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遇到緊急狀況請勿驚慌』








遇到突發狀況或者出乎意料的事件時,千萬不要驚慌。








將真田拖進房間後,兵悟幾乎是在第一時間砰地關門、鎖上,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那樣。


兵悟緊張地吸了口氣──隨即奔入寢間,瘋狂拿出地舖、棉被、枕頭啥的在榻榻米上準備完畢。





好了,接下來就是讓真田先生躺上來休息就好了…



兵悟擦了擦莫名汗濕的額頭,今晚明明是偏寒的秋末,他還是感到背上微溼了塊──絕對是被這場意外給嚇出來的。





「真、真田先生…」


兵悟晃了晃有些恍神的腦袋,轉向剛剛他丟下真田的地方──




「真──哇阿阿真田先生不要亂動啦!」




顯然是被灌了一大堆酒的真田有些清醒了,大概是因為剛剛被兵悟移動的關係,他困難地支起身體、又狼被摔在地板上,額頭撞到玄關處的起伏,他悶哼了聲。兵悟急忙衝過來拖住他以免真田機器人開始暴走(之前全隊和基地長一起去喝酒時他見識過真田破壞者的威力)而毀了他的房間。


幾乎是連拉帶拖的,身形在隊伍中本來就比較瘦小的他(也許僅次於星野和島本而已)非常吃力地將真田給拖到被褥裡後,才如獲大赦地鬆了口氣。





坐倒在牆邊,兵悟頹喪的看著滿足地抱著自己枕頭棉被呼呼大睡的真田,他突然懊悔起來,幹嘛要把真田帶進自己房間…去管理員那裡查一下真田住在哪間房間就好了。

不然現在他也不用忍受天人交戰的痛苦…




為什麼說是天人交戰?



嗯…好吧,兵悟揉揉眉間,他必須坦承自己真的很在意這位神兵隊長,從他們初次見面的四面相交、港口邊的對決,他衝動地脫口說要加入特救隊到現在…他的眼中都只有這位隊長而已。

雖然某位姓石井的總是很喜歡和他搶鋒頭。兵悟不太開心地想起自己那位雞嘴的賤賤眼鏡兄友人。






他是很在意真田隊長的…很在意很在意,這他不會否認,只是從沒想到他在面臨今天的窘況時會如此緊張…

緊張萬分地,兵悟放輕腳步,慢慢踱到真田身旁、仔細凝視他的臉。




睡著的真田,眉間依然緊緊皺著,不茍言笑的唇微抿,就像醒著那樣的認真…





真、真田先生的睡臉…





眼睛閃閃發亮著,兵悟不禁越看越靠近昏睡的神兵,畢竟那是憧憬已久的目標…想當初他們剛加入特救隊時,阿盤還為了爭誰能坐真田旁邊幫他倒酒而差點打起來,雖然到最後是真田直接把酒杯遞到自己面前而劃下句點…





雙眼的閃亮程度持續往上升,隨著靠近的距離縮短。




想想,他現在比阿盤幸福多了…可以比阿盤靠近真田先生,看他的睡臉、讓真田先生睡自己的床…哇阿阿阿阿糟糕他好像開始胡思亂想了…

兵悟瘋狂搖晃起他有點混亂的腦袋──剛剛不該喝那麼多酒的,但是島本要灌他們酒是真的沒辦法拒絕就對了…害得他現在沒辦法清楚地思考太多事情,雖然他本來就不聰明,大家都說他呆呆笨笨的…






可是…

他困難地吞吞口水,繼續望著那張好看的麥色面孔。





他忘了真田號稱機器人。





瞬間,就好像鬧鐘定時突然爆響那樣,原本安安穩穩看起來睡得極沉的真田突然睜開雙眼,一單一雙的眼皮讓他那雙正直的眼睛永遠都是不對稱的睥睨,他瞪著眼,瞪著那雙不太友善的黑眼,直直看著完全陷入嚇傻了的兵悟。


真田張嘴,似乎要說些什麼,但兵悟立刻發現他的臉色不太好──他突然想起黑田隊長每次都說要去喝酒喝到吐…






「真真真真真田隊長你撐著點啊──」




幾乎是淒厲的邊叫邊跑過整個房間,兵悟瘋狂的拉開備用藥箱、抓到解酒劑,再衝回摀住嘴、看起來很痛苦的真田旁邊,順手抓罐自己早上擱在地上的寶特瓶,慌慌張張地遞到真田面前。



