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圖片若侵權,煩請告知





20070915 高見生日賀文


高櫻 進瀨 有






白色騎士隊是支注重榮譽、尊嚴和規律的隊伍,秉持著白騎士的名號,各各都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文武兼具──好吧,也許文這方面不算──不過他們的團結和重情義士貨真價實、絲毫不假的。



如果沒有某些意外的話。





所有白騎士球員本來以為他們都司空見慣了,對於自家四分衛和接球員造成的公害已經有刀槍不入的防備,可是今天他們才真正明白到四分衛的影響力有多大。



平常白騎士的氣氛一直都很和悅,甚至可以說是熱熱鬧鬧的,以某接球員為首的孩子組是大家找樂子的來源,笑聲總是源源不絕於耳。




但今天的白騎士隊中卻刮起了陰冷冷的颶風,吹得所有人人心惶惶。

而一切的風雨來源,都從他們的四分衛──高見伊知郎身上發出。



他正一個人默默地站在個人櫃前更衣,背後散發的怨毒氣息濃烈到方圓三公尺內沒人敢靠近──除了某某接球員,同時也身為他情人的櫻庭春人以外。


只是那個翹瀏海的正滿臉悔恨淚水,拼命抓著高見的球衣下擺,撒嬌耍賴小鳥依人故作叛逆……反正他能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死纏著高見不放。




「高見學長~」



阿,又要一次了。白騎士們想。並看櫻庭抱住了高見的腰,將整個身子貼在他身上哭喊。



「不要這樣啦…對不起嘛──」

「高見學長~」

「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對不起啦──」



被抱的始終對他背後不斷傳來的哀號無動於衷,自顧自的戴上頭盔和護腕,再拖著粘住他的巨大無尾熊步向更衣室出口,沿途拖出了條人肉痕跡。



「高見學長──你不要不理我嘛──」櫻庭傷心的喊,雙手仍然死命抱住高見的腰。


「高見學長──嗚!!」




高見一把將櫻庭的頭盔套在他頭上,而後方跟著他們出來的白騎士們正好看見他的鏡片閃過道白光,不禁捏了把冷汗。

高見一隻掌放在櫻庭頭上,他的黑眼兇巴巴的看著櫻庭,沒有以往的溫柔。





「傳球一百次,漏接一個跑校園十圈,快去就位!」

隨著櫻庭的淒厲慘叫,白騎士們看到天空飛過一堆球林彈雨…再次在心中為他們的隊花默默祈禱。





其實若不是櫻庭有錯在先,高見也不會突然腹黑化…他們想。

追根究底,都是櫻庭先忘了高見的生日,然後還在高見生日當天和他的粉絲們親熱交流(神奇先生安排的),甚至在晚上公然和進勾肩搭背──雖然白騎士們早知道進已經名草有主,而且得到這株不知道該算草還是木頭的人他們也都認識──但高見早明白表示他會吃醋。

所以…要不是櫻庭如此白目,高見絕對不會從好爸爸變成壞心的繼父。



自從九月十五號,也就是高見的生日後,已經過了一個週末了,而他們兩個還是維持著打死我都不鳥你和打死我都要你鳥的拉鋸戰…




好吧,櫻庭你加油。白騎士們想。

但是你應該得跑一百圈以上的校園了…








望著眼前已經不知閃過幾次的紅綠燈號誌,櫻庭嘆出了也不清楚是第幾次的深息,他坐在商店街的路旁公椅上,已經很久一段時間。


想起之前在富士訓練所發生的事。



那是第一次和高見吵架呢。他苦笑,右手不禁撫上當初給高見賞了一拳的臉。




可是,也是他第一次聽到高見親口說出自己對他的重要性,更是他第一次對一個人感到如此抱歉,對自己最重要的人感到抱歉。


高見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阿。櫻庭難過的想。




每次他沮喪難過,第一個發現的總是高見,他會先開幾個玩笑逗自己開心,然後泡兩杯熱可可,和他坐在一起,聽他的煩惱無助,然後為他想辦法提供意見…



從自己國一剛入社時,高見就這樣照顧著自己了,算算起碼五年。



可能就是時間過於長久,他就對高見生了依賴,然後在無意識之中自作主張地將高見當成自己最重要的人了。


幸好高見也是喜歡他的,否則他真的會很傷心。櫻庭想。



這次忘記高見的生日,他絕對不是故意,不過的確是忘了…聽說高見很期待自己會送什麼東西…在他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年。



