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年‧千國 】 二


更生







中國字一向有遊戲味道

想活下去

就醒過來吧


哪怕是已死的

甦吧







更生吧。







那個時期,要開始打仗了。







奉孝殺人,曹軍麾軍望北海郡而進、陳宮出走

北海太守孔融離管亥圍城、太史慈星夜投平原

平原相以義而出兵,領三千前援北海…





他在領軍投北時遇見這頭落魄的孤狼。








軍醫棚的小兵慌張地閃入軍帥帳內,還沒來得及待帳中參商的將領們開腔就先喊了聲「糟」。


「糟啊…關將軍!您昨日撿回來的那人…」


小兵突地語塞了,在道犀利的紅丹眼掃向他剎那,這才想起自己失禮似的,他縮起頭、欠了個身。

收起斥責目光,上位被稱為「關將軍」的人歛了歛容,起身──他站起時身材很是高壯,身長九尺、軀體魁梧,蓄在唇邊、讓人望之生敬的那綹鴉黑隨著動作擺了個流麗的弧度。


黑耀石般色彩的眼眸又似鷹眼,直勾勾地,不容許一點兒污渣存在地向前凝望。



不要說是個只在軍醫棚中打雜的小兵了,就算是道地的男人大丈夫,被這樣銳利的黑眸斜睇,恐怕也會暗吃一驚。



他捋了捋胸前、那束以白絲帶繫起恐怕凌亂的黑。



「撿回來的,出了事?」

他問,聲音是不算高的那種,卻很引人入勝,令人無法不側耳傾聽的厚重。


小兵張嘴,支吾半天卻道不出個字兒,好像在他沒讀過書的腦袋中試著尋找些較恰當的字眼。




「那、那個…撿回來的…」

「有事直說無妨。」



羽微揚了揚下巴,好似在催促地以眼指示。


「告訴我,那撿回來的,怎了?」



「唔…關將軍,那『撿回來的』似乎多日未進一點水糧,現正害著嚴重的熱,體質也相當虛弱…」



心一橫牙一咬,小兵在鷹眸的逼視下,索性閉上雙眼、一股腦兒地報了出來。









「而且最糟的是…那個『撿回來的』……是個女人!!」









關羽,字雲長,河東解縣人


平時為人正直、行俠仗義,飽讀四書五經百家思想,獨愛春秋,每每讀之反覆申誡省己,不可不可云云…

而關羽所帶領的軍隊,在他們三兄弟中更是以紀律嚴明為重,絕不可輕易打擾百姓、親近女色



在軍帥帳中的其餘將領們併住呼吸、在過度震驚回想以上云云的同時突然驚覺現在的場面真的只能說尷尬。







羽將軍竟撿回個…女人?


哀哉,他們現在過度驚慌的腦袋中只想找個理由溜出這氣氛急轉直下的棚子,恐怕他們那萬人莫敵的不動武將軍手邊、青龍含刃的大刀會失控劈向他們或哪裡…


至於,好像是造成這一切尷尬氣氛的罪魁禍首──不,應該可以說是無知的受害者──臉上的表情…





娘親,他們寧願回家給老子揍屁股也不敢看。





小兵的勇氣,眾將領不禁在心中流了把淚為他感到驕傲萬分…也疼惜萬分。






約當這樣尷尬地靜默了數分後,終於,他們心驚膽跳的關將軍有了動作。


旋身、飛步出帳。


而嚇得驚魂未甫的小兵在他高大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後,才大夢初醒般地啊了聲、也追著出帳去了。



當然,其餘那幾位從頭到尾可說是「看戲」的沒那樣膽大包天,既然當事者都走了,那他們自然沒啥理由留在這、不知情地等待那脾氣不甚佳的將軍回來。







還未走近軍醫棚,關羽便能聽見裡頭傳出的躁動聲。


他蹙了蹙剛直的眉,信手掀開帳門──正好和一名看似急壞了的軍醫相上。


醫者看見關將軍親蒞似乎嚇了跳,有些為難地向棚內望了圈──自然不用他再費事通報,身型過人的武將已經看見帳內目前的亂況。



…還真的蠻糟的。

關暗忖。



掀倒的小几、藥罐讓整間不算小的帳內飄滿苦澀味暫且不題,幾個批甲戴冑的大男人湊在一張地舖旁扭來扭去也不算什麼,甚至幾個手忙腳亂的小兵將缽碗瓢盆給弄倒在地骨碌碌轉他也不太在乎…