真田呻吟了聲,原來他還殘存著些理智…謝天謝地,兵悟想。他看著真田困難地灌下解酒劑,再大口大口喝掉那瓶所剩不多的水之後、又倒回被窩中。





嘴角微揚了下,兵悟在替他端來一盆冷水擦拭額上冷汗時不禁偷笑,原來鐵人真田還是有這樣的一面阿。


他比阿盤多知道一點真田先生的事情了…阿盤知道一定會氣炸的。





「兵…兵悟?」



虛弱的聲音氣若游絲,喝過解酒劑的真田似乎清醒多了,他半睜開眼,吃力地看著兵悟,他的左眼本來偏小的,現在在兵悟眼中看來,幾乎是瞇成了條縫。

兵悟咧開了笑容,這件事情似乎讓他的心情變得很好。




「真田先生,請您好好休息吧。」

他說,將擰乾的冷毛巾靠在真田額上,好讓他感到舒適一些。


「…抱歉…給你造成麻煩了…」




斷斷續續不清楚的片語,真田舉手,按住那條冷毛巾。







不過這個動作讓兵悟僵住了──也許真田自己本人沒有發覺,他是連著兵悟的手一起抓住了。













也就是說兵悟小雞被紅蘿蔔「夾住」了。












真、真真真真田先生───


幾乎是想哀號,兵悟又開始慌張起來──這絕對比一個等待救援者卡在斷崖上的狀況還要糟糕萬倍…他又不能魯莽地立刻抽開自己的手、那樣非常非常非常不禮貌,可是難道就真的給真田抓著自己的手…?


又開始感到一陣暈眩,兵悟用另外一隻沒被「夾住」的手支住頭,他開始努力思考自己該如何脫離現在的窘境…






不可以慌,不管是遇到多緊急的狀況都要鎮定下來…因為是特救隊。

如果特救隊來的話,會採用什麼方法?





如果島本士官長的話…





「喔,很簡單阿,把真田隊長給踢開就好了。」
個子雖小心地卻遠比惡魔要惡魔的士官長笑著說。
「反正他都睡呆了嘛~」




怎麼可能…兵悟搖頭否決掉惡魔士官長的可能性。







如果是一之宮塾長呢?




「誰管他。」
塾長邊修理著輪機邊說,頭也不抬。
「找個扳手把他撬開就好…反正只要救得到人就好啦。」



這更不可行…而且他哪裡構得到扳手阿…兵悟直接快速地略過。







那,五十嵐小姐呢?她和真田先生最熟了…


「喔,又來了。」
喝著濃度四十七的燒酒,五十嵐瞇起那雙很像真田先生的眼睛。
「就放他在這裡就好了。」





那我怎麼辦…明天訓練會死人的阿…兵悟悲哀地嘆氣。






這時候,急救士才能百分百發揮專長──高嶺嘉之先生!


「對意識不清楚的人不用說太多,輕輕搖醒他,用簡單的字句說明就好。」
手上扶著假人,高嶺先生帶著他那燦爛的微笑說。
「和他說放開就好,輕輕把他推開吧。」


高嶺先生果然是精神支柱…!兵悟感動地結束回想。
在他們現在的小隊中,少了阿盤,高嶺先生控制整支小隊的情緒更是輕鬆,在真田隊裡高嶺先生真的是神了。






那就立刻請真田先生放手吧。

兵悟堅定的想,他傾向真田,用自由的那隻手輕輕搖了搖他。





「那個、真田先生…請你放手…」







像是沒聽見還是已經睡著了,真田沒有反應,小雞的翅膀依舊卡在紅蘿蔔中。



沒有放棄也是不能放棄,兵悟又搖了真田一次,這次他還沒開口,真田就睜開了眼睛,斜睨他。





那隻黑眼看得兵悟有些罪惡感──打擾到隊長睡眠了,他是不知道真田有沒有起床氣…










經過長期鍛鍊的粗壯手臂劃出個漂亮弧度向自己後方撈去。










這是兵悟在還沒來得急反應時看見的一幕。





然後,然後…兵悟真的不知道他該說什麼或者該做什麼了…












因為小雞被紅蘿蔔整個黏住了。










沒錯,如果你看過無尾熊,那你該知道牠對由加利的用情之深…深到兩手一抱就打死不放開的那種深情款款。



只不過現在無尾熊是紅蘿蔔而小雞就是他心目中的由加利而已。






為什麼他會被真田先生攬在懷中、活脫脫就像是個抱枕?



這是神林兵悟活了二十多個純情的年頭中最感到不解的一件事。






盯著與自己差距不到十公分的那張臉,兵悟這才發覺大事不妙。

真田隊長、抱著自己倒在他的房間呼呼大睡,而且還是在酒醉的狀態下。





他逼自己不要去想什麼可能兩個人性向都有問題之類的可能性,他一直都只裝有救援的腦袋中現在正努力思考如何救援自己脫離凶惡…

逃脫成功率:0%,因為遇上毀滅者真田。







不…………不會吧?