煩惱的抓了抓頭髮,他真的深刻的為他的粗心感到後悔。





「櫻庭?」

熟悉的聲音傳來,櫻庭抬頭,他看到泥門那隻可愛的小蝙蝠正戰在他面前,後面是聽說叫哈哈三兄弟的攻防線。



瀨那正用大大的褐眼望他,關心毫不隱瞞的流露。

從他們四人手中的大大小小來看…應該是出來買東西吧?




「櫻庭你怎麼會在泥門商店街?」瀨那關心的問,「你看起來心情不太好…白騎士隊怎麼了嗎?」

「唔,沒有。」乾笑著,櫻庭回答──反正高見就算讓白騎士們飽受風雨之苦,進──也就是這隻小蝙蝠的愛人──還是會彷彿置身事外。



「你們出來買東西啊?」


「呃…因為蛭魔媽咪要開酒會…」

瀨那尷尬的回答,並和三兄弟們交換了眼神。櫻庭同情的點頭表示明白──天知道惡魔的酒會有多恐怖。


「恩,那沒事的話,我們先走了喔。」

瀨那笑著揮了揮手,轉身和三兄弟一起走開。




櫻庭突然想起瀨那和進的親密也許可以幫上忙,他急忙伸手,及時抓住那隻小惡魔的尾巴。




「怎麼了?」尾巴被人抓住,不管大惡魔是不是吩咐要他們快點回去,走不動的小惡魔只好委屈的停下。

「抱歉,」櫻庭無奈的笑了笑,「瀨那,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一件就好了。」

「?」感到對方是真的有困難,瀨那走近了點,擔心的望那有頭奶油色頭髮的大個兒,「櫻庭怎麼了,我可以幫你什麼?」




「恩…瀨那我問你。」有些難以啟齒,但櫻庭還是決定坦承。

「如果你忘記進的生日,還因此惹他生氣…你會怎麼彌──呃…」




三兄弟露出的驚駭神情立刻讓櫻庭明白自己說錯了話──而他也清楚感受到眼前那隻原本天真單純的小惡魔瞬間蛭魔化。

完了。櫻庭驚駭的想起之前好像才因為某人忘記了自己的生日才怎樣怎樣…






「我,忘記進生日?」



冷笑,完全是在冷笑,瀨那笑咪咪的,慢慢的一字一句的搓,而他的音調冰到讓周圍溫度整整下降十度。



「他不要忘記自己生日,我就很高興了,而且我一點也不期待他記得我的生日,更不會希望他記得我生日後三天的聖˙誕˙節。」






「呃…瀨那那那那…」感到眼前的小惡魔越來越像某H氏,櫻庭打了個冷顫。
「謝謝你的意見…我要先回王城了──謝謝你──」




接著他真的溜了,用最快的速度奔離泥門的小惡魔們──顯然他還是無法忘懷蛭魔之前數次把槍對著他的陰影。






不過這樣子等於沒有進展阿…櫻庭坐在床上,四肢抱住枕頭、邊吃零食邊看他室友那超人般鍛鍊時沮喪的想。


果然惡魔和怪物的相處會超乎常人…





「怎麼,」感到室友異常沮喪,進問──他正在用兩隻拇指支撐倒立,所以是用上下相反的視角看櫻庭,「你今天沒去自習,去哪裡了?」



心虛的看了好友一眼,櫻庭本來想躺下去裝睡好蒙混過去──不過他想起瀨那今天說的…雖然情況好像不對,但大致上還算相似。



「進,你如果忘記瀨那的生日,又讓他生氣…你會怎麼道歉啊?」


櫻庭還是決定廣徵意見。






聞言,原本筆直倒立的身子晃了晃,然後進跳了起來,以免整個人倒下去,櫻庭急忙用枕頭遮住嘴以免讓進看到他在偷笑。




進給了他不友善的一眼,揉著手指。




「我不會再犯那種錯,也不容許我再犯了。」他說



意思是再犯就會真的分手。櫻庭驚訝的發現。
原來進被瀨那威脅了…果然是蛭魔的兒子阿──喂,不對吧?