最頭痛的恐怕是那群不知在扭捏什麼的大男人中、被按倒在地舖上的「那傢伙」。



老實著,他關某從未想過,撿回來的那名落魄武將竟然是個女兒身。


也是不該怪他或她,這時代大家留的都是長髮,只有幾名上級武將為了看來意氣風發些而在身上大做文章之類…



所以不是他眼殘或是她刻意欺瞞,不能要求一個落魄的武將去在意很多事。




「關、關將軍…」

一名輩分官階在醫帳內最高的,有些年事了的老將回首,立即趨步過來。

「由於她害著不輕的熱病,可能因此產生了夢囈及幻覺等症頭,現在讓大家按著她以免她傷到了自己…」



可不是?
關扯了下嘴角,睇著那群殺人成性但恐怕連個娘們的手都沒牽過的大將軍彆扭成一團,他感到好笑,目光移到他們壓制在中間的那個身影…



凌亂的長髮傾洩一地,蒼白不帶些許血色的皮膚透著病情,「她」掙扎著,胡亂掙扎著,雙眼緊閉、兩手拚命想挣脫箝制,或許是太久沒有入過半滴水,她嘶吼的聲音就像頭野獸瀕死那樣地刺耳嘲哳,被扣在地上的手腕很細,看起來很脆弱,如果那群魯莽的男人們一個失手,也許真的有隨時被折斷的可能。





一隻大掌,探入那群胡搞的大將軍之中,將他們統統揮開。

省得礙事。



還陷在盲迷狀態的她沒了箝制,立刻發出聲暴吼、本能性地防禦地低吼,兩手向前伸去又要一陣胡亂撈抓──




眾人併住了氣,在那隻大手覆上發狂似了的她的眼皮上時。


羽他什麼也沒說,一隻手就這樣靜靜地按在她的眼上,將她壓回地舖上。



她咧出一口白牙,惡狠狠地向看不見的敵人咆哮,雙手抓住扣在臉上的那隻大手試圖扳開,但究竟她是疲憊帶病的軀體、而他究竟是個驍勇善戰的武將,那隻手聞風不動地、依然牢牢地扣住她。

然後,關羽瞥了眼方才那位年事階位最高的軍醫,那隻空著的手向他伸出。




「拿水來。」



收到命令,老軍醫立即端了碗浸過涼藥的水來,遞在伸出的手掌中。

底下被壓制著的依然瘋狂掙扎著,沒有放棄跡象,而這一切關羽好像完全不看在眼底,他端過水來,一指撬開她亀裂嚴重的唇,硬是將那碗涼藥湊了上去。




「喝下去,想活就給我喝下去。」




冷冷地,他不帶感情、對身下壓制的她說。




她突然地止住了掙扎,原本扳在關羽腕上、試圖扯開的雙手也似給雷電了下應聲煞住。




好像明白了的一樣。





見她不再有反抗意圖,關羽鬆了覆在她面上的手,讓她微起身。



然後,他看見一雙很黑的瞳。


裡頭黑得他看不清。





那黑髮黑眼的女孩鬆了雙手,微張嘴,十指一路撫摸著、自他粗壯的手腕探到藥碗,接著突然像發了狂般的搶過、喝下。


她喝得很急很匆促,藥水潑出濕了肩披甲冑,她卻一點兒也不在意只是發了狂地猛灌。




「…她的眼睛?」

察覺女孩是用觸感找到水碗,關羽蹙眉、轉頭問軍醫。



「體力缺乏造成的。」

軍醫回答,他向一旁看呆了的小兵揮手、示意再拿藥過來。

「她的體質過於虛弱,有可能一連數週…甚至數月沒有好好吃過一餐,因而視力衰損,只要好好調養便能恢復的。」




那女孩嗆到了,水碗逃不了破碎的命運,她一連串地劇烈咳著,軍醫急忙將她按倒、開始起針施藥,而關羽退到一邊,沒再做什麼,只安靜看著軍醫行診。


在人影來回穿梭忙碌中,他仔細地打量了下自己拾回來的「武將」。




很瘦弱、年輕,約十六七歲,幾乎只剩一把骨頭,就和戰場上死了幾個時辰的屍首那樣蒼白,一頭過腰長髮凌亂不堪地披散…


儘管他是身經百戰、穿梭爭場如家常便飯的猛將,但他真的不太能將這瘦弱女娃和昨日初見的印象連想起來。




在黃昏飛沙中,關羽看到的,是頭有如喪家之犬的野獸。

但比喪家犬更吸引他的是,「她」所散發出來的傲氣、分明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卻突然對一個陌路人磕頭的態度。