兵悟強忍住想要發出淒厲尖叫的衝動,死命盯著真田那一副就是「我睡得很熟」的臉,他試圖想拉開真田攬在他背上的雙手,但每次隊上鬧著摔角時他都是被真田給扛在肩上倒數那個…

不、不愧是真田隊長…兵悟只能這樣淒哀地想…連熟睡時力氣也是這樣大…

或許是感應到懷中抱枕不安分地拼命蠕動,真田皺眉,他將「抱枕」攬得更緊了些,調整了下角度,讓自己壓在「抱枕」上、舒舒服服地繼續睡。





被「調整」到最底下的兵悟腦袋一片空白,從那雙閃閃發抖的大眼可以判斷,他應該快哭了。




不愧是處男嗎…就算是男人與男人之間的肌膚之親,而且還是無意識的肌膚之親,也可以讓他感到如此的無地自容。






而且對象是自己很在意很在意的真田先生…

應該沒有比現在更糟的情況了,兵悟想。就連海上漂流也沒有這麼糟…











阿…阿、阿…

親愛的…恩…

小蜜糖…







對不起他錯了。





在聽見隔壁「鄰居」的相好聲瞬間,兵悟非常認真的懺悔。





拜託,別鬧了,現在這種狀況不要再來加油添醋好嗎他親愛的鄰居…
幾乎是哭著哀求,兵悟開始試著推開紋風不動的真田。

他,他真的很不適應這樣子的接觸,真的…就算平常大家換衣服時那話兒都看得一清二楚,甚至他和真田先生初次見面時就在廁所裏面看過…

但是他真的還沒辦法接受這樣子的親密接觸雖然這樣子一定會讓阿盤忌妒到吐血就是了啦──






「真、真田先生…」
虛弱地,兵悟試圖喚醒壓在他身上的神兵。



也許日本有很多同性戀,他知道也不意外,他的同學中也有幾個…不過他並不想在這種狀況下讓自己也變成其中之一啊。



雖然他覺得對象如果是真田先生那應該很棒…喂等一下不對!神林兵悟你到底在想什麼!!什麼叫做如果是真田先生就可以?你你你你這個不知羞恥的傢伙…真田先生不會是那種人的!






鎮定,他必須冷靜下來,如果失去冷靜就枉費他是個特救隊隊員了。




兵悟再次吞了吞口水,他用力眨了眨那雙過度緊張而有點乾澀的眼,仔細端詳現在的狀況。



嗯…真的不太妙了…




真田先生比他高比他壯這是既定事實,熟悉擒拿的真田先生連反應都是一流,他的手被扣在胸口下壓得結結實實,動彈都不容易更何況是推開爛醉的真田機器人…






而且,他有個很緊急的危機,剛剛他是太慌張而沒有發現。




他們的臉,靠得很近。








不是兵悟要胡思亂想,而是呼在他頰上、帶著酒氣的鼻息如此清晰溫暖,他可以清楚看見真田先生薄唇的輪廓以及臉頰的高低起伏…



他微啟唇,感到有些乾渴,酒氣拂得他腦幹開始混濁。
自己是酒量不好所以常常是被脫衣服拍照的那個…





真田先生…



他瞇起眼,困難地別開頭,那暖和的鼻息卻不偏倚地拂在耳後,他禁不住地打了個顫,有種低伏特的雷擊感從耳後開始延伸開來。


兵悟微微扭動了下身子,想甩開那種陌生的酥麻感,但他的眼角餘光不經意地捕捉到,真田先生似乎又被他弄醒了。





要迎上真田的目光,很困難,更何況是在這樣近的距離下。





半閃半迎著,兵悟強迫自己正視真田,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沒有移去的意思,也許他只是像剛剛那樣想要調整一下位置。



兵悟張嘴,想喚醒對方。






「兵悟…」







真田卻早一步發了聲,兵悟僵住,他睜大眼,愣愣地望著真田的臉,而真田也直直地看著他──他不知道真田先生想做什麼,但是,真田的眼神…那種眼神給他的感覺,卻讓他無法動彈、開口,原本想說話的力氣也不知被誰抽走了,他只是呆呆的望著真田,看他想做什麼。











而在那溫暖的薄唇覆上了自己的時,他更是什麼都做不了。















─────────────────



作者廢言



沒錯這是BL文阿(茶)想也知道特救隊都是男人


我覺得,兵悟小雞和毀滅者真田紅蘿蔔的設定好讚(羞

我不萌眼鏡所以阿盤和我無緣...



這篇都說了只是搞笑和寫爽用的,也是用來抓個性啦花哈哈

目前不會有H18禁,但是繼續看下去幾章之後一定會有

島本要更辛苦了...


對了,現在的設定是真田依然獨占兵悟不放,高嶺和他們同樣第三隊

島本也是隊長,至於阿盤依舊還是第五隊的押尾先生旗下



寫下去就是歡樂下去啦XD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