想起現在不是他自嗨的時候,櫻庭再次沮喪嘆氣。




結果他還是沒得到任何建議嘛。





「你和高見學長還沒合好?」



進問,櫻庭驚訝的張大眼,緩緩點頭──他有點無法想像自己會和進這怪物討論這種問題。

進抓了抓頭,他皺著臉表示他在思考。




「…需要我幫什麼忙嗎,吵架不是件好事,而且球隊氣氛會不好。」




其實你是有切身之痛吧!?櫻庭在心中吐槽,並搖頭謝絕了進百年難得的好心──拜託,高見學長這次不爽你也有一份責任,如果真的找你去和高見學長說,那我們就真的要切了…



挫敗的將身子後仰,躺在床上,四肢無力的張成大字型──櫻庭望著天花板上懸吊的華麗燈台,嘆息再次脫口。




果然,靠別人是沒辦法的。他想。


他是真的喜歡高見學長,絕對不想因為自己的過失和他分開…

就算豁了出去,也要好好向高見道歉才是。








隔天晚自習結束後,高見從自習室回到房內時,發現已經有人在裡頭等著。

因為身兼宿舍長和學生會長的緣故,儘管王城宿舍如何寬廣,只有一半的面積根本不夠他用,所以他和學校要求他要一人獨住。



兩個人的空位的確夠他擺書了──高見在拉開門,看到正蹲在那些書山之中的櫻庭想。


書本堆得到處都是,地上桌上床上,就連原本另張空床也是滿滿的堆著,平常高見不會去整理──這和他的外表不同,但只僅限私人空間才會放其凌亂──所以,身為副會長卻什麼都不會的櫻庭自動擔起整理的工作,所以白騎士隊總會取笑他壞心,讓漂亮的隊花櫻庭作粗工。



隊花…高見無力的回想。那只是之前自己在閒扯時說沒有啦啦隊很寂寞,至少也要有個隊花當吉祥物。只是他沒想到,大家基於只有小春是女生不公平,竟然提名櫻庭加入隊花選拔大戰,還獲得了壓倒性的票數…




「高見學長…」



停下收拾書本的動作,櫻庭喚,高見瞟他一眼,走到他的書桌前、放下背包,拿出參考書就開始寫。


不是真的不想理他,只是不滿自己遭受冷落…高見推推眼鏡。



好歹他也是這翹瀏海的情人吧?





櫻庭咬唇,靠到高見腳邊,伸出雙手、抱住高見,將臉埋入他的腰間。




「…對不起,真的。」

低低的,高見聽他這麼喃著。



蹙眉,高見拉開繞在他腰上的手,將櫻庭扶了起來,他將椅子挪開了些,好讓櫻庭能坐到他大腿上。



這樣曖昧的姿勢讓櫻庭很不適應,但他還是乖乖坐著──他的身高腿長佔了大多比例,和高見相比下來,坐著時就不僅是六公分的差距而已。



只有這時候他才需要抬頭去看高見。

那雙眼鏡後的黑眸還是不大高興,高見睨他一會兒,突然拿起桌上的參考書敲了他一記。




「你阿,我並不是要禮物,知道嗎?」
他無奈的對抱著頭,滿臉無辜的櫻庭解釋。



「這五年來…你知道我一直都很注意你,不管是美式足球還是平常,你生日時我哪次沒送你禮物?就算只是學長學弟的義理也沒少過半次,聖誕節、中秋節、過年、元旦…甚至是萬聖節你跟我要糖果我都給的比給貓山他們的多,只是我自己高中生涯最後一次的生日…」





