’s a bumpy ride
We’re two kids hitching down the road of life
Our world, our fight
緊緊抓住我
抓牢了 寶貝 一路顛頗不平
我們兩個蹣跚走過生命這條路
我們的世界 我們的爭鬥




If we stand side by side (all night)
There’s a chance we’ll get by (and it’s alright)
And I’ll know that you’ll be live
In my heart till the day that I die
如果我們並肩同走(整晚)
一定會有我們過得去的機會(是的就是這樣)
我知道你會活下去
在我心中直到我離去那天




Cause you were born to be my baby
And baby, I was made to be your man
因為你生為我的寶貝
還有 寶貝 我是為你而生的男人


We got something to believe in
Even if we don’t know where we stand
Only God would know the reasons
But I bet he must have had a plan
Cause you were born to be my baby
And baby, I was made to be your man
我們必須抓住某些信念
即使我們不知身處何方
只有神知道理由
但我想祂有計畫
因為你注定為我而生
而且寶貝 我也註定為你而生





SOLO





My heart beats like a drum (all night)
Flesh to flesh, one to one (and it’s alright)
And I’ll never let go cause
There’s something I know deep inside
我的心如鼓聲騷動(整夜)
肉出於肉 夏娃出於亞當(是的就是這樣)
我絕不會放手 因為
我明白那神聖的意義

Cause you were born to be my baby
And baby, I was made to be your man
因為你命定為我而生
而且寶貝 我注定是你的男人




We got something to believe in
Even if we don’t know where we stand
Only God would know the reasons
But I bet he must have had a plan
我們必須深信某種信念
即使我們不知身處何方
只有神知道這樣做的理由
但我敢打賭祂一定有計畫

Cause you were born to be my baby
And baby, I was made to be your man
因為你生來注定是我的寶貝
還有 寶貝 我是為你而生






You were born to be my baby
And baby, I was made to be your man
你注定為我而生
而且 寶貝 我注定要做你的男人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