是面臨了死亡的洗鍊才會突然急轉直下嗎




他感到有趣,因此施捨了個機會給「她」





沒想到卻是個女人,讓自己變得這樣難堪。

怎樣也不可違反軍紀,是他一向奉行的理念,沒想到帶頭破壞規則的竟是自己。


還是因為個女人。



天曉得這樣是多大的錯誤。





「關將軍…」

方才被關羽驅逐到一邊的武將們紛紛湊了回來,可能是看情況已經控制而感到安心──至少關羽本人看起來沒有要動肝火的意思。

「這女孩…將軍打算怎麼處置?」


軍中男人不喜拐彎抹角,直接了當的問才是明智。

關羽又瞥了記冷眼過給那群大男人,冷冷哼了聲。




「我以義救她,理當相助到底…待這女娃身體好起,再替她找個落腳處。」





也就是脫手最好。






武將們面面相覷,彼此心照不宣地明白過來──大夥兒還是要識相、別想淌這渾水或想看雲長出醜,不然就算他們的大將軍再怎樣正直,板子還是要挨的。

於是,他們向關羽欠了過身、便紛紛退出帳外去了,讓原本亂哄不堪的帳內得回該有的寧靜。






終於靜了


關羽揉了揉緊簇的眉間,解脫似地舒展一下四肢──帳中還真的一下子變得太靜而讓人有種不知所措的錯覺,軍醫們圍繞在已被哄服了的女孩邊把脈施針,旁邊坐著幾個專心磨藥的小兵,沒了方才亂嚷嚷的噪音,細碎聲反而格外清晰。





夜深了,燭火點起、淚直流




收拾完畢,軍醫紛紛散去,回到自己原本的位上小憩,這類似鬧劇的亂子類壞他們了,多少重傷斷臂斷肢的大男人們他們沒看過,唯讀讓人頭痛的該是這樣突來地一個女孩,他們很不習慣軍中有女孩的味道,只是畢竟從醫,他們到底比方才那群魯莽武將多了太多耐心和包容。




交給這樣一群醫者是可以放心的了。




關羽暗忖,他起身打算著回帳去休息,明早還得喝軍趕路,要是晚到了會給他那大哥損盡面子。

臨走前,他又繞回女孩身邊,再次確認地將她從頭到腳地看了次。





看來她已冷靜下來了。



他想,昨日忘了問這女孩的名字,不過倒也不是那樣重要,援了北海救過陶謙,派人為她在民中找個安身落腳之地就算盡義…說什麼要以命效忠?



關羽不禁笑了下,笑這句的忠義。




他不需要一個女人為他賣命,尤其是這樣孱弱不堪的女娃。





關羽這樣在心底笑她的莽時,原本閉著眼、似乎沉睡過去的女孩顫了顫眼瞼,她睜開雙眼,望向了他。

努力地眨了眨,關羽知道她在努力辨識自己的輪廓。



唇扯了下,他起身、就要離去。







很長的一個夢

如果是夢的話。






她試圖看清楚,那壯碩的背影



天生的嗅覺靈敏,她在草藥、苦湯及薰香中,依稀嗅見了熟悉的味道。

野獸本能是善聽善聞善認,她並不例外。






方才,是他嗎





那隻強而有力、溫和卻不容許違抗的手掌


和那天,或者在某次她的夢中聽見的似乎一樣


讓人莫名信服的剛直







是你嗎





她牽動唇瓣,得到些微潤澤後的喉嚨有些困難地發聲





那人,真收留這樣落魄的自己了

而在她醒來時,他還在






很久以來,她都是自己一個人闖蕩

什麼時候習慣的,也許自那次惡火之後就被強迫著接受



好久沒有這種,她說不出如何形容,卻從心底生出一片溫暖的感覺





那個人,是他嗎






掙扎著,她伸出手,伸向那人的背影







「關…羽?」

她吃力地喚。

「你…是那人…那喚關羽的嗎?」





那人駐足,做了個像是回首的動作──她無法看見他詳細的面部,只能藉由微弱的蠟炬辯出他的廓。

但那樣就足夠了。






她聽見聲笑







然後她也笑了







「你沒有,丟下我。」



她輕聲說,笑得很是開心,雖然不太習慣這樣的唇角牽扯。



「我也活著,活下來了。」






而這條賤命也是你的了。








最後這句說得無聲息


是給自己聽的,給過去那個殘敗不堪、沒了方向的自己






「…別多說了,將身子養好吧。」




僅拋了句,關羽不再滯留,邁開大步、出帳。






掛在唇角末端的弧度還是向上。








以後的日子誰都說不準


他現在是嘲笑著看病褟上的她









也許多年以後

很多次

他會不住地懊悔

那夜在黃昏枯樹下不該拉了她一把

拉出太多牽扯的亂源







多年後的他


在對躺在塵中的棄劍凝望時




也許會憶起這晚




甦醒的孤狼認他為主的錯誤








────────────



=   =我好想睡。


越來越晚睡了,真的太糟糕了

而且還是期末考周媽咪


花了五小時把繪本PPT弄好,下次絕對不要和嬌嬌女一組。



二爺,陪我睡(抱)



里歐:人家陪你睡~

羊:不要,你去陪雷睡。

里歐:不要他是變態~

雷:(暴青筋)老子就變態給你看(拖走




嗯...今天把小里歐可愛的樣子畫在系辦外面


順便畫了張阮帥大頭速寫



(燦笑)


這學期,要結束了呢






有很多東西,都是還沒完成的



希望寒假可以努力完成



再次向各位道謝...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