高見的臉又變得陰沉。




「我的情人竟然完全忘記我的存在,只顧著和他的粉絲還有室友死黨親熱給我看…」




「對不起──」幾乎快被高見那有如排山倒海的醋海淹沒,櫻庭急忙抱住高見,將身子貼到他身上,「我真的知道錯了,高見學長你不要再氣了…」



「少來,」參考書再次不留情的砸到他頭上來記高見式攻擊,「拿點誠意來吧?欠我的可以不用還,但是該給的還是要給。」




「唔…」
盯著眼前一臉算計過的高見,櫻庭小小哼了聲。



「好啦,給你…」




「那我不──…??」




原本要抓住對方的狼爪撲了個空,高見轉頭,看從自己身上溜走、跑回那堆書中不知在找什麼的櫻庭…


明白他是在找禮物,但高見有點失望的感覺。




「啊──啊,找到了!」開心的喊了聲,櫻庭從背包中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盒子,再溜回高見身邊、將盒子遞給他。




「學長,這是送你的十八歲生日禮物!」





盯著那個和手掌差不多大小的扁長盒子,高見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欸,我可是想很久才決定的耶!」不滿的抗議立刻發射。



高見笑了聲,一把將櫻庭抓回懷中,拿過那個小小盒子放在手中端詳。



很輕,沒裝什麼的感覺──高見斜了櫻庭一眼,看他滿臉的期待。




其實他不很期待櫻庭會送他什麼,對自己而言,櫻庭比較像弟弟,又很像個小孩,需要他照顧關愛的孩子…這樣的櫻庭會想得到要送他什麼?




不過他有些好奇櫻庭會送什麼,可能是飾品吧?畢竟他是模特兒…雖然他比較想收到一些色色的東西,例如櫻庭…




呸呸呸,高見伊知郎你在想啥?

猛然意識到櫻庭還坐在他腿上,用滿懷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高見急忙揮開那些十八禁畫面,以免讓櫻庭察覺。




說真的,要他常常對單純的櫻庭性騷擾…這比想像中困難很多。




「精挑細選,是嗎?」高見取來一支美工刀,刷地亮出刀片說,「那我來看看吧,如果不滿意要退件。」


「咦!?」

「開玩笑的。」

刷,高見邊俐落的劃開包裝紙邊閃過櫻庭給他的白眼。




櫻庭的禮物…高見推推眼鏡,在將包裝紙扔到地上時有些訝異。



隱形眼鏡?他皺眉,拿起透明的盒身翻看了下說明──嗯,500/450,是他的度數,可是他不戴隱形眼鏡的,而且他現在這副已經很方便了,防水防霧防紫外線又是安全強化鏡片…櫻庭是嫌他戴眼鏡看起來很老嗎?



看高見對那盒隱形眼鏡頻頻皺眉,櫻庭很是緊張,生怕高見等等真的給他一句「我不要,還給你」。




幸好高見沒那麼壞心,他點點頭,將那盒子收到外套中。




「還可以。」給了個不溫不熱的答案,高見摟住櫻庭的腰,將他鎖在懷中。

「但是怎麼想送我這個?」




「這個…」



櫻庭難為的掙了掙,只是高見雖然身為四分衛,但臥舉成績卻比他多了十五公斤,所以還是被高見抱著沒辦法逃。




「哪個?」故意搓亂他那頭漂亮的奶油色頭髮,高見逼問。
「說,不然我不戴。」




「唔──」

被高見悶在懷中,櫻庭掙了半天都沒能反擊,只好軟下身子乖乖就範。



他悄悄環住高見的腰,將臉埋得很深不讓高見看他的表情。




「這樣子…比較方便阿。」小小聲的說。



「不然每次都會撞到你的眼鏡,也很尷尬…」




…撞到,尷尬?

高見雖然聰明,但他還是花了幾秒才聽懂櫻庭指的是什麼。




「抱歉,可是我怕親到你鼻子。」高見真的很抱歉的說,並滿意的發現櫻庭在偷笑。



「明天我會戴上它的,這樣練習也比較方便…不過,禮物才這樣而已,有點失望。」




「啊?」

抬頭,櫻庭不解的望他,高見則還以一記壞笑。




「櫻庭,我十八歲了。」他淡淡的說,並拉下櫻庭的制服領口拉鍊。




「你不覺得,應該要送些比較具有代表性的東西給一個成年人嗎?」






櫻庭的表情變成了看到蛭魔妖怪朝他飛撲過來的模樣,但這次他逃不掉。

因為都被抱在懷中了,他還能跑去哪?





在被撲倒的同時,櫻庭突然驚覺,原來高見剛才一直抱著他摟他的動作,都只是在等這個時候而已…







臉上沒掛眼鏡的高見在隔天遭受了欺負未成年小孩的報應。



白騎士球員們完全鄙視了沒有眼鏡的他,連一年級的貓山他們看到都狂笑了整整五分鐘才勉強停止。



「真的有夠怪的,」連鏡堂也忍俊不住,指著高見的臉笑著說,「欸,換回來啦,你還是戴眼鏡吧,這樣你眼睛更小了耶。」




「少囉唆,你這個死眼鏡。」

得意的用以往他們嘲笑自己的稱呼反擊,高見習慣性的伸指、推向眉心──立刻給指甲戳得吃痛。



「喔,就說你戴眼鏡比較好,」鏡堂毫不留情的狂損,「高見你很適合推眼鏡嘛,哈哈,你這個小眼睛。」




「你的眼睛也沒多大,」高見反駁,並伸手去抓好友臉上的眼鏡,「不信的話拿下來比比看!」



「喂,誰像你有老婆幫你這小眼睛瞎子買隱形眼鏡阿你──喂,還來!」



「你可以找隻導盲貓阿!看得到就來搶──靠!」



「討打!誰叫你忘了老子手比你長!受死吧你小眼睛──」



看著眼前打成一團的兩人,櫻庭真的不知道他該哭還是該笑──只是副隱形眼鏡就能讓球隊心目中兩大教頭打成這樣…他的肩膀滑了一邊。




「…高見學長眼睛沒有變小阿。」

聽到兩人吵架內容,進不解的問在觀戰的櫻庭。



櫻庭白他一眼,將進給推到牆壁旁邊去──反正他是用肌肉看人,解釋再多也沒用,全世界大概只有那隻小惡魔才有那個耐心去解釋。



高見不知怎地溜出了打架陣營──櫻庭看到鏡堂給了艷島一拳──他笑笑的對櫻庭晃晃手中鏡堂的眼鏡,然後低下頭,在櫻庭還沒反應時快速地親他一下。



「真的比較方便了。」

他壞壞一笑,櫻庭給他逗得更是哭笑不得──不過鏡堂立刻衝過來將高見拖回去打,這次連艷島也加入混戰以報他亂拉替身之仇。




阿哈哈…櫻庭無力笑著,他還是選擇坐在旁邊看那群二三年級的大混戰,並默默地為他那總是給人圍著打的情人祝福。




最後櫻庭總算把他們勸開了,而高見也作了個決定──為了避免這種打架常常發生,他只會在游泳課時戴,這樣也可以不用戴蛙鏡…還有做某件事情的時候也會戴──但這只為他又惹來一頓打。





以後就算是再怎麼對不起高見,還是不要亂送東西好了…櫻庭在第二次旁邊觀戰時無奈的作出結論。






─────────


也和櫻庭一樣忘記高見生日的作者廢言區


高見學長對不起,我忘記你的生日了囧
雖然很早就知道您生日,可是我還是忘記要寫

今天一個上午...阿不,是昨天,星期一補給你的生日賀文還請笑納!!

不要欺負單純的櫻庭阿(拍)

    全站熱搜

    NISIN